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6章 寒门贵子(20)一更
    寒门贵子(20)

    “你开价。给的起,我们就上,给不起……”四爷就扔了五两银子上去,“这是给军爷的辛苦费。”

    大胡子手里举着火把,另一手接住了银锭子。掂量了一下才又打量了四爷一眼,“成!是个会办事,懂规矩的。”然后将视线落在林雨桐几人身上,“六个壮年,一个女人一个孩子。算七个壮年。兄弟也不多要,一百两,马上就上去。”

    林雨桐塞给四爷两个小黄鱼,都是五两的足金。一共十两。再加上成色绝对上等,兑换成银,能兑换一百二十两左右。

    四爷顺手向上一抛,“接好喽。”

    大胡子伸手一捞,就着光线一看,心里就一惊。这绝对不是小户人家能拿出来的东西。他也不深问,拿钱办事,就是这么简单直接。他看了四爷一眼,“成!兄弟办事讲究,咱也不为难。”说着,火把晃了晃,林雨桐数了一下,这火把晃动了七下。

    四爷就回头对程峰道:“上来,我背你。”然后看向林雨桐。

    林雨桐点头,“我没问题。”自己的力量不足,但是技巧过硬。没有任何问题。

    四爷又看向王五他们,这几个都是大小伙子,到了要命的时候,潜能都是无限的。几人忙点头,表示没有问题。

    城墙上缓缓的放下七根绳索。可是绳索还没下来,人群中,就迅速冲上来几十个壮年来。

    而城墙上,只管数人数,才不管拉上去的是谁呢。

    四爷和林雨桐的袖箭就射了出去,瞬间就有人惨呼一声。

    众人的脚步一下子就顿了一下。

    这个时候,绳索也下来了。

    几人抓住绳索往上就爬,林雨桐的脚却被人狠狠的拽住了。也许是觉得自己是一个女人吧。林雨桐也不客气,袖子里的药粉就撒了出去。那人惨叫一声,然后满地打滚。

    那个一直站在吊篮里的大胡子,就不由的多看了林雨桐一眼,小小巧巧的,没想到还有这样神鬼莫测的本事。

    而林雨桐也是有意识的露了一手出来。有时候,兵和匪并没有什么明显的界限。自家已经漏财了,若不出手震慑,上去了也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她可以动用很多武器杀了那个人,但她偏偏选择了□□。就是要叫这些人打心里畏惧。

    四爷背着程峰,林雨桐其实一直在四爷的稍下方断后。直到上了一半,下面的人再也无可奈何,这才加快了速度。

    等林雨桐到了顶上,四爷伸手一拉,她顺利的落在地上。周围每隔一段,就有一个举着火把的人。林雨桐打眼数了一下,整整十个。

    这些人今晚上一人赚了十两银子,算是走了运了。

    那大胡子最后才上来,看着四爷和林雨桐就笑道:“还真是看不出来,两位还真是真人不露相。”他挑了大拇指,“本事了得。在军中都是少有的。”

    四爷拱手,“过奖了。”

    “我叫胡大。就一直在北门当值。兄弟以后有事,只管找我。”胡大指了指下去的通道,对四爷道。

    四爷就低声道:“好!肯定有用得到胡大哥的地方。不过,不会亏待各位兄弟就是了。”

    胡大忙笑道:“我就喜欢跟讲究的人打交道。”

    四爷这才拱手,拉了林雨桐,带着几个人往城墙下走。

    “就这么放走了?”有人趴在胡大的耳边道。

    胡大一笑,“这人别得罪,手段辣着呢。包括那个看着不大的小姑娘,都是狠角色。”他指了指城墙下,“明儿你看一看城墙下的尸首就知道了。别惹事,要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那人这才点头,胡大是出了名的会识人,长了一双好招子。他的话,大家都服。

    而四爷站在城墙下,往上看了看。这里还真得再来。以现在的情形看,殷家和林家就算赶到了京城,只怕也进不来。他需要在城墙上,想办法将自家的人给迎进来。

    京城的格局,殷老二讲过,就是‘东富西贵、南贱北贫’。

    正因为北边最穷,而人员又没有南城那边的复杂。所以,他才将地点见面的地方安置在了城北。

    往前走,就有数不清的窄小的胡同。走了半天,才在一条小胡同边上,看到了一个挂着‘客栈’两个字的灯笼。门都是那种上门板的门,只留着一个能容一个人进出的格挡。里面亮着昏暗的灯光,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用手支着下巴打瞌睡。

    陈宏走上前去,敲了敲门。他是五个小伙子里面最活泛的一个,据说以前在镇子上当过酒楼的伙计。

    就见那店小二马上醒了过来,抬头一看,就赶紧道:“客官,几位?”

