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9章 寒门贵子(3)一更
    寒门贵子(3)

    可能是因为家里人多的缘故,厨房很大。收拾的倒也干净。

    灶台边上站着了一个三十许岁的妇人,身段婀娜。转过头来嫣然一笑,竟是也有几分风情。

    钱氏挑了一个大拇指给林雨桐看,林雨桐恍然,马上对那妇人福了福身,“是大伯娘吧。”

    梅氏笑了一下,“难为你刚进门,就能看懂你婆婆的意思。我们当了这么些年的妯娌了,我有时候还不明白她比划的是什么呢。”说着,就指了一边箩筐里的菜,“你搭把手,出去洗洗。”

    下雨天出去洗菜,您真是给我安排了一个好活。

    林雨桐还没说话呢,钱氏就一手举着刀,一手将林雨桐往灶前推。意思十分明显,就是叫她烧火的。

    外面冷,烧火是个好活。

    比起大伯母,自然得听婆婆的。

    林雨桐顺势就坐下去了。然后,就看见钱氏一手挥着刀,瞪了梅氏一眼。

    梅氏竟然有些害怕。朝后让了让。

    显然,跟一个哑巴,没办法说道理。要么按照她的安排来,要么她就拿刀跟你讲道理。

    林雨桐突然发现这个家挺有意思的。

    梅氏嘟囔了一句什么,林雨桐也没听清。只专注的生火。都不记得多少年没干这活了,有点手生。火镰打不着火。林雨桐将手伸到灶台底下,偷偷的用打火机点了一下。这才没露馅。

    梅氏看着灶台下迅速燃起的火,轻笑道:“还挺能干。”

    四爷提了水进厨房,倒进水缸里。林雨桐起身看了一眼水缸,“行了,够今天吃就行了。这下雨井水不好,先不急。”然后直接推四爷出去,“回去换衣服去。”下那么大的雨,不得将身上淋湿了。

    “哟,四郎家的媳妇知道疼四郎了。”说着话,外面就有人走了进来,是何氏和小何氏。

    钱氏将四爷往出一推,又指了箩筐里的菜给何氏,就起身淘米去了。

    何氏看了钱氏一眼,却对林雨桐道:“四郎家的,我来烧火,你这样烧太废柴。”

    林雨桐却坐在那里不动窝。仿若未闻。

    这家里就是这样,第一次退了,以后人人都当自己好欺负呢。

    “嘿!这对婆媳,还真是天聋地哑。”何氏说着,就哼了一声,扭身出去了。转身对小何氏道:“怎么不长眼色,眼里没活。还当自己是那不用干活的千金小姐呐。”她倚在厨房的门框上,对梅氏道:“不是我说,大嫂,你也该摆起婆婆的款了。没道理咱们这些长辈都在厨房里忙了,三郎家的媳妇到现在都不起。谁家的媳妇懒成这样。多年的媳妇熬成婆了,以后这厨房的活计,交给几个媳妇干……”

    “我这老婆子,用不起你伺候了还是怎么着。”何氏正说的口沫横飞,一个小脚老太太走了进来,这就是殷家的老太太白氏。

    林雨桐起身行了礼,就又坐回去了。

    白氏矜持的‘嗯’了一声,就掏出钥匙,从一边的柜子里取出三个鸡蛋来,“蒸蛋羹。分三个小碗蒸。”

    一大家子,三小碗蛋羹。

    该给谁吃?

    到了饭桌上就知道了,殷幼娘一碗,三郎和范氏一人一碗,还都是送到他们屋里去的。

    而大家伙吃的,都是稀粥。里面倒是放了不少菜,算是哄了一个水饱。

    吃完早饭,才开始认亲。新媳妇给长辈敬了茶,送上针线,就算是完成了。

    白氏给了一个红封,钱氏也给了一个红封。

    不过,回来拆开一看,白氏给了五文钱。钱氏给了一角银子。

    林雨桐拿着这个有些哭笑不得。

    四爷又从墙角的一个墙缝了,拿出了一个布包,里面放着两串钱。

    “加在一起,连半两银子都不到。”林雨桐拿出一个小匣子,将钱都放进去。

    四爷低声道:“这家里,庙小妖风大,小心的好。再说了,不分家,儿孙们是不允许攒私财的。”

    是啊,除了媳妇的嫁妆。挣的再多,也是这一大家子的。

    有些人家,还哄着媳妇用嫁妆贴补家用呢。

    所以,林家给了林雨桐五亩地,却没带银子过来。田地是大宗,在衙门里过了户的,不是谁想占就能占的。

    这边两人还没怎么说话,外面就听见院子里,白氏又在叫了。

    原来是三郎和范氏出来认亲了。

    “……就是梦魇住了,看见什么都是妖魔鬼怪的样子。”三郎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清越,“这才委屈了娘子。一会家里人到齐了,我当着众人的面,给娘子陪个不是。”

