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6章 那个年月(136)四更
    那个年月(136)

    不管有多少人疯狂的去追逐财富,老百姓的日子该怎么过,还怎么过。

    林大哥家的小伟中专读了两年了,今年的后半年,就得实习了。他学的还是机床,实习的地方,恰好在机械厂。

    丹丹今年,上了中师学校的下设的一个幼师班。

    “出来能在咱们厂的附属幼儿园当个老师,就行了。一天唱歌跳舞糊弄孩子,总比在车间累死累活站一天强吧。”林大姐好像是想开了,“等她上完学,不管是去读夜大,还是上函授,弄张文凭,我想着,将来总归是有用的。”

    这个想法挺好的。

    林雨桐觉得,只要林大姐的心态放平稳了,人还是挺明白的。

    今儿是林爸六十大寿。怎么着也得好好的过一次吧。

    以前都是吃顿饺子,谁有空谁来。也不要求儿孙们都在。

    这次可不一样,怎么着都是六十岁的人了。可不能这么糊弄过去。

    儿孙们都请假,回来给林爸过寿。

    林雨亭开车去机场接林二姐去了,这次她也回来。

    好几年了,也是得回来了。

    “你说你二姐是不是在那边谈对象了?”林大姐避着林妈,小声问林雨桐。

    林雨桐摇头,“这就不知道了。但我估摸着,我二姐想结婚的可能性不大了。”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第一次婚姻对她也不是完全没有影响的。在跟人交往的时候,自己就先带了三分警惕和戒备,这搁谁身上谁也受不了哇。

    “这还真说不准。”林大姐说着,就将手里洗好的黄瓜掰了一截子给林雨桐递过去,“你尝尝,这冬天吃黄瓜,可真是新鲜。今年妈要买冬储菜,老幺死活拦着不让。妈一直担心家里没菜吃,谁知道到了这时候了,黄瓜西红柿豆角茄子小白菜,那是要什么有什么。如今家里的冰箱,都不够用了。”

    “肉菜少做点,还不如这青菜吃着香呢。”林雨桐咬了一口黄瓜,味道还不错。应该是京郊种的。“我们回城的时候,路边那菜地里,有不少塑料棚子,都是种的反季节菜。”

    “味道不如夏天吃着那么浓,但也还真就是那个味。”林妈将洗好的小青菜端进来,“以前冬天想吃绿叶菜,那就是萝卜缨子,偶尔能买点抗冻的菠菜。再是没有了。你瞧瞧如今这,只要有钱,什么都能买到。怪道人人都想当大款呢,有钱就是好使啊。”

    林大嫂洗了两个西红柿,准备一会子炒鸡蛋,过来就接话道,“可不是咋的。听老幺说,还有种草莓的,现在还没下市,得等到春节。这不得卖出天价去。如今农村也挣钱。”

    一屋子女人孩子叽叽喳喳的,孩子们抢着玩游戏机,就看谁能不能过关。

    都等着林二姐回来吃饭,谁也没想到林雨亭带回来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

    林二姐带着一个男人上门了。

    而且这个男人是个金发碧眼的。

    林雨桐就觉得林妈的身子打晃,赶紧一把扶住,“妈,您别着急啊。这或许就是……就是个同事,朋友,认识的人……”

    林妈喘着粗气,“你妈眼睛不瞎。”

    得!是我眼瞎。

    瞧人家,一个搭着一个的肩膀,一个搂着一个腰。这要是说是同事,朋友,打死也没人信。

    “哈喽!”歪果仁很热情的朝一家人打招呼。

    “嗨!china.”雨生摇着手,表示欢迎。

    “thankyou.”歪果仁很高兴有人回应他。

    然后,夜生和震生就上去跟人家攀谈,请人家坐下。一屋子大人还蒙圈呢。他们倒是聊嗨了。

    林雨桐从几个人的聊天中,知道这人叫约翰,美国人。

    跟林二姐是恋人关系。

    他向林二姐求过婚,但是被拒绝了。林二姐的意思,是希望按照中国传统的习俗来,那就是上门提亲。

    所以,约翰这次上林家是为了提亲的。

    “行了,妈。”林雨亭拉了拉脸色都铁青的林妈,“上门是客,这人家大老远的来的,您不能耷拉着脸吧。这不礼貌。从小了说,您这是怠慢了客人,是咱们家失礼,没有待客之道。从大了说,咱们中国,那可是礼仪之邦。你还是劳模呢,横不能这么对待国际友人,给国家的脸上抹黑吧。”

    林妈气哼哼的瞪了一眼林二姐,转头坐到灶前去了。

    林二姐看了一眼约翰,笑道:“你说中文吧。家里大部分人都不会英文。”

    约翰马上起身,朝林妈鞠躬,“岳母好。”

    林妈差点跳起来,哪跟哪啊,就岳母了。

    震生赶紧拉了约翰去里屋,“咱们里面坐,男人都在里面。”

    “男女……有别……我懂。”约翰接话道。

    哪来的这么个宝贝,真逗!

