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6章 寒门贵子(30)二更
    寒门贵子(30)

    夜色浓如墨,风越发的嚣张了起来。

    即便冬天,南城的街道,也散发着叫人觉得窒息的臭味。

    南贱北贫。这南城,大多数都是三教九流,什么样的人都有。尤其是一个个所谓的帮派,都在这一带滋生。他们以收取各家的保护费来养活自己。最是一群蛀虫。

    而能在这个地方当统领的人,跟这些小帮派没有眉来眼去,那可就玩不转了。

    “四爷,您当您的总兵,我当我的统领。我这个地盘,换个人可还真不行。”卓云眼角眉梢,没有了在衙门的恭敬,反倒更像是一个江湖客。

    四爷坐在椅子上没动,手里转着酒杯,却转头去问秦毅,“你怎么说?”

    秦毅抚了抚他稍显肥壮的肚子,“我们城西,都是一些富商巨贾,跟在下也有了交情。要是在下走了,他们估计也还真会舍不得。”

    那就是没的谈了。

    四爷看看外面,影影绰绰的,都是人影晃动。这应该都是卓云着召集来的打手。

    他呵呵的笑了两声,“这么说吧,现在爷需要的人,第一是要听话,第二还是要听话。你要是不听话,爷还非换了你不可。”

    卓云嘿嘿冷笑,“四爷,在别的地方,您称一声爷。在我这里,您这不管是利诱还是威胁,对我都不好使。咱还是早早散了,各回各家,各找各的婆娘好点。”

    四爷抬眼看了一眼卓云,这家伙就最后一句话说到他的心坎上了。再不回去桐桐该着急了。

    婆娘?

    这个称呼还蛮有味道的。

    “那就散了吧。”四爷说着就起身,“铁头,进来。取了他的脑袋,咱们就各回各家。”

    卓云还没反应过来,门就被推开了。门外进来一个黑塔似得汉子,拎着把板斧。

    四爷已经背过身了。

    铁头的板斧举起,然后落下,卓云连叫也没叫出来,脑袋就搬家了。

    这铁头,就是李方以前在军中的袍泽。在战场上被人削去左手的两根手指。因为残疾,只领到了二两银子的抚恤金就回家了。还是李方想办法给他在城南盘了一间铺子,以打铁为生。这家伙,在城南,他不欺负人,但也不受人的欺负。道上混的也都躲着他,知道他不好惹。四爷本想找个地头蛇收拢了,代替卓云,没想到李方推荐了这么一个人上来。

    四爷没回头,只道:“从现在起,铁头你就是新的统领了。明儿将卓云的脑袋挂出去,凡是不服的,都砍了。”

    铁头闷闷的应了一声,然后躬身送四爷出门。

    “四爷!”秦毅已经瘫软在椅子上起不来了。满脸都是惊恐,再加上溅到他脸上的血,更加的狰狞。他哀求道:“四爷,我听话!你叫我往东,我绝不往西。”

    “你跟所有的富商都熟悉?”四爷问了一句。

    秦毅赶紧点头,“熟悉熟悉。不敢说全部,八成总是有的。您要是想叫我熟悉全部,我明儿就能跟他们熟悉起来。”

    四爷点头,“那就熟悉熟悉吧。”

    说完,起身就往外走。

    胡大胆战心惊的看着眼前鲜血淋淋的场景,头皮都有些发麻。自己也杀过人,可这位杀神,还真是叫人觉得惧怕。他路过铁头的时候,都是绕着走的。

    四爷回了家,家里的人都睡了。屋里却没有林雨桐的身影。他的脸一下子就黑了起来,不用想也知道她去干嘛了。现在想找,也不知道她去了哪边?这女人……就是欠收拾。

    他先将身上的血腥味洗掉,又嘱咐程峰,将带着血的衣服烧了。这才听到外面有人跳了进来。

    他将油灯挑亮,一转身,就见林雨桐轻手轻脚的进来。

    “爷!”林雨桐没想到四爷回来的这么早,还想着是不是钱氏或者金氏在屋里等她呢。

    四爷二话不说,拉了林雨桐,将她按在他的腿上,然后扬起巴掌,狠狠的打在屁股上,“你如今真是胆大了!那点破事,值当你冒险吗?”

    林雨桐都懵了。这是被打屁股了吧。

    这一下一下的下了死力气了。看来真是气狠了了。

    林雨桐‘哎呦’‘哎呦’的不停叫唤,“爷,真疼了。您怎么还真打啊。”

    说着,就带着哭腔。

    四爷的手一顿,“才打了几下,就疼了?”

