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0章 那个年月(119)三更
    那个年月(119)

    四爷此刻却坐在林大哥的办公室里。林大哥升为副厂长了,如今有自己独立办公室。

    “……上次的事情多亏了你。”林大哥多少有些不好意思,“你不过来,我还这两天去你那边一趟。”

    “有事?”四爷端着茶杯子在手里,却没喝。

    林大哥从办公椅上起来,坐到跟四爷旁边的沙发上。

    “厂里想引进一套设备,如今集资了一部分,也从银行借贷了一部分,资金算是凑齐了。”林大哥不好意思的道,“但这跟外国人打交道……我们厂还真是……听说,你二哥做的就是进出口贸易?”

    四爷点点头,“是!他们那个跟咱们这药厂还不是一码事。他们都是靠着部门的权力和资源做生意,只有赚的,没有赔的可能。”

    林大哥眼睛一亮,“就是要这样的咱们才信得过。”他低声道,“你放心,厂里必然不会亏待……”

    四爷就摆摆手,“又不是外人,何必见外。再说了,花的钱多了,大哥也为难。我二哥那边,虽说在公司里干,但是客户资源却在他手里握着。私下联系一二未尝不可。能省点是一点,也好叫大哥在厂里好做人。这次因为卖股份的事情,肯定也得罪了不少人。”

    林大哥拍了拍四爷的胳膊,“那就什么都不说了。”

    四爷就用林大哥办公室的电话给印昆打了个电话,剩下的事情交给他们俩处理就行。

    印昆一听是药厂,马上明白四爷的意思,“这是我心里有数,你的意思,我知道了……”

    “护照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四爷又问道。

    印昆‘嗯’了一声,“成了。什么时候走,直接过来拿就行。”

    这边挂了电话,林大哥才道:“二妹说去香港,竟然是真的?”

    “是,已经办妥了,随时能走。”四爷应了一声。

    林大哥愕然,如今这去香港手续也很麻烦,没想到这竟然办成了。

    所以,晚上林大哥陪四爷回来的时候,笑的多少有点殷勤。

    四爷将事情跟林雨桐小声说了一下,林雨桐就朝林二姐点点头。

    林二姐当时就笑了,“那成,过了春节我就走。”

    林爸林妈脸上的神色不好看。作为老辈人,更希望孩子都留在身边。

    “二姑,给我买一台游戏机邮回来。我们班同学的叔叔在美国,寄回来的东西可好了。”林小伟在一边吆喝。

    林大嫂一巴掌拍过去,“哪哪都有你。赶紧看书去,马上考中学了,也不说着急。考不上重点中学……”

    “考不上重点中学,就考不上大学。考不上大学这辈子就完了。”林小伟阴阳怪气的学林大嫂说话,“一定要像你小姑和小姑夫一样,考上最好的大学……”

    “这熊孩子!”林大嫂瞪眼,“难道我说的不对?你别以为能接我跟你爸的班,咱们厂里是个什么样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没心没肺的,能把人给愁死。”

    林大姐就接过话头,“小伟还算是好的,我们丹丹我才犯愁呢。学习就没学明白过。回回考试都刚刚及格,你说这愁人不愁人。”

    雨生趴在四爷的背上,小声道:“是挺愁人的。她的题我都会做。”

    四爷手放在后面轻轻的拍了雨生的屁股一下。林雨桐马上扫了一下这父女俩,雨生赶紧缩着脑袋钻到四爷背后去了。

    林雨桐心说,你怎么不说,你们受的是什么教育。不管是云师傅还是何田,有些大学想请过去讲两节课都请不到。你们天天跟着这样的老师学习,再要是学不好,那就真是脑子的问题了。

    林妈不赞同的道:“你也别狠命的逼着孩子。这不怨孩子,你原来就不是什么读书的料。一看书就头疼,这会子逼着孩子做什么?”

    “妈!”林大姐不愿意的道,“我跟他爸就是吃了没文化的亏,还能不长点教训。说什么,也要培养出个大学生来。听说,厂里引进新机器,能上机器的都得是高中毕业。像是我跟大嫂这样,幸亏不在车间,要不然都得退下来。现在都这样,以后呢?”

    林爸叹了一声,“那这世上,什么样的人都有。有些人擅长学习,有些人不擅长。那你非逼着孩子学孩子根本不擅长的,这不是……犯蠢么?”

    “她又不比别人少长了什么。”林大姐看了一眼坐在一边耷拉着小脸的闺女,“人家都能行,她凭什么不行?”

