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0章 寒门贵子(24)五更
    寒门贵子(24)

    “怎么?”四爷看向庞统领,“这金子上,可没写着它姓甚名谁。”

    庞统领也看向四爷,“你们抢了多少富户?这点金子想打发我?也未免太小瞧我庞某。”

    四爷一笑,整个京城值多少银子?这根本就无法衡量。但还是道:“人太贪心了,可就什么也得不到了?”

    庞统领一顿,却道:“这可是一锤子买卖,今生不会再有第二次机会了。”

    “开个数!”四爷就笑道。

    庞统领一愣,先是比划了一个三,而后马上又比划了一个五。

    “五匣子!”庞统领看着四爷,“就五匣子,加上这一匣子,一共六匣子。我留一半,另一半要往上进的。”

    四爷后头朝外面喊道:“来人!”

    李剑随后就走了进来,“爷!”

    “回去,再要五匣子来。”四爷吩咐了一句,就摆摆手。

    庞统领看着那人瞬间就转身出去了。而这位四爷却悠闲的陪着他喝茶。

    林雨桐正在屋里,陪着金氏和钱氏包饺子,李剑就进来了,“少奶奶,四爷再要五匣子。”

    林雨桐手一顿,面无异色的将身上的围裙一摘,“知道了,我跟你一起去。”

    这玩意,路上出了意外可不是玩的。

    金氏一把拽住林雨桐,“你出去干什么?要不叫你大哥跟着你?”

    “不用!”林雨桐安抚的笑笑,“就是一点药材,没别的。给一个下属送去,救命用的。”

    金氏这才放了手,“那就早去早回,别过了病气。”

    林雨桐应了一声,拍了拍钱氏的手,叫她放心,这才转身出了厨房。

    然后,将匣子准备好,用包裹裹起来。随后,换了一身男装,背着包裹就出门了。

    这东西死沉,林雨桐觉得自己的肩膀疼的不要不要的。

    李剑见林雨桐一身男装,就愣了一下,然后就低头,紧跟在林雨桐的身后往出走。

    殷老二在门房里坐着,代替出门的王五看门,结果,就看到四郎媳妇做少年郎的打扮出去了。这还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以前听说这林家的姑娘挺腼腆的,现在这样,可不像啊。

    四爷慢悠悠的,倒第三杯茶的时候,门从外面推开了。林雨桐施施然的走了进来。

    庞统领一下子就站直了,看向林雨桐……背后的包裹。

    别说林雨桐还是个没长开的毛丫头,又是做男装打扮。就真此刻有一个绝世美人,也抵不上黄金的诱惑。

    四爷起身,从林雨桐身上取下包裹。一匣子一匣子打开给对方验货。

    “东西放下,事情我明天去办。”庞统领眼里的流光一闪而过。

    四爷嘴角就勾起一丝冷笑。还真是贪心不足,想耍人玩,真是不知死活。

    林雨桐的手微微的扬了一扬,然后就问道:“统领大人可有什么感觉?”

    她的声音软糯中带着清冷,一听就是个女人的声音。

    庞统领先是朝林雨桐看去,然后才觉得胸口突然闷的难受。他想起胡大的话,此刻他相信,这两人都有点邪性。他捂住胸口,脸上漏出惊恐的神色,“你们……金子我不要了,咱们马上去提督府……马上去……”

    林雨桐的手又扬了一下,庞统领顿时觉得胸口一松。他急促的喘了几口气,眼神里都是戒备。

    四爷笑道:“爷说过的话算话。该是你的还是你的。但该办的事,却宜早不宜迟。”

    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庞统领松了松领口的琵琶扣,这才道:“昌云县的白衣公子殷三郎跟你们是什么关系?”

    四爷和林雨桐脸上都没有变化,但心里不由的都暗骂了一声。

    白衣公子殷三郎。

    好响亮的名号啊!

    庞统领看二人不言语,以后这是默认了,就警惕的道:“密报上说,这位白衣公子,才是匪首……不是,是义军的首领。此人有大神通。昌云县的庆云寺,曾有佛光显现。那佛光笼罩在殷三郎周身,萦绕不散,都传说,这位是有大神通的人。”说着,他就看向四爷,“你姓殷,人称四爷。难不成,你们是白衣公子派来打前站的?”

    我操!

    林雨桐赶紧垂下眼睑,她害怕不小心叫人从她的眼神里看出别的端倪来。

    四爷自己都有点无奈,怎么哪哪都有他啊。想起某个喜剧电影,正应了那句话,真是打不死的小强啊。

    不过,这次殷三郎长能耐了,没有鼓动唇舌煽动闹事,倒是会借助神佛了。

    该说一声这是邪、教组织吗?