    林雨桐只觉得屁股火烧火燎的,“您还当是以前的手劲呢。”

    “真疼了?”四爷将她的斗篷解了,撩开裙子,将里面的裤子也给脱下来。不由的吸了一口气。屁股上全都是鲜红的巴掌印。明儿肯定得青了。

    他一时有些尴尬,再看见林雨桐脸上还带着泪,控诉的看着她,就更不得劲了。“爷……爷给你揉揉,赶紧拿药来。”

    林雨桐无奈的将药递过去,心里憋屈的不行。人家蒋夫人都说张阁老舍不得打他,如今看看四爷,那是真下得去手。

    “这不是被你气狠了嘛。”四爷说着,就将药摸在手心里,先把手心搓热了,才给林雨桐抹。

    林雨桐也没功夫这会子跟他生气,说起了今晚上的事。

    “那也不对。”四爷瞪眼,“有什么事情,不能跟爷商量,非得自己行动。这天下,要是还得叫你去冒险,要它做什么?”

    这话听着还是比较顺耳的。林雨桐赶紧将裤子往上提了提,“你饿不饿?我去下碗面?”

    “还算了。”四爷摆摆手,“今晚上也见了点血,有点不想吃了。”

    林雨桐也不饿了,小声道:“明儿只要将马想办法给留下,这事情就办成了。”

    “这事你别管,已经安排人去做了。”四爷抱着林雨桐塞到炕上的被窝里,“睡吧。”

    林雨桐是真累了。将钥匙交给四爷,挨着枕头就睡着了。

    四爷一晚上起来好几次,给她屁股上上药,愣是没把她给吵醒。

    第二天一早,两人还没起,提督府就来人请四爷了。

    林雨桐只来得及给四爷带着几个煮鸡蛋,就这么放他出门了。现在外面的鸡蛋,已经买不到了。

    紧跟着,就听说,全城戒严,百姓不能出门,发现街上有随意走动的,就是一个死罪。外面巡逻的人敲着锣,一路走一路喊。

    保证家家户户都能听见。一时间,整个京城,安静的没有一点声响。

    城里被困了这么些日子,别说鸡鸭这些家禽了,就是狗啊,猫啊,都被吃了。连老鼠都不放过。

    所以,连个畜生的动静都没有。

    京城,一下子成了毫无生机的死城。

    殷家和林家的人全都守在堂屋。因为什么都不干,家里一天只吃一顿饭。在他们看来,谁也不知道这城池要被围困倒哪一天。

    而这一天,仿佛格外的长。林雨桐站在自家新修的阁楼上朝外看,可以看见城墙和周围的街道。城里没有炊烟,城墙上也五步一岗十步一哨。当值的人多了起来。这应该是与这两天新招募了不少人有关。百姓家里,都断顿了。少一个人吃饭,大家就多了一个活命的机会。再说了,好歹兵营里管饭啊。哪怕以后要卖命,但至少,此刻他们不用挨饿。对于现在的人来说,多活一天,都是福气。招兵,真不难!

    夜幕慢慢的降临,街上传来车马走动的声音,一辆接着一辆。

    这应该是四九城的门全都打开了。西山大营已经被调到城外,防止灾民作乱。

    四爷一晚上没回来,林雨桐也在阁楼上坐了一晚上,看着一辆接着一辆出去的车。

    她细细的听着,基本没有载重过多的车辆,这也就意味着,这些勋贵大人,名流富商,并没有机会将他们的家当运走。一只有跟着圣驾才安全,人就得先撤离。二是根本就来不及运输。

    林雨桐手指敲着桌面,想着能用这些做点什么?强占别人的私产,这是下策。如今,需要的不是多少金子银子珠宝,而是看能调用多少粮食,平抑物价,赈济灾民。

    等到天亮了,车马依旧不断,这次很多车路过时都是女人哭,孩子闹的。这该是出身不怎么高的人。好几家人挤在一辆马车上是常见的。甚至还有把孩子绑在车辕上的。

    殷老二和林济仁也上了阁楼,看着马车一辆一辆的往出走。

    “这是要跑?”殷老二难以置信的道,“这皇帝老爷怎么也是个败家子?”

    林雨桐心里一笑,觉得这话还真是。

    平头百姓家,都轻易不会舍弃祖宅,结果皇帝老儿,将皇宫给舍弃了。

    不是败家子是什么?

    “那咱们怎么办?”林济仁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

    在百姓心里,皇帝是什么,是天上的星宿啊。是凡间的真神!结果,他们心中的信仰就这样坍塌了。

    很多人都会跟林济仁一样,一瞬间,迷茫了。这是一种被抛弃的迷茫。

    遭灾的百姓为什么都往京城赶,那就是因为他们坚信,天子脚下有饭吃。皇帝老爷不会不管他的子民。

    “以后怎么办?”林济仁又念叨了一句。

    林雨桐却没心思听这些了,她现在才真的要开始忙了……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