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6章 寒门贵子(40)三更
    寒门贵子(40)

    等何将军的丧事办完,呼啦啦一场大雪就下来了。

    而此时,也传来了三郎称帝的消息。他发了‘圣旨’,昭告天下,自立为帝,定国号为‘陈’。

    接到消息的时候,林雨桐眼睛微微的眯了一下,要是没记错,公司的董事长确实是姓陈。

    那么,巧合的可能性就不大。三郎八成真是那位倒霉的二世祖太子爷。

    林雨桐将空间里的防、弹衣给拿出来,外面又缝上棉布做了伪装,这才给四爷穿上,“不要脱下来,睡觉都穿着,听到没?”

    四爷拎起来看了看,就不由的失笑,“你这真是……”小题大做。一群扛着锄头的农夫,你弄个防、弹衣来穿上,怎么想的?

    林雨桐翻了个白眼,“就只当为了让我安心的。这玩意子、弹都打不透,什么弓箭的速度能不得上子、弹?也别小看了人,民间最是藏龙卧虎,谁知道里面有没有真正的高手。”

    四爷点点头,“成吧!反正外面怪冷的,只当是保暖了。”

    “还是带着铁头吗?”林雨桐问道。

    “不光是带着铁头,还准备带着城北这些旧人一起去。”四爷说着,就跟林雨桐过交代,“我这次将灾民里征募出来的人带走一半,从四九城个抽调一半人手。然后将剩下的灾民重新整合,分散在四哥城区,填充我调走的一半的缺额……”

    林雨桐点头,表示理解。这就算是将原本步兵统领衙门的人进行混编了。新招募的人,若没有榜样和规范约束,这么短的时间根本就无法成军。

    “铁头我抽调出来了,以后那个劳什子统领他也不做了。这抽出来的一半人,以后独立成军。”四爷看着烛光,一点一点给林雨桐掰扯。

    铁头这一支,估计四爷说想将他作为禁卫军培养的。

    “而城里,我走之后,大面上的事,由李方负责。”四爷皱眉又说了一句。

    林雨桐也跟着皱眉了,“这四个统领,胡大被您带着,这是打算以后接管西山大营那个底子的。铁头就不说了,爷也有了安排。再加上原本的秦毅,爷把跟富商联络做生意调集物资的事,都给了他。四九城里,就只剩下李方这一个统领了。”这人手也太少了。

    四爷皱眉,“无人可用啊。”然后就看林雨桐,“你也不用太小心,以后调拨粮草的事,叫两位舅兄出来帮把手。你现在考虑那些,为时过早。”

    林雨桐应了一声,“忙不过来的时候,我会叫人帮忙。”

    直到临走前,四爷还叮嘱,“……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我这一走,肯定有人会安奈不住。你千万警醒些。要真是凶险,只要保全自己即可,不要逞能。”

    林雨桐给四爷整理了衣服,“放心,有我在京城,乱不起来。”

    四爷轻轻的抱了抱林雨桐,“年前就回来。等着我!”

    林雨桐站在城墙上,看着大军开拔,直到看不到人影,才听到身后李方的声音道:“夫人,请回府吧。”

    林雨桐点点头,“叫人将这四九城给我盯紧了,一有异动,就速来禀报。”

    李方忙应了一声。对这位夫人,她一点都不敢大意。虽然跟四爷相处的不多,但也知道那是个十分谨慎的人,一个如此谨慎的人,给自己留的话却是,有事可与夫人商量。

    可见这位夫人的能力如何。

    再加上,调拨粮食银钱,全都是这位经手。却从未出现过一丝一毫的差错。就知道她是真有几分本事的。

    人家要算清楚这些,得养不少的账房,可如今,也都是这位夫人一个人再算。这就更了不得了。

    林雨桐回了家,就见家里的人也都在门口站着。

    “回吧。”林雨桐笑道:“不是什么大事,要不了多长时间?”

