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8章 寒门贵子(22)三更
    寒门贵子(22)

    林雨桐对于四爷的决定吓了一跳,“真决定了?”

    “又要跟着爷过提心吊胆的日子了。”四爷拍着林雨桐的手,有些感慨的道。

    林雨桐白了他一眼,“不用提心吊胆。不管是冲锋陷阵,还是攻城略地,难道我当不得一个大将用?”

    “大将太屈才了。”四爷点了点林雨桐,“一个军需官,我瞧着能行。”

    两人耍了一会子花腔,林雨桐才转了话题,“说好了?多少银子?”

    “三百两。”四爷低声说了一句。

    林雨桐就收拾了一个不起眼的匣子,放了金条进去。又额外了拿了一块上好的羊脂白玉进去。

    四爷就点点头。

    三百两能补上一个缺额。但加一块羊脂玉,却能快速的将官位升起来。尽管这官位可能就是个光杆司令,可只要自己给的起饷银,就有的是人跟着自己卖命。

    自己要的也不过是一个身份,一个合理合法的招兵买马的身份。

    这位北营统领,姓庞,五十来岁的人,看起来十分的和蔼。打开了四爷给的匣子,就更和蔼了。

    事情基本没有任何悬念就办成了,甚至给了四爷一个队正的职位。不过事实上,跟四爷料想的一样,就是个光杆子司令,手下一个人都没有。

    送走了四爷,庞统领留下了胡大说话,“这人……真有些旁门左道的本事?”

    胡大心知,这家伙又起了旁的心思了,财帛动人心啊。一下子想据为己有的心思,是个人都能猜的出来。

    胡大小声道:“真的!很邪性。”

    庞统领这才摇摇头,“好容易遇上个肥鱼,偏偏碰不得。”

    “这样的人多些,咱们才安全。”胡大小声的劝解了一句。

    庞统领这才摆摆手,“你去忙吧。”

    胡大将五十两银子给庞统领放在桌上,见他的神色好了很多,才退了下去。

    别看他们在北门捞私活,可这也得给上面孝敬的。

    出了庞家的大门,胡大不由的回头‘呸’了一口。妈的!饷银发不下来,兄弟们捞的外快他还得抽一份,真是他娘的不给人活路了。

    林雨桐在家里,叫人买了一副猪下水,连带一个大猪头,一起卤好。又叫陈宏买了两坛子老酒,都送到了北城门上。

    四爷正听刚回来的胡大说着这步军统领衙门的事,李剑就带着陈宏和朱寅,提着食盒抱着酒坛子上来了。

    胡大心道,还真是会办事。这吃吃喝喝的,还有银子拿,谁跟这位不亲近啊?

    一队的人都凑过来,叫‘四爷’叫的分外亲热。

    都以为这四爷是排行为四,谁也不清楚这里面的意思。

    “晚上,烦请胡大哥将北城的众位兄弟都请来,咱们在家里好好的喝一顿。”四爷端着酒杯,跟胡大碰了一下,就道。

    陈宏回来,就将四爷的话,转告给林雨桐。

    林雨桐心道,这是要熟悉人和事吧。于是,又打发陈宏去定了一桌上等的席面。

    来了客人,就在前院招待,一直喝到快子时,这些人才起身上了城楼,继续捞钱去了。

    四爷回来跟林雨桐说了一声,就带着人也走了。他得时刻留心殷家和林家的消息。

    林雨桐打坐了一晚上,半夜的时候,倒是听见又有喧哗之声,她已经见怪不怪了。

    如此过了好几天,眼看天上都飘起了雪花,家里的火盆都烧起来了,也没见到两家人的影子,林雨桐和四爷都不免有些焦躁。

    天冷了,外面的人却聚集的越来越多了。

    再要是这么下去,不光城外的人扛不住这京城的冬天,就是城里也该断粮了。秋天的赋税,还没运回京城呢。

    “北方的赋税不用想了。到处都是流民,要有,也都抢光了。”四爷叹了一声,“南边的,估计还没过江。如今局势不好,也不敢往过运。”

    以后,京城里吃饭,也都成了问题。

    至少,京城周围的庄子,百姓家,都被抢的差不多了。要不然城外那么多人,也活不到现在。

    “会不会是他们在别的地方暂时安顿下来,打算过了冬,再赶路?”林雨桐猜测道。

    四爷摇摇头,就站起身,“我还是在城墙上吧。晚上他们看不清楚我,白天我多晃悠晃悠。”

    林雨桐就应了一声,“要是发现了人,你打发李剑回来叫我。咱们俩下去接人,比较保险。”

