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9章 寒门贵子(43)三更
    寒门贵子(43)

    习武的人,耳聪目明,要真是离林雨桐稍微近一点,这个水里冒泡的声音是遮挡不住的。

    可他们偏偏害怕林雨桐耍花样,离的稍微远了一点,这才给了她可乘之机。

    等茶水不翻腾了,林雨桐才端着茶杯,浅浅的抿了一小口。

    没错,这药就是这么神奇。发出的气体是duyao。但气体散发完了之后,就是解药。

    “夫人可想好了?”瘦高个看着林雨桐,“夫人,您是个聪明人,要是殷家人有个三长两短,您怎么向四爷交代。女人终归是要依附男人的,您再强,也得跟着四爷过日子。没看雇好人家的亲爹亲娘,四爷回来怎么想?夫人,如今推一步,对您来说,总不会是错事。为了救公婆,哪怕损失点什么,四爷还能怪您不成?您仔细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

    殷老二就呜呜的摇头,然后梗着脖子朝刀刃上撞去。

    可是,想用劲的时候,这才发现,他浑身瘫软,勉强的动动脖子可以,但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胳膊手指都动不了。

    紧跟着,就听见哐当一声,架在殷老二脖子上的刀瞬间就掉了下来,然后这个黑衣人闷哼一声,支持不住,单膝跪在了地上。

    瘦高个回头一看,顿时就变了神色。他想站起来,可就是浑身没有力气。

    其他三个人或是靠着墙,或是倚在桌子边上。显然是中招了。

    林雨桐这才掸了掸衣袖上本不存在的灰尘,施施然的站起身来,然后一把拽下瘦高个的蒙着面的黑巾,伸手捏住他的下巴,将红色的药丸给喂了进去,她自言自语道:“这不知道这两种duyao混在一起是什么效果,你试试。”

    瘦高个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脸上却没有胡须。听了林雨桐的话,他脸上有些惊恐。

    林雨桐心里有了猜测,就笑道:“公公将嗓子熏哑,也是受了不少罪吧。”

    这人就是个太监,为了不叫人看出端倪,竟然是将嗓子弄的沙哑暗沉。反正之前,听他说话,林雨桐压根就没往别的地方想过。

    瘦高个眼里都是惧意,从林雨桐进来,他就不错眼的盯着,可一点端倪都没看出来。他不由的将视线落在茶壶和茶杯上,他们又都没喝水,这药是怎么下到他们身上的。

    除非是迷烟。可这迷烟,屋里根本就没有任何一旦点燃的东西啊?

    等林雨桐再次转到了他的面前,不用问,都知道自己的同伴也被喂了药了。

    “别企图将嘴里的du囊咬破,你们现在口腔麻木,一点感知都没有,不信你们就试试。”林雨桐冷笑一声,“还是好好活着吧,我还有话问你们呢。”

    说着,林雨桐就朝林家和殷家人而去。

    取下众人嘴里的帕子,“别急,我来松绑。”

    她捡起刚进门时候扔下的匕首,将绳子给割断。

    然后将杯子没喝完的茶水喂给他们,“一人一小口。”

    瘦高个心道:这手脚果然还是在水里面。

    等身上有了力气,钱氏站起来,抡起胳膊就打到宋氏的脸上。宋氏捂着脸,不敢说话。一个劲的往大郎身边靠,可大郎这回,也知道宋氏有多不靠谱。不免就往后退了退。

    林家一家不管殷家的事,将绳子捡起来,把五个人都绑住了。

    “大哥,出去叫陈宏朱寅他们。”林雨桐回头笑道。

    心有余悸的林大哥摸了摸林雨桐的头,“好!大哥出去。”

    金氏想跟闺女说话,却被林济仁给挡住了,他拉了林雨桐到边上,“你这药……从哪弄的。”

    “就是水里发现了浮尸,见他胸口鼓鼓的,还以为是银子呢。谁知道是个匣子。匣子里的方子都是用油布包着的……”林雨桐低声道。这个借口是早就想好的。

    林济仁这才点点头,“这也是你的造化。要是那匣子还在,就给那个人立一个衣冠冢吧。好歹也算是你半个师父。”

    林雨桐愣了半天,才点点头,“好!以后吧。等以后安稳下来,我一定办。”

    “自保可以,千万不能害人。”林济仁又叮嘱了一句。

    林雨桐郑重的应了,“大家都受了惊吓,爹看着熬点安神汤。都放心的睡吧。不会有事了。”

    她说着,就看向几个黑衣人,“这次不把他们的老巢被扒出来,就不算完。”

    声音不高,语气很淡,但是她波光流转间,那股子锐利,气势,叫人不敢直视。

    林济仁心道:难不成这真有冥冥中注定一说。本来不打眼的两个孩子,一成亲立马变得不一样了,就跟换了一个人一样。难道所谓的真龙真凤,就都跟寻常人不一样?

