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7章 那个年月(157)三更
    那个年月(157)

    两人大白天这一觉,睡的可真是踏实。

    醒来都已经半下午了。

    林雨桐给四爷端了牛奶,“是要在家吃点再出门,还是接了孩子直接去外面吃?”

    “跟孩子们一块吃。这都几点了,吃点东西就吃不上饭了。”四爷跟林雨桐道,“现在就是这点不好,在家里吃锅子不方便。”

    光是切肉洗菜熬汤底,就够麻烦了。关键是吃完还得洗碗洗锅。而且这东西,它不好控制量,自家吃,稍微不注意点,就剩下一堆的东西。扔了可惜,留着又不想吃。

    还不如出去吃方便呢。

    林雨桐点点头,现在这锅灶不方便,就算是有了电磁炉,吃起锅子来,还是一样不方便。光是清洗就够人受的了。家里有保姆那就另算了。

    两人收拾好出门,雪还是很大。

    小区的地面上倒是没有积雪,但是树枝上,路边的冬青上,都被雪层给盖住了。

    车里很暖和,两人在车里听着音乐,等着孩子放学。

    一到放学时间,学校门口就热闹了起来。还有不少小商贩,推着三轮车,撑着大伞,在路边支起了摊子。

    有烤面筋的,烤火腿肠的,烤鱿鱼的,烤红薯的,炒栗子的,还有卖那种冰糖雪梨的,糖葫芦的。

    特别的热闹。

    本来叫人觉得冷的受不了的天气,也因为孩子,还有这鼻尖随着冷风传进来的各种香味,让人从心里觉得一下子暖和了起来。

    自家的三个孩子,混在人群里,林雨桐还是打眼就看见了。

    震生和夜生左右拉着雨生的手,溜着冰往前走。到了门口,三人分头去买吃的。

    夜生拿了一把的烤鱿鱼串,震生买了烤红薯,夜生买了一大包糖炒的栗子。

    四爷打开车窗,朝三个孩子招手,才把这三个在雪里准备分吃的的孩子给叫过来。

    “怎么顶着风吃东西,小心肚子疼。”四爷让雨生先把栗子放下,“晚上回去再吃。红薯也收了。”

    又顺便从夜生手里拿了两串烤鱿鱼,塞给了差点流口水的林雨桐。

    林雨桐确实馋这个了。

    她把鱿鱼须放在四爷的嘴边,“尝尝,味道不错。”

    四爷赏脸的吃了一口,味道重的很,而且鱿鱼也是干鱿鱼泡发出来的。他无奈的看着林雨桐笑,还真是一个什么日子都能过的人。以前的山珍海味也没见她多稀罕,如今这样的日子,她倒是过的有滋有味。

    他总是想起她评论别人的感情,别人的事。总是说谁谁谁不在乎谁的条件多好,只在乎他这个人。

    四爷就觉得,她是真的只在乎自己这个人。不管自己是九五之尊,还是贩夫走卒。只要自己还是自己,哪怕容颜再怎么变化,她的心还是那颗心。

    林雨桐吃的满足,却见四爷不时的瞟向自己,就不由的用手摸了摸嘴角,“脏了?粘在脸上了?”

    四爷只动了动嘴角,用口型说了两个字——好看。

    这是夸自己呢!

    她的脸顿时就红了起来,这人,现在没事老爱撩自己。

    三个孩子将鱿鱼分着吃完,擦了嘴才问四爷,“……带什么礼物回来了?”

    “sulian人民连黑面包都吃不起了,还能带什么礼物回来?”林雨桐就道,“人家能上太空,你爸倒是想给你们带宇宙飞船,人家让吗?”

    四爷和三个孩子就笑。

    一家人想涮羊肉。找了一家两层楼的馆子,就进去了。这饭店的门口,还真是停着好几辆车。

    “爸,要跟云帆叔说说,这饭点挪地方,最要紧的一条,就是得有足够的停车位。”震生指了指外面,“您瞧瞧,想把店做的有点档次,这就是必不可少的。往后这车越来越多,没地方停车,谁乐意在这吃饭。”

    夜生跟着点头,“我们学校门口,就有一家,饭菜口味真不错。我们三个晌午有时候也去那么打牙祭。什么都好,就一点,门口的地方太紧。生意也看着不行。”

    四爷看了看,“你们说的有理,回头是得说说。”

    说着话,就进了店。

    刚进门,就有穿着白大褂的服务员,将人往里面请。特别的殷勤。里面的桌子也坐的满满的,一家子只能上了二楼。

    二楼的上座率也都有八成了。

    桌子上铺着桌布,上面还放着菜单。服务员就站在一边等着点。

    林雨桐还记得以前跟四爷进饭店吃饭的时候,那时候没什么菜谱,就是一个小黑板,上面歇写今儿供应的东西。然后,桌子脏,筷子脏,人挤人,还排不上号。

    现在这就叫人舒服多了。

    “多点几份牛羊肉,冻豆腐也要。”夜生指着菜单道。

    那服务员笑眯眯的道:“后面还有青菜,都是当天从城郊的大棚里采摘的,保证新鲜,要不要试试?”

