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6章 寒门贵子(10)一更
    寒门贵子(10)

    三郎呵呵的笑了两声,没有往深了说。只敷衍的道:“行了,别异想天开了。”他朝外面看了一眼,不敢想象跟这个女人搬出去自己会过什么日子,就道,“一大家子住在一处挺好的。这么多人供养了我,我不能昧良心。这样的事,是私德有亏。以后叫人翻出来,哪里还有前程可言?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要是不习惯,过两天给奶还有你,买了小丫头使唤。”

    他看着外面热闹的庭院,觉得只有在这么多人眼皮底下,自己才是安全的。要跟这个女人住到外面,以她这样的心性,还有她那个得罪不起的爹。自己这一辈子,才算真是掉到井里了。

    他自己也知道自己就是个混账,但是混账也是有底线的。在夜店里,见到十几岁未成年的姑娘,他会多给点小费叫她回家,但坚决不碰这样的小姑娘。人家骂他假慈悲好,人傻钱多也罢。他都坚守这样的底线。

    他也确实是好色。但却从未对女人用强。自己看上了,先得用软功夫跟她泡,也就是所谓的追求。有看上自己的钱的,那大家玩玩,玩腻了,钱货两讫。谁也别说占便宜吃亏这样的话。

    要是对方拒绝自己的追求,那么他还是有骨气的,也先算是欣赏这种不爱钱的女人,绝对不会再去骚扰。更干不出坏人名声的事。

    至于下药害人,设圈套害人,但凡跟这种坏到黑心没人性沾边的,他长了二十多年了,也从来没有干过。当然了,常在那些藏污纳垢的地方,打交道的又都不是什么正人。肯定是见过听过的。但自己若是真知道了谁是这样的人,第一反应就是敬而远之,然后不动声色的慢慢疏远。

    而今天,这宋氏,叫他有了一种想要逃离的冲动。

    自家老爸说过,找老婆不一定要好看。所以,他没有因为对方的长相生出过逃离的心思。自家老妈就长得一般。可两人还不是生了自己。老爸在外面不干净,但也还是会按时回家。老爸外面那些女人他也见识过,也有那种女人想把父子两人通吃的。他也着过道。但那种的坏跟这样的毒辣还是不一样的。

    他看着外面,老爷子正在将篓子挨个的整修,老太太搬个板凳在一边纳鞋底。隔着院子,可以望见自家那便宜爹正在窗下读书。

    他的心神放松了一瞬。在这里,他至少是安全的。

    但松了一口气的一瞬间,他又升起了一股子不甘。

    凭什么?凭什么人家到了古代,不是为皇为帝,就是出将入相。哪个美人见了不折腰。

    怎么偏偏自己,就拿一个女人没办法呢?

    不就是一个县尉爹吗?

    若没有了这个爹,还不是想休就休了。

    他的心里升起一股子戾气。

    而范氏站在三郎的身后,刚好看到从厨房里出来洗菜的小何氏。不由看向三郎的眼神有点冷。原来他不想离开这个院子,是因为这个贱人。

    她的拳头慢慢的握紧,你不想出去住,我还真就偏偏要出去住。

    三郎扭头,范氏马上扬起笑脸。夫妻两个相视一笑,谁也不知道对方心里打的什么主意。

    林雨桐的嫁妆田里,种的全都是玉米。林家没用林雨桐和四爷去收,已经雇了短工,给林雨桐将玉米棒子给运到村里的大场上了。

    这场院就在村头,边上就是里正家的宅院。家家户户,在这场院上都有一块属于自己的晾晒庄稼的地方。

    殷老二直接从殷家划了一小块给林雨桐,棒子就倒在这里。

    四爷去田里招呼,林雨桐就在场院上,用剥下来的玉米皮编了两个能坐人的草垫子。然后坐上去继续给玉米扒皮。

    紧挨的是殷家的玉米,老太太带着女人,也急着给玉米剥皮呢。

    不过老太太见了林雨桐爱答不理的,林雨桐也只埋头干活,井水不犯河水。

    殷家如今只剩下六十亩地,却有二十口人。一人平均只有三亩地。交了赋税,剩下的口粮也就勉强能填饱肚子。要是供养读书人,那还真有点困难。

    尤其是今年娶了三个媳妇,花光了家里积蓄。如今家里剩下的,大概也就是早前给殷幼娘准备的嫁妆和三郎之前拿回来的二十两银子。

    其实有着二十两银子的日常花销,不用买粮食瓜菜的前提下,一大家子过两三年的日子是够的。油盐酱醋,人情往来,花不了几个钱。再说了,家里也不是年年都要添衣置袜的。大部分人家可能还不如殷家呢。

    可老太太心高啊,供不出个秀才肯定是不服气的。老爷子呢,估计心里也有不甘吧。花了那么大的代价,怎么能半途而废呢。要真是这样,这些年的辛苦不是白费了。

    不过好在,如今三郎成了县尉的女婿,有老丈人和媳妇帮衬,家里也轻松不少。

    老太太想起范氏,脸上的神色才松了松。林家虽然不错,但到底不能跟官家比。这么想着,不由的朝林雨桐不屑的瞥了一眼。

    有病吧!

