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3章 那个年月(133)一更
    那个年月(133)

    寒假清闲了,林雨桐陪着印薇在家里看电视,《便衣警察》看的还挺起劲。就算曾经看过,可故事情节讲的是什么,全都不记得了。只知道那主题曲挺好听的,“几度风雨几度春秋,风霜雪雨搏激流……”

    “你说这电视剧是越拍越好了,电影院不得关门了?”印薇边织毛衣,边问。

    梅抗美将孩子哄睡了,一出来,就接话道:“关了门那些电影院的职工怎么办?人家也有人家的办法呢。弄了个录影机,放录像呢。全都是香港走、私来的警匪片。”

    “就是夜生他们爱看的那个,打枪跟蹦豆子似得。”印薇抬头笑道,“我那天瞅了一眼,差点没笑死我,你猜怎么着?”

    林雨桐剥了橘子往印薇嘴里塞了两瓣,问道:“怎么着了?”

    “那人中了好几十枪,愣是没死,还往前爬呢。”印薇咽下嘴里的橘子,笑道,“你说这些孩子怎么都喜欢这个调调呢。”

    “不光是孩子喜欢,我们那位也喜欢。”梅抗美撇嘴,“你说他那么大的老爷们,幼稚不幼稚?”

    林雨桐笑道:“人心浮躁,就看一热闹。电影也不是人家拍的不好,只能说是没人能静下心慢慢的品咄那滋味了。”

    梅抗美点头,“是这么个理。”然后也要拿橘子吃。

    被印薇给拦了,“太凉,吃了咳嗽。你还奶孩子着呢。”

    梅抗美只得起身将橘子放在暖气片上,等会再吃。

    “我们家那位呢?”梅抗美往楼上看了看,“又跟孩子们一块看录像呢?”

    “没有。”林雨桐失笑,“说是前门新开了一家洋快餐,肯德基。二哥带着几个孩子去了。”

    “那地方我知道。”梅抗美摆摆手,“那能叫饭菜吗?吃个新鲜还成,当正经的饭菜吃?拉倒吧。还不如小米粥加一碟子酱瓜子吃着叫人舒服呢。”

    印薇点头,“一会给他们留饭。”

    要过年了,家里忙着大扫除。偏偏林家打电话来,丹丹离家出走了。

    这熊孩子!

    林雨桐和四爷赶到的时候,林妈已经躺下了,大姐夫第一次跟林大姐发了大脾气。

    “早些年你不是还挺明白的吗?有多大的能耐端多大的碗。”大姐夫瞪着林大姐,“你要怪就怪我,怪我没本事叫你么娘俩过好日子。你逼着孩子干什么,她记不住,学不会。她尽力了,你逼她,她就能学懂了?”

    “我不是着急吗?”林大姐擦了一把眼泪,“再有半年就中考了,你瞅瞅她的成绩,全都是二三十分。这就是复读也没戏。书包里全都是小说,什么情啊爱的,这不是移性情吗?还不能说了?”

    “说也要看怎么说?”大姐夫气的转圈子,“孩子都多大了,姑娘家脸面多金贵啊。你把孩子的脸皮揭下来就好了?你这人……”

    “行了!”林爸呵斥道:“不急着找孩子,在这里叨叨什么?到孩子的老师家,同学家去问问呐!她身上没多少钱,能去哪?肯定在同学家猫着呢。分头都去找!”

    林爸跟林雨桐和四爷一拨,在路上就叨叨,“你说现在的孩子都是怎么了。你们兄弟姐妹好几个,养这么多孩子也没现在这一个叫人累心。你们不也长大了,也都成人了。就算没有成了了不起的人才,但至少都能自食其力吧。怎么如今就养一个孩子,反倒叫人这么累心呢?以前是想供孩子上学供不起,现在是倾尽全力的供着,孩子却逆反了。你说,这怎么都拧着劲呢。”

    “就是想要的来的太容易了。”四爷说完,像是受到了什么触动似得,不说话了。

    林雨桐接话道:“也是压力太大了。父母没做到的,非要加注在孩子身上,这有点难为人了。那皮筋崩的紧了,还断弦呢。何况孩子。这事上,爸,你该跟我大姐好好说说。”

    林爸摇摇头,“经过这一遭,你大姐也不敢太过了。孩子们不就是拿准了爹妈舍不得他们这一点吗?就跟咱们一样,明知道孩子走不远,还急着找一样的。别看这一丁点大的孩子,好赖可知道呢。”

    没错!

    孩子可不就是认准了这一点吗?

    结果,找了一天,老师同学家都跑遍了,也没找到丹丹的影子。

    林大姐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林雨桐给掐醒,“你先别急着晕啊,再想想,看孩子还有什么相熟的人?”

