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4章 那个年月(103)二更
    那个年月(103)

    冬雪消融,天气一天比一天暖和。

    可这青黄不接的时候,最烦难的就是做菜。

    冬菜吃了三月,腻味了,也吃完了。其他的菜刚下了种子,还都没出芽呢。

    周末的时候,四爷带着几个孩子,去一边的山里弄榆钱去了。所里去了不少人。

    江淮爬树利索,震生和夜生也学的快,三个孩子跟猴子似得窜上去。四爷去只能看顾着雨生。她竟然也能爬树。

    但这绝不是四爷想看到的样子。

    “乖闺女,下来。不用你摘。”四爷在树下伸着手,就怕她摔下来。

    雨生坐在枝丫上,腿一晃一晃的,“没事,爸爸。我不害怕。”

    但是我害怕!

    四爷心里揪着,脸上还不能带出来,更不能呵斥,就怕吓着孩子。

    林雨桐等到爷几个回来,想着晌午做榆钱麦饭吃。笑着将面袋子接过来,“别说,还真不少。”

    结果一扭头,见几个孩子往房间里窜。

    “怎么了?”林雨桐看了四爷一眼,就追了进去。

    得!

    好好的裤子,全都将大腿里侧磨得不像样子了。

    一点榆钱毁了四条裤子,真是太能干了。

    “我还学会了爬树。”雨生在隔间里露出脑袋来。

    林雨桐一口气给憋住了。感情他们还成了功臣了。

    不过,等野菜出来的时候,江淮就带着三个小的,一人一个篮子,一个小铲子或者小刀,挖了野菜回来。自家吃不了,就在楼里分。

    再说了,自家一份,云师傅一份,何田一份,偶尔给胖婶和红姐一些。其他人也不太好意思拿孩子的劳动果实,都是煮面条或者煮粥的时候添个味,抓上一小把罢了。

    这一天,林雨桐正上班,老苏提着水壶进了办公室就道:“小林,胖嫂在楼下,说是有你的电话。”

    林雨桐一愣,就赶紧站起来,跟蒋师傅说了一声,就往下跑。临走跟老苏道了一声谢谢。

    电话是林雨亭打来的。

    “怎么了?”林雨桐喘着气问道。

    “三姐,你跟姐夫能不能回来一趟,二姐这边出了点事。”林雨亭轻声道。

    话筒那边很嘈杂,显然是在外面的共用电话给自己电话。这地方每天都排很长的队,有话肯定不好在这样的场合细说。但是不是要紧事,也不会给自己打电话了。

    她二话不说的就点头,“行,我马上回去。”

    说着,就撂了电话。

    “没事吧?”胖婶问道。

    林雨桐摇摇头,“还不知道,回去再看吧。”

    “用人的时候就吱声。”胖婶叮嘱了一声。

    林雨桐先去办公室找四爷,“我自己回去就行。家里还有孩子呢。有事解决不了,我去找二哥或是二嫂,姐夫,都行。”

    “我还是跟你去吧。外面乱的很,我不放心。”四爷说着,就站起身。

    云师傅就在对面的办公桌上,“你们去吧。孩子有我呢。云帆那边谈好的店铺还得一段时间才能腾出来,这段时间也没事,他在家做饭,饿不着孩子。”

    何田在跟云师傅核对数据,就接话道:“晚上我陪着孩子,在你们家沙发上对付也行。尽管走吧。”

    苏杭就笑道,“这么多人,门挨门住着,还能委屈了孩子。忙去吧。别说几天功夫,就是十天半月的,也没事。”

    林雨桐看了四爷一样,“那行,我们跟孩子说一声,这就走了。钥匙我们留在胖婶那,孩子身上也有。”

    林雨桐回去收拾东西,四爷去学校跟孩子们说了一声。

    两人就启程回城里。

    等倒了两趟车,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林家的人都在家,林爸和林大哥对着抽烟,屋里到处都是烟味。林妈躺在床上,看来是气的不轻。林二姐倒是坐在一边,脸上看不出什么。

    林大嫂和林大姐在做饭,大姐夫跟林雨亭在床沿上坐着,都拧眉不说话。

    “到底怎么了?”林雨桐边问,边上去拉了林妈的胳膊号脉,“这是生气了,气的血压高犯了。”

    林雨亭搬了椅子让四爷坐了,跟着就叹了一口气。

    林二姐摇头道:“没什么大事,反倒把一家子都叫回来了。你们回来,孩子怎么办?”

