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7章 那个年月(147)二更
    那个年月(147)

    林雨桐不是小气的人,小辈们相互拆借点钱,还真不到上纲上线的份上。她没往心里去,心里想着下次见到小伟旁敲侧击的问问。

    给了三个孩子一人十块钱,看着三个皱着眉头走了。

    他们一贯手里有钱,心里不慌,猛地只有十块钱,肯定多少有点不适应。

    “现在红塔山一包都十块呢!看来还得自己挣钱呐。”夜生这么嘟囔道。

    林雨桐见他知道香烟的价码,心都提起来了,就怕这小子学着抽烟。

    结果,林雨桐挂着自家孩子的事,还没找机会去问问小伟呢,小伟自己打电话来了,半夜三更的,叫四爷和林雨桐带着钱去赎人,这小子在麻将桌上连裤子都输了。

    “老幺不在京城,谈生意去了。要不然电话不会打到咱们家。”四爷边穿衣服边道。

    林雨桐也估摸到了,这小子害怕挨揍,又知道林大哥大概一下子拿不出那么多钱来。“人赎回来,再给大哥送回去。这小子!不好好上班,整什么幺蛾子呢?”

    到了路上,四爷才说,“机械厂如今也不行了。小伟这样的,在车间也就是个打杂的。人闲了,可不就容易生事吗?”

    打牌的地方,就在一个小院子里。他一把输了七千,难怪人家扣着不让他走。

    看着他那德行,林雨桐气就不打一处来,“你说说你,你忘了你原先的二姑夫,是怎么进去的?你也想进去是不是?你也不看看,人家都是老鸟,做局坑你呢,你怎么傻了吧唧的就往里跳。”

    “刚开始,就是一个熟人叫来玩的。都是五分一毛的玩。我也不懂他们的行话,不知道怎么就玩大了。我想把本钱赢回来,谁知道越输越多。”小伟嘟囔道。

    “久赌必输,这道理你不懂?”林雨桐一巴掌拍在他的后脑勺上。

    这要是自家孩子,非得一巴掌拍趴下了他不可。

    “小姑夫,我爸不在家,去香港找外资去了。”小伟见四爷开车去自家,赶紧道,“我妈也住在我爷爷奶奶那边。”

    四爷没言语,直接绕弯。

    林雨桐觉得四爷是个分得很清楚的人。印家的孩子,不管是江淮还是长生,他都是想教训就教训,但对于林家的孩子,从来不会训斥,。就是对印薇家的晓晓,疼爱有,但绝对没有教训过孩子。

    对他来说,印家的孩子,那是子侄。怎么教训都成。

    对印薇的孩子,他算是娘舅,娘舅大如天,要真是训斥也成。但如果是小子,他大概会训斥,但对于闺女,宠爱可以,教导就不必了,人家有爹妈。

    对于林家的孩子,他从来都不多说人家一句。好也罢,歹也罢,得由林家的长辈教训。

    所以,他就是开车,然后将孩子送回去。钱自家掏了,人也带回来了,至于怎么教训,怎么管,就不是他这个孩子姑父能说的事了。

    侄儿跟内侄儿,是不一样的。

    前者是自家人,后者是亲戚家的孩子。

    所以,从始至终,说话的都是林雨桐。四爷保持缄默。

    到了林家,林爸林妈才起来,林大嫂跟保姆在厨房做饭,看到林雨桐两口子带着小伟来,还有些不解。

    “怎么了?”林爸问道。

    林雨桐怕老人着急,就笑道:“本来想趁早去找大哥的,问问厂里资金的事。小伟说大哥去了香港,我来跟大嫂说一声,是正事!”

    林爸这才脸上的神色一松,“你去说吧。你们的事,我也闹不明白。”

    说着,就出去晨练去了。

    林妈也跟着往出走,他们也不糊涂,如今孩子们说事,都避着他们。不聋不哑,不做家翁。这道理他们懂。

    见二老真的走了。林雨桐才跟林大嫂将事情简单的说了。

    林大嫂再是想不到,孩子能去赌。顿时惊怒交加,大巴掌就打了上去。

    “大嫂!”林雨桐吓了一跳,这怎么说打就打啊。“一会叫爸妈看见孩子的伤,又该问怎么回事了?慢慢说,孩子应该当游戏在玩,被人给带到沟里去了。”

    林大嫂脸涨的通红,喘着粗气,“你大哥回来,就把钱给你们送去。”她强笑了一下,对林雨桐道。

    林雨桐拍了拍林大嫂,“消消气。孩子慢慢教就好了。”