    探出头,一看这么些人,就有点瑟缩。

    “我们家爷和少奶奶要住店。”陈宏看了那店小二一眼,“劳烦你把门再开一扇。”

    “你们人多,我们就一间房了。”那店小二道。

    周剑接话道:“无妨,我们主子有地住就成。我们在大堂里跟小二哥作伴。”

    那店小二见又是女人又是孩子的,倒放心了一些,将门打开。这店很小,只有两间通铺,一间上房。再就是大堂。

    “这是我自己的家改的。有钱人谁上咱们这……”店小二解释了一句,又觉得失言,赔笑道:“小的不是说您二位贵人。”

    四爷摆摆手,就带着林雨桐进了上房。林雨桐留了一两银子给店小二,“有吃的喝的,就给他们上一份,不拘什么,能填饱就行。”

    所谓的上房,就是一张木板床,一床被褥。一个方桌,上面一个茶壶。再没有其他的东西。

    但就算这样,两人也都很满意。有多少天没伸直了,躺一躺了。

    这房间一点也不隔音。外面还能听见厨房烧火的声音,以及程峰压抑着兴奋的喊着,“有面条吃了。”

    “明天,先买房子,然后上下打点一下,在京城落户。”四爷低声道。

    这样才不算是流民,不担心被赶出京城。

    林雨桐点头,“这里离北门近,要不就在这里安家,不引人注意。”

    四爷点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

    两人放松了身体,一直挨到天亮,才起身。

    外面小二已经将粥熬好了,桌上除了粥就只有一叠酱菜。

    四爷和林雨桐坐下,程峰王五几人在另一张桌子上。

    吃饭的时候,四爷就跟店小二打听,“附近可有往出卖的宅子?”

    那店小二愣了一下,才道:“有是有,就是……客官带着下人,房子想必小了就不行。这一片,大屋子还真不多。”

    不多就是还有。

    四爷就道:“价钱上好说。”

    那店小二这才道:“最大的就是靠近北门的……”

    那就更好了。

    林雨桐也朝店小二看去,“可是人家不卖?”

    “那家……人家都说是风水不好。”店小二为难的道,“主人都跑到城南租房子住了。”

    四爷就皱眉,“我们也都算是命硬的,不怕。”命不硬的,都撑不到现在。

    王五几人也都心有戚戚。能在京城有个容身的地方就不错了,还管什么风水不风水。鬼宅都敢住。

    林雨桐又拿了一两银子,“那就烦请小二哥,给咱们将房主找来。”

    那店小二拿了银子,又去厨房拿了一个窝窝头,转身出门将窝窝头给路边的小乞丐,说了几句话,就又回来了。

    看来是叫小乞丐给传信去了。

    等人还需要半天的时间,因为通铺的客人天不亮就走了,通铺就空了下来,店小二请王五他们进去休息。

    四爷就点头,“从城南到城北,半天的时间呢。你们睡一觉去。”

    而林雨桐和四爷在在附近转了转。京城大门封住了,小老百姓的日子也更难过了。米价粮价也跟着上涨。两人越看,就越觉得忧心。

    等到半上午,两人回到客栈,店小二正跟一个四十多岁,留着短须的男人说话。

    这应该就是房主。

    一行人跟着房主,重新回到北门。北门口子,路东的第一家,就是了。

    说实话,站在城墙上,就能看到院子里的情形。这种地方作为住家,谁住谁糟心。要是家里有个女眷,还不得被楼上那些恶汉子给看的吓出病来。

    所以说,这地方风水不好,倒也不算是瞎说。

    连四爷都忍不住皱了眉头。谁也不愿意自家的生活,在别人的监视之下吧。

    林雨桐站在院子里,用手指作为参照物比划了一下,就轻声对四爷道:“也无妨,加两个阁楼,只要尺寸合适,就正好能挡住上面的视线。”

    对于数学系高材生的计算,四爷不怀疑。

    这房子是青砖大瓦房,也就建起来五六年的样子,还是新的。院子又足够宽敞,还是两进的。都是正房,带着厢房。第二进还带了小跨院。刚进门的前面有倒座房,二进院子的后面又有后座房,这都是给奴仆丫头住的。更是带着马厩,也就尤为难得了。

    林雨桐对四爷点点头,四爷扭头看房主,“你打算卖多少银子?”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