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7章 寒门贵子(11)二更
    寒门贵子(11)

    林雨桐心里什么都清楚,但面上却必须得不谙世事,得糊涂着。

    原主就是个被家里娇宠着长大的姑娘。要是嫁的远,娘家人半年都见不上一面,那么到夫家以后,怎么折腾都行。可是悲催的,娘家跟夫家就隔着河住着,什么风声听不见。要是性情大变试试?她可不想尝试着被火烧死。就连三郎这个二世祖,都知道收敛自己的性情,没道理自己能王霸之气横溢。找死呢?谁比谁傻了?

    当初出嫁,娘家爹妈都不敢给带银子出来,就怕被人给糊弄了,就知道这姑娘的性情如何。

    所以,她现在就是个腼腆的,害羞的,见人就低头羞涩一笑的小媳妇儿。

    家里长辈说话,她不会主动去捡话题。

    活了几辈子,要是连自保都学不会,那也就是白活了。

    晚上回去,她和四爷才能摘了一天的伪装。躺在被窝里,才能在彼此的耳边说点私房话。

    林雨桐今儿把炕烧起来了,这会子倒也暖和,“我看了,老太太动心了。”

    四爷就‘嗯’了一声,“已经跟范家牵扯上了,就不能再继续往深了牵扯。神仙打架,小鬼遭殃的事,多了去了。”

    不知不觉成了被牵连的炮灰,就才叫悲剧呢。

    林雨桐小声问道:“能不能分家?”

    “殷家整个宗族里,就没有老人健在,兄弟分家的先例。”四爷叹了一声,“要不然,以……爹的性子,早就闹腾的分了,还能等到现在?”

    这倒也是。

    大房不劳作,二房能闹腾,三房也是不肯吃亏的。能分家,早就分了,还能等到现在?

    四爷又道:“殷家的祠堂里,有官府赐的一块牌匾,给了‘大孝’二字。就是因为一家子儿孙侍奉老人坚持不分家的缘故。”

    所以,为了维持大孝之家,殷家只要老人还健在,就不兴分家。

    谁敢提分家,就是不孝,就是触犯了族规。严重者,是要被逐出宗族的。

    一个连宗族都容不下的人,可以说这天下就再无他的立锥之地了。除非隐姓埋名或是上山成了山大王。

    林雨桐也就理解了为什么殷老二在家里变着花样的跟老太太折腾,就是绝对不提分家的事。

    这个消息叫两人有点沉闷。

    四爷拍了拍林雨桐,“也不是绝对没有办法,只是这得需要时间。”

    这也是叫人无奈的事。

    林雨桐转移话题道:“范氏这性子,可见这位县尉,只怕品性也好不到哪里去。”

    四爷呵呵一笑,有些意味深长的道:“那你还真猜错了。爷今儿还真打听了。谁提起范县尉不夸一声好。”

    原来,这范县尉最大的名声,就是知恩重情。

    这范家收留了他,把他当成养子一般养大。供读书。这人也颇有几分本事,还真给中了进士。虽然只是同进士。

    同进士出身,就算有人提拔,做官做到五六品,就算是顶了天了。

    能四处钻营,想办法补缺又回到顺平县,绝对算的上是一个人才。天高皇帝远,土皇帝逍遥自在啊。

    做了官,也没有因为赘婿的身份而抛弃范家的女儿。依然孝顺老人。

    可这老两口也是没运道,才没享几天福,就都病倒了。一个半身不遂,口不能言。一个是糊里糊涂,半疯半傻。

    大家都说这是贱命架不住贵人。

    可这范县尉比之前还更孝顺俩老人,就算在县城,也将两老带上,亲自奉养,伺候茶饭。谁不赞一声知恩图报。要知道久病床前无孝子啊。养子兼女婿能做到这份上,没什么可指摘的。

    老两口一病,紧跟着,范家的闺女也劳累过度,一病不起,半年不到,就病死了。连个一儿半女都没留下。

    范家的族人劝着范县尉续娶一房妻室,也好给范家这一房留个血脉。

    范县尉说什么都不答应,坚决将正妻之位留给了原配。还从范家宗族里过继了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到原配名下,当做嫡子教养。谁知道这孩子命也不好,才过了几天好日子,愣是吃枣的时候被噎死了。

    范家族长族老一起出面,硬是压着范县尉纳了妾室。如今,范家有五位姨娘,都是跟范家族人沾亲带故的。

    如今,范县尉子女繁茂,六子七女。

    前两年,他才将长子记在嫡妻名下,作了嫡子。

    而他,依旧留着原配的住处,时不时的去吊念缅怀一番。两位老人现在还健在,都是范县尉亲自伺候。

    这事,顺平县没有不知道的。

    可林雨桐却听的冷汗淋漓。这人,只怕还真是个人面兽心的畜生呢。

    两位老人为什么病的病,糊涂的糊涂?要不是父母丧,要守孝。只怕这老两口的命早就丢了。

    没了两位老人看着,那原配可不就让她怎么死,她就得怎么死吗?

