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7章 寒门贵子(31)三更
    寒门贵子(31)

    京城的防务,赵提督交给了四爷跟另一位叫程青的总兵。

    但程青并不管辖四九城的防御,而且,此人颇为识时务,京城里的车马离开,城门再次紧闭之后,程青就告病了。不光是告病了,还将事务委托给四爷了。

    卓云的人头现在还在旗杆子上挂着呢,程青管着京城的缉拿盗匪之事,这事他不会不清楚。遇上这么一个下死手的人,他当热是有多远走多远了。

    这城里,大小衙门,留下来的人还真不少,但真正有兵权的,就只有四爷一位,所以,他现在算得上是京城的第一人。

    林雨桐换了衣服就要出门。金氏一把拉住,“外面乱,你可别乱跑了。叫你哥哥跟着你。”

    “没事!”林雨桐心里火急火燎的,“您放心,这京城,如今您老的姑爷说了算。你闺女我可以在街上横着走了。至于你们,还是暂时别出去了。大家都不认识你们。”说着,就看向林济仁,“爹啊,你看着我娘点。”

    随后,边走边对朱寅和何元道:“看住家里的人,不许出去。当然了,也不许任何人进。内院门给我锁死了。”

    陈宏牵了马过来,她接了缰绳,就吩咐道:“若是有人拜访,帖子留下给程峰,东西不许收。叫我知道你敢收人家的东西,你小子的一双手就别要了。”

    陈宏赶紧应是,如今水涨船高,他现在这身份多体面啊。算得上是家里的大管家了。哪里还敢有旁的心思。

    林雨桐翻身上马,直接往城东而去。

    这里是勋贵和大臣的宅邸的聚集地。也是走的比哪里都干净的地方。

    李方见是林雨桐来了,赶紧行礼,“夫人。”

    “爷呢?”林雨桐问道。

    “西山大营还驻扎在城外,并没有撤走,四爷去交涉了。”李方见林雨桐下马,就主动牵了马缰绳。

    林雨桐点头,“宅子都封起来了?”

    李方点头,“是,都封起来了。”

    林雨桐猛地想起一个人来,“你去打发人叫一个苗忠义的司库来,我有事情吩咐。粮库那里谁把守?”

    “是铁统领。”李方低声道,“倒是在粮库那里抓到一个人,此人非说是跟四爷是故旧,所以……”

    “故旧?”林雨桐楞了一下,实在想不起来,就道:“先把人带来,我瞧瞧。”

    结果,一刻钟以后,被带上来的是那个被赵王称作‘长青’的人。

    林雨桐先是一愣就恍然,这人还真是够机灵。

    “因为身上有没解开的du,所以,没跟着赵王走?”林雨桐坐在台阶上,抬着头问道。

    方长青理了理宽大的袖子,才道:“托您的洪福,如今只能成为您的俘虏了。”样子十分憋屈。

    林雨桐就不厚道的笑了,“你知道我听到了你们谈论粮仓的事,所以,就猜出这接管粮仓的人就必定跟我有关,为了jiedu,专门跑到粮仓守株待兔。你的胆子不小啊,不怕被人不问情由直接给砍了。”

    方长青幽怨的看了一眼林雨桐,“托四爷的福。四爷驭下有方,我只报了四爷的名号,就没人敢无礼。”

    林雨桐点点头,才道:“不过,能一眼看出那些人是步兵统领衙门的,而不是离京城最近的西山大营,也算是有眼力见。”她笑着,似是而非的夸了一句。

    方长青憋气,自己这样的,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女人给自己下评语了。他随意的拱拱手,敷衍的态度很好的表达了内心的不满。然后运了半天的气才道:“姑娘,还请高抬贵手。看你们如今兵强马壮,想必军械库的东西,你们已经取了,那么,在下身上这du……”

    “什么姑娘,叫夫人。”李方呵斥了一句。然后扭头对林雨桐道:“夫人,这人曾是京城有名的才子,方长青。”

    林雨桐上下打量了方长青一眼,“才子嘛,跟我想的差不多。为什么不好好的考科举,却做了赵王的幕僚?”

    方长青眼神奇怪的看向林雨桐,“你嫁人了?”

    这话多新鲜呐!