    林雨桐没搭理她。别说是瞪一眼,就是老太太这会子指着鼻子骂她,她都得受着。

    这大庭广众的,不孝的罪名,她担不起。

    正说着,就听见不知道谁喊了一声,“这不是三郎家的媳妇么?”

    林雨桐抬头,就见范氏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

    她生的不白,偏偏要敷上□□。在房间里,光鲜暗淡,还显不出别扭来,可这走到太阳底下,就实在是太显眼了。

    小何氏又‘噗嗤’的笑了一声,嘴里嘟囔了一句,“丑人多作怪。”这样的长相,就算是嫁的男人再好,她笼络不住男人的心,有什么用啊。

    范氏到了近前,仿若没听见小何氏的嘲笑一般。

    只坐在老太太身边的树根上,随手拿了一根棒子帮忙。

    “你回去吧,这里用不上你。”老太太心里满意,嘴上却客气道。

    “没事,我来搭把手。”范氏拿着一根棒子跟绣花似得,翘着兰花指一点一点的剥。

    小何氏瞟了一眼,“小心那棒子里钻出个虫儿……”

    范氏一下子就失手扔了棒子,“二嫂你何苦吓我。”说着,就嗔了一眼。

    小何氏撇嘴道:“咱们这庄稼活,可不归你这少奶奶做。”

    “二嫂这是打我的脸呢。”范氏抿嘴一笑,“我跟二嫂如今还不是一样。即便相公他日中举,难道还能忘本?不过,话又说回来,男人家读书上进,女人家也不过是凭个夫贵妻荣罢了。”说着,就又小声对小何氏打趣道:“二嫂如今算是晚了,不过二嫂下面不也有妹妹。找个官宦人家,也就是了。”

    小何氏满面通红,以为范氏在挤兑她,就道:“门当户对!好门户三弟妹都攀不上,更何况我们……”

    “哎呦!二嫂多心了。”范氏连忙挡住嘴道,“我真不是那个意思。”她叹了一声,才高声对众人道:“我是回门的时候,听我爹提了一句,知州大人家的二公子要找一个八字相合的姑娘婚配,倒是不论出身门第……”

    林雨桐就看了一眼范氏,这才是这女人今儿跑出来的缘故吧。

    勾的人不由的不动心。

    知州府是个什么门第,在小老百姓眼里,那就是个只能膜拜,不敢妄想的地方。谁家的丫头小子能卖进去当丫鬟小厮,那都是一件值得吹嘘的事情。

    如今,竟然有幸能成为知州老爷的亲家!哎呦,我的老天爷,这可真是想都不敢想的事。

    老太太的手都抖了起来。

    小何氏也是一愣,继而就道:“这是哄人呢?平白无故的,哪里有这样的好事。那位二公子,可是有什么不足?”

    这话一出,众人心里就‘咯噔’一下。

    可不是嘛,好好的,谁会找一个乡下的丫头。

    范氏就笑道:“人家知州家,就算是公子有这样那样的不好,愿意送上去巴结的难道没有。不过嘛,富贵人家,孩子都养的娇气。七八岁还好几个奶娘抱着不下地,还离不得奶娘的公子小姐,多的是。但还是那话,凭他什么人参鹿茸,人家吃的起。不过是家里的老人的一些见识,觉得这样的人命贵,需得一个穷苦人家出身的,压一压。”

    大家都是这样认知的,穷苦人家,命贱,命硬。

    这样的说辞,倒是叫人更信了几分。

    林雨桐心里却翻了一个个,这范县尉想巴结冯知州,那也就是说,他觉得冯知州能护得住他。那么,这冯知州跟现在这位县太爷,估计不是同一个阵营里的。要是知县出身显贵,那么敢跟这样出身的人硬抗,这冯知州,出身只怕也是不低吧。

    有点意思了。

    这么琢磨着,林雨桐就朝另一边看去,就钱氏对着她摇摇头,不叫她掺和。

    林雨桐还真不知道这位冯公子身上到底有什么毛病,想掺和也掺和不着啊。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