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1章 寒门贵子(25)一更
    寒门贵子(25)

    总兵?

    听上去很厉害的样子!

    殷老二撮着牙花子,问一身官服的四爷,“这总兵是几品”

    四爷愕然了一瞬,只得道:“以前的总兵那是值钱的,现在这总兵不值钱。”

    官位怎么跟钱联系起来了。

    殷老二见他避重就轻,就去看林雨桐。“到底几品,你是好孩子,给我一句老实话。”

    林雨桐就笑道:“二品!”

    “你说几品?”殷老二又瞪大眼睛问了一声。

    大郎这次抢着道:“弟妹不是说了吗?是二品。”说完又小声道,“我记得唱戏的不是说七品县令,这比县令的官大多了吧。那范县尉才是个八品官嘞。这要是我爷我奶知道,四郎不用读书,就能当二品官,那还叫大伯和三郎念书干啥?”

    殷老二此刻却脸都白了,“四郎啊,咱这官不当行不行啊?”

    四爷一下子就觉得殷老二的反应十分有趣,不免问道:“爹啊,你不是总盼着我们出息吗?如今当官了,你怎么反倒不让了?”

    “你小子傻啊!”殷老二瞬间就蹦起来,“这天下能有这样的好事?没功劳没苦劳的,却给你这么一个差事。这是干啥呢?这就是替人顶罪的活计。你爹我想当老太爷,但还没糊涂到这份上。你去辞了,马上去辞了,这事不能干。儿啊,咱出来就是为了一口饭吃,别的咱不想。你可别见那坑里有一块肉饼子,你就往人家坑里跳。”

    四爷和林雨桐不免对殷老二都另眼相看起来了。

    有些人读再多的书,却不明白这样的道理。而一个大字不识几个的人,却有这样的见识。最难能可贵的是,他能始终有这样冷静的头脑。

    钱氏推了林雨桐一下,叫她去劝劝四爷。

    林雨桐轻声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四爷只得道:“我不接这个位子不成啊,您知道那最大的反贼是谁吗?”

    殷老二摇了摇头,这个他上哪知道去。你不是叫我在家玩吗?

    四爷就故意压低声音道:“是三郎。”

    “三……三郎?”殷老二又一屁股坐下,“他这是想要殷家全族的命啊。咱们家分宗了,即便不杀头,那也是……得是三代不得科举吧。”

    四爷点点头。这就是斩草除根了。时间消磨上三代,什么仇怨都没了。

    “看看老太太宝贝的都是什么人?”殷老二有气无力的道,“只要咱守住京城,就算跟三郎的事没关系了吧?”

    四爷又点头,他如今只能这么安抚住家里。三郎的事家里迟早会知道。要不是这个官位,以殷老二的性子,一定是又背上包袱,大家一起再逃。

    “所以,爹啊。这个家,就得你们帮忙守着。”四爷低声道:“晚上,您跟我岳父,就带上我大哥和林家兄弟,在家里挖一个密室……”

    殷老二恍然。

    真要有万一,这一家子得有个躲的地方。能有个暗道通到城外,那就更好了。

    “你放心,这事有我们呢。”殷老二马上领悟。这事,是连家里的下人都不能知道的事。

    等四爷和林雨桐回到屋里,这才松了一口气。这算是把家里安抚住了。

    林雨桐也没多说话,只是装了一荷包的小黄鱼给四爷挂在腰上。胡大已经在外面等着了,“万事小心。”

    四爷点点头,“你在家里也警醒着点。我怕赵家会不甘心……”

    林雨桐应了一声。然后想了想,又拿出两个极小的喷雾的小瓶子,“红色的能瞬间取人性命,白色的能叫人一瞬间失去知觉,浑身无力。红色瓶子里,无解药。白色瓶子的解药就是水。必须是冷水,两斤左右,多多益善。”

    解药随手都是,可谁也不会一口气喝两斤的冷水。

    真是个促狭的。

    四爷点头,“叫家里的人紧闭门户,谁上门都不接待。”

    胡大等了半天,才等了四爷出来,他此时要多恭敬又多恭敬,这人再不是那晚上狼狈的逃难的人了。

    “别见外。”四爷扶起胡大,“走!看看都有什么牛鬼蛇神。”

    衙门的门子在一边打着瞌睡,见了人来眼睛开了一条缝又闭上了。

    “李剑,赏他十板子。”四爷看也没看的就往进走。

    “我是总兵大人的小舅子,你敢……”那人喊了一声。

    李剑耻笑一声,“我们家舅爷在家呢。你算哪根葱。”

