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0章 寒门贵子(4)二更
    寒门贵子(4)

    对于这个貌似有些种马趋势的同仁,林雨桐和四爷没有太多的关注。

    这样的人,注定成就有限,不把自己玩死,这不算完。

    林雨桐还没蠢到跟这样的人相认。

    说不得日后,还得更谨慎小心点,省的被他看出了端倪。

    这雨下起来,一直就没停。林雨桐除了按时出去做饭吃饭,剩下的时间,就是坐在炕上给四爷赶紧赶制两身衣服出来。

    天冷了,那身粗布的衣服,一点也不暖和。

    钱氏来了两回,见林雨桐手里的衣服,是给儿子的,就拍了拍林雨桐,转身又给了林雨桐一角银子。只怕,她以为林雨桐手里的细棉布,是林家给的陪嫁。

    林雨桐推了半天,钱氏就瞪眼,然后转身出去了。

    看得出来,她虽然嘴里说不出话,但却是个心里明白的人。

    四爷则忙着将柴火堆下面,没淋湿的半拉子泥坯子拿出来,在自家的小屋里,盘起了土炉灶。得亏那些年在东北的锻炼,他还真是什么都会干一点。有了土炉灶,就能自己烧水了。省的想喝一口热水,都得老太太允许,才能动火。

    费柴火的事,老太太一般不干。

    “等天晴了,咱们自己赶早或是赶晚弄点柴火回来。”四爷看着已经基本成型的土灶,对林雨桐笑道。

    林雨桐看了一眼做的十分粗糙的土灶,就使劲的夸四爷,“真是越发的能干了,除了生孩子,没有爷不会的。”

    “又开始灌*汤了吧。”四爷将不整齐的地方,用泥抹平了。才又回头道:“明天回门,估计家里不会给什么好东西。咱们再另外准备点。”

    “除了布料,别的都不敢动。就是布料都只有青布黑布能用。点心,糖这些,我也不知道外面卖的事什么成色,也不敢随便往出拿。”林雨桐也发愁,“要不,先去一趟镇上,买上几斤肉。”

    “成吧。”四爷直起腰,又往外走,“我先拿几根柴火,将炉子点起来烤着。这湿哒哒的,屋里也不舒服。”

    “上面还不能用锅,省的叫人觉得咱们另开灶了。”林雨桐等四爷将柴火抱来了,就道:“弄一个大瓦罐。”

    日子真是越过越原始了。

    晚上,林雨桐从空间里拿了馒头和肉酱出来,两人饱餐了一顿。肚子才觉得舒服了些。

    这两天下雨,没干活,一家子都吃的是稀的。当然了,据小何氏说,老太太的点心什么的,都给三郎两口子和殷幼娘送去了。人家是饿不着的。

    第二天一早,三个媳妇都得回门了。

    老太太亲自收拾了一篮子白皮的鸡蛋,一篮子山梨,一篮子大红枣,两条大鲤鱼,一个肘子,一坛子酒,叫了马车,将三郎和范氏送出了门。

    而给四爷和林雨桐,收拾了一篮子豆角黄豆,一篮子山楂,一坛子自家做的酒酿,这就算完了。

    林雨桐即便不在乎东西,可也在乎这个脸面啊。

    豆角黄瓜——秋天的,都老了。

    山楂——后山上有的是。野生的。

    酒酿——一把米和水做成的。

    等到小何氏跟二郎这里,就只有一篮子菠菜,一篮子酸枣了。

    菠菜——也可称为秋波,秋天的菠菜。老了,喂猪猪都不好好吃。

    酸枣——漫山遍野的都是。硕大的枣核裹着一层皮。

    小何氏是接过篮子的手都在抖了。这是给气的。

    林雨桐就纳闷了,老太太什么时候弄了这么些野玩意回来的。

    就拿酸枣来说吧,小孩子再嘴馋,都懒的摘的玩意,得亏老太太怎么想的起来。

    刚要出门,殷老二拿着一大包东西过来,“这个给秀才公拿去”

    四爷刚接到手里,就听见老太太喊道:“老二,你把你爹的烟丝全都拿了?”

    殷老二就对四爷低声催促道:“快走!”然后就嬉皮笑脸的回身,对着老太太喊道:“什么烟丝啊?是上次三郎在县城买的吧。我没见啊?”

