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7章 寒门贵子(41)一更
    寒门贵子(41)

    刘恒看着如刚才还站在身边的万勇,胸口汩汩的向外冒着鲜血,然后惊恐又愕然轰然倒下。就见他的双腿抽搐了几下,眼睛圆瞪,就这么咽气了。

    咽了咽唾沫,刘恒的呼吸不由的急促了起来,顺手举起手里的刀,对着林雨桐喊道:“你杀了朝廷命官,是想造反吗?”说着,就看向四周不断的往后退的属下,“兄弟们,一个娘们就把你们吓住了……”

    林雨桐一挥手,李方一声令下,潜伏在四周的部下就将这个衙门口给围的水泄不通。

    刘恒眼睛一眯,“李方,李统领。你这是什么意思?大家同在一个衙门口,同僚一场。你听一个娘们的调遣,跟自己人刀兵相向,你这是也要跟着造反吗?再退一步说,您是东城的统领,跑到城南,这可是捞过界了吧。”

    李方看向刘恒,冷着脸道:“四爷有话,京城防务,本统领说了算……”

    “什么四爷?”刘恒的眼神一瞟,就道:“都说咱们是一些地痞流氓乌合之众,我看李统领才是一身山大王习气。殷总兵就殷总兵,叫什么四爷。不伦不类。再说了,他说将京城防务交给你,就真的交给你了?这话算数吗?你认,咱们不认!朝廷不认!法度不认!殷总兵走了,去平叛了?可谁知道他是干什么去了!圣旨说了,叫殷大人戍守京城,现在他可算是抗旨,可算是失职!按照朝廷的规矩,提督不在,由总兵负责防务。可这京城,可不止一个总兵。之前程青程总兵身体抱恙,将事务托付给殷总兵。今日,殷总兵不在,不是该程总兵管事吗?什么时候,咱们朝廷命官,归一个女人管了。”

    李方一愣,不能不说,刘恒还真有几分本事啊。这话全都在理上。

    林雨桐就挑眉,原来今天的正主是程青啊。

    还真是咬人的狗不叫。

    林雨桐拍了拍手,顿时就笑了,“说的好!说的好!原来你们是朝廷命官啊!可我怎么听见你们刚才喊着要干嘛去?去抢粮库?去抢金银珠宝?去抢美貌的女人?”她说着,就用马鞭指着刘恒,“我刚才还心说,咱们这些下面的兄弟,都是拖家带口的,谁没有个三姑六戚。谁家不是靠着粮仓的粮食过日子的。只要粮仓在,大家才能活下去。我心想这,他们就是失心疯了,也不会干出这个蠢的事情来。现在我才听明白,原来这祸害百姓,侵吞私财的主意,全都是程青程统领出的。你们可真是好胆子?皇上要是知道你们如此对待他的子民,只恨不能立刻绞杀了你们。这样的败类,人人得而诛之!”

    她说着,就看向衙门的虚掩的大门,“程统领,你出来吧。叫大家看看你是怎么一副朝廷命官的嘴脸。像是你们这种,不拿百姓的性命当性命的狗官,今儿本夫人还就杀了。”

    话音才落,对面一支箭就朝林雨桐射了过来。李方要挡在林雨桐前面,被林雨桐一把推开,用马鞭子抽了过去,箭簇才瞬间偏离了方向,紧急着后面传来一声马的嘶鸣声和一个人落地声和呻、吟声。林雨桐扭头一瞧,那箭头射在了一匹马的腿上,那落地的人,是方长青。

    不自量力!

    林雨桐见他没事,就皱眉不看第二眼。然后猛地催马朝前冲去,马鞭子朝暗影里一卷,一个人就被甩了到了空里,林雨桐同时跃起,手里的匕首划了过去,一道血柱子就喷了出来。

    等林雨桐顺利的落在马背上,那人已经摔在了地上,脖子上一道血口子,在地上抽搐不止,眼看不行了。

    她扭头,对着李方喝道:“还等什么?负隅顽抗的,杀!”

    她这会子要去把这程青给揪出来。

    他龟缩着,就没有动他的借口。今儿他好容易从乌龟壳里出来了,要是不抓住机会,可就真傻了。

    刘恒看见这女人如同杀神一样,眼里就有了惧意。他以前就是个地痞,只是脑子比别人好使点,才爬到了如今的位子。至于打架,欺负街上的老实人还行,对付真刀真枪,他是真怕。

    他看着下面乱成一团,就推开衙门的大门,往里面去。

    程青正在墙上架梯子,就见刘恒跑了进来。他面色一变,这个蠢蛋。

    “程大人,您可不能丢下我。”刘恒知道,程青肯定还有别的逃跑的路子。今儿过了,全程都戒严了,自己肯定得丧命的。

    程青还没有说话,就已经看见跟进来的林雨桐。她正用弓箭指着他。

    “程大人,你不能……”刘恒的话还没说完,肚子就猛地一疼,他不可置信的看向程青,仿佛不能明白程青为什么在会在这个时候选择杀了他。

    就连林雨桐也没有想到,程青会在刘恒毫无戒心,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一刀捅在了他的肚子上。

    她眼睛眯了眯,这个人还真是可怕。

    “这位就是夫人吧。”程青手一松,刘恒就倒了下来,他朝林雨桐走了过来,“幸亏夫人来的及时,要不然,在下还真是说不清楚了?被刘恒和万勇这两个恶贼逼迫而来,也是万般无奈啊。”

    林雨桐就笑:“你是被逼的?”

