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4章 寒门贵子(28)四更
    寒门贵子(28)

    林雨桐忍不住我靠了一声!

    谁能告诉她,为毛这书房里还有一个人?

    一头扎进来,才书房里还坐着一个人。

    经验主义害死人啊!赵王接待客人,也没人规定赵王一个人出面接待客人啊。

    真想拍死自己算了。

    林雨桐愣了一秒,可对面那个大冬天还摇着扇子的男人愣的时间比她要长。

    方长青也是愕然,对方一身小厮的打扮,他以为是赵王叫人进来的。可看他不可思议的眼神,他一瞬间就懂了。这根本就是个大胆的贼子。赵王就在外面,这人却大模大样的钻了进来,何其嚣张。

    他大怒,‘啪’一声合起扇子,指着林雨桐。

    林雨桐却比他快,在他要张嘴叫嚷的时候,立马塞了一个药丸进去。“要是没有我的解药,你必死无疑。所以,闭上你的嘴。”

    说完,就将一边的柜子打开,钻了进去。听到外面的脚步声,她赶紧进了空间。

    方长青自问学富五车,医药典籍当然也熟悉。那味道,确实是有几味是有du的药。

    还没给他反应的时间,门帘就被撩起。

    赵王见方长青起身了,就道:“长青坐吧。那人确实狡猾,叫他给跑了。不过没关系,影响不了大局。这房间里只要不进人,外面想听也听不见。”

    方长青暗自苦笑一声,可这贼人已经进来了。

    “殿下还是检查一下为妙。”方长青还是这么说了一句。

    林雨桐暗骂一声,还真是不怕死。

    赵王见方长青说的郑重,就起身,将柜子一一都打开。方长青心都提起来了,但是什么都没有。

    “长青啊,你说你……都到现在了,你还有工夫跟本王开玩笑?”赵王无奈的将柜子又都合上,才道:“张阁老,您坐。”

    张阁老?不就是兵部尚书张大人。

    原来他跟赵王的关系这么亲密。

    林雨桐思量着,这几个人关着门密谋些什么。

    方长青强笑了一声,心里却对这个贼子的本事有些畏惧了。他在猜测着那贼到底是谁的人?难道是皇上知道了赵王的打算?

    想到这种可能,方长青就暗暗咬牙。人算不如天算,都到了最后的关头了,功亏一篑啊。

    赵王靠在椅背上,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父皇已经察觉我们一力主张迁都的意图,估计,不会答应本王留守京城。唯有……”

    “兵变!”张阁老轻声道。

    方长青痛苦的闭上眼睛,这么些日子的筹谋,最后就这么大喇喇的将所有的计划,说给别人听。何其可笑。

    赵王看向张阁老,“军械库,是否已经齐备?”

    张阁老点点头,“都已经齐备。钥匙交给王爷……”

    赵王摇头,“不用,放在一个人身上不保险。还是你保管着为妙。”说着,又道,“长青,姓苗的司库身上偷换下来的那把,还是你拿着吧。”

    林雨桐心道一声好险啊。原来这些人早已经把苗忠义身上的要是掉了包了。

    方长青摸了摸脖子上的钥匙,艰难的点点头,这东西,大概成了换解药的筹码了。

    张阁老叹了一声,又道:“不过,那个新上任的殷镇,倒有几分拉拢的价值。此人很有几分手段,年纪轻轻,一出手,就将那些兵痞子玩的滴溜溜转。”

    赵王就道:“过了明天之后吧。若是识时务,正好当一把刀用。若是不识时务,只好给他一把刀了。留着何用?”

    林雨桐眯了眯眼睛,看来这个人还真是非除掉不可。自己和四爷不怕,可殷家和林家这么多的人,又没有可靠的人护着。留着这么一个潜在的威胁,迟早都是要出事的。

    “四城的粮库,没被人发现什么异样吧。”赵王问了一句之后才道,“本王这心,今晚上怎么老是觉得慌的很。老觉得要出事。”

    张阁老道:“放心,殿下。查粮库的官员绝对可靠。抽查的粮库全都是空的。其他的都是满的。”

    林雨桐心里雀跃了一声,原来不缺粮。只是皇帝老儿不知道,他自己个的儿子才是最大的硕鼠。

    这次的事件,看来最根本的根源还在皇家内部。是赵王想造反!

    先将皇帝诓出京城,然后他自己以平叛为由,留下来,直接就能割据半壁江山。若是再龙舟上动动手脚,叫皇帝直接淹死的大江里。那么一切都顺理成章了。可从今晚这些来探查的人就能知道,只怕这皇帝也察觉了异样。现在是不想走也得走了,他也怕赵王狗急跳墙。但是有了警惕,估计皇帝也没那么容易死。

    可就算是这样,赵王割据大江以北,也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

    好悬!

