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1章 寒门贵子(35)一更
    寒门贵子(35)

    四爷估摸了一下时间,想着方长青也该来了,就摸了摸肚子,“今儿,下面的人送了半只鹿来。这都多少年没出过这玩意了。你去做几个菜,我一会就回屋。”

    林雨桐一愣,“行啊,我去做。”

    这玩意,不管是钱氏和金氏,都没处理过。想做得好,可不容易。林雨桐一点也没有自己是被人支出去的自觉,转身就走。四爷不是个贪图口腹之欲的人,很少有提出要求的时候。如今,还真是好长时间没闻到肉味了。这日子过得,林雨桐想起来就觉得心疼。

    到了厨房门口,就听见陈宏跟钱氏和金氏说话呢,“……听说是皇宫里珍兽园里的。说是从假山上摔下来摔死了,谁知道是怎么死的。宫里留下来的那些宫女太监也可怜,想了这么个法子……”

    林雨桐瞪眼,“又满嘴胡沁什么呢?”

    陈宏立马缩脖子,“夫人……人家送来了,小的总得知道这些人为了什么吧?”

    林雨桐轻笑了一声,“别什么话都在外面说。”皇家园子出来的东西,就是死的,没有赏赐,也不能随便吃的。“给家里的人紧紧皮,不许在外面给我嚣张跋扈。要叫我知道你们张狂起来了,二话不说,先打死了事。”

    陈宏赶紧正色道:“越是要紧的时候,咱们越是得客气。这道理,小的们都明白。两位舅爷给咱们说过厉害关系了。”

    林雨桐这才点点头,“你常在京城的铺子里跑,给我注意点外面的变化,尤其注意物价。”

    陈宏楞了一下,才赶紧道:“是,夫人。”

    等陈宏退下去,金氏才拍了林雨桐一下,“怎么回事?能不能好好说话。动不动就要人的脑袋?”听着怪瘆人的。

    林雨桐没办法给她解释战时的事。只不好意思的笑笑,“都吓唬人玩的。我哪里敢?”

    金氏这才对钱氏笑笑,“我这闺女真是……变的我都不认识了。亲家别见怪。”

    钱氏反倒是对林雨桐竖起了大拇指。这种时候,媳妇要是不顶事,儿子得累死。就跟大儿媳似的,因为她,在逃难的路上差点叫大郎被人用叉子戳破了肚皮。

    林雨桐将叫两人帮着烧火,她却迅速的处理鹿肉,叫一家人也改善改善生活。

    “这怎么做菜,书上也有?”金氏问林雨桐。她都不会处理,林雨桐就会了?

    “有。再说了,贵人都走了。可那些下人还都在呢。我也是听说的。咱们吃鹿肉不容易。但大户人家的下人,这还真不是什么多金贵的东西。”林雨桐将这个话题轻巧的跳过去,赶紧转移话题,说起了宋氏的身体。

    而方长青,此刻出现在了四爷的面前。

    京城里私下流传这不少关于这位四爷的事。最出名的就是关于这位四爷宠爱妻子的传闻。据说,很多事情,都是夫人代为处理的。当然了,这件事的可信度有待查证。不过,前几天,有人想送姑娘给这位四爷,反被四爷将身上的官位一撸到底。这事,他却是亲眼所见。

    所以,他一进书房,就以为能看到林雨桐呢。

    结果,就只有四爷端坐在一边的榻上,书房里飘着袅袅的香气。

    “好茶!”方长青直接坐了过去。

    四爷对他的不拘小节也不放在心上,亲自斟茶递过去,“尝尝,滋味如何。”

    方长青先是端起来闻了闻,接下来才抿了一口在嘴里转了转,“香!闻起来香,喝起来香味更醇厚。好茶。”

    四爷微微一笑,开门见山:“都说方先生是赵王的心腹幕僚,我今日请先生过来,就是希望先生给赵王传点话。”

    方长青转了转手里的茶杯子,“看四爷行事,可不像是甘于受人辖制的人。叫在下给赵王传话?除非四爷肯效忠赵王,否则,哪里就有传话的必要呢?”

    四爷哈哈一笑:“方先生,爷的意思,不相信你会不明白。你这个条件开出来,明知道我不会答应,又何必多费唇舌呢?”