    雨生又点了小青菜,茼蒿,菠菜这些。

    林雨桐和四爷全由着孩子点。一家人的口味其实挺像的。

    “还是你做的鱼头锅最香。”四爷这是说以前。

    林雨桐将涮好的羊肉给四爷放进碗里,“下次吧,下次在家里吃。”

    “去爷爷家,或是姥爷家,反正有保姆帮忙。”雨生边吃边道,“我还没吃过妈做的火锅呢。”

    净给保姆找活干。

    十二月,sulian解体了。

    紧随着,印昆升了两级,听说重点放在了信息化上。

    这算不算是筹功呢。

    国内的政、治氛围,又一次,变得扑朔迷离起了起来。紧跟着,d南巡讲话,犹如定海神针,一切又步入正轨。

    “步子还要更大一点!”印昆拿着报纸给四爷,“我看药厂的事,可以开始了。”

    四爷点点头,“等过完年,慢慢的就接触吧。”

    事实上,药厂也确实是不行了。

    林大姐苦笑道:“又变成发放百分之六十的工资了。这好不容易盼着涨工资,工资涨起来才几天啊,又因为效益不好,发不了全额的工资了。这下子,工资不全,奖金没有……还不知道以后怎么着呢。”

    林大嫂就道:“谁又不是呢?我现在也想好了,我也辞职不干了。”

    林雨桐看林大嫂,“那您想干什么去?”

    “哪也不去,我就在厂门口,卖包子,卖煎饼去。”林大嫂叹了一声,“别小看这小生意,可不少赚钱的。”

    林大哥不乐意,“你拉倒吧。别出去丢我的人去。”

    “怎么就丢人了?一没偷二没抢的。”林大嫂不以为意。

    “我一个主抓生产的副厂长,给大家发不了工资就够难堪了,如今连老婆都养活不了,我还要不要脸面了。”林大哥坚决摇头。

    “要脸面?要脸面有什么用呢。”林大嫂拉着林雨桐抱怨道,“年前,厂里给大家把工资都发不下去了。你大哥呢,天天跑银行,跑到区里,找人贷款,这年底的工资,还是靠贷款发下来的。他累得脱了一层皮,出去给人当狗熊,回来累的跟狗熊似得。这破厂长有什么干头,谁爱干谁干去。”

    厂里的负担重,给地区财政上缴不了赋税,还得财政养着,否则这么多职工怎么办?

    四爷就主动道:“那大哥想挪个地方?”

    林大嫂脸色顿时就红了,“我就是说说,没有这么个意思。”

    林大哥却没有说话,他征询四爷的意见,“最近,我常出去跑动。听说要成立招商局,有领导问我是不是愿意去试试,你觉得呢?”

    四爷没想到林大哥自己走通了路子,新成立的单位,当然比一个萝卜一个坑要好安置的多。“挺好的。要政绩,就找老幺给你投资。”

    后面这就是玩笑话了。

    林爸就看不上林大哥这一套,“官迷!你倒是撇开手走了,这一厂的人等着喝西北风呢。”

    林大哥就苦笑,“就因为是一厂子的人,所以,我才扛不动了。要想厂子运转灵便,也简单,往下裁撤三分之二的人,领导从上往下换,只留下十分之一,这个厂子就算是活了。可我能这么干吗?谁给我这权力能这么干了?”

    “可你也是先给自己谋了私利!”林爸直接拍了桌子,“我跟你妈就觉得,我们幸亏是搬出来了,没跟着老同事在一块住啊,要不然非得叫人家戳脊梁骨。现在,我们老两口,是根本就不敢去咱们那一片转转,我觉得没脸见人啊。”林爸将脸拍的啪啪的响,“那厂子多好啊,厂子给了我跟你妈工作,有了这个工作,我们把你们养大了。你们两口子,不是靠着厂里,过了半辈子,连小伟也养大了。没有厂里,你们上哪里安家,没有厂里,能有你的今天。林大厂长啊,做人得有良心,做官得有责任心。这道理,我都明白,你怎么就不明白?对厂里,我们这些老人,都是有感情的。我觉像是你们这样的厂里的子弟,更应该对厂里有感情……”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