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5章 寒门贵子(29)一更
    寒门贵子(29)

    一句话问出口,两人同时愣住了。

    林雨桐看看这女人的气质,不由的试探的着道:“蒋夫人?”

    对女人的称呼,一般都是冠上夫姓。比如眼前的女人,林雨桐十分怀疑她就是张阁老的夫人。她娘家姓蒋,她就以蒋夫人称呼她。用她自己的姓氏,本身就是对她的一种尊重。

    那女人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但眼底一瞬间的缓和,叫林雨桐知道,她又猜对了。

    蒋夫人又打量了林雨桐一眼,“既然知道我,那也报上你的名号出来我听听。”

    林雨桐抿嘴一笑,“咱们约好了,后天中午一起喝茶的。我这人是个急性子,这不是就迫不及待的上门讨夫人一杯茶喝吗?”

    蒋夫人嘴角勾起两分笑意,“我就给了你一根针,你怎么还当棒槌给用起来了。来找我喝茶?前门不走,后门不进,打算从这墙上进去吗?”

    “前门进不去,后门走不了。张家的门槛太高,我等升斗小民,哪里能成为张家的座上客。也就只配翻墙越脊。倒叫夫人看笑话了。”林雨桐半点都没有被调侃的恼怒,自我调侃了一番,笑盈盈的看向蒋夫人,“谁知道来的这般不巧,正好赶上夫人出门,不知道有没有荣幸跟夫人一起,夜游这京城。”

    蒋夫人哈哈一笑,“好些年没见过这么有趣的小女娃了。”

    林雨桐却被蒋夫人和哈哈的笑声给吓了一跳,“夫人啊,这是后墙……”咱们俩都是做贼,半斤八两,可不能这么嚣张。

    蒋夫人又是哈哈一笑,然后低声道:“小姑娘,你是做贼,我可不是。我爱吃这后街上的臭豆腐,常出来买。也常晚上在外面吃。”说着,就指了指从墙头上猛地缩回去的脑袋,“这是我家的后墙,我不爱走门,就爱翻墙。别人可管不着。你瞧瞧,他们都习惯了。这么着吧,我也不把你做贼的事情告诉别人了,你今晚请我吃臭豆腐吧。”

    林雨桐点点头,“行啊!那就走吧。”

    她也确实是饿了。一想起臭豆腐的味道,肚子又忍不住咕咕的叫了起来。

    “怎么?忙着做贼,没顾上吃饭?”蒋夫人戏谑的道。

    林雨桐觉得这位夫人十分有趣,不由的道:“就做了这一回贼,还被您给逮住了。如今反要背着个贼名了。您说我冤不冤?”

    两人一路走一路说笑,混不似第一次相见一般。

    后街离着宅子不远,住的大都是这一片府邸的下人。街道狭窄,但却极为热闹。下人们当值,并没有太固定的时间,大晚上的进进出出的人也极多。臭豆腐摊偏僻,但因为‘臭味远播’,生意竟然还不错。大晚上的,愿意在外面吃的人不多,都是拿着碗,来买了,再端回去。就是偶尔没带碗,老板也让把碗带走,一会再送回来就是了。

    摊子边上,靠着墙角,就象征性的摆了一张桌子。

    林雨桐和蒋夫人就坐在角落里,灯光暗淡,不细看都瞧不见这里坐着两人。

    “老板,来四碗。”蒋夫人十分豪爽的道。

    那老板应了一声,又过来将桌子擦了一遍。

    林雨桐递了一个银豆子,“多放点酱料。”

    那老板立马利索的应了一声,转身去忙了。

    “这老板的爹就是卖臭豆腐的。我小的时候,我爹总是大晚上,偷偷的抱着我,翻墙出来吃臭豆腐。回到府里,得先到井边打水,簌了口才敢回去,就怕我娘闻出来。”蒋夫人吸吸鼻子,“后来,不知怎的,每次回来,井边就都放着已经打上来的水。我们还以为是府里的下人有眼色呢。直到我发现,不管冬夏,井边的水都是刚好温热的,做漱口的水,凉热正好。那时我才知道,那都是我娘提前让人准备的。”她又吸了吸鼻子,“就是这个味道,香啊!”

