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0章 寒门贵子(44)一更
    寒门贵子()

    殷家院子,灯火通明。

    李方急急忙忙进来,脚步还有些踉跄。他心里真是有些后怕啊。外面派人看守着,竟然还出了差错,叫人给摸了进去,要不是夫人回的及时,还不定出什么事呢。

    方长青跟在后面,喘着粗气。不管是刚才跟李方同乘一骑快马疾驰,还是下马后的疾步快走,都不是他的身体素质能接受的。

    等他气喘吁吁的进了院子,看见看见林雨桐正叫人扶李方起来。

    “属下有罪。”李方口里兀自念叨着。

    林雨桐就抬头看了刚进院子的方长青一眼,“外面怪冷的,里面说话。”

    书房里的温度,不能说是温暖如春,但也比外面暖和不少。

    这房子是没有地龙的,只有炭盆烧的红火。

    “都坐吧。”林雨桐让两人坐下,“桌上有热茶,自己倒。别客气。”

    李方先问家里的情况,“……没有什么大碍吧?”

    林雨桐摇头,“没事!受了一点惊吓罢了。”说着,又问题城南的事,“现在如何了?”

    “万勇和刘恒一死,剩下的就是乌合之众了。没怎么费功夫。”李方正色道:“但即便这样,还是死伤了一百多人……”

    林雨桐的手一顿,然后轻笑一声:“若不是及时制止,叫他们作起乱来。死伤一两千都不止。还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百姓。他们死,是罪有应得。有时候,不给点血的教训,就不长记性。”

    李方抬头看着这位年纪不大的夫人,嘴里说起死人,仿若在说一件最漫不经心的事,平淡中透着冷漠。他想,过了今天,这位再说出什么话来,他都不会再觉得奇怪了,“只是城南今日俘虏的人……”

    “全都先关起来。”林雨桐哼笑一声,“每天一碗清粥,饿不死就行。至于以后……等都饿的没力气折腾了,再说吧。”

    方青山不由的咋舌,谁会把苛待犯人的事说的这么理直气壮。

    李方却觉得这是理所当然。这些人分到什么地方,都是不安定的因素。再加上前面可能马上就要打仗了。自然是要求稳求妥。他点点头,表示会照办。

    林二哥进来,端了三碗粥,“都吃点。”然后看林雨桐,“外面的人怎么办?就那么放在大雪地里?”冻死了怎么办?

    林雨桐听了听外面的风,“雪又大了?”

    林二哥点点头,“大了,大的邪性。”

    林雨桐心里生出一股子忧虑,这样的天,四爷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吃完我就出去,这么一会子,冻不死人。”林雨桐端起碗,淡淡的说了一句。可甜糯的红枣粥喝到嘴里,却也没滋没味。

    好半天才回过神来,见方长青也已经将碗放下,取了帕子擦嘴,就道:“方先生是有什么大事要说。”

    方长青就看了一眼李方。

    李方知道这是人家要单独说话的意思。他立马站起身,要告退。

    “叫巡逻的人注意点,雪大,压塌房屋的事常有。”林雨桐叮嘱了一句,才打发李方出去。

    转过头来,才看向方长青,“方先生到底有什么事,不能当着别人说。”

    方长青还是第一次跟林雨桐这样的面对面坐着。他看出了她的不耐烦,心里苦笑一声,却也不敢扯闲篇,直接道:“为了外面五个人而来。”

    “你知道他们的底细?”林雨桐问了一声。

    方长青缓缓的点头,“这些人,要么一次性清除干净,要么就什么都不要动?你不知道这里面的深浅。”

    林雨桐挑眉,“愿闻其详。”

    方长青眉头一皱,“这些人,要是没有猜错,都应该是阉人。”

    “嗯!”林雨桐点头,“这个我看的出来。”

    “皇上对于阉党的信任,你根本无法想象。”方长青摇摇头,“他们宛如地底下的老鼠,潜藏在人群里。盯着百官,盯着满朝大臣。他们简直无所不在。很多事情在他们眼里根本就没有秘密可讲。就拿京城来说,你知道这京城还藏了多少他们这样的人吗?他们可能是ji院里的龟公,可能是饭馆的小二,可能是街头买糖人的货郎,是大街口摆摊算命的先生。甚至可能就藏在那些灾民里。”

    “监听天下!监听天下!”方长青正色道,“这样的一伙人,你要是一次剔除不干净,你想过后果吗?”

    林雨桐心里一晒,她心里早就有这样的猜想了。

    正真的明朝,也是宦官当朝,东厂锦衣卫不就是这样的特务机构。

    其实哪朝哪代没有呢。四爷还有粘杆处呢。

    林雨桐敲着桌面,“就这些了?”