    说着,手里拎着的棍子就砸下去了。半点都不留情。

    本来坐在里面的四位统领,八位副统领,听到外面的人惨叫了两声之后,就没了声息。瞬间就站了起来。

    这是下死手要人命的节奏啊。

    所以,四爷进去的时候,十二个人不管心里怎么想,是愿意还是不愿意,都站起了身。

    他们都打听了,这位就是个才逃难出来没几天的乡下穷小子,知道怎么当官吗?以前是老庞的手下,如今看着老庞的表情,怎么反倒是恭敬有加啊。

    这些人都没见过这位殷镇,不过想着,一个乡下的孩子,能有个什么样子?一辈子连县太爷都没见过……

    可等人进来了,众人就有了一种不得不低头的感觉。

    走路的步伐,脸上的表情,身上溢出来的气度,这绝对不是一个寒门里能够养出来的。

    他们心里升起的第一个感觉就是,之前打听的消息有误。

    如今对照着人一想,就觉得自己相信那样的消息,简直就是棒槌。

    一个乡下的小子,能叫提督大人费劲的将他提到总兵的位子上。尽管这个位子现在就是个火坑。但是做得好了,未尝就不是一次机会。

    富贵险中求。敢于冒险的人,从古至今,从来就不缺。

    “庞统领。”四爷稳稳的坐在主位上,“听说,你最近家里有些忙?”

    庞统领心里一叹,连忙道:“下官正是要辞官的。实在是家母身体不适……”

    四爷点点头,“允了!”然后看向站在他身后的胡大,“胡大,你尽快跟庞统领交接一下,走马上任吧。”

    越过了两位副统领,直接点了胡大的将。一方面这人算的上是亲信,另一方面也是做给别人看的。

    东城的统领不由的冷哼一声:“殷大人,这不合规矩吧?”

    “王统领家里要是不急着收拾东西,本官立马上奏朝廷,请旨留王统领留下给本官做一回副手,如何?”四爷手里把玩着惊堂木,淡淡的说了一声。

    言下之意,你要想顺利的离开,就乖乖的闭上嘴。要不然不介意将你留下来,一起坐在这火山口上。

    王统领面色变了变,“既然如此,王某也辞官……”

    四爷立马看向北城的两位副统领,选了官服都磨破了袖子的那位,这应该就是胡大说的李方吧。“李副统领,你随后就跟王统领交接,以后东城的统领归你了。”

    李方愕然的看向四爷,好半天才应了一声。

    在北城,他从不巴结姓庞的,因此,也就分派不到什么差事。以前他也是沙场上立了赫赫战功的人,到了京城玩不转这京城的官场,真是越混越混去了。如今从最穷的城北,调到富贵人聚集的城东,还从副职转为正职,这赏识不可谓不大。

    而在座的众人,心里都不由的一惊,这可算是交叉任职了。这职位一旦交叉,以前积攒起来的人脉,包括亲信就都不能用了。想要在新的地方立足,唯一能依靠的就是上面的支持。这一手,可真是毒!

    这他妈的,谁说着家伙不会当官?官场上,人家比咱们玩的溜啊。

    胡大是人家的亲信,这李方提拔于微末,肯定对他感恩戴德啊。四个统领,他的人已经占了两个位置。这就大势已去了。

    但对四爷来说,这还远远不够。

    将人先都打发了,四爷留下了胡大和李方说话。

    “李方,到了城东,不要有顾忌,非常之时,用非常之法。有不服的,就打到他服。若是还不服,取两个脑袋,自然就都服帖了。步兵统领衙门嘛,说到底,手底下的还是兵。怎么练兵,不用我来告诉你吧?”四爷说着,就看向李方,“你可听明白了。”

    李方面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只郑重的应了一声,“明白!”

    四爷点头,“另外,城东的各个府邸,人一旦走了,就立马给我封起来,派人看守。”

    李方就愕然的看向四爷,这些府邸可都是勋贵的府邸,封起来……

    四爷就皱眉道:“他们走了,咱们手底下这么多人吃什么喝什么?这些府邸,哪个不存着二三百人一年要吃的粮食。国库是空了,可这些府邸运不走的东西,就够咱们扛过这一阵子了。记住,这关乎着咱们自己的生死,不可有一点马虎。”

    李方脸上的表情越发的郑重,“若有闪失,愿提头来见。”

    四爷拍了拍他的肩膀,顺手塞了两个小黄鱼过去,“先安顿好家里。去忙吧。”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