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7章 那个年月(127)一更
    那个年月(127)

    林大哥打电话说叫四爷过去。

    具体为什么,林大哥好像还没有跟林雨桐说的意思。林雨桐挑眉,也没问。就挂了电话。顺便上楼去看四爷忙完了没有。

    四爷这几天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对国外的金融股票感兴趣了。托人找了不少书,没个清闲的时候。

    这股子钻研的尽头,叫林雨桐只能汗颜。

    林雨桐推门进去,猛然发现四爷鼻子上带着一副眼镜。

    近视了?

    不能吧。自己盯得紧着呢,不可能会近视的。

    “眼睛怎么了?”林雨桐凑上去问道。

    四爷将眼镜往上扶了扶,然后仰着头看林雨桐,“瞧着怎么样?”

    林雨桐一把把眼镜从他脸上给摘下来,放在自己眼跟前一看,诧异的道:“平镜?”

    四爷点点头,“我眼睛好着呢。不带平镜带什么?”

    “要是为了当风沙,买一副墨镜得嘞。弄个平镜干什么?”林雨桐嫌弃的就要扔。

    四爷一把拦住,“别扔,这是我让二哥给捎回来的。”说着,又戴上了,“你只说我戴着眼镜怎么样?”

    林雨桐站远点打量,还真别说,一副眼镜叫人的气质大变,她不由的赞道:“瞧着儒雅,斯文,风度翩翩。”

    四爷满意的笑了,又扶了扶眼镜,“那就好。”

    林雨桐瞪眼,合着您就是想装扮成斯文人啊?

    四爷干咳一声,“瞧着新鲜,试试效果。其实也没什么不方便的,你觉得呢?”

    林雨桐伸手挂在他脖子上,脸凑过去要亲他,然后四目相对,中间隔着眼镜。

    “碍事不?”林雨桐用鼻尖碰了碰四爷的鼻尖,问道。

    四爷往后一闪,“别闹。在外面要是有人离我这么近,你能答应”

    那绝对不能。但是为什么还是觉得别扭呢。

    两人笑着从楼下下去。

    印薇还只夸好,“这么着好多了。要不然,看着比谁都像领导。”

    有这事吗?

    林雨桐转脸看四爷。为什么自己从来没有感觉这有什么不妥当的。

    四爷隐晦的点头,有些无奈的小声道:“上次跟所长一起出门,人家先跟我握手……”

    原来如此。想想,还真是觉得挺尴尬的。一次如此,两次如此,次数多了,总会叫人心里不舒服的。

    这事闹的,出门还得‘化装’一番啊。

    林雨桐就又打量了四爷一番,“现在看着,更像个年轻学者了。”

    四爷这才满意。

    送走四爷,梅抗美还奇怪,“你没跟着回娘家一趟?”

    “不去了。”林雨桐看了看外面的天,“太热了。”

    就是车里,也不带空调。她还真不想大中午的去遭这罪。

    四爷一路进了厂里,就直奔林大哥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风扇吹的呼呼的响。

    “快来凉快凉快。”林大哥让四爷坐,又起身叫秘书拿冰镇的西瓜来。

    如今厂委的办公室,买了一个冰箱。里面放个新鲜水果什么的,招待客商。

    四爷顺势坐下,吃了一牙西瓜,这才摸出纸巾擦了擦,“如今的办公条件是好多了。”

    林大哥往四爷的对面一坐,“也就凑活。”然后转移话题道,“我这次叫你跑一趟,是因为厂里初步有个意向,想请你当咱们的经济顾问……”

    “顾问?”四爷一愣。马上明白了。如今教授,学者在外面做顾问的很多。毕竟人家提供的薪资待遇,不是一般的好。四爷看了林大哥一眼,“别人不知道,大哥还能不知道,我不缺钱。”

    就是不缺钱才麻烦呢?

    林大哥一时还真有些为难。

    四爷看了林大哥一眼,“大哥这才刚坐上副厂长没几天,又想往上升一升了?”这官瘾可真是够大的。

    林大哥呵呵一笑,“官场上就是这样的,不进则退。我不想办法,但别人就会想办法。要不然,要么被人家顶替,要么被人家赶超。看着别人的脸色过日子……”他摇摇头,“适应不了了。”

    看来真是想借自己的势了。

    四爷眼皮都没撩,要真是想要这个厂,林大哥在厂里其实并不全是好事。要只是一个普通的职工还罢了,要真是领导,这将来怎么安置?

    他往椅子背上一靠,“大哥想当官,自是正经的往机关里努力,在厂里,管着这点人和事,终究是有局限性的。”

    如今政府和企业的干部级别还都是一样的。林大哥怎么算也是副处级干部。放到地方上,怎么也够副县级吧。

    林大哥不是没动过这心思,“只是,谈何容易?”