    方长青将茶杯放在桌子上,正色道:“想来想去,在下还是想不透,四爷为什么非得走这一步。如今,赵王当日准备的所有东西,都归四爷所用。赵王难道会不清楚,算计他的到底是谁?以在下对赵王的了解,他此刻恨不能啖其肉饮其血。您还能指望他尽弃前嫌?再说了,赵王已经是一颗废棋,四爷此举,在下还真是不明白。”

    四爷给方长青续了一杯茶,才又道:“方先生,这世上,从来没有无用的人。端看用人的人怎么去用了。在你看来,赵王已经不用考虑,但在我看来,爷唯一能合作的,就只要赵王。爷现在,需要赵王。而赵王,更需要爷。”

    方长青眼睛一眯,诧异的看向四爷。这话也不算错。赵王在朝堂上,可以说是一败涂地。但是若是让朝廷相信,赵王跟四爷之间,是存在某种亲密的关系的。那么,皇帝会怎么看?朝臣会怎么看?离开了京城,这些人就真的甘心吗?尤其对于皇帝来说,京城还在赵王的远程控制中,可比落到异性人手中,叫人放心。这是赵王唯一一次东山再起的机会。北边丢了,可还有更为富庶的南方。在赵王看来,如果能借助四爷,重新立足。然后顺利拿下南方,转身再收拾残局,剑指北方,未尝不是个好办法。

    所以,赵王不会拒绝在一定程度上帮四爷一把。越是在朝堂上为京城争取,越是能证明他跟四爷得关系。这是一个对哪一方都有利的事。

    四爷看着方长青,“方先生,从大处说,这也是对百姓更有利的选择。北地,需要赈灾,需要来年的种子,耕牛。从小处说,你作为幕僚就该以主子的利益为先。再往小处说,方先生的家人,都已经去了金陵。赵王失势,你却早就上了赵王的船。你的家人又能得到什么好处呢?赵王不倒,你家里就有依靠。而你能在北地给赵王谋划,赵王只会更加照顾你的家人。这是对你,我,赵王三者都有利的事情,我实在想不出,先生有什么理由不答应呢。”

    方长青用手里的折扇不停的轻轻的敲打着膝盖,转脸问道:“四爷就不怕养虎为患?”

    虎?

    四爷摇摇头,就算是虎,那也已经是被套上项圈的虎。赵王作为皇子,做出大逆不道的事,那位皇帝可会容下他?赵王什么时候死,说到底,还得看自己的态度。自己向老皇帝表态效忠的那一天,就是赵王的死期。他越是想抓住北地不放,老皇帝越是会容不下他。自己这个主意,看起来是很美妙,很诱人,但也是被下了砒、霜的糖果,甜蜜却也致命。

    他没有跟方长青解释的意思,只是举起茶杯,等着方长青。

    而方长青沉吟乐片刻,还是举起杯,跟四爷碰了一下。

    两人之间的协议,就算是完成了。

    方长青心里存着事,也没有在四爷这边多呆,就急匆匆的走了。

    而四爷微微一笑,叫程峰将茶具收了,才起身回了后宅。

    林雨桐已经将饭菜摆上炕桌上了,四爷连吃了三碗饭,“以前就没觉得鹿肉这么香呢?”

    这是馋狠了!

    林雨桐收拾了碗筷,就问起了叫方长青的事,“谈的可还顺利?”

    四爷点头,“很顺利。放心!”

    说着话,四爷就炕炕上一躺,眼睛还没闭上呢,就又听见程峰的脚步声。

    没完没了的事啊。

    四爷起身,林雨桐也跟着去了前面。

    谁知道,这次的消息,却叫两人吓了一跳。

    这次,是城外西山大营的何将军叫人来送信。说是城外又抓住一批昌云县派来的人,身上搜出了一封书信。这书信不是给四爷的,而是给殷老二的。

    落款写的是殷三壮。

    这是老爷子的名讳!

    不管怎么分宗,到底是亲生父母。四爷和林雨桐能冷漠,但是却无法代替殷老二做决定。

    信上,还写了,他会带着乡亲一起,前来投奔。

    亲祖父要来投奔,一点都不管,这说不过去。

    可这要管的话,怎么管?说是带着乡亲,这些乡亲是干嘛的?谁知道那包裹里藏的是不是匕首。

    四爷看着一封誊抄来的书信,从这上面无从判断这信的真假。但是,他和林雨桐都知道,这信八成是真的。

    殷老二听四爷念了信,就呵呵冷笑,“这可真是亲爹啊。掉脑袋的事,他一点都没忘了我这个儿子……可我还得给老天爷磕个头,庆幸我爹没被洪水给淹死,还能活下来,继续坑我这个儿子……”

    四爷赶紧道:“老爷子不会写信,又不识字。这也未必就是老爷子自己的意思。许是被人打着旗号也不一定呢?爹啊!我就是想听听你有什么想法……”

    “想法?”殷老二站起身,看了四爷一眼,然后痞痞的一笑……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