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3章 那个年月(173)一更
    那个年月(173)

    江淮和李阳都吓了一跳,被打的人脸上都被血糊了一脸,连哼哼都忘了。也不知道是晕了,还是怎么了。

    其实胡承志没晕,就是吓着了。他见多了那种一见到鲜花就满脸娇羞的姑娘,再是没想到雨生这么生猛,抬脚就踹。他肚子疼的都转筋了,又被狠狠的摔了一下,还没叫出声呢,就被雨生揪住衣服领子拎起来,那拳头拳拳到肉。鼻子眼睛嘴角,都出血了。从他的视角看东西,都觉得隔着一片红光。

    “我叫你胡说八道……”雨生说着,就挥出一拳,“不是说是我男朋友吗?再说一遍我听听……”雨生照了对方的下巴又是一拳,“敢算计姑奶奶……”说着,手里拎着胡承志一转,一脚踹在这家伙的屁股上,胡承志当时就一个狗吃屎扑在了地方。

    嘴里只能哼哼,半点也动不了了。

    雨生三两步走过去,一脚踩在他的背上,“说话啊,哑巴了!”

    周围一圈都是学校的同学,众人都被眼前的情景给弄得蒙圈了。雨生,很多同学都认识她。以前看上去就是个活波有朝气,见了谁都笑眯眯的姑娘,却从来没有人知道雨生有这么暴力的一面。

    等江淮和李阳到跟前的时候,人群已经将这里给围了起来。

    江淮挤进去,先看雨生,见她除了手背有点红以外,其他的都好,才松了一口气,“这是怎么了?生气了跟大哥说,大哥替你教训就是了,何必自己动手。”

    雨生看是江淮,气才消了一些,“大哥,这混蛋竟然莫名其妙的说是我的男朋友……”

    话没没说完,李阳就上去,附身将胡承志给反过来,反手就是一拳,“哪里来的混账东西?敢胡说八道……”

    说着,就打发雨生,“你先回宿舍,这里的事情叫给我们。”

    女孩子打架,还把人打成这样,这事要是当事人的父母要报警,也挺麻烦的。还是先把雨生摘出去再说。

    雨生才不怕呢,“他不敢报警。”

    说着,就低声对江淮道:“是胡承志。”语气有些忐忑,这毕竟是大伯母的侄儿,江淮的身份有些尴尬。

    江淮这才看向晕过去的胡承志,耻笑一声,“没关系,这更好办了。这里有我,你回去吧。”

    雨生看了李阳一样,李阳点头,“没事,都是皮外伤。躺上三五个月就没事了。”他以为雨生是担心这个人是不是被打出个好歹来。

    雨生当然知道胡承志是皮外伤,打人也是将技巧的,乱打一气,那是莽夫。她就是好奇,李阳竟然不害怕她。

    李阳将手里拿着的书,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私人用品都交给雨生,“先拿上去吧。我跟你大哥得把这家伙送去医院。”

    雨生顺手就接过来了,还有点发愣。

    江淮看了李阳一样,倒是没有反对。看到雨生这样,还能不退缩的,李阳算一个。

    雨生回到宿舍,大家都用不一样的眼光看雨生。

    “你练过啊?”一个同学问道。

    雨生点头,“我从小跟着爷爷在军营里混的,有点傻力气。”

    她力气比别人大,宿舍里的同学都知道。要是搬个重东西,雨生从来没有娇滴滴过,都乐意给大家搭把手。不像是有些女生,尤其是漂亮的女生,以娇弱为美。搬个凳子都恨不能找人帮忙。这也是为什么她的人缘关系还不算差的原因。女生都不喜欢那种矫揉造作的同类。

    而楼下,江淮先是打了急救电话,将人送到医院。

    然后又打了一个电话,直接打给妈妈胡枫。

    这些年,胡枫压根就没回过胡家。跟胡家的关系,也仅仅是逢年过节的时候,给胡爸爸打个问好的电话。

    所以,一听江淮的话,胡枫就先生气了。

    她首先是印家的媳妇。在印家,老爷子看中,一家子兄弟姐妹没有半点不尊重她的。回京城的时候不多,但是一年到头,家里的包裹就没断过。她也是印家的一份子。

    这亲疏远近,自然就一目了然。

    她当时就对儿子道:“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挂了电话,她给胡爸爸拨了过去,“……您要是管不了,再放他们胡作非为,那后果,一定不是您想要看到的。老爷子最疼的就是雨生,一旦知道胡家作为这么龌龊……您自己掂量……”