    林雨桐摸了摸自己已经挽起的头发,自己也没装成未出嫁的姑娘吧。

    这个动作,好似在提醒方长青的眼神不好一般。

    方长青的脸色一下子就不好了起来。刚才,他还在猜测,那个女飞贼闹不好是那位四爷的妹子,没想到,却是情妹妹。

    心里没来由的不是滋味,垂着眼睑没有说话。

    林雨桐见他没回答为什么做幕僚这个问题,以为这是人家的*,拒绝在情理之中。她笑道:“那晚第一次给你吃的确实是duyao,第二次吃的,却是解药。你没事了……”

    方长青愕然的看向林雨桐,指着她面色都青紫了。他知道不知道大家都去了金陵。连自家的家里人都去了,自己一个人留在这里,对赵王的说辞,是说留下来查看形势。实际上,确实是因为这个女人……如今,自己没中毒,她也……虽然,她嫁人不嫁人跟自己没什么关系,但是他自己觉得这也是自己如今愤怒加失望的一个原因。

    林雨桐还没说话,就见李方又带着苗忠义过来了。

    如今能用的人少,苗忠义倒也可以一用。

    “你带人,配合李统领,将各家的存粮往粮仓运。要记清楚账本,从哪家借了多少粮食,新旧程度都要标注清楚。回头,四爷要给人家打借条的。”林雨桐叮嘱苗忠义。

    苗忠义愣愣的,仿佛不能理解林雨桐的话。这京城是四爷的了,这京城里的一切不都该是四爷说了算吗?怎么还记下,还打借条。这是干嘛。

    连方长青都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林雨桐。正想说一句,好有君子风度的强盗哦。

    进了别人家的门,封了别人家的库,这会子假惺惺的说什么借。谁信?

    马蹄声传来,众人不由的向巷子口看去。

    见到来人,林雨桐眼睛不由一亮。

    方长青看见林雨桐的神情,就知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四爷了。身材高大魁梧,英姿勃发,脸上看着极为年轻,但神色却相当的稳重。他脸上一片沉凝,无端就叫人敬畏三分。直到看到那女飞贼,他的神色才和缓了起来。就见他跃下马,动作行云流水。走起路来,也是龙行虎步。他一直觉得在诸位皇子中,赵王是最有威仪的一位,今日跟这个少年比起来,赵王逊色多了。但是赵王今年三十有五,这位到底多大?据说只有十六岁。赵王的长子今年都二十了。比赵王的儿子年纪还小。这怎么不叫人惊诧。

    四爷过来,看了一下眼下这场景,就问林雨桐,“怎么了?”

    “叫人将各家借的粮食数目都记一下。”林雨桐说的云淡风轻。

    四爷一听,就明白了林雨桐的打算,他看了一眼李方,“就照夫人说的办吧。记着,秋毫无犯!凡是违抗命令者,斩!”

    李方这才带着苗忠义去调派人手去了。

    四爷又看了一眼方长青,眼睛微微的眯了眯,就转脸对林雨桐道:“叫人给你把账本送回去就行了,不用事事都盯着。”

    林雨桐先是点了一下头,就指了指方长青对四爷道:“这位就是我跟爷提起过的,赵王的幕僚方长青。”

    方长青对着四爷作揖,“闻名不如见面。还真是盛名之下无虚士。”

    这是在夸四爷,何尝不是在夸他自己。

    四爷对方长青点点头,“方先生不忙吧?”

    方长青愣了愣,不知道这是个什么说话的方式。就道:“家人朋友具南下金陵,在下孤家寡人,自是没什么事的?”

    “那就请先生帮个忙。”四爷指了指这一片,“帮着我们做个监察,若是有损毁宅院,恶意破坏,侵吞私藏,隐瞒不报这些行为,都请先生记下。回头自会有军法处置。”

    方长青一时给噎住了,原本以为这是个乱世枭雄,如今看着,倒是所图甚大啊。

    四爷说完,根本就没给他反对的时间,直接拉着林雨桐走人。

    林雨桐边走边低声跟四爷道:“人家是个幕僚的材料,你非叫人家做什么监察。这不是大材小用吗?”

    “你还是干点更具体的活吧。”四爷无奈的道:“这种琢磨人的事,你根本不擅长。这事你别管,爷心里有数。”

    林雨桐就瞪眼看四爷,“什么意思?我觉得我挺长进的。不就是担心这人身在曹营心在汉吗?”

    “就算是身在曹营心在汉,爷也一样能用他。不仅会用他,还会大用他。”四爷就扭头看林雨桐,“这里面的缘由你可知道?”

    林雨桐一时哑然。

    四爷就笑,“所以说,你干点具体的活挺好的。粮食大概的数目统计出来,你就该算算各地赈灾的钱粮了。这才是重中之重。这种琢磨怎么用人的小事,你就别费脑子了。”关键是你就没长那根弦。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