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1章 寒门贵子(5)三更
    寒门贵子(5)

    金氏点了点林雨桐的额头,“傻闺女,事不是那么做的。”

    说着,将俩南瓜装了起来。又指着炕上的东西,“茶叶,点心,酒水,水果,这四样,一点都没少。你们进村的时候,就大大方方的叫人看。值不了多少银子,但是事得做的叫人无可指摘。”

    林雨桐也不过是不想拿林家的东西,想着一会子买点东西直接给公公婆婆,叫他们看着处置就行。既然金氏这么说,林雨桐也就一笑。

    金氏一个孤女,能在逃难的过程中,没被人给吃了,给卖了。能一路安全的到了这里。本身就不可能是个性子软的人。没有娘家,还能在夫家立足,那么,她自身就是一个特别有智慧的人。

    告别的时候,老秀才又塞给了四爷几本书,“念完了,就拿过来,我给你换。到时候还要考考你的。你现在读书,还来得及……”

    林雨桐愕然,四爷怎么把老爷子给糊弄住了,还一副教他读书的样子。

    金氏都恼了,您老人家读书读的败光了家业,这会子还撺掇女婿念书,这日子还过不过了。

    她拽了拽林济仁的袖口,叫他说话。

    林济仁尴尬的咳嗽一声,“时间不早了,叫俩孩子回去吧。太晚了,亲家该有意见了。”

    林有才哼了一声,白胡子一抖一抖的,“改天,我亲自登门跟殷家说说,不能顾着一个,糟践了另一个好苗子。”

    这下金氏就不说话了,殷家偏心大房,自家闺女吃亏。老爷子上门去闹一闹,没什么不好。

    四爷眼里就有了笑意,没枉费今儿在这里陪着老秀才说了大半天的话。

    自己就算是学识满腹,也得有个出处啊。老秀才学问不行,但是不代表叫教不出一个出类拔萃的弟子来。

    他郑重的给老爷子致谢。林雨桐也笑嘻嘻的道:“下次回来,给您老人家做小酥肉。”

    老秀才胡子一翘,淡淡的哼了一声。

    林大郎和林二郎将林雨桐和四爷送到了桥边,就停了下来。

    “常回来。”林大郎叮咛道:“馋肉了就回来吃顿饭。打个转的功夫。”

    林雨桐应了一声,就从两人手里接了东西,过桥进了河东村。

    村口有人聚在一起,说着等两天地里干了,就能秋收的话。

    见林雨桐和四爷回来,不免都打招呼。这一个村住的都是族人,谁家不知道谁家的情形啊。

    四爷手里的东西,一目了然。

    就有人赞,“这林郎中家,是个讲究的人家。”

    林雨桐就笑着客气。

    等到了没人的地方,林雨桐小声问四爷,“想科举?”

    四爷点头,“没社会地位,连银子都守不住。你想叫孩子们一人百十来亩地,过小地主的日子?”

    当然不!

    四爷就道:“做不做官,这都是以后的后话了,但是没有功名,见人就跪,这日子……”

    林雨桐叹了一声,又问道;“这四郎……以前识字?”

    四爷点头,“以前,族里有族学。殷四郎放牛的时候,就在族学的边上,偷师学的。这个,满村里的人都知道。为偷师不好好放牛这事,还狠狠的被老太太打了一顿。”

    原来如此。

    一个打小就好学,如今又有人指导,那么就算有点学问,别人也不会感到好突兀。

    两人一路上都想着科举的事呢。谁知道刚进院子,就被扔过来一个大雷。

    “……相公真是了不起。今儿府上设宴,都是咱们县里有大学问的人。”范氏站在院子里,兴奋的道:“结果相公在宴会上,看着池塘里的鹅,做出了一首好诗。”

    “什么好诗?”老太太急不可耐,“快念念……”

    范氏就越发高声道:“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说着,她就笑,“当时满座皆惊。谁不赞相公一声少年天才……”

    她再说了什么,林雨桐没心思听了。

    满脑子都是:我靠!我靠!我靠靠靠!