    林爸好歹还能撑住,好好的把人接进去了。

    等里屋的门关上,林妈一巴掌拍在林二姐的背上,“你个死丫头,怎么这么不省心啊。”

    林二姐嬉皮笑脸的站着不动,叫林妈打了一下,“妈!约翰人挺好的。”

    林雨桐拉着林二姐,低声道:“这两年,你也不少挣钱吧,有钱在香港,在京城,都能过的好。不一定非得去美国,或者移民加拿大。在海外无亲无故的,你出去干嘛。要是为了绿卡,真犯不上。”

    林二姐摇头,“不是为了钱,也不是为了绿卡。就是碰上了。”她扭头对林妈道,“约翰真是特别好的一个人,真的!外国人跟咱们一样,大部分人都挺好的。一年多前吧,我晚上回去的晚了,在路上碰上俩打劫的,是约翰帮着我把人赶跑了。你说现在这大街上,还有多少见义勇为的人呐。我当时就觉得,哎呦,这外国人也不都是八国联军那会子的坏人嘛。就这么你来我往的,就熟悉了起来。”她低了头,声音慢慢的低了下去,“就我这情况吧。您说,我能找一个什么样的对象?毕竟离过婚,虽然没孩子,但是再找,也得是个二婚。以我现在这年纪,进门就得跟人家当后妈。我这脾气,别人不知道,这家里人还能不知道,是能当后妈的料子吗?还不得三天两头的打架啊。况且,就是这样的,人家心里还不定怎么嫌弃呢。男人不都是那么一码事。至少,约翰没那样的观念。他是律师,在一家美国公司的香港分公司供职,在美国也有自己的产业。结婚以后,在美国住,在香港住,或者回京城安家,都行。我是真的想跟他结婚,认真的过日子。至于能走多远,我没想过。但总不能害怕将来过不下去,就不敢迈步吧。这一年,我也学会英语了,基本的对话能应付。”

    “但还是那句话,要是家里同意,那么我们就结婚。要是家里不同意,那就算了。我们就当朋友,情人一般相处着也行。没什么要紧的。”

    林二姐说完,就看着林妈。

    林雨桐赶紧躲开了,这人就是欠揍。前面说的都挺好的,后面非说什么‘情人’,这不是找揍吗?

    果不然,林雨桐刚躲开,林妈拿起手边的笤帚,就朝林二姐身上打去,“我叫你不学好,我叫你没羞没臊……”

    “妈,我都三十多了。”林二姐跳开,一边躲,一边揉屁股。

    “三十多了?就是八十多了,我也一样打。”林妈气的捂住胸口,“怎么生了你这么孽障?”

    “那您可得万岁万岁万万岁的活着。”林二姐嘀咕了一句。

    林大嫂就赶紧给林妈顺气,“您想想,二妹这话也有道理。现在这世道可不一样了。昨儿,丹丹还说了一个什么……什么贵族?”

    “单身贵族!”丹丹又摸了几片切好的黄瓜,回头就道。

    “对!就是单身贵族。”林大嫂低声道,“说咱们家老幺现在是单身贵族。您瞅瞅,在您眼里这婚姻困难户,都成了贵族了。现在这世道,可真是不一样了。只要她还肯结婚,管她嫁的的哪国人呢?是不是?横竖比老姑娘强吧。将来结了婚,有了孩子,甭管男人怎么样,有孩子就有依靠啊。这再是外国人,那外国人也是人生父母养的,也该是讲孝道的,也不会看着当妈的不管不顾吧。何况,这真要是生个孩子,那也有一半中国人的血统,就更得讲孝道了。二妹这后半辈子,不就有靠了吗?您寻思,是不是这么个道理。”

    这都哪跟哪啊?林大嫂的话,叫林雨桐直想笑。可回头一看,林大姐在一边还拼命的点头,觉得十分有道理。

    林二姐满脑袋的黑线,什么跟什么呀。合着自己结婚,就是为了合法的生个孩子?

    什么乱七八糟的!

    可偏偏的,林妈还就是把林大嫂的话听进去了。

    “都别闲着了,赶紧做饭了。来了贵客了,多做两道菜。”林妈的脸色不好,但至少没那么排斥了。

    林二姐都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