    还是这范氏一族。本来,这族里哪家要是没有子嗣,都该是要从族里过继的。要是不过继,将来这产业就会收回族里。可范家这老两口偏偏不给族里占便宜的机会,给自家的闺女招赘了。这不是把族里的人都给得罪了吗?

    一方面,这族人对这家的老两口没好感,另一方面,他们既畏惧范县尉的淫威,又想借机巴结上这么一位实权的人物。

    所以,两方相互有了默契,可以称得上是狼狈为奸。导演了一出好戏。

    什么过继给范县尉当嫡子。只怕那个无辜的孩子,家里也不少产业吧。范县尉为了名声,而范家宗族是为了谋夺别人的家产。

    范县尉的妾室,更是跟范家族人都扯不开关系。

    范家宗族也算是彻底的上了范县尉的船。

    一个赘婿,能得到范家整个宗族的认可,成了他坚实的后盾。为这个狼子披上了纯孝重情的外衣。

    其恶毒,其狠辣,其无耻,是林雨桐前所未见过的。

    这些掩人耳目的把戏,能骗得别人,却瞒不过她跟四爷的眼睛。

    这世上应该也不是没人怀疑过,可还是那句话,没证据。

    又有宗族做靠山,就更不能轻易搬得动了。

    宗族对族人那是可以动私刑,甚至处死的。朝廷律法屡禁不止,就知道宗族力量的强大。比如浸猪笼,这样的事,一直到解放后,很多落后的地方还存在。可见这样的陋习有多根深蒂固。

    “爷,这个人不能留。”林雨桐轻声的道。不说什么行侠仗义的话,就只因为两家姻亲,不被这货拖累,也绝对不能留他。

    四爷点点头,“不留他!”他的声音很淡,但林雨桐却听出了坚决的味道。

    两人要是知道,三郎此刻躺在床上,也在琢磨着怎么才能搬开范县尉这个绊脚石,也不知道会作何感想。虽然动机不同,但是至少这一次,目标却是一致的。

    以一个升斗小民的身份,扳倒一个地方官,何等艰难?民告官,先得打二十大板,才问因由。不用的时候,从来不知道古代的律法这么操蛋。

    随后这几天,林雨桐是一边忙着收庄稼,一边想着怎么能将那混蛋了结了。

    要杀了他,办法有的是。不管是毒杀,还是用□□远程击杀了他。

    都不是办不到。

    但是,范县尉死的不明不白以后,其余助纣为虐的人呢?还不是一样逍遥法外。

    范家的家产被儿孙们瓜分。

    可那可怜的两个老人,该交给谁来奉养呢?

    四爷笑道:“这都不是正道。想要搬开他,咱们不是最急切的,还有人比咱们更想要了对方的命……”

    “县令!”林雨桐脑子里瞬间就跳出一个词,那就是‘借刀杀人’。

    “不急!慢慢来。”四爷笑的十分笃定。

    秋收完,林雨桐那五亩地,交了税以后,就剩下九百多斤粮食。这要磨成粉,还得有损耗。估计也就刚刚够四爷跟自己的口粮。

    这天吃饭,老太太看了林雨桐,就道:“听说你们那屋子盘了炉子?”

    这都多少天的事了,现在才问。

    林雨桐马上明白老太太想干什么。这是没办法占自己的粮食,就不想叫自己跟四爷在家里吃饭了。

    这事她一点也不反对。于是压了压钱氏的手,这才道:“是啊,烧点热水。放心,我没用家里的柴火。五亩地的秸秆够烧了。”

    老太太嗯了一声,“既然有炉子,那你们两口子就在自己屋里吃吧。”

    话音一落,殷老二就道:“您这是要给我们分家啊?这可不行!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不孝顺呢,是吧?大哥。”

    他才不单提自家的儿子呢。

    “分什么家?”老太太回头道:“以后,都在各家的屋子里做。省的说我不给你们吃不给你们喝。每天早上,都过来领粮食。看你们能吃出什么花来?”

    林雨桐就惊叹,老太太这不光是为了省自家这两人的口粮。这还是要把各家的私房往外掏啊。给的粮食肯定不够,那怎么办?除了自己把私房拿出来贴补,还能有什么办法。

    范氏就先道:“奶,这个办法好。相公前两天还说给您老买个丫头伺候呢。有丫头做饭,我们这些晚辈也能放心。”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