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9章 那个年月(108)一更
    那个年月(108)

    胖婶真的挤过人群,朝电话走去。

    周平冷哼一声,“身正不怕影子斜。有本事你就去告去,看看真正害怕的是谁?”

    胖婶哪里会服软,那可是一碗牛肉。整整一大碗,小二斤肉炒出来的,现在剩一小半了。她能不生气吗?要是平时,气一气要就过去了,可这回这肉,是专门留出来的。

    因为儿子谈了个对象,这个周末要回来吃饭。人家小姑娘在邮局工作,多体面呐。自家虽说在研究所,听起来让人敬畏,但是却只是厨子。

    老李是大厨,自己就是个在楼道里接听电话的。

    人家姑娘的父母可都是在供销社工作,这一对比,明显就不在一个档次上。就怕人家觉得自家高攀了。或者看不上家里的条件,再吹了。

    大儿子今年都二十二了,这婚事再也不能耽搁了。

    况且,邮局那边,人家姑娘现在就分了一个单人的宿舍,以后结婚了,大儿子这边的房子不用愁了。

    要不然,自己就得跟着老李住在食堂的仓库去,给小两口腾地方。

    所以,她十分看重这次拜访。

    一定要让人家姑娘觉得,咱家别的不成,但在某些方面还是有些优势的。

    比如这吃的,牛肉可不是那么好买到的。

    如今,就剩下一个那么点,一道菜都凑不出来,叫自己怎么办?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这股火气顿时就往上冒,怎么也压不住。

    手都搭到电话上了,却被人摁住了。

    老李围着满是沾着油星子的白围裙挤了进来,一双大手摁住胖婶的手,气道:“行了!多大点事,报什么警?闹的大家脸上都不好看。”

    胖婶怒道:“怎么不能报警了,小偷小摸,那也得游街,得判刑。我还就不信了,找不出这个人来。”

    老李一把拽住胖婶,“娘们家的,说不听了是不是?”说着,不由分说,就拉着胖婶往回走,“你要是不听劝,就给我滚回老家去。都是不醒事的,退一步怎么了?为了一口吃的闹腾,出息了?”

    周平看了两人一眼,就冷笑一声,进了屋子,门被狠狠的给拍上了。

    林雨桐就有些明白了。

    胖婶家的肉,来历只怕并不清白。

    老李是厨子,这厨子给家里切上一小块肉,留点菜什么的,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厨子嘛,谁也不能将这样的行为理解为偷吃。但好像一直以来就是这样的规矩。偷偷给家里拿一点,总比没完没了的‘试菜’,“尝尝咸淡”强吧。就是农村那种婚丧嫁娶请来做席面的厨子,主家都要先把肉预留出来,提前就说好是给厨子的。省的食材被浪费。毕竟,厨子也是技术活。人家要是高兴了,给你多搭配上两道菜来,可省了大劲了。

    所以,有些规矩,大家是默认了的。

    但要是上纲上线,非说这是贪污,还真就是个把柄。

    这也是不查没事,一查就是事。

    红姐就嚷道,“行了,都散了吧。散了吧。”

    这里面的猫腻,大家都看的明白。所以这偷吃的人才这么明目张胆的拿胖婶家的。这就是认定了胖婶不敢嚷嚷。

    林雨桐丝毫不怀疑,要真是胖婶今儿报警了,那么这人肯定将老李一起拉进来。

    就一碗肉的事,真是闹的太难看了。

    回到屋里,林雨桐装了十几个苹果,又拿了一块熏肉,两根腊肠给江淮,“去给胖奶奶送去。”

    这儿子的对象上门是大事,面子上总得糊弄过去的。

    江淮就小声的问林雨桐,“三婶,到底是谁偷吃的?”

    这我上哪知道去。

    林雨桐摸了摸江淮的头,就低声道:“不管谁偷吃的,都不是大事。等大家日子过的好了,不缺肉吃了,也就没人偷吃了。再说了,不就是一碗肉吗?”

    江淮嘿嘿一笑,也不知道听明白了没有。拿着东西给隔壁送去了。

    四爷就在一边道,“江淮小时候的日子苦,不可能像是咱们家的这三个一样,将这些物质的东西看的轻。过两年,慢慢的习惯现在的生活,心态自然就变了。”

    林雨桐也就一叹。

    江淮回来的时候,端着一碗酱菜,一碗大酱。“胖奶奶说,今年咱们家的小菜她包了。”

    林雨桐一笑。住在楼里要是有什么好处的话,那就是天南地北的这些小菜口味都能吃到。

    如今,很少有人去外面买酱菜,都是自己做的。

    林雨桐接过来放在厨房里,“晚上咱们吃炸酱面。”

    过了没两天,又有两家为了洗衣机的事闹起来了。

    林雨桐压根就没用过洗衣机,都是这些□□着用。以前也不见那么勤快,这次家家户户都恨不能将家里的床单被罩,冬天的衣服。能洗的都在水里过一遍。

    “你洗完好歹把洗衣机清理一遍,什么脏的臭的都拿出来。这是孩子的尿布吧,这个怎么能放在洗衣机里洗呢?这也不是你们家的洗衣机,你们家的孩子,你们不嫌弃脏,但是你得问问人家小林愿意不愿意?”