    林雨桐又去拍了拍金氏的手,“娘放心,我没事。有我在呢,您安心。”

    金氏看着闺女身上的血迹,就先皱眉。

    林雨桐还没解释,林大哥就带着陈宏王五何元朱寅四个进来。

    这四个人一见这场景,顿时脸都白了。双膝跪地,“夫人,小的该死……”

    “起来吧,”林雨桐抬手,“你们都是庄稼汉出身,跟这些人不能比。以后多注意点就是了。”这次要真是被他们察觉了,只怕小命都丢了。“把人给我弄到前院,我还有话要问。”

    等人都抬下去,钱氏才过来拉着林雨桐的手,很歉意的样子。

    殷老二却对着林济仁行礼,“对不住,亲家。家门不幸,出了这样的东西……”

    这是说宋氏的事。

    对宋氏,林雨桐一句都不想说。要真是在河东村,在那个农家小院。宋氏一辈子也能过的好好的。可是偏遇上这样的世道,家里的境况又不比从前。她身上的很多看似十分小的毛病,有时候就会犯致命的错误的。

    至于怎么处置宋氏,她也不管。殷老二是个明白人。

    宋氏战战兢兢的,站在角落,去拉大郎的衣服。大郎一把推开她,转头就往外走。家里进了这样的危险人物,林家兄弟都去帮忙了,他一个大男人,弟弟不在家,全凭着兄弟媳妇撑着。他以后还有啥脸见四郎。

    “你推我敢啥?”宋氏的脸涨的通红,“我回来拿东西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你,为了这个家。再说了,这家里的祸事都是谁引回来的?跟我有啥关系?要不是她逞能,一个女人家天天往外跑,能惹来祸事……”

    “你闭嘴!”大郎气的浑身直颤,一个巴掌就呼了过去。

    林雨桐随意瞟了一眼宋氏,就转身出了门。

    林济仁和金氏的脸色铁青,什么叫一个女人整天往外跑,这话说出去,自家闺女是个什么名声?

    殷老二的神色却慢慢的平静下来了,他转脸对大郎道:“去吧,去帮忙吧。外面正乱呢。也先叫你媳妇回屋吧。”

    大郎跪下给林家老两口磕了头,就转身出去了。他也觉得都没脸见人了。

    宋氏见没人罚他,瘪瘪嘴转身出了门。

    一直到屋里只剩下殷老二和钱氏,殷老二才跪在佛前的蒲团上,他一边磕头一边呢喃,“观世音菩萨,一切罪孽都由我来背吧。”

    钱氏轻轻的拉了拉殷老二的衣服。

    殷老二头也不抬的道:“明儿打发陈宏出去抓一副药,你给大儿媳熬着,叫她喝了吧。”

    钱氏的手一下子就顿住了。

    殷老二以前走镖,也有些江湖上的方子,软筋散他就有。这东西从来就没用过,一直叫钱氏收着。如今,拿出来用了,却是用在儿媳妇身上。

    从今往后,她就在她房里呆着吧。浑身没力气,也不是什么大病。就这么养着吧。

    钱氏竖起一根手指,又摇了摇。这是问,以后大郎可怎么办?

    殷老二叹了一声,“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现在最要紧的是,别给四郎添麻烦。你儿子如今干的是大事。咱们家指不定走到哪一步呢?”

    钱氏就拍了拍胸口,是说她心里整天的提心吊胆,不得安宁。

    殷老二就起身,拉了钱氏的手笑,“你怕什么,儿子能耐了,你就子凭母贵了。老爷子当年给我用几十斤粮食换了你这么个哑巴媳妇,可算是赚大发了。”

    钱氏就笑着拍他。知道他这是故意说笑给她宽心呢。

    林雨桐回头书房,已经叫人将程峰这小子抱下来了。迷药这是普通的迷药,睡上几个时辰,自然就醒了。

    看着被翻的乱糟糟的书房,林雨桐也没功夫收拾。这书房里,从来就不放要紧的东西。真正紧要的,都在空间里呢。

    院里火把照的通明,大雪铺天盖地。五个人被绑在柱子上,嘴里的du囊已经被朱寅给取出来了。

    林雨桐小心的拿起来看了看,就不由的笑道:“这duyao可都不凡,看来你们的来历比我想象的还要紧要。都说说吧……”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见陈宏匆忙的进来,“夫人,李方大人带着方先生来了,说是有要事。”

    方先生?

    方长青吗?

    这个人还真是,哪哪都有他!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