    睁着眼说瞎话。四十多岁的人一点也不难为情。

    林雨桐跟着四爷都出了门了,还听见老太太哭嚎道:“你个瘪犊子,那东西得值二两银子呢。你给我要回来……”

    林雨桐和四爷不由的加快脚步,等走出一大段了,两人才反应过来,顿时觉得十分好笑。

    身后,小何氏把二郎打的‘啪啪啪’响,“这东西给我家喂猪,猪都不吃。”

    二郎轻声的耻笑一声,“你家穷的有猪吗?好几年都不见猪粪了吧。有这些就行了,当初成亲,你家可是拿了十两银子的彩礼的。”

    自家爹娘辛苦了半辈子,偷偷摸摸就攒下那十两,全都给她家了。十两都够买一个水灵灵的大姑娘了。

    那两人再说了什么,林雨桐和四爷也没听。

    到了镇上,称了两斤五仁的点心。又称了两斤五花肉,这才又返回,往河西村去。

    镇子距离两个村都只有三里路,近便的很。而从殷家到林家,走路也就二十分钟。出了村子就是河,过了河上的桥,就是河西村。林家就在村口位置。

    一个农家的四合院,就是林雨桐的娘家。

    刚过了河,林二郎就等在路边,“可算是等到你们了。”之前就看到妹妹妹夫出村了,可转眼,两人又朝镇子上去了。不过看一路上说说笑笑的样子,想来,相处的还不错。他也没叫,心里也估摸着两人应该是去买回门的东西去了。上老丈人的门,能郑重其事,这本来就是对林家的尊重。他没出声,就在一边看着。两人去的功夫不大,他也没等久了。

    “二哥!”林雨桐先是一愣,继而,才将脑子里的记忆跟人对起来。

    林二郎是一个长相清秀的少年,十六七岁年纪。身上有一股子淡淡的药味。他一直跟着林济仁学医术。

    四爷拱手,“二舅兄。”

    林二郎淡淡的应了一声,“先回家,爹娘都等着呢。”

    事实上,自从小妹出嫁,老娘就病倒了。她是逃难来到河西村,被林家所救,才嫁给林济仁的。这些年日子也算过的和顺。可公公擅自就将小女儿许了人家,半点不征求她的意见。她心里哪里过的去。

    自己怄气把自己给气病了。

    老爷子也有些讪讪的,尤其是这两天,家里的茶饭没人伺候。老太太一天到晚坐在炕上对着他大骂。他自己也觉得有些对不住儿子媳妇。

    家里的气氛叫人觉得压抑。儿子一天到晚不言不语,儿媳妇病的起不来床。孙子们也不到他跟前说话了。

    这种种变化,叫老秀才公说不出的难受和憋屈。

    林雨桐和四爷的到来,这家里才有了几分鲜活气。

    “我挺好的。”林雨桐拉着金氏的手,低声道。她顺便把脉了,只是有点郁结于心罢了。

    说着,就将回门的礼拿出来。

    点心和肉都是新买的。这个不用看。

    只看了老豆角和黄瓜,就叫金氏蹭一下的从炕上坐起来,然后马上下地。“殷家那个老虔婆,最是会看人下菜碟。”新媳妇回门,竟然送老菜帮子,这都什么人啊。

    林济仁掀了帘子进来,“行了!那一篮子山楂,不是挺好吗?留着做药材,有用。”再一看金氏,得!这是怒气上来了,那股子郁气也就没了。身子自然也就好了。

    金氏麻溜的收拾起来,“我给我闺女做饭去。女婿呢?”

    林济世讪讪的道:“爹叫女婿说话呢。”

    金氏哼了一声,撇了撇嘴,催促林雨桐,“跟你奶说会话去。”

    林家的老太太,是个个子娇小的小脚老太太。盘腿坐着,三寸金莲被压在腿下面。林雨桐就不会这么盘腿。

    “委屈你了。”老太太抹着眼泪,摩挲着林雨桐的手。

    林雨桐挺不自在的,“不委屈。日子都是人过出来的。”

    老太太这才点头,“这话有见识。以前,咱们家的家业多大,愣是叫老不死的给败光了。如今这日子,可都是你大伯和你爹一点一点挣出来的。”

    说着,就撩起衣襟,摸了半天,摸出一个小小的银元宝来,“拿着,自己想吃什么就买去。殷家的日子不好过。这才两天,我们家的小娇娇都瘦了。”

    林雨桐哪里好意思拿老太太的体己银子,那都是城里的大伯给老太太的零用钱。

    “孙女有钱,您的钱好好的存着,等将来我哥他们娶了媳妇,您拿钱给曾孙买糖吃。”林雨桐又把银子给老太太放回去。

    不过,吃了饭,林妈又塞给林雨桐两个半两重的银角子,“想吃什么,叫女婿给你买去。别舍不得。花完了,下次娘再给你。”想补贴闺女,又不敢多给银子,怕被人给诓了。一次给一点,估摸着用完的时候,哪怕叫儿子再给送去呢。

    林雨桐这次没办法,只得收下了。反正,总有还回来的时候。

    不过,回去带的礼,是林雨桐自己在林家找的。在后院的南瓜秧子上摘了两个南瓜。就算是完事了。这玩意嫩着的时候包饺子包包子,都好吃。就算是老了,那也是熬粥的好东西。总比那已经进了猪圈的老黄瓜强。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