    方长青瞪眼。这些还不够吗?你一个村姑出身的人,听到这些不应该是惊讶的,畏惧的,不知所措的,束手无措的,然后急切的问我该怎么办吗?如今这样的表情算怎么回事?

    他看了林雨桐一眼,“这些人,武艺高强,个个都是死士。你以为就你手里这些人,能将他们如何?一旦漏网了,你就面临无穷无尽的麻烦。”

    林雨桐哼笑一声,“世上哪里有不麻烦的事。不管怎么样,今晚还真是有劳你了。”她站起身,“我打发人送方先生回去吧。时候不早了。”

    方长青皱眉,“你怎么不听劝呢。这些人,你不碰他们,他们在没有收到指令之前,也不会碰你们……”

    林雨桐已经往外走了,到了门口,她回头看了眼方长青,“方先生,说到底,你还是看不起我们。在赵王面前,你还会这么建议吗?”

    当然不!

    方长青没有说话,但脸上的神情却出卖了他。

    林雨桐脸上的笑意收起来了,她看着方长青,“那我想,你也不是我们要用的人。”时刻觉得比人高人一等,时刻在用俯视的视角看人,这样的心态之下,还有什么可用的。

    方长青看着林雨桐毫不犹豫的走了出去,脸涨的通红,“……真是好心当了驴肝肺。有些事情,不是你用蛮力就能办成的。”

    林雨桐耻笑一声,蛮力?

    不是还有一力降十会的话吗?

    况且,自己真的就只有蛮力吗?

    林雨桐裹了裹身上的大氅,看着漫天飘起来的雪花。她朝院子里走去。

    “还是什么都不想说吗?”林雨桐看着瘦高个,低声问道。

    瘦高个好半天才抬起头,“明天早上,你得到的不过是五具冻僵的尸体。”

    林雨桐点点头,“我佩服你的勇气。”她将视线从五个人的脸上一一看过去,“有什么遗言要交代的吗?我尽量替你们办了吧。”

    瘦高个耻笑一声。

    林雨桐一副不解的样子,“怎么?有什么好笑的吗?人死之前,总有许多放不下的。哪怕是你们没有子女,难道也都没有父母朋友吗?即便父母不一定在世,我想着,他们也会想着,有人能给他们供奉一份香火。你们都没有父母吗?”

    瘦高个又笑了一声。好似是嘲讽,又好似是苍凉。

    林雨桐就朝瘦高个看去,“你是对生身父母心里有恨啊。”她靠近过去,看着他的眼睛,“怎么?被父母卖了?”

    “住嘴!”瘦高个冷哼一声,“你懂什么?十几岁的小丫头片子,你懂什么?”

    很好!情绪激动了。

    林雨桐带着几分嘲讽的笑道:“我怎么不懂啊。活不下去的人家,儿子多的人家,就把孩子送进宫当太监找一条活路。当然了,还有很多,都是人牙子偷来抢来的孩子,或者是大街上的乞丐。都是可怜人。”

    “可怜?”瘦高个哈哈大笑,“我们这样,不知道比那些整天为了一口吃的,挣扎活着的那些人滋润了多少?”

    林雨桐露出几分讶然,然后才悠悠的叹了一口气,“如果这样,我想,你们的父母大概也能心安了吧。我见过这样一对父母,被逼着无奈,卖了孩子。可他们一生,都活在愧疚里,当娘的想儿子想的哭瞎了眼睛……”

    “我们见过的经过的,比你一个毛丫头见的多,少拿话在这里糊弄人。”瘦高个脸上的嘲讽越发的明显,“你省省心吧。”

    林雨桐眸子一暗,但是你们还是被父母搅乱了心神不是吗?哪怕留下的只是恨呢。

    只有心里还有遗憾和牵绊,就没有撬不开的嘴。

    她摇头一笑,“那倒也是,你们都是见的多的人。而且一般见到的都是阴暗的一面。”她说着,突然扭头道:“那你们还有什么遗憾的没有?”

    瘦高个还没说话,那个额头上带着刀疤的哈哈大笑着道:“……遗憾?有啊!有啊!咱们都想正真的尝一回女人的滋味,怎么样?这位夫人,能满足我们吗?只要你愿意,咱们什么都说……”

    林雨桐一个巴掌呼过去,脸上却没有怒意,“打你,是因为你不敬。至于你的遗憾嘛,不就是想再长出那么的东西吗?这有什么难的?”

    那人猛地看向眼睛,看向林雨桐,“你说什么?”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