    程青一脸的羞愧,“让夫人见笑了。在下身体一直不好,还真不是这两个贼人的对手……要不然,也不会连个随从都不带,就出门的。今日有劳夫人搭救,在下,感激不尽。”说着,就对着林雨桐作揖。

    林雨桐收起弓箭,温和的一笑,“原来如此啊。那倒是误会了。”

    程青的肩膀一松。这女人虽是身手不错,但到底是年轻不谙世事,好糊弄的很。

    可这边还一口气还没松下来,脖子上就已经多了一把匕首。林雨桐将手里的匕首往他脖子上压了压,“你的随从如今在哪呢?”

    程青神色一顿,“夫人误会……”

    林雨桐将匕首往下一摁,程青脖子上就一道血口子,“程总兵,我以为你是个聪明人。”

    程青这次用余光打量林雨桐,见她眼里全没有一点暖意,心里就咯噔一下。他呵呵一笑,眼珠子一转就道:“夫人,你也是个聪慧的女人。今儿我要死在这里,你和四爷也是一样有麻烦的。”他见林雨桐不为所动,就低声道:“夫人,不瞒你说,我那随从去取一样要紧的东西去了。这东西,想必四爷和夫人一定会感兴趣的。”

    林雨桐将匕首又往深里摁下去,“我只对你的性命的感兴趣。”

    “夫人,要真是这么感兴趣就应该一刀杀了我了。”程青脸上露出讥诮之色,“我跟夫人做个交易,夫人放了我的性命,我给夫人一样东西。”

    林雨桐呵呵一笑,“你要是再拖延时间,我一点都不介意一根一根的将你的手指剁下来……另外,我还告诉你,你爹娘老婆,还有几个子女,我已经叫人给关起来了。要不我砍了你小儿子的手指过来,给你瞧瞧。”

    程青的嘴角颤抖,“夫人何必吓唬我。四爷和夫人不是一向慈悲,连街上的乞丐都悲悯……”

    林雨桐一笑,低声在程青的耳边道:“我才说了你是聪明人,怎么说起了蠢话了。你都会做戏,我怎么就不会呢?”

    “你不怕辛苦攒下来的名声……”程青面色终于变的铁青。

    林雨桐心里好笑,程青的逻辑真是让人哭笑不得。因为知道你们不是不择手段的人,所以我做坏事的时候,根本就不怕你们报复我的家人。

    真是哔了狗的逻辑。

    “你家里人遇难了,我跟四爷一定厚葬的。你刚才不是说了吗?你是被刘恒和万勇两个恶贼挟持的。那么你死了,肯定是因为你威武不屈,不向恶势力低头才死的嘛。就连一家人被这两个恶贼杀了,都不能动摇你的心智。四爷会上书朝廷,给你死后哀荣的。反正当事人都死了,死无对证嘛。”林雨桐呵呵一笑,“你觉得我这样说,行吗?”

    程青呼吸都急促起来,“真是没想到,论起卑鄙,还真有人比我强的。”他不明意味的一笑,“行,我告诉你。我手里有一份密旨。择机除掉四爷……”

    林雨桐眼里就有了杀意,“就凭你?”

    “当然不是。”程青嘴角一抿,却也再不说话了。

    林雨桐却仿佛从程青的眼里看到了一丝笑意。

    她暗道一声糟糕,那些人不会冲着家里去了吧。想用两家人的性命要挟四爷!

    林雨桐心急如焚,匕首在程青脖子上一抹,转身就往出跑。全然不顾后面程青不可思议,带着几分难以置信的目光。他到死都不明白,自己手里有这么重要的筹码,她怎么还会杀了他。

    她冲出去,外面已经接近尾声了,“李统领,这里交给你善后。”

    说着,就打马往家里赶。

    方长青看见林雨桐又冲了出来,就赶紧招手,他的马骑不了了。

    林雨桐将马鞭子甩出去,方长青就‘哎呦’一声,“嗳……嗳……你别急着走,是我啊!”

    我管你是谁?

    她此刻心里火急火燎,恨不能插上一双翅膀,赶紧飞回家去……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