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4章 那个年月(174)二更
    那个年月(174)

    婆媳俩打了起来,谁都不收手。

    十分钟不到,警察就到了。

    胡田田赶紧过去,“警察同志,我弟弟被人打的住院了……”

    “住口!”王岚一把拽过胡田田,“滚回家去,怎么哪里都有你?”

    警察并未理会其他人,只是问道:“刚才是谁报的警?”

    从护士台走出来一个护士,“是我报的警。”她指了指胡后妈和王岚,“她们在医院打架,我们制止不了。但是病人需要休息,这里需要安静的环境。”

    胡后妈一肚子的火气,她心里拿定主意,顿时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我这么大的年纪了,被儿媳妇打。警察同志,这事你们得管。而且,我孙子被打成重伤,如今就在里面抢救……”

    “没有!”王岚赶紧道:“我儿子是出去玩喝醉了自己摔的。跟其他人不相干。我婆婆想讹诈两个送我儿子来的好心人,我才跟我婆婆起了冲突。我打了人是我不对,我愿意接受处罚。但跟这里的其他人没有任何关系。”

    “妈!”胡田田不能理解的看向王岚,还要说话。

    王岚却不给她说话的机会,一巴掌过去,“你给我闭嘴!你奶奶她是婊、子养大的,她妈是ji女,学的都是见不得人的手段。你要是不想被人看轻,就别学她那一套。”

    胡田田的脸顿时就白了,“你胡说!”

    胡后妈看着王岚吃了她的心都有,有些东西是打死都不想叫人提起的。

    胡田田转身,就看见李阳鄙夷的眼神。

    其实李阳不是鄙夷胡田田,是有些看不起这位老太太。到现在还看不清形势。白活了那么大的岁数。

    刚才警察来的时候,他还真以为胡家报警了。但江淮却小声道:“他们不敢。”

    果真是不敢!

    原来警察是因为护士报警才来的。

    那边怎么处置的,李阳已经不关注了。

    他心里对雨生的出身大概有了一个认识。她的家庭绝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

    “到底怎么回事?”李阳跟着江淮往出走。印家跟胡家明显就认识嘛!

    江淮看了李阳一眼,“那胡承志,是我妈的异母弟弟的儿子。他们家做生意,赔进去了。如今欠了不少债。估计没打好主意,想赖上来,就是为了钱的。”

    胡后妈确实是这么想的。二百多万啊,这在以前,儿子有钱的时候,这点钱都不叫钱。可是现在呢,把家里的钱全都赔上,把房子全都卖了,也凑不出一小半来。这么多钱,自家没有,但胡枫有啊。

    印家的有权有钱,为什么就不能拿出一点,拉拔一下自家。她那段时间不停的给胡枫打电话,就希望她能搭把手。谁知道这前头留下的丫头,还真是个心狠的。电话根本就不接。不光是不接,还把电话线拔了,家里根本就打不通她的电话。她这才想出个无奈的法子。

    印家的孙辈,不就一个孙女吗?小姑娘家见过什么世面,娇生惯养的,根本就不懂世事。随便说点甜言蜜语,也就哄住了。要么戏词上,怎么都是千金小姐跟人私奔呢?

    只要小姑娘铁了心的要跟一个男人,那真是八匹马也拉不回来。

    她娘就是这么说的。她老人家一辈子,最看不上的就是那些千娇百宠,家境良好的女人。说这样人家的女儿,什么心思都不用动,天下最好的东西就有人给捧到眼跟前。这样的人没心眼,好欺骗,三两句好话,对方就恨不能掏出心来。她一直也坚信这一点。当年嫁给孩子他爸的时候,她也是动了心思的。原本有媒人说了一个退过婚的姑娘给孩子他爸。她偷偷的找过去一顿哭诉,结果那傻女人就自己先退了。她觉得,男人长什么样子不重要,有多大的本事也不重要,只要嘴甜会哄人,也一样能过上好日子。这也就是她为什么看不上自家儿媳妇的原因。娘家没一点能为,半点也帮不上儿子,长的好有什么用?她当年可是看到一位副省长家的千金,那姑娘除了矮了一点,胖了一点,黑了一点,其他的都很好嘛。现在人家的男人都已经是一个地级市的市长了,自家儿子呢,欠了一屁股烂账。

    所以,到了孙子身上,她说什么也不能叫他再走他老子的老路。

    雨生那丫头,小的时候,她见过一面。长的不好,一点都不娇俏。女孩子就该有女孩子的样子嘛。田田回来也说了,现在这雨生长的也不好,瘦高型的。这有什么看头,娇小玲珑,凹凸有致的姑娘才算得上好。不过没关系,没人喜欢的姑娘才更好追,一旦追上才会死心塌地。

    只要姑娘死心塌地,印家就是再生气,也得捏着鼻子认了。

    他们家还要脸呢。

    她的打算,江淮没猜到十成,也猜到八成。

    他一解释,李阳就明白了。

    江淮站住脚问李阳,“你是怎么想的?”