    “事在人为嘛。”四爷说了这么一句。

    这似是而非的承诺,顿时叫林大哥的眼睛一亮。他没有再继续刚才的话题,两人说了几句闲话,四爷就告辞了。

    到家后,四爷洗澡出来,就跟林雨桐道:“让他在副厂长的位子上晃悠上两年,厂里的情况要真是不好了,就把他调出来,哪怕是去档案局,或是文化局,当一个副局、长呢。他也达成心愿了,咱们也省劲了。要不然,这么一尊大佛在厂里,迟早都得起冲突。”

    “要不是药厂的批文手续不好办,再加上生产新药,这药监局等等部门都要重新建立关系,我都宁愿新建一座厂子,也不远收拾这烂摊子。”林雨桐摇摇头,“再说,看大哥那官瘾,档案局,文化局,能满足他的欲、望吗?人心呐,就没有知足的时候。”

    四爷往床上一躺,翻了个身,“如今说这个尚早。过上些年,他年龄慢慢的大了,也就没这么多的雄心壮志了。在清闲的衙门好啊,清贵。出事也出不了大事。养老最好了。”

    林雨桐拍了他一下,这人最坏了。

    等八月末,老爷子带孩子们回来,显得都很高兴。

    “都是当兵的好苗子。”老爷子满意的道:“以后都当兵去。好男要当兵,好女也要当兵嘛。我们雨生真是不错。”

    林雨桐心里呵呵,也没反驳,孩子才多大,现在定下将来太早了。

    “都去洗洗。”林雨桐打发几个孩子,然后看长成小少年的江淮,“比从南边回来的时候还黑了。你爸妈肯定要心疼的。”

    江淮抿嘴笑,“我爸早想叫我去锻炼了,每次我妈都拦着。这回,我爸肯定满意了。”

    说着,就跑上楼去。在下面还能听见他们说着打靶的事。

    印薇小声跟林雨桐道:“晓晓的肩窝子都乌青一片了。”

    林雨桐唬了一跳,就怕枪的后坐力把孩子给震伤了。赶紧去瞧了瞧,孩子疼的龇牙咧嘴,但就是没哭。

    “没事,就是皮肉伤。”林雨桐摸了摸晓晓的脑袋,“我一会配点药,抹一抹,就不疼了。三两天准好。”

    印薇心疼的道,“下次我再是不叫孩子去了。”

    印昆险些死在战场上,难不成还叫孩子们再去送一次命。她可舍不得。怪不得胡枫不同意江淮跟着他爸训练,当妈就没有能舍得的。

    送走江淮,回到研究所,两口子第一次认真的跟孩子们面对面的坐在一起。

    “你们长大了,都想做什么?”林雨桐貌似随意的问道。

    人,总得有个理想和目标的。

    三个孩子面面相觑。过了好半天,雨生才道:“爷爷想叫我们参军。但我暂时不想去。我想去国外去看看,美国,苏联,欧洲,甚至是非洲,我都想去。”

    林雨桐和四爷对视一眼,现在问孩子将来打算选择什么职业,这本身就有些可笑。孩子们的认知总是有限的。但雨生说了她长大了想做的事情,也算数吧。

    四爷点点头,看向震生。

    震生看着林雨桐和四爷,“我……我不知道……还没想好……”

    四爷看着儿子忐忑的目光,这还真是一个谨慎的性子,没拿定主意,就不开口。“没关系,你有的是时间慢慢的想。”

    夜生瞥了震生一眼,“我想好了,但是我不打算说。”说着,还挑挑眉,“你们帮我实现的理想,就不是理想了。想起来就觉得没劲。”说完还朝雨生不屑的道,“想环游世界,自己挣钱去。”

    “看把你嚣张的。”雨生接过话,挤兑夜生,“我知道你想干什么。你就是想晚上不睡,早上不起。吃好喝好玩好,然后还没人管。你不敢说,怕爸妈拾掇你。”

    “切!”夜生跳起来,“燕雀安之鸿鹄之志?”

    “哎呦,笑死我了。还鸿鹄呢?”雨生不屑,“我瞧着,最多是家雀。”

    得!说不下去了。

    两人虽然从来没想着给孩子画下一条道来,叫孩子按照自己给他规划的路走,但是也多少希望能助他们一臂之力。只是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结果。

    晚上躺在床上,林雨桐安慰四爷,“孩子还小,不懂事……”

    “不是!不是不懂事……”四爷叹了一声,“这应该是一种进步吧。孝道得讲,但也不能因为孝道,逼着孩子放弃原本的个性。这是不对的。”

    林雨桐眨着眼睛,在黑暗里看了四爷半天,才失笑道:“年少轻狂啊!爷就这么看着他们将来被现实撞的头破血流?”

    四爷‘嗯’了一声,“不如此,就长不大。”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