    四爷应了一声,就出了门。

    林雨桐把两个小跨院,连带着厢房都收拾好了,只盼着老天保佑,都能活着。

    而此时的城外,殷老二扶着林济仁,钱氏和金氏相互搀扶着。林大哥背着林二哥,大郎背着宋氏。

    原来这些人先后下水,算是幸运,没有分开多远,刚好有一根倒下的树挡住了去路。就这么一耽搁,反倒叫后面的人赶了上来。大家合力挪开树,想想人多力量大,就愣是用麻绳将一个个木桶连了起来。这才没有走散。

    此时,看到乌泱泱的人头,殷老二就倒吸一口气,“要不是跟四郎说好了来京城,真应该跟大亲家一起往南边走的。”

    林济世跟朱氏,带着栓柱,跟着朱家的人一起往南边去了。南边繁华,没遭什么灾。朱家在南边又有铺子,不愁生计。这才分道扬镳的。

    就算这么多人一起,在路上那也是病的病,伤的伤。

    所以,对于四爷和林雨桐,大家的心里都有了最坏的打算。

    “去北门。”殷老二咬牙道。他就不信,他儿子是个短命鬼。

    硬撑到北门,殷老二就往北门下而去,不用怎么找,就看见‘殷肆’两个字。他的心一下子就放下了。这回头一看,这城外这么多人,该怎么找?

    李剑在城头上,回头叫了一声,“四爷!”

    四爷叫李剑看着城下,就是知道殷家的人会在城下刻字。

    这一叫,四爷两步就夸了过去。

    城下,惶恐无助的四下张望的不是殷老二还能是谁?

    “爹!”四爷叫了一声。

    殷老二抬头往上一看,还以为自己眼花了。这一身官兵的装扮,是四郎吗?

    四爷又叫了一声‘爹’,见殷老二认出了自己,才道:“您等等。晚上!”

    殷老二点点头,往前走了两步,回头见四爷还在,才算放了心。

    夜色慢慢的笼罩了下来,林雨桐也上了墙头。胡大跟众人就道:“不用等到子时,叫家里人多受罪。现在就来吧。”

    “下面凶险,我们下去。劳烦各位在上面接应着。”四爷说着,就将十两的金锭子扔给胡大,“这是兄弟们的辛苦钱。”

    “你这是骂咱们呢。”胡大就要推脱。

    林雨桐就道:“大哥拿着吧。大家都有家小要养。如今天冷,粮食又涨价。再说了,还得往上孝敬呢。”

    胡大呵呵一笑,“行!咱们手里的家伙也不是吃闲饭的。”说着,一挥手,墙头上就照的灯火通明。然后十个人的弓箭就都上了弦,有人敢动,就射下去。

    林雨桐这才和四爷上了竹筐,由王五五个人拉着绳索,往下放。

    殷老二带着两家人已经往这边走了过来。

    金氏看着自家闺女手里又是弓箭又是刀枪的,眼泪直往下掉。能活下来的,谁没伤过人啊。

    林雨桐下来,见两家人都聚在一起,心就放下了,赶紧先让女人进竹筐,“回家再说话,快走!”

    竹筐被拉了上去,还有人不要命的往前走,城墙上的箭就射了下来。

    林雨桐和四爷再不客气,连着击杀了四五个人,才止住这些人的脚步。

    身后,竹筐再一次放下来,林家父子三个被拉了上去。第三次,才轮到殷老二和殷大郎。

    林雨桐和四爷,最后才上去。

    等两人上去,王五他们已经将人接到家里去了。

    四爷对胡大等人拱手,“今晚就偏劳各位兄弟了。”

    等林雨桐和四爷回来,前院的花厅里,众人已经将一大盆的小米粥喝了个精光。可见饿了多久。

    “久饿不能饱食。”林济仁劝住众人,吃这些就行了。

    钱氏拉着四爷的看,金氏拉着林雨桐细看,“还好,你们没事。”

    林雨桐看两家人精神萎靡。就赶紧道:“有热水,都去洗洗。房里的炕都烧热乎了,衣服在炕头上。”

    两人将内院的正房腾出来给殷老二和钱氏住。北边的小跨院给了殷大郎两口子。南边的小跨院,自己跟四爷住。

    紧挨着小跨院的厢房给了林济仁和金氏。林家的两个哥哥,都没成亲,被四爷安置在了前院的厢房里。

    得知林大伯去了南边,往金陵去了。林雨桐也就放心了。

    虽然病的病,伤的伤,但好歹都活下来了。

    第二天,都已经日上三竿了,殷老二才猛地坐起来。身下是热炕,身上是厚实的棉布被子。哑巴婆娘干干净净的躺在身边,还打着呼噜。抬眼看去,屋子里都是黑漆的家具,□□都齐全。

    猛然想起,昨晚给自己打热水的孩子,叫自己‘老太爷’。

    这怎么就成了老太爷了。自己今年才四十岁吧。正当年呢。

    关键是自己怎么有了这么一个尊贵的称呼?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