    李阳先是愕然,然后才苦笑,“你们家这一关不好过去,我要是将来没有拿得出手的成绩,你们家不会答应的……”

    还算是有自知之明。

    江淮就道:“我妹妹是家里的宝贝,没受过委屈,我们家也能护着她不受委屈。所以,有些事情,想好了再说。要是雨生不好过了,我保证,我能叫不让她好过的人更不好过。”

    这就威胁上了。

    李阳有些无奈,自己到现在不也是只有贼心没有贼胆么?

    他刚要说话,江淮的手机就响了。

    就见江淮苦笑一声,然后接了电话,“三叔?”

    “怎么样了?”四爷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四爷和林雨桐知道的最晚。雨生怕家里大人担心,一直没说。别人还都以为雨生说了,因此,就跑到两茬了。

    要不是印昆打电话说,他已经找了银行方面的人,重新审核胡槐的账目,他都不知道这事。

    江淮将事情跟四爷说了,“……雨生下手有分寸,没往要害的地方打。就是皮外伤,躺几个月的事……”

    “知道了。”四爷的声音低沉,“现在你先回学校,然后带着雨生回家。”

    江淮只能看着已经挂断的电话苦笑,“回去了,我三叔估计得收拾我。”

    雨生就校门口等着两人呢。

    江淮连出租车都没下,直接就叫雨生上车,“先回家。”

    雨生看着要下车的李阳,“算了,你跟我们回去一趟吧。你帮了我大忙,我还没谢谢你呢。今晚去我家吃饭吧,我妈的手艺不错。”

    李阳迈出去的一只脚就收了回来,“倒是不用谢我。不过我还是很馋阿姨的手艺。正好混一顿饭去。”

    江淮暗暗的翻了个白眼,这就登堂入室了?

    哼!未免太容易。

    进了家门,林雨桐就先拉着雨生看,“你这孩子……没伤着吧?”

    雨生摇头,“没事!当时就是一股子邪火压不住。”

    四爷看了雨生,“以后再遇上这样的,随便打,打出个好歹来,爸给你兜着。”

    “爸!”雨生挽着四爷的胳膊,“我有分寸。要不然,皮肉伤也不会躺几个月了。”

    四爷点点头,抬头看见江淮和李阳,叫他们坐下。

    林雨桐第一次见李阳,眼前不由的一亮,这小伙子真帅。“今儿谢谢你了,晚上留下来吃饭吧。”

    十分的热情。

    李阳第一次觉得,长了一张好脸还是有好处的。

    至少,有人买账啊。

    四爷悄悄的瞪了林雨桐一眼,这人什么时候,也成了光看脸的人了。

    晚上,林雨桐才对四爷道:“李阳这个孩子可以考虑一下的。”

    “他家里什么情况,我再打听打听。”四爷说的有点心不在焉。

    林雨桐了解四爷,知道这件事,这样不算是完。

    四爷最近这些天明显的忙了起来,请了不知道什么人吃饭,晚上回来总是醉醺醺的。

    结果没几天,就听说有一个不满十八岁的姑娘,挺着肚子上了胡家的门。

    说是肚子里的孩子是胡承志的。

    “从哪找来这个人?”林雨桐问道。她才不信就那么巧,刚好就有大着肚子的姑娘等着自家去利用。

    四爷翻了个身,“那姑娘在夜总会上班,什么客人都陪过。跟胡承志大概有有过。谁知道她留着肚子想巴上谁?估计是想等孩子生下来,成了既定事实才上门去的。但是现在有个现成背锅的,她肯定乐意先巴上来的。”

    这倒也是。多巴上一个,就多一分好处。

    不过,自家爷也是够损的。本来胡后妈的出身就有问题,如今非给她再找一个不怎么干净的孙媳妇。

    四爷扭过身回头又道:“那个胡槐养的外宅,那女人也不是什么善茬。我叫人查了,那肚子里,八成不是胡家的种。”

    呃……

    林雨桐已经能预见以后胡家的日子是何等的精彩了……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