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2章 那个年月(162)二更
    那个年月(162)

    “你知道?”林雨桐奇怪的看向雨生,“你怎么知道的?”

    雨生看了四爷和林雨桐一眼,“丹丹姐,爱面子,在外面也装着有面子。我估计,她跟别人说的时候,就说了她家在姥姥小区。姥姥住的小区,可是高档的小区。她那天没陪姥姥姥爷,估计,要么是被人用车送到小区门口的,要么是她跟人家约好了,几点钟到姥姥小区门口等她。按姥爷说的,她应该是跟人事先约好的。但她得先一步从家里出门,到姥姥家的小区里面或是门口等着她的朋友吧。”

    林雨桐皱眉,要真是虚荣虚荣到这个份上,那这真是有了大问题了。

    “只怕还不止是虚荣。”四爷看林雨桐,“这姑娘,大概是想借着这个好条件……钓一个金龟婿。”

    这也真是林雨桐担心的。

    假的总归是假的。

    拆穿了怎么办?

    “不过……”雨生摇摇头,“我说一句公道话。丹丹姐没那么坏,估计她没看见姥爷,要不然,她不会撇下姥爷不管的。”

    丹丹可以说是在林家长大的,跟林爸林妈,包括是舅舅舅妈的感情要比她家里的爷爷奶奶,叔叔伯伯的感情深。只要不是真的狠心的人,不可能看到至亲出事还能心安理得的走了。当时天黑,丹丹要是被人拉扯,没顾及到也是有可能的。

    林雨桐摸了摸雨生的头发,“去吧!我们知道了,不会难为丹丹的。”

    三天后,林雨亭打电话来,说是找到丹丹了。

    “……人我知道在哪?但是暂时没见到。跟丹丹一起的男孩子,大概是哪家的公子哥……”林雨亭在电话里这么说。

    林雨桐就明白林雨亭的意思了,还是要四爷出面的。

    “行,我这就过去。”林雨桐当即请了假,去找四爷。

    所里也都知道林爸出了一次车祸,大家也都理解。人上了年纪,遇上这事,什么情况都可能碰上,所以,请假很容易。

    两人出了门,找到林雨桐说的酒店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现在这酒店,跟以前的酒店可是不一样了。住宿,只是一个业务。关键是舞厅,包间里还有k歌房。整个一个娱乐场所。

    “本来想多带点公司的人来,但是……”林雨亭皱眉,“孩子的名声要紧。”亲外甥女,又在眼皮底下长大,能不疼么?

    林雨桐点点头,“对!别叫人知道,先看看再说吧。”

    “听说是每天晚上都在这里玩。”林雨亭咬牙道,“但是具体的住址却不好查。问了门口的保安,听说这开的车车牌号不是一般人能弄到的。”

    四爷看了酒店的名字,低声道:“只要在这儿,肯定能找见。”说着,对林雨桐道,“熟人!大院的……跟二哥是发小。”

    林雨亭松了一口气,别看他现在有钱,但是在外面,遇上真正有权势的还得退避三舍。

    他心里发狠,还是钱太少了。

    三人进门,那门口的保安认出林雨亭,就小声道:“这里不少姑娘,都喜欢跟这些阔少爷玩。天天都有来找孩子的。哭哭啼啼吵吵闹闹的,你们可消停点,要不然老板得炒了我。”

    林雨亭又塞了一百块钱过去,“不会叫兄弟难做的,放心。”

    四爷先去问前台的小、姐,“通知你们老板一声,就说有个姓印的找他。”

    像是四爷这种气度,没有人会觉得他认识老板是假的。

    电话打过去,两分钟都不到,电梯里就转出来一个中年男人,微微有些发福,看见四爷愣了一下,“印老三?你可是贵客。”说着,又对林雨桐笑,“弟妹也来了?”

    “陈四哥。”四爷指了指人就对林雨桐姐弟两介绍道。

    林雨桐和林雨亭赶紧跟人家问好。

    能直接称呼四爷为‘印老三’的,家里一定跟印家不相上下。

    三人跟着陈四哥一直上了最顶层的办公室。四爷才低声将事情跟对方说了。

    “走,我带你一间一间的找。”陈老四想也没想的就道,十分给面子。“你猛地一说,我还真想不起你要找的是哪一个?”