    林雨桐被她说的眼窝发热,蒋夫人是想蒋老将军和老夫人了。她张了张嘴,才发现,什么安慰的话都苍白无力。

    老板端了臭豆腐过来,“您二位慢用。”

    林雨桐拿起竹签子,扎起一块就吃。

    蒋夫人就笑,她吃的比林雨桐还豪爽,一口就是一大块。

    吃完一碗,等着下一碗的时候,蒋夫人边擦嘴边道:“知道蒋家一家是怎么死的吗?”不用林雨桐回答,她就自语道,“是皇帝听信阉人的话,没有给出战的将士提供粮草。致使他们无力作战,活活饿死的。阉党一边将军情卖给敌国,一边又压着粮草不发。刚攻下的城池被围,我爹宁死不投降。半个月后,敌军不打城自破。里面没有活着的人了。饿死的除了我爹,我三个哥哥,还有蒋家数百家将。”

    看着老板端上来的第二晚臭豆腐,林雨桐喉咙堵得吃不下。

    蒋夫人却大口的将她自己的那碗吃了,还将林雨桐面前的那碗也给吃了。

    然后就剧烈的咳嗽了一声,还能听见她抽了抽鼻子的声音,然后见她抬了袖子擦眼睛,说道:“呛得!”

    其实她是哭了。

    两人起来,慢慢的往回走。蒋夫人边走边低声道:“我娘叫我发下重誓,这辈子都不许提报仇的事。然后就投进自杀了。那口井,就是当年,我跟我爹总去漱口的井。”

    林雨桐默默的听着,心里却越发觉得沉重。

    “你说,这仇要是不报,我能睡的安稳吗?”蒋夫人停住脚,扭头看林雨桐。

    林雨桐想,要是换了自己,不但要杀了那狗太监,就连皇帝老儿,找准机会,也得把他给掀翻了。

    蒋夫人自嘲的笑笑,“所以……”她伸开手,“这个给你!”

    林雨桐一愣,“这是……”钥匙。

    “装什么?你不就是为了这个。”蒋夫人直接塞给林雨桐,“你们今儿上门,我就嗅出味道了。野心大啊。不管这个……我喜欢。你们跟我们家那个死脑筋的老头子还不一样。他一心都是想着大明的江山。如今的皇帝跟咱们家有仇,他就觉得扶持一个皇子继位不就得了。至于改朝换代这事,他是做梦都不敢想的。大明的忠臣嘛!”

    听这口气,人家两口子关系还不错,这偷出钥匙,“您怎么跟张阁老交代?”

    蒋夫人哈哈一笑,“交代?交代什么?第一,他不会休了我。因为他舍不得,因为我给他生了三个儿子。除了我,这辈子他再没别的女人。第二,他打不过我。当然了,他也舍不得打我。第三,他骂我也没用。不爱听的话我向来听不见。第四,就算想让我禁足,我们家的房子也禁不住我拆。他没那么多银子整天叫人修屋子。”

    “他脑子是比我好使,但是偏偏就是制不住我。至于钥匙被我拿了,然后不小心丢了……他最可能做的,就是赶紧找人做一把假的,到时候真用不上了,他的表情一定比我还无辜……”

    林雨桐愕然的看着蒋夫人,这跟林雨桐猜想的完全不一样。这才是被人宠的无法无天的女人啊。突然好羡慕,突然对张阁老有了好感。疼老婆疼到这个份上的男人,心思坏不到哪里去。

    蒋夫人说完,才又道:“你从赵王府已经出来了吧。看来你是得手了。那这事就更容易了。不过,我把钥匙给了你,也得为了我家老头子求你一件事。”

    林雨桐正色道:“您尽管吩咐。”

    “先别弄死赵王,要不然南下金陵,老头子的日子只怕不好过。”蒋夫人叹了一声,“这人对大局应该没有太大的威胁了。他已经被皇帝老儿给盯上了。要真有碍事的一天,我亲自结果了他。”

    林雨桐一愣,没想到是这个事。这也算是情理之中,张阁老上了赵王的船,这不是秘密。一旦失了主子,张阁老在朝中……只能主动‘弃暗投明’,不能因为死了主子而投奔别家。这就不值钱了。她想了想,就道:“赵王明天会发烧,有点着凉。别喝驱寒的药汤,挺过半个月就好了。”

    蒋夫人心里一惊,这手段还真是隐晦啊。就算死了,也不一定能想到是谁下的手。“好!够坦诚。”

    她低声一笑,就道:“将来,你们要是败了,我求我们老爷,一定放你们一条生路。但我盼着你们赢。”

    林雨桐也跟着一笑:“将来,你们要是败了,我求我们家爷,也给你们一条生路。而且,我们一定能赢。”

    两人说完就对视一眼,而后哈哈大笑。

    “蒋夫人,咱们可不能小看了天下英雄。”林雨桐无奈的道。刚才的话实在轻狂,好似天下大事,在两个女人的闲谈之间就能定下一般。

    蒋夫人却摇头,“如果还有另一方,就不信凭着你我二人联手,还取不了对方的脑袋?”

    林雨桐对着蒋夫人挑起大拇指,“夫人乃真豪杰也!”

    “行了!马屁的话也甭说了,就在这里作别的。”蒋夫人转身,“此次一别,还不知道何日才能再见。”

    “等夫人重回京城,我还请夫人吃后街的臭豆腐。”林雨桐抱拳躬身,送蒋夫人离开……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