    得!又绕回来了。

    大姐夫倒是看了林大姐一眼,心疼的把丹丹一抱,“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呢。再说了,孩子还小,开窍晚也不定。急什么?”

    林妈跟林大嫂把饭往桌上摆,回头就道:“你们小的时候,只想着叫你们吃饱穿暖就行了。那时候觉得孩子吃不饱多可怜呐。如今,逼着孩子学,孩子看着比你们那时候还可怜。这世道是越变越好了,可这其实也是越过越累了。”连孩子都过得累。就怕跟不上这世道变化的脚步。

    这话也是大实话。

    林雨亭抱着一提啤酒进来,就笑道:“行了,别说我们丹丹了。真不放心,就自己多挣点,给孩子留着。”

    说着就把啤酒打开。

    四爷拿了一瓶喝了一口,“嗯!如今这啤酒是比散啤味道好些。”

    林大哥就点头,“好家伙,那时候一听卖散啤的来了,就端着个饭盆去买。如今这瓶装的好多了。不过,要比起来,还是比不上人家那扎啤。我们去美国的时候,在香港转机的。那边是扎啤。”

    林雨亭就接话道:“好一点的饭店如今也有。就是太贵。”

    林爸嫌弃的道:“还不都是一股子马尿味。我一点都喝不出好来。”

    等林雨桐和四爷带着孩子回到印家,都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林雨桐就揪着雨生单独训斥,“丹丹是姐姐,你怎么能笑话人家?在那么多人面前小声嘀咕,虽然人家听不见,但不能说你就有礼貌。”

    雨生撇撇嘴,“我没笑话她。我跟她说,我能教她,她就恼了。把课本收起来不理我了。”

    熊孩子!要是我,我也不理你。就显得你能耐是吧。

    伤人自尊了,还不自知。真是愁死人了。

    “要是晓晓拿着你的课本说,说她能教你,你是什么感觉?”林雨桐问道。

    雨生不以为然的道:“这有什么?我会觉得我妹妹咋这么聪明呢?”

    林雨桐瞪眼,瞬间就卡壳了。看把你大度的。

    还要说话,就听老爷子在楼下喊道:“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先叫孩子睡吧。”

    这又是哪个小子却请了老爷子当救兵。

    林雨桐只能应了一声,“先去睡觉,明天咱们慢慢说话。”

    四爷看着雨生出去才从外面进来,“你说的对,孩子在人情世故上,差的有点远。”

    结果林雨桐第二天忘了这码事了。但四爷一直都没忘。

    这天孩子放学,饭已经做好了。

    四爷通知,以后的晚饭都晚半个小时。用这半小时的休息时间,给孩子讲论语。

    晚上睡下才对林雨桐道:“你看弘晖和弘昀,哪怕是弘昭,人情世故上什么时候出过岔子?书是好书,就看怎么去读它。”

    有成功的例子在前,林雨桐没有反对的理由。

    四爷叹道:“净口,修身,齐家,治国,而后才能平天下。这净口,就是要修口德,也就是要会说话。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能说的话又该怎么说?在什么场合说什么话,在面对不同的人又得说不同的话。说话的语气,神态,措辞,都是有讲究的。这也是一门学问。半点马虎不得。”

    林雨桐伸手抱住四爷的腰。那天大嫂和大姐望子成龙的心态,叫林雨桐还有些不适应,觉得逼孩子太紧。其实轮到自己家,也是一样的。“爷看着教吧。”像是雨生这样肯定不行。

    于是,包括江淮在内,都要争取在学校将作业写完。回来上半个小时的古汉语课程。然后吃饭,吃完饭走着去云师傅或是何田家上外语或是音乐课。然后跑着回来。梳洗完,去描红两张。时间差不多就九点了。上床睡觉。

    一点多余的时间都没有。

    等到放寒假的时候,林雨桐带着孩子去了乐器行,去买小提琴。一把小提琴才八十六快钱。

    老爷子不喜欢西洋的乐器,“学二胡都比那劳什子强。”

    梅抗美就笑道:“这您就不懂了。现在的孩子对咱们那老一套可没兴趣。”

    “那都是国粹。”老爷子气哼哼的,“回到我找一个会拉二胡的回来,你们跟着学。”

    林雨桐和四爷都没说话。两人都会古琴,但却从来没想过拿那个去教导孩子。

    这玩意不好解释。

    但要是老爷子非叫孩子学二胡,他们也不反对。

    只是这时间上……林雨桐看了一眼快哭出来的孩子,轻轻的咳嗽了一声,“是不是课安排的有点多了?”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