    林大姐摇头,“没有了,孩子一回来就在家里,很少出门。”

    大姐夫也跟着摇头。真是想不起来。

    雨生凑过来,小声在林雨桐耳边道:“妈,丹丹姐好交了一个笔友,在羊城。”

    “什么?”林大姐一下子坐了起来。

    雨生吓的赶紧往林雨桐身后一躲,“她也就是跟我提过一句。我想……她会不会是见笔友去了。”

    笔友?

    林雨桐只记得网友,还真是忘了,现在还有笔友这一说。

    但笔友比网友靠谱多了,能相互通信,就能知道对方的具体地址,至少丢不了。也出不了大事。

    “怎么会交笔友呢?”大姐夫嘀咕道。

    “现在这交友信息,广播里就有。”震生指了指挂在床头的小半导体收音机。

    “去羊城车票可不便宜,钱从哪来?”四爷看向大姐夫,“家里的钱丢了没?孩子的零花钱有多少?”

    “就几毛的零花钱,家里的钱没丢。”林大姐坐起来,“就是她身上的压岁钱,还有老幺雨桐给的零用钱,我也收了。就怕她乱花。身上肯定没钱。”

    四爷就看向自家的三个孩子连同小伟,“你们谁拿钱给丹丹了,老实交代!”说着,就看向小伟,“小伟,抬头!”

    小伟吓了一跳,不敢看四爷,“小姑夫,那什么?丹丹身上有一百。是前天跟我拿的。”

    “你个小兔崽子!”林大哥一巴掌就呼到小伟的后脑勺上,“大人能急死,你怎么早不说话?”

    小伟缩了缩脖子,“我也不知道她拿着钱,去哪了?”

    林雨亭就赶紧往出跑,“看羊城的火车几点走的。要是已经上车了,咱们就做飞机走,最好在火车站出站口能拦住她。”

    到底是林雨亭和大姐夫一起去了羊城,将人给带回来了。

    八八年就在这提心吊胆中来到了。

    “幸亏我们在车站门口拦着了。”林雨亭后怕的道,“这傻丫头,在车上认识一个人,就敢跟着人家走,人家说认识她要找的人,她就信。”说着又瞪着丹丹:“转头人家把你骗到山里,卖给人家做媳妇,你叫这一大家子上哪里找你去。”

    林大姐在孩子回来以后,就病倒了。心气一下子就卸了。

    “随她吧。”林大姐摇摇头,“随她高兴吧。我们就算退休也还有退休工资养老,不指望她什么了。”

    林雨桐推了推林大姐,“你怎么还跟孩子置气呢?孩子嘛!慢慢教就是了。”

    林大姐摇摇头,“你说我跟他爸多累呐,就想叫她别跟我们似得,她怎么就不能理解?”

    这就是没办法解开的死结。很多父母对孩子都是这样的。

    丹丹没挨打,倒是小伟被林大哥混合双打了一顿。皮小子嘛,打一顿就打一顿吧。

    “这小子不学好。”林大哥袖子卷在胳膊肘,梳着的大背头也乱了,头发掉了几缕遮住了一只眼睛,“读个中专,你就好好读吧。还谈了个女朋友。你说说,这小小年纪的,气死我了……你小叔都没女朋友呢,你着什么急……”

    “嗳!大哥。训孩子就训孩子,可别挂累我。”林雨亭说着,顺手又拍了一下小伟的后脑勺,“这小子,出息了。毛都没长齐呢,就谈上女朋友了。害你小叔我又被提溜出来。像你小叔这样,还单着的,就是一家子的罪人你知道不?叫你害我。”说着,又轻轻的朝外踹小伟,小声道:“还不跑!没挨够打啊。”

    小伟嗤嗤的笑着,撒丫子的颠了。

    “怎么都是二皮脸呢。”林大哥喘了一口气,才坐下。

    “行了,都什么年月了。”林雨亭给林大哥端了一杯茶递过去,“还当是你们当年呢。看对眼了就得结婚啊。现在这小年轻处朋友几个是奔着结婚去的。叫我说,小伟这点随大哥,你跟大嫂结婚的时候,也就比小伟大两岁吧。大嫂追在你屁股后头跑的时候,也就是小伟这年纪吧。怎么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呢?”

    林大嫂将手里的核桃朝林雨亭砸过去,“怎么说话呢?怎么说话呢?还能不能实事求是了?谁追在你大哥后面跑了?你大哥这人你还不知道,这人特会拿乔。不是他自个愿意,时不时的露出点那个意思,我能老撵着他跑?只能说你大哥这人有心眼,我缺心眼,被人吊着还不自知。”

    “胡沁什么呢?”林大哥面色有些尴尬,“闲的你们。”说着又拧眉看林雨亭,“你要交女朋友就老实的处了女朋友,别跟外面胡来。如今那些酒店里是个什么情形,你大哥我知道。咱可把话说到头里,敢乱来,我打断你的腿!”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