    胡爸爸挂电话的时候,手都有点抖了。

    自己的孙子,自己知道。这些年因为儿子弄了些钱,很有些自以为是。不光是孙子,就是孙女也是这样。甚至包括了自己的老婆,心态都不一样了。

    真觉得有钱就了不起了。

    更何况现在不光是没钱,而且还欠了银行一屁股烂账。

    胡爸爸放下电话,就见胡槐从外面跑了进来。

    刚才是印昆给自己打了电话,自己才知道那混账儿子又闯祸了,“爸爸,这可怎么办?您给大姐打个电话……”

    “谁拉的屎,谁去铲。”胡爸爸摆手,“我没那个脸面。”

    “爸!”胡槐着急的道。

    胡爸爸呵呵一笑,“别这么叫我。你要是怨我,你就怨吧。我无所谓。”

    今儿,他就搬到干休所的房子去住。反正组织上安排了保姆照顾他的生活,“还真是娶错了媳妇,祸害三代啊。”

    胡槐一愣,继而脸色更难看。他知道,爸爸说的是他妈妈。

    胡后妈和王岚,连带胡田田,此时已经赶到了医院。

    胡后妈一见江淮就发难,“怎么说也是你表弟,你一点都不护着,说到底不是亲的,这就是人心隔着肚皮。”

    江淮小时候一个人生活过,什么样难缠的人没见过,他当即就一笑,“可不是吗?这不是亲的就是不一样。”

    要是亲妈,怎么也不会说出自己不是妈妈的亲儿子的话的。

    帮着闺女笼络养子还来不及呢,怎么会赤、裸、裸的把这些谁都不敢放在明面上说的话挑在了明处。

    胡后妈当即就面色一变,这是指责她是后妈呢。

    王岚的脑子还算是清醒,刚才已经问过医生了,说了只是皮外伤,她也就放心了。她最害怕的就是来自印家的报复。她可不会寄希望于那个嫁到印家的大姑姐,这么些年了,没进过胡家的大门,自家给打的电话,从来都不接。一听是他们,二话不说就挂电话。这意思还能不明白了。

    但她明白,不代表胡田田明白。胡田田当即就冲着江淮道:“再是没见过你们这么仗势欺人的。叫打人的人亲自过来,不道歉,不赔偿休想罢休。”

    李阳就道:“人是我打的,你想怎么赔吧?钱我掏得起。你给个价。要是我哪天气不顺了,再揍这小子一顿。你先说个价码,我好知道行情啊。”

    这是嚣张的威胁了!

    胡田田愤恨的朝一直坐在江淮的另一边的人看去。她刚才还以为是震生呢,没想到是个不认识的人。

    胡田田看了李阳一眼,先是一愣,接着就红了脸。

    江淮心里一笑,这小子是挺帅的。

    剑眉星目,一副斯文儒雅之气。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

    李阳现在说的话,跟他的外形十分不搭。对于他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的事,江淮没有说话。

    想表现就表现吧。这小子一贯还算是有心。最起码总是在默默的观察自己是怎么对雨生的。至少是动了脑子,用了心思了。

    至于以后如何,还得再看看。至少现在看来,围着雨生的男孩子,就李阳算是能过他的眼的。

    胡田田结巴道:“你别替……别替罪魁祸首顶罪……我知道……我知道不是你打的……我弟弟找的人是雨生……不是你。”

    “田田!”胡后妈呵斥道:“胡说什么呢?”

    王岚却瞬间就明白了,自家的儿子什么德行,自己最清楚了。打小就听自家婆婆的话。他出门做什么,田田怎么会知道?婆婆又为什么呵斥田田?

    除非,这一切都是她撺掇的!

    那么儿子今儿这一遭罪,都是因为这个老虔婆才受的。

    这些年的憋屈,一下子就涌了出来。她将手里的包,狠狠的甩在婆婆的脸上,“你不害死我儿子就不甘心是不是?你害死了他,好为谁腾地方,你说啊!别以为你们母子合伙在外面藏着的那对母子我不知道。我告诉你,老娘不在你胡家呆了!今儿就跟你胡槐那王八蛋离婚!”

    这些年,胡槐在北海,事干的大。说话都是几千万,几亿的生意。

    有钱了,生意也大了!心思也不在家里了。几年不回家,等回来的时候,将秘书也带回来了。不光是他的秘书,还有秘书的儿子。

    自家婆婆对那孩子真是宠爱有加,就差点留在家里养了。

    就是傻子也能看出这里面的猫腻。这根本就是丈夫在外面养的狐狸精。连儿子都有了。

    如今,自家的闺女儿子都大了,为了孩子的脸面,她没闹。可没想到,这老虔婆是个不知道死活的……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