    白氏的声音就传了出来,“你这混账,昨晚叫你媳妇受委屈了、是得好好的赔不是。”

    林雨桐心里一动,这人还真是有些机灵劲。知道范氏的娘家得罪不得。

    进去的时候,就见三郎穿着一身红色的杭绸衣衫,将人衬托的,白玉无瑕一般。

    皮相确实是好。

    而一边的范氏,也不能说丑,小麦色的皮肤,微微有些胖。她站在那里,前后的摇晃。显然,也应该是一双小脚。小脚负担她那样的体重,叫人看着都悬心。

    小何氏就掩着嘴轻声的笑,应该是也觉得范氏的样子,有些滑稽。她自己就是小脚,后来家里的条件不好了,脚也放开了。但到底没有长大多少,比一般人的脚,更秀气些。

    林雨桐心里直念阿弥陀佛,得亏自己是大脚。

    小何氏的笑声不大,但屋里的人都听见了。

    三郎就朝小何氏看了过来。林雨桐明显能从这位三郎的眼里闪过一抹惊艳的光。

    小何氏被三郎这么一看,心里啐了一口,就赶紧低下了头。

    “那是你二嫂子。你不认得她。”老太太瞪了一眼小何氏,“那就是上不得台面的儿破落户,不用搭理她。”

    小何氏顿时脸臊的通红。

    林雨桐暗道:这老太他说话未免也太难听。

    三郎就朝着小何氏作揖,然后对二郎道:“二哥真是好福气。”

    这也正是二郎得意地地方。兄弟三个一天结婚,只有自家媳妇容色最出众,他如何能不得意。

    四爷微微皱了皱眉,这三郎看着礼数周到,可一双眼睛一点都不老实。他身子微微挪了挪,挡住了林雨桐。

    殷老二对着三郎撇撇嘴,暗骂一声斯文败类,就提醒道:“赶紧见礼吧。趁着下雨,刚好养养神。哪里那么多功夫耽搁。”

    对殷老爷子和老太太斥责的眼神,他也视若无睹。

    三郎转身,对着一边正在倒茶的梅氏道:“梅姨也坐吧。”

    这话一出,屋里顿时就静的可怕。

    梅氏的手都在颤抖了,“三郎叫我什么?”

    这么美貌的少妇,叫娘?三郎心里摇头,又不是亲娘,叫什么娘。叫梅姨,已经叫人心里憋屈了。这样的美人,生生长了一辈,他心里不知道怎么可惜呢。

    林雨桐不知道三郎心里的想法。还以为她是不通礼仪呢。

    在现代,不愿意叫后妈做妈,没人会在意,也不会有人说什么。但在现在,继室那是正儿八经的妻子,是所有子女的母亲。一声梅姨,这是当成妾室在叫呢吧。

    梅氏有点摇摇欲坠,带来的两个女儿梅芳和梅香脸色都白了。

    妾跟妻天差地别,妾可以互通买卖。

    可屋里老爷子和老太太偏偏都没有说话。两人都在琢磨三郎这是什么意思?

    三郎的媳妇是县尉家的小姐,让这位官家小姐伺候一个改嫁过来的继室婆婆。这是有些说不过去。

    林雨桐见老太太不时的看一眼范氏,就有点明白她的想法了。婆婆之于媳妇,那是有绝对的管辖权的。就比如王熙凤,那么厉害的一个人,面对邢夫人的训斥,她也得受着。

    所以老太太犹豫,就是怕这是范家的意思。

    “老大,你怎么说?”老爷子将烟袋放下,低声问道。

    梅氏噗通一下跪下,“爹娘,相公……妾身……”

    殷进学看了一眼梅氏,“儿子的事,全凭爹娘做主。”

    一推六二五。

    这不会真的贬妻为妾吧。

    老太太看了一眼梅氏,“你进门也十多年了,至今没给老大添一个儿子……”

    无子,这确实是一个理由。

    三郎终于看出不对来了,但哪里不对,却又说不上来。他只得先伸手扶了梅氏一把,隔着衣服,也觉得这女人真是娇软异常。他笑道:“没什么了不得的大事,梅姨起来说话。有什么想法,咱们以后再说,我们先见礼吧。”

    以后说,就是现在不叫范氏给梅氏敬茶了。大家都是这么理解的。

    梅氏失魂落魄,率先离开了堂屋。

    四爷和林雨桐,也随着殷老二和钱氏出来,随后就回房了。

    “这混蛋,不会是想收集后宫吧。”林雨桐低声问四爷。反正男频的穿越小说差不多都是各类女人收集了一大堆。

    而漂亮的继母,迷人的嫂子,双生子的继妹,全都符合这种变、态的条件……

    可现实中的女人,真的都是那么没脑子吗?

    四爷轻哼一声,“他这是在找死!”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