    四爷捏了捏林雨桐的手,林雨桐才收敛神色。见老太太兴奋的拉着范氏说话,两人直接拿着东西进了二房住的厢房。

    殷老二正在生气,钱氏就拿白眼不停的翻他。

    “不就是做了一首诗吗?”殷老二嘟囔道,“我儿子要是上学,也能作诗。什么了不起的玩意。还不是一大家子花银子喂出来的……”

    林雨桐心说,还真不是。人家那是自带穿越光环啊。

    钱氏先看见两人,就‘啊’了一声。

    林雨桐将东西递过去,“娘!我看老太太忙着呢。东西您收着吧。”

    四爷就坐过去,将茶叶直接开了瓶,给便宜爹泡茶喝。

    殷老二一看东西,就知道不便宜。“不该收你老丈人家的东西。”说着,又小声道,“这东西,加上偷偷给你媳妇的钱,老林家赔到家了。”说着,又有些自得,“别看给你成亲,时间仓促,但这人选也是千挑万选的。不疼闺女的人家,不能结亲。疼闺女了,就有人在后面帮衬你了。傻儿子,人的脸皮要不要的不要紧,关键是得得了实实在在的好处啊。”

    四爷将茶递过去,笑着听着,至于听不听得进去,就没人能看出来了。

    钱氏将茶叶和酒留下了,点心和水果直接给林雨桐,然后指了指他们的屋子方向,这是叫林雨桐把东西拿回去自己吃。

    林雨桐赶紧把吃的也顺便放进柜子里,“您收着,我们想吃了,就来跟娘要。”

    钱氏就抬手摸了摸林雨桐的头,看得出来,她很喜欢林雨桐。

    二房这边,父子婆媳相处的挺融洽。外面就响起老太太的声音,“老二媳妇,老三媳妇。二郎媳妇,四郎媳妇。都出来。做饭了。二郎,去镇上割肉,今儿有大喜事,打打牙祭。”

    庆贺三郎做出了好诗,赢得了许多贵人的青眼吧。

    林雨桐撇了撇嘴,跟着钱氏出去了。

    其实她此刻跟四爷一样,正想着这历史到底在哪里转弯了。为什么这么一首诗没出现过呢。

    晚上,做了猪肉炖粉条,汤是鱼头豆腐汤。

    男人们吃的是米饭,女人们吃的是高粱米。

    当然了,殷幼娘和范氏是个例外。

    前天还因为三郎还几乎要寻死的梅氏,这会子笑的十分殷勤。仿若那天的不愉快从来没发生过。不过,她应该不知道三郎的龌龊心思吧。

    如今,她们看中的,是三郎的锦绣的前程。

    范氏的饭不一样,在大家的眼里,也变成了理所当然。夫贵妻荣,有时候就是这么现实。

    一顿饭,林雨桐吃的心不在焉。

    三郎看着桌上的饭菜,隐晦的撇了撇嘴,猪肉炖粉条子,还算是好菜吗?

    跟今儿县尉府里的酒宴比起来,就是猪食。

    当然了,县尉府里的酒宴,在他看来,也就是一桌乡巴佬才吃的大鱼大肉的饭菜。可饿了两天,见了那样的饭菜,竟然也觉得香甜。

    没钱的日子不能过。最要紧的就是赚钱。

    可怎么赚钱?抱歉,他还真不知道。从小到大,他就没赚过一分钱。

    小说倒是看了不少,难道抄袭小说?可那东西光记得情节,写不出文采也没用啊。今儿这诗,还都是幼儿园就学会的,一辈子不带忘了的那种。自己存在脑子里的诗词,也就是小学的时候妈妈非逼着自己背会讨爸爸欢心的。没想到现在成了救命的稻草。

    不靠诗才扬名,要靠什么呢?科举?别逗了。文言文那玩意,它认识咱,咱不认识它。

    能做一个像是柳永那样的,流连于秦楼楚馆的风流才子,引得无数美人追捧,才是自己要走的路。

    他端着碗,想的很远。

    四爷面上没什么表情,这样的饭菜,他也吃的很香甜。他现在最着急的,反倒是要弄到一套史书。而史书,连林家也未必有。

    看来,还得找机会去书店转转。

    消息闭塞的地方,殷四郎的记忆里只知道国号为‘大明’。

    可这个大明,一定不是自己所知道的大明。

    林雨桐默默的将钱氏给自家夹的大肥肉片子咽下去,才要喝口汤解腻。就听见三郎道:“爷奶,我想明天去一趟县城。”

    屋里一下子就又静下来了。去县城啊,出门是要花银子的。

    老爷子放下碗,“三郎啊,快秋收了,等粮食收了,卖了,再去也不迟啊。”

    言下之意,就是家里没钱了。

    殷三郎心里翻了个白眼,“爷,我去是办正事。耽搁不得的。”

    老爷子就点了烟袋,一口一口的抽烟。

    “你这死老头子,孩子有正事,哪里能耽搁?”老太太就道:“三郎能等,人家那些办文会的贵人们,才子秀才,举人老爷们,难道也能等?”

    三郎就赶紧道:“奶,想不到您还有这样的见识。”

    老太太就有些嘚瑟,眉毛都飞起来了。转脸对林老二道:“大郎两口子不是做工去了吗?一会子你去王员外家,将工钱先预支了。别耽搁三郎的大事!”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