    两人没有多呆,怕林爸林妈问,连早饭都没吃,前后不到五分钟就出了门。

    “你说,这以前吧,不是抓ming就是促生产,谁敢打麻将?就是打扑克,那也是贴纸条,那真只是玩。现在呢,凑在一起,就连咱们楼里这些大妈没事晚上爱搓麻。现在看,爱搓麻的人越来越多了。”林雨桐有些怅然。

    “这才哪到哪啊?”四爷扭头,“城郊的一些地方,都开始有专门的麻将馆了。城里查的严,就去城外。好些都是晚上开着车去,公车有,私车也有。玩的也很大。有些是生意上的交际需要,有些就是爱找刺激。以后只会更严重。一旦开了口子,就禁不住了。”

    到家以后,孩子们已经去上学了。看饭桌上的样子,该是每个人冲了麦片,吃了面包走了。

    两人在家凑活的吃了点,就去上班了。

    谁知道,今儿上班,所里又扔下一个大雷来。所里要进行人事改革。

    而四爷,成了他们部门的主任了。这个认命,来的毫无征兆。

    晚上回去,林雨桐就跟四爷嘀咕,“论资排辈,怎么也该到苏杭身上啊?”

    “苏杭愿意下厂里的技术部去。”四爷低声道,“下面的油水其实比所里多。”

    那当然,所里清贫多了。这谁都知道。

    四爷掰着指头算,“张革新辞职下海了,其他几个都跟苏杭一样,受不了这份清贫,愿意下去干点具体点的工作。这可不就轮到我了吗?”

    林雨桐心说,您可真谦虚。这下去的事,是想下去就能下去的?谁不知道下面的油水大?可怎么就是没人能成功的调过去呢。还不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不好好的事先安排一番,能这么顺利?骗鬼呢?

    四爷‘嘘’了一声,“睡觉!不许说了啊。”

    不过林雨桐对于张革新辞职下海的事,很好奇。“他真有这胆子?”

    “这一两年,他手里什么事都没有,在所里也是混日子。”四爷翻了个身,“别小看人家,听说给一家外企公司做了顾问,一年能拿六位数呢。”

    “嗯!这倒也是。现在的人就爱上两种单位,一种就是国家单位,图个面子上好看。一种就是外企,图个挣钱多。像是老幺这样的,靠自己成了大款的,好多人家还不愿意将闺女嫁给他呢,觉得不把稳。可急着嫁给他的呢,就多数图他手里的钱。这就成了一个死结了。”林雨桐睁着眼睛,还要再嘀咕,客厅里的电话响了。

    四爷把台灯打开,“都十点了,谁的电话?”

    林雨桐起身,“谁知道呢?”说着,脚下不慢的就去了客厅。

    “喂……”林雨桐边接电话,边朝孩子的卧室看。门缝里还有灯光偷出来,看来还都没睡呢。

    “喂,你好,阿姨。”那边是个年纪不大的男孩的声音。“雨生在吗?我想问她一道作业题。”

    林雨桐也没多想,就道:“你等一下。”然后去敲雨生的房门。

    雨生开门之后,才摘下耳机,“妈?怎么了?”

    林雨桐一瞧,怪不得没听见电话响,原来都带着耳机呢。她指了指电话,“你的电话。”

    雨生这才将随身听放下,赶紧过去接电话了。

    林雨桐拿起耳机听了一下,本来以为孩子听音乐呢,没想到是在自学法语。她轻轻的放下,出去转身去了厨房,给孩子们再准备点吃的。

    客厅里传来雨生的声音:“……你按着我说的做辅助线,怎么会想不出来……你是故意的吧……我还忙着呢,没功夫跟你在这里闲扯……我说你到底打电话是干嘛的……”

    林雨桐把灶上的火打开,才慢慢的琢磨出点味了。自家这三孩子都在重点班啊。要是男同学,自然该找震生夜生才正常嘛!怎么就成了找雨生了?再说了,一道题而已,越掰扯越远,这是什么意思?

    林雨桐脑海中只蹦跶出两字——早恋!

    她皱眉朝外看了一眼,雨生的样子也不像是开窍了吧。

    锅里的排骨汤开了,另一个锅里面条也好了。

    排骨汤面的诱人的香气勾的雨生不停的回头,拿着电话也有点急躁:“我说你还有事没有?我妈做好饭了,我着急着呢?”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就听见雨生大声道:“我胖不胖的,你管不着。”然后就挂掉了电话。

    紧接着就是雨生欢快的脚步声去叫震生和夜生出来加餐。

    “你们同学真是刻苦,这么晚了,还惦记学习的事呢。”林雨桐不动声色,将面条和泡菜端了出去,问道。

    夜生突然看向雨生,“又有谁给你打电话了?”

    雨生对着两人挤眉弄眼一番,林雨桐也只当不知道,低着头,给他们把碗推过去,“尝尝味道重不重。”好像刚才的问话就是随意问的。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