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0章 那个年月(109)二更
    那个年月(109)

    因为得到的消息早,除了上面个别领导,其他的人,真没把林雨桐和四爷将家里的家电捐出来,跟分房的事联系起来。

    当时的事,大家都看见眼里。林雨桐实在是被人逼的没办法,一气之下,才说的那样的话。

    但是话说出口了,小年轻脸皮嫩,不好意思转圜,就那么白白的损失了家里的东西,多可惜呐。

    红姐就说林雨桐,“你这性子也太面了。要是我,当时就把洗衣机拉回自己家了,谁也别用了。”

    林雨桐心说,拉回来干嘛啊。都脏了,还怎么用。

    反正是自己也不用的,拿它换房子,不要太划算。住在这里,实在是有点腻味了。

    以前大家的日子过得都差不多,没有什么明显的贫富差别,也就基本没有什么大的争端。

    但是如今不一样了,以后这为了评职称,为了分房子,相互之间的争吵,只怕多了去了。

    早早的避开才好,要不然,这环境可真叫人不舒服了。

    这事直到落了雪了,才算是正式的定下来。

    一听说,这次的房子,有两室一厅的,也有三室一厅的。还都是带着厨房带着卫生间的,大家伙顿时就兴奋了。

    三室一厅的要么是领导,要么是科研骨干,大家都不争了,但是两室一厅,这诱惑可真是不小。

    楼里跟炸了锅一样。

    林雨桐和四爷在屋里,听着外面的声音,两人相视一笑。

    这地方还真是住不成了。

    孩子们在屋里描红,都被外面的动静给惊着了,不停的探头探脑的,想看看外面都在干嘛呢?比菜市场还热闹。

    外面响起了敲门声,夜生跑过去开门,见了苏杭和红姐,就笑着放了两人进来,然后他趴在门边上,往外看。

    “你那是什么样子。要看就大大方方的看,要不看就把门关上。”林雨桐起身边给这两人倒水,边训夜生。

    夜生嘻嘻一笑,就缩回来了。将门关好,才跑进卧室,几个人围在一起不知道又在嘀咕什么。

    苏杭就小声问四爷,“你可真坐得住。怎么样?有没有什么想法?”

    “我们才几年的工龄,哪里就轮得上我们?”四爷摇摇头,“你挣一把,倒是有机会。”

    苏杭摇头,“我的条件是够,但是我们家这位一直在档案室……这地方……”他摇摇头,“你跟小林不一样,你们这一批大学生毕业就是干部的福利待遇。再加上你们都是研究员,岗位重要。两居室肯定是能轮上的。再加上捐献的东西,三室一厅也能争一争。一百多平的房子,足够你们住了。领导那里你还是要跑一跑的。”

    要跑的早就跑完了。哪能现在这个敏感的时期往领导门上跑呢。这不是上门给领导找不自在吗?这个时候,谁敢收礼?

    这叫不会办事。

    四爷一笑,“咱们能跑,人家也能跑。看吧,吃亏了我也不会不出声。”他问苏杭,“你怎么想的?真不想争一争了?”

    “我就是想着,你们怎么也能搬走。到时候,你们这屋子,能给我们就不错了。”苏杭笑道。

    他们的房子格局确实跟这边一样,但是当初整修的时候,没有隔出卫生间和厨房来。到底是不方便。认真说起来,这房子规整以后也算是两室一厅带厨卫了。两人又没孩子,住进来绝对算是宽敞的。

    四爷就明白了,“只要我们能搬出去,这当然是没有问题的。”

    苏杭就一笑,“房子这事,不光是上面来定,下面还得投票。这私下串联的事,就交给我了。”

    四爷还真就没问。

    过了两天,召开全体职工大会。正式宣布这次福利分房的条件。

    果然,前置条件一大堆,下面抱怨之声震天的响。

    当听到草拟的名单里有印臻和林雨桐的名字的时候,不少人就有了意见。

    “凭什么?他们才来几年?”这人是后勤上的,四五十岁的妇女,透着一股子彪悍劲。

    林雨桐也还没说话,胖婶就笑道:“凭什么?就凭人家是名牌大学的大学生,是咱们所里专门请回来的。再说了,别人说也就罢了,你还好意思说。人家小林家的压力锅,自从拿出来以后,就没还回去过。如今在谁家呢?今早上我还看见你用了。做人怎么这么没脸没皮呢?你还好意思吆喝?欺负人家脸嫩不跟你掰扯是不是?大家伙的眼睛都是雪亮的。就是门口的电话,没有人家小印在背后想办法,大家能这么方便。别端着碗吃肉,放下筷子就骂娘。什么素质。”

    反正自家又分不上房,她才不怕得罪人呢?再说了,这婆娘家里的条件跟自家差不多,这不定是被谁推出来当枪使了。她们那些鬼鬼祟祟的事,她全都知道。

    人家小林对自家,那真心是不错。自己这看电话的工作,都是人家小印说了话的。毕竟电话是人家弄来的,领导给了面子。

    这人情可不算小了。听说过年所里还能给自己涨一次工资。就自己的工资,省着用,就够一家人的日常开销了。这人情可不小。

    别的忙帮不上,这种吵架扯皮的事,她怕过谁?