    进了屋子,一家人坐下。殷老二才问道:“真是跟三郎……打起来……”

    林雨桐点点头,“您也别挂心,要实在心里不踏实,就在家里念念经吧。最近都别出家门,估计京城也不会太太平。”

    虽然心里有了谱,但还是没想到,变故来的这么快。

    当天晚上,就有人在殷家周围探头探脑。

    而林雨桐从来就不是一个坐以待毙的人。她更喜欢主动出击。

    “知道是谁吗?”林雨桐叫来李方,问道。

    李方嘴角动了动,“是城南,两位副统领。一个叫万勇,一个叫刘恒……”

    “懂了!”林雨桐瞬间就起身,“这两位跟被铁头砍了脑袋的那位前统领,只怕关系不错。”

    李方诧异的看了林雨桐一眼,“是!铁统领任统领,这二人就彻底的被搁置了……”

    “这二人如今在哪?”林雨桐皱眉问道。

    李方轻声道:“这两人召集了城南的兵将……我已经叫人盯住了。但凡有异动,就围起来……”

    林雨桐将披风往身上一披,边走边系带子,“那就走吧。”

    临出门对何元和朱寅道:“将门户看好。”

    程峰将弓箭递给林雨桐,“夫人,晚上熬了红枣粥,等着回来一起喝。”

    林雨桐哈哈一笑,“知道了,回来给你带点心。”

    李方见林雨桐上了马,才赶紧道:“夫人,您交给属下办吧。万一您要是有了闪失,怎么向四爷交代。”

    林雨桐眼里的冷光一闪,“若是本夫人不去,他们还以为四爷不在,他们就是个人物了。走!”

    李方还要再说话,却见林雨桐已经打马走了。

    “哎呦!”李方跺脚,“城南都是地痞流氓,逞勇斗狠的人,您真以后您能镇住啊。”说着,再不敢迟疑,上马追了过去。

    此刻,城南衙门。

    两方对峙,刀出鞘,火把高照。亮了半边天。

    刚在小饭馆吃完饭的方长青往南边一看,心道一坏了。赶紧往城北殷家跑。

    京城的大街小巷,顿时空了起来。家家户户都紧闭门窗,连灯都不敢点起来。

    方长青心跳的厉害,从来不知道这京城的街道还有这么叫人觉得害怕的时候。只有自己的马蹄声,哒哒哒的响。回声听在耳朵里,叫人的心更慌乱起来。

    天上还飘着雪花,积雪厚厚的一层。

    突然,不远处传来马蹄声,还有催马的鞭子声。而且声音越走越近。

    方长青‘吁’了一声,将马停在一边。慢慢的看清楚对面跑来的人。尽管看不清样貌,但只身形,他也能认出这就是那个女飞贼,那位四爷的夫人。据说是姓林。

    她的马很快,从他身边跑过的时候,他听见她说,叫他赶紧回家。

    林雨桐确实是看见方长青了。这样一个书生,明知道外面乱,还跟单枪匹马的乱跑,不知道脑子是怎么长的。

    林雨桐以前就反感的就是那种明知道自己没有相应的本事,还偏偏打着为了别人好的旗号掺和。也不知道这脑子是怎么长的。

    方长青一点也不知道,他在林雨桐的心里,印象不升反降。

    他此刻看到跟在林雨桐后面的只有一个人,就瞬间调转马头,跟了过去。

    此刻,城南的衙门口,万勇满身酒气,大雪天也光着膀子,露出一身腱子肉来,“各位兄弟,咱们卓统领在的时候,对兄弟们怎么样?吃香的喝辣的,什么好事不想着咱们兄弟?可是卓统领他如今死了,他死的好惨啊。被人用斧子,砍下了脑袋啊。兄弟们呐,这个仇,咱们应不应该报?咱们在这京城多少年了?不能输给一个乡下来的放牛娃吧。他狠!咱们要比他更狠!他杀了咱们统领,咱们就要他全家来陪葬。什么四爷?咱们兄弟今天拿殷家的家眷立威,以后这京城,就是咱们的了。想想城东城西的金银珠宝好宅子。想想那粮库里吃不完的白米细面。想想那宫里美貌的宫女,那达官贵人没带走的丫头姨娘。只要今日成了,咱们就能有花不完的银子,出不完的粮食,在皇宫了,在高门大户的床上,睡他们的女人。兄弟们,干不干?”

    “干!干!干!”一时之间,人心里的*被无限的放大。

    林雨桐远远的都能听见声音,这样的货色,留着也都是祸害。

    她不再有半点迟疑,拉弓射箭一气呵成,箭射了出去,直指咽喉。

    万勇嘴里的笑声还没停下,就被瞬间到了眼前的箭给刺穿了胸口,血瞬间就飚了出来。

    周围一下子就静了下来。

    林雨桐的马蹄慢悠悠的,此刻显得特别的清晰。

    众人回头,就见一个红衣女子,骑在马上,手里还拎着弓箭,眼里全是冷意。

    “喊啊!”她的声音带着软糯,可听在人耳朵里,却叫人心里一凉,“喊啊!接着喊啊……”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