    “行了,今天就到这里吧,晚上还按照既定的,你们回去各自收拾,做出一副要南下的样子来。”赵王揉了揉额角,“都去吧。本王要早早的歇了,准备一场大仗。”

    张阁老起身,“老臣告退。”

    “在下告退。”方长青说着,就转身,又隐晦的看了一眼林雨桐藏身的柜子。这贼子此刻不在柜子里,又在哪里呢。自己身上这毒,如何才能解开?离了这里,明儿上哪里找这个人去。

    “长青,你还有事?”赵王见方长青神色不好,又有些发愣,就道。

    方长青这才恍然,忙道;“就是今晚这一遭一遭的,弄得人心里没谱。”

    赵王摆摆手,“没事!就算父皇察觉了,也只能无可奈何。我早说过,那些阉人,哪里懂什么兴修水利的事,他不听。还让马航那个混蛋做了监工。现在好了,咱们本来只是打算将西河的水向支流排一些,提前引发这个事情,也是为了更多的人不受灾着想的。谁能想到,这河坝这么扛不住,才多大的水,说溃堤就溃堤……如今,民怨一起,得多费多少事?”他说着,就拍拍头,“没事!去歇着吧。”

    方长青这才转身走了出去,到了外面又回头看了一眼,时也命也。看来赵王还真是没有这个帝王命啊。

    书房里重新安静了下来,赵王坐回去,不由的将视线落在方长青刚才一直盯着的柜子上。他又起身,将柜子打开。确定没人,才缓缓的舒了一口气。

    还真是个谨慎的人。

    林雨桐等柜子的门关上,才又出来,悄悄的拿了一根熏香点燃。

    这玩意真的是无色无味,能将人陷入深度睡眠的好东西。

    她先吃了解药,然后慢慢的等待。不到一刻钟,就听到赵王的鼾声。如今就是打雷,只怕也惊醒不了他了。

    林雨桐这才从柜子里出来,一直蹲着身子,就怕窗户上印出影子。

    她谨慎的扶起赵王,在他的脖子上,挂着两个钥匙,林雨桐都取了下来。

    然后又塞了一个药丸到赵王的嘴里。明天,就会浑身无力,只有着凉的症状。但一剂驱寒的药下去,才真的成了□□,足以瞬间就要了他的命。

    她将赵王小心的放回去,不小心撞掉了一页纸,她将纸张捡起来,一下子就愣住了。这地板上的划痕,证明这屋子有密室。

    只看摩擦的痕迹,很容易就将机关定在赵王随手就能触摸到的石雕摆件上。轻轻一转,后面的书柜从中间就打开了。林雨桐进去,只打开一个箱子一看,全是黄金。

    剩下的她没功夫看,全都搬进空间,压死了好多菜。叫林雨桐心疼的直抽气。

    然后,她关上门,清理掉自己来过的痕迹。

    悄悄的溜出去,直到翻墙出了院子,她才松了一口气。到了后院,还有很多丫头仆妇来往奔忙,林雨桐改回丫头的样子,这才顺利的出了赵王府。

    出了府门,她就穿上大斗篷,将自己裹严实。

    快速的闪进了暗影里。

    “留步!”方长青总算等到了这个小贼。

    林雨桐脚步一顿,“要解药?”

    方长青低声道:“我愿意用钥匙换。”

    “真假我无法辨别。”林雨桐笑了一声,然后迅速将钥匙拿了过来,塞了一颗药过去,“钥匙如果是真的,我自会找你给你解药。”

    说着,闪身进了一条胡同。

    方长青喘过气,早已经不见林雨桐的人影了。“这个女飞贼!”

    是的!冷静下来,他发现这个小贼是个年纪不大的女子。身上带着一股子素雅的香味。很难想象一个江湖草莽,或者说是一个舞刀弄枪的女子身上能有这般怡人的味道。而且她的声音又软又糯,这样的姑娘,,应该是长相清丽,笑容甜美,性情温柔才对。怎么会有如此恶劣的女人。他摸了摸嘴唇,仿佛上面还带着碰触时那小手掌心的滑腻……

    林雨桐却没有停留,直奔张阁老,也就是兵部尚书的府邸。

    没想到刚到后墙跟下,却跟一个从里面跳出来的人走了个面对面。

    而且,这个人还是个四十岁往上,气质卓然的女人。

    “你是谁?”两人不由的同时问对方。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