    林雨桐真举得哔了狗了。用了自家的洗衣机,这得罪人的事,还往自家身上推。有没有一点良心了。

    自己不管怎么回答,都不合适。

    她微微笑了笑,“这事不要问我,这冰箱和洗衣机,我们捐给所里了。以后就是大家的公共财产了,愿意怎么用就怎么用吧。”

    说着,就撂了帘子回屋。

    楼道里一下子就安静起来了。冰箱和洗衣机一千多块钱呢,就这,还不一定能买到。

    捐了?

    肯定是说气话呢。

    谁舍得啊?大家都觉得林雨桐是被这两家给气的。

    那两家也讪讪的,说到底,是他们不地道。

    四爷从外面回来,就听说这事了。回屋一看,林雨桐神色正常,不像是生气的样子。他就说嘛,这点子东西哪里能叫她生气。

    林雨桐低声跟四爷道:“有件事我忘了跟你说了,昨儿我跟张所长的爱人聊天,她跟我说,这次咱们单位要建房了。资金都已经批下来了。”

    四爷扭头一瞧,“没想到你比我听说的还早。我也是刚听说。刚才回来的时候,还想着,要不要弄一台彩电给所里的大会议室。一进楼就听说这把冰箱和洗衣机捐了。我还想说你这才这误打误撞倒是把什么问题都解决了,没想到你这心里也还算有成算。”

    林雨桐斜了他一眼,“小看人不是?”

    这福利分房,永远都是狼多肉少。

    分房要卡的条件可多了,看职称,看资历,看工龄。这些都排好了,再看是不是双职工。

    就算是这样,条件符合的也多的是。

    房子还是分不过来。

    于是没办法,就又得抽号。抽到的就是幸运,抽不到就自认倒霉,等着下一次优先。

    当然了,只要是人来操作,这里面就有漏洞可钻。

    林雨桐和四爷工龄短,资历浅,唯一占着优势的是双职工,而且都是要害部门的双职工。跟苏杭和红姐这种,一个在科研上,一个在档案室的不同。跟胖婶和李师傅这样的更不同。

    虽然两人的机会还是有的。但却并不把稳。毕竟前面排着不知道多少资历深的。

    所以,就得加重自身的砝码。要是对所里,对广大的职工,有一定的贡献,也是一个理由吧。

    林雨桐当时也是灵机一动,就将这咬手的东西,给直接扔出去了。

    当天晚上,四爷就去找了张所长,正式的将冰箱和洗衣机给捐了。

    张所长等四爷走后,就低声问自家老婆,“你是不是嘴上不严实,把分房的事漏出去了。”

    张嫂子道:“哪里就漏了?你可别诬赖人。楼里为用洗衣机的,都闹起来了。还敢拉着小林叫人评理。你说,这叫什么事?人家自己都没用过,是我,我也捐了,还能落一个好名声。还有那冰箱,差点都报警。这家别提这会子多憋屈了。一千多块钱,都能买两间屋子了。犯得上为这个捐东西吗?”

    她心里其实有点心虚的。但是自家老张这人,就是个死心眼子。光知道做研究有什么用,还得学会做官。这印家后面站着一尊大佛,结个善缘,有什么关系。关键时候,人家说一句话,他就能往上走一走。再说了,人家小林多会做人。自家闺女要结婚了,这家里拿着钱,彩电就是买不到。处处都缺货。人家就打包票,说是彩电她给找,自己准备好钱就行。别看是花钱,但是这总比有钱花不出去强吧。

    两人平时没事的时候,爱在一处嘀咕。人家家里背景深,也不用巴结自己。自己也不是那种爱听奉承话的人。别看两人差着年岁,但是真能说到一块去。

    分房子这事,就是自己故意露出来给林雨桐的。原本想着他们会在上面使劲,但是没想到人家直接从下面着手了。这些人用了人家的,怕是八成都说不出反对的话。

    她就喜欢跟这种精明人打交道。

    老张就算是偏着这小两口一点,有这由头在,自家也不为难。也没人说闲话。

    省了大劲了。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