    四爷绷着脸,只看了庞统领一眼,“你也不用探查我的底细,而你收拾家当意欲何为我也不多过问。咱们就是做了个买卖,各取所需罢了。”

    庞统领吸了一口气,觉得身上好点了,才站直了腰身,“那就走吧!”

    林雨桐就将三个匣子重新包起来。四爷却伸手接过去。

    见庞统领进去更衣,林雨桐就先道:“我跟着你。万一事情不顺利,用其他办法逼也得逼的他答应。”

    四爷还没说话,庞统领就又迅速出来了。三人出了书房,到了院外,就各自上马,往提督府去。

    整个提督府都已经乱了起来,就连这位赵提督的书房,都已经没有坐的地方了。

    庞统领低声将事情说了,就见那赵提督面色一变,然后冷冷的朝四爷和林雨桐看了过来,“好贼子!倒是做的好打算。竟然还敢上我的府门。今儿不斩下尔的狗头……”

    他瞬间就拿下挂在墙上的宝剑,还没出鞘,就被四爷一把给压住了。

    “赵大人真是个急性子。我还正想跟赵大人叙旧呢?”四爷跟着就笑道,“不知道顺平县的赵县令,跟赵大人是什么关系?”

    “家弟为民舍身,为朝廷捐躯……”赵提督面色一变,就说道。

    四爷不置可否,又问道:“赵大人知不知道,如今那位白衣公子殷三郎,就是顺义县的子民。为什么一个读书郎要做反贼呢?说到底,不过四个字——官逼民反。是哪个官员逼反了这个已经危及京师的反贼呢?只能是那位父母官,赵大人你的弟弟啊。”

    “一派胡言。”赵提督面色一变,“家弟上任不久,顺平县的事情根本就是那位地头蛇范县尉主持……”

    “依赵提督的意思,逼反了白衣公子殷三郎的,是范县尉?”四爷又问了一声。

    赵提督点头,“不错!”

    四爷就意味深长的笑了:“想来赵大人一定不知道,这殷三郎是范县尉的乘龙快婿。您说这当岳父的逼反了亲女婿……这事说出去您信吗?”

    当然不信!造反是要诛九族的,岳家也在九族之内。

    四爷就又笑,“也不知道江大人,对此事有没有兴趣?”

    范县尉巴结江知州,四爷就说过,江家不仅出身不低,还是赵家的死对头。

    没想到此时用上了。

    江家知道了,就算是捏住了赵家的一个把柄。这场乱子,总得有替死鬼。江家估计很乐意扩大事态,送赵家一程。

    赵提督不由的倒吸一口凉气,这些人知道的还真是不少。

    “小伙子,知道的太多可不是好事。”他眯着眼睛看向四爷,威胁之意,十分明显。

    四爷浑不在意的在他对面一坐,“没有三两三,怎敢上梁山?赵大人,敬酒与罚酒,只看你愿意吃哪一杯了?”

    林雨桐就将包裹里的匣子取出来,然后一一打开。

    赵提督轻哼了一声,“很好!明天,吏部的任命文书,就会下来。”

    四爷瞬间站起身,“那就告辞!”

    书房里,只剩下还在气的直喘气的赵提督,还有缩在墙角,努力降低自己存在感的庞统领。

    他可是知道了一件对赵家来说,了不得的大事。

    赵提督打起精神,对庞统领道:“庞贤弟啊,你放心,到了金陵,你的前程也不比现在低。”

    庞统领心道:以前呼来喝去,现在却成了老弟了。看来,他这是想封住自己的嘴啊。一时忙道:“大人抬爱,小的感激不尽。”

    赵提督摆摆手,“你我兄弟,不用这么见外。天不早了,老弟也赶紧回去照看好家里吧。”

    庞统领马上低头慢慢的往出退。

    都已经转过身了,却听见赵提督道:“老弟啊,这些贼匪说的话,真真假假,还要仔细辨别了才能往外说呀。”

    庞统领回头,赶紧道:“您说的是!小的谨记。”

    这一晚上,好像过的格外漫长一般。四爷和林雨桐面对面坐着,对着烛火,一坐就是一晚上。

    天光大亮,当第一束太眼光照进院子的时候,胡大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老弟……哦!不!四爷,提督衙门来人了,有请您过去。”

    四爷回头看了林雨桐一眼,林雨桐将大斗篷给四爷系上,轻轻的整理妥当,才小声道:“早去早回!”

    四爷拍了拍林雨桐的肩膀,笑了一下,然后转身,大步而去……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