    果然,那边就气虚了。

    红姐就在林雨桐耳边嘀咕,“你说我一直说你傻,家里的东西都看不住,由着大家用。没想到关键的时候,这平时的好名声顶了大用了。”

    林雨桐心里就笑,要是自家真是那种面瓜,还不是由着人欺负。

    上面把自家的名字摆上去,未必不是看在老爷子的面子上。但自己跟四爷要不是自身条件硬气,领导也不敢往出提。

    就像是苏杭说的,他们俩先是干部身份,然后又是业务骨干。学历高,又是双职工。这本身就够条件了。唯一的短板就是资历浅

    这不也想办法弥补了吗?

    苏杭就站起来,笑道:“我说一句公道话,小印和小林的自身条件,分一套两居室,这个应该没有异议。但考虑到这两位同志对大家伙的贡献,是不是能请各位领导考虑一下,酌情分一套三居室给他们。咱们说一句不怎么好听的功利话,光是冰箱和洗衣机的一千多块钱,人家也够买三十平的单间了。如今,多给人家一个房间的面积,这不是应当应分的吗?咱们不能打击年轻人为所里做贡献的积极□□。”

    这话一落下,马上有很多人开始响应。就算不怎么赞同的,也不好开口。你得了人家好处,就不能翻脸不认人吧。毕竟一点不顾脸面的,还真是不多。

    更有一些脑子转得快的人一听,马上打起了小算盘。要真是他们分了三居室,那么这二居室不就少了一个竞争的人了吗?反正,三居室跟自家又没有关系,占就占去呗。反正占的都是领导的资源。跟大家伙没有什么利益冲突嘛。

    结果,如此一个提议,反对的倒基本没有。

    张所长心里一叹,这有心眼的人跟没心眼的人的差别。

    瞧瞧,大家都一致通过了,领导还能说什么?不同意的话岂不是证明有私心。

    况且,他们又都不是笨人,原本就预留一套,就是看着上面那位老爷子的面子的。如果上面说话了,所里还能硬抗着?结果,人家多机灵啊。并不用他们为难,就把事情办了。他们只要顺着民意就好。

    于是一锤定音,四爷和林雨桐能分到一个三室一厅一厨一卫的房子。

    这个时代的房子,可没有什么公摊的面积。说是多大,实际的居住面积就是多大。

    不过,像是云师傅,蒋师傅这样的,都是研究所的大拿。也顺利的分到了三居室。

    云师傅当然高兴。三居室的房子,将来云帆结婚,生孩子,这屋子都够住了。

    蒋师傅却发愁了。因为儿女多,这房子其实还是不够分的。叫哪个子女跟自己住到新家,就成了个问题。

    而何田,因为丈夫在wen中去世了,后来平反了。但到底是人没了。作为补偿,所里分给了她一套二居室的。

    别人还没说什么呢,周平就跳起来。

    “凭什么?我们家张革新跟她的资历一样,工龄一样,学历一样。凭什么她能分到,我们就分不到。”

    何田哪里是肯吃亏的人,马上就道:“你是谁?今儿是职工大会,你是干什么的?是所里的职工吗?那我怎么不知道。你问我凭什么,我都懒得回答你。这不是明摆着吗?我们家那位,就是死了,那也是所里的研究员。你虽然活着,可你是什么?跟咱们所里有什么关系?你问问你们家张革新,我们家那位死人,曾经是不是为这所里做过贡献。”

    在专业领域,那位确实是一位不可多得的人才。只要在研究所呆的时间长的人,都知道。所以,给何田分这套房子,大部分的人不会说什么。

    周平还真就没资格在这里说话。因为她确实不是厂里的职工。只能算是家属。

    职工有发言的权力,家属却没有。

    红姐就笑道:“这里又不是菜市场,谁都能来这里说话了?”

    张革新这才拉着周平,“行了,你别闹了。不难为情啊。”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