    包间的门基本就是虚掩着的。

    就见陈四哥跟大堂经理吩咐了一声,转眼,就有几个服务员推着果盘车进来,那大堂经理打头,以赠送果盘的名义,慢慢的推开了门。

    林雨桐和四爷站在门外,完全可以看清里面人的样子。

    男人们坐在沙发上喝酒,穿着红旗袍的姑娘跪在沙发前的茶几旁边,手里拿着酒瓶,随时准备给斟酒。

    林雨桐的眉头狠狠的皱了起来。就是当皇后的时候,也没见过,谁家的主子爷动不动就叫丫头跪着伺候。

    相反,四爷和林雨亭却只当寻常。他们肯定都是见过的。

    有些包间里,男人若是带着女伴,多半都是女伴倒酒。

    可以看出来,凡是被男人带到这里的姑娘,都不是男人想正经交往的姑娘。

    陈四哥就低声道:“现在这小姑娘可得看好了。都说男人有钱就变坏,女人变坏就有钱。这些孩子啊,为了钱,什么都干。你们别觉得这些倒酒的姑娘,是你陈四哥我找来的。都不是!那都是推销酒的。卖出去一瓶,提成百分之十。这可不是小数目。再加上,有些姑娘豁得出去,小费也很多啊。”

    四爷理解的点点头,“听说乔家那位,在做酒水生意?”

    “可不是。你说,这事能拒绝吗?”陈四哥摇摇头,“算逑了,我也看开了。人家姑娘都不嫌磕碜,咱们做什么正人君子。”

    找了十多间,到底在一间包间里找到丹丹了。

    里面沙发上坐着四五个小伙子,也有好几个打扮的时尚的姑娘,不过,叫人觉得稍微有点安慰的是,丹丹并不像是别的姑娘一样,恨不能坐到男人的大腿上。而是一个人坐在小板凳上,坐在几人对面磕着瓜子,也不抬头。门都打开半天了,她都不抬头看一眼。头发也放的很低,好似也不好意思见人一样。而且,衣服也还算整齐,没穿着露肩膀,露大腿的衣服。

    林雨桐心里松了一口气。她拉住脸色已经变得难看的林雨亭,自己走了进去。看也不看坐在沙发的人,轻轻的拍了拍丹丹的肩膀,“你怎么在这里啊?你妈说你出差了,我还当是真的呢?”

    丹丹抬起头,见识林雨桐,先是一笑,接下来才不安的站起来,“小姨?你……你怎么在这?”

    林雨桐拉住丹丹的手腕,“我跟你姨夫还有小舅出来玩,这门一打开,我就看着像你。”说着,就看了坐在沙发上的人,“都是丹丹的朋友吧。今晚算我请客。你们尽情玩。”说着,就拉着丹丹出门,“走吧。回家。你小舅也在外面。”

    林雨桐一点也不想声张,和颜悦色的将人带出来了。

    当着陈四哥的面,她还不想丢印家的人。大吵大闹,太有失水准了。

    有什么事,过后悄悄的办。

    林雨桐拉着丹丹直接往楼下走,四爷和林雨亭跟陈四哥道谢,然后也追了出来。

    到了车上,丹丹还有点懵,“小舅,你们是专门找我的?”

    林雨亭跟丹丹坐在后排,面色不好,“你怎么回事?”

    “没怎么回事?”丹丹小声道,“跟朋友一起,出来玩的。”

    “出来玩的?”林雨亭耻笑,“那是正经女孩该去的地方?”

    “我……我没做什么。”丹丹有些心虚,“我也觉得我适应不了。她们都说我不会来事。”

    “你那天晚上跟个醉汉走了,是怎么回事?”林雨亭问道。

    丹丹脸上的惊讶根本做不了假,“小舅……看见了?”

    林雨亭和林雨桐同时松了一口气,还好,不是看着不管。

    林雨亭沉默半天道:“你姥爷怕你出事,急着去追,被车撞了。”

    “什么?”丹丹先是一愣,然后声音一下子尖厉起来,“现在呢?我姥爷呢?”说着,声音里就带上了哭音。

    “现在知道你姥爷了?”林雨亭厉声道,“你早干什么去了?”

    “小舅,我不知道……”丹丹拉着林雨亭的手,“我不知道……会这样……我就是跟朋友玩。我就是想……想过好一点的日子。我不想跟我妈一样……”说着,她看着林雨亭,“我姥爷到底怎样了?在医院吗?伤到哪了?”

    林雨桐却心里一叹,她不想跟她妈妈一样?可该怎么不一样呢?

    不想找一个老实本分却没本事的人吗?

    “那天晚上是谁开的车?”林雨亭不理丹丹的哭诉,只扭头问道。

    “那天晚上……是……好像是李强……”丹丹想了想才道,“是李强。”

    “他跟你是什么关系?”林雨亭瞪眼道,“家里是什么背景?”

    “才处上对象……”丹丹的声音低了下去,“他……听说是一个司长的……孙子……”

    “孙子辈?”四爷低声道,“那就是已经退休的司长了。”

    也没什么显赫的嘛!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