    还有功夫问孩子。

    林雨桐就瞪眼看她,“赶紧的,别叫我着急。”

    林二姐摇摇头,“我把人打流产了。”

    什么?

    林雨桐面色一白,“谁?为的什么?”

    林二姐嗤笑道:“过年前,邓城把他妈接过来过年了。这本来也没什么。过完年,老太太回去了,不想没隔多久又来了,不仅来了,还带了一个据说是邓城表妹的姑娘,住在那边。这一住,就到了现在。”

    “他那边的事,我一般是不管的。他爱干嘛干嘛。咱们也互不相干。”

    “但是这一次,也未免太恶心了,两边隔壁的嫂子都跟我说,晚上那屋里就没消停的时候。”

    “昨晚上,我就想着,他要是真干了见不得人的勾当,我就逮个现行,叫他赶紧把婚离了算了。”

    “没想到,我是没逮到两人有事。却听到那老太太的打算。那姑娘根本就不是什么狗屁表妹,是老太太花了一百块钱诓出来的。说是带着姑娘,是为了给邓城的一个同事说对象。其实打的主意就是叫她在这边跟邓城怀个孩子,然后再带着这姑娘回乡下去。就是咬死了不离婚。”

    “既要靠着咱们家,又不想耽搁他抱孙子。这算盘还真是打得精。我一气之下就进去了,推搡邓城的时候,这孙子竟然拉着那姑娘挡了一下,就……流产了……”

    林雨桐眉头一皱,这还真是有点麻烦,好歹是人身伤害。这要是邓城报警,林二姐想脱身也不容易。

    “那姑娘在哪家医院?”林雨桐问道。只要这边不上告,就好办。

    林二姐皱眉,“我想带她去医院,邓家那死老太婆说什么都不让。”

    那这要真是万一再出了事算谁的?

    “邓城呢?”四爷开口问道。问完才对着林雨桐解释,“乡下来的小姑娘,能知道什么?还不是邓城说什么是什么。以邓城的性子,到现在没报警,就是想要点甜头。这事不难解决。”说着他就对床上的林妈笑道。“老太太,放宽心,真不是大事。”

    林妈摇摇头,“都是这孽障,连累你们了。”

    “妈,看您,说什么呢?”林雨桐皱眉道,“兄弟姐妹可不都是这样过来的,什么拖累不拖累的。”再说了,她可不觉得四爷是会吃亏的人。

    林雨亭起身道:“我去把他叫过来,咱们有话当面说。”

    “叫到外面吧。”四爷起身,“外面不是新开一家川菜馆吗?就那吧。我跟你三姐在那边等你们。”

    这屋里这么多人,根本就不是说话的地方。一个个冲动了就动拳头,还怎么说。

    林大哥起身,“要不我跟着一起过去。”

    林雨桐笑道:“又不是打群架,不用。”说着就起身,跟林大嫂打了个招呼,“一会就回来,叫孩子都过来吃饭。我去瞧瞧他们有没有水煮鱼,带回来加菜。”

    林大嫂应了一声,“要是提的要求过分,别勉强。咱们另想办法。”

    林雨桐摆摆手,跟四爷往外走。

    天已经暗下来了。晚上还有些冷。

    街上的人并不多,因为晚上的治安,实在是不好。

    到了一家门脸不大的川菜馆,晚上并没有什么客人。

    “前两天这一片打架,伤了好几个人,那些个小流氓,祸害了俩小姑娘。”菜馆的老板愤愤的道,“闹的这两天晚上,客人都没有了。不敢出门。”

    林雨桐点点头,难怪呢。

    她点了几个菜,一个酸菜鱼,一个水煮肉,一个毛血旺。

    “都是带走的。”林雨桐笑道,“慢慢做,我们不急。借你的地方说会话。”

    老板乐呵的应了,“说个地方,我们做好了给送去。”

    那就更好了。

    林雨桐一扭头,见四爷一副沉思的样子,就问道,“怎么了?想什么呢?”

    “乱世必用重典啊!”四爷摇摇头,“得叫二哥收敛点,别跟着那些人来往的太密切了,否则撞在枪口上,就麻烦了。”

    印昆结交的都是一个权二代们。那些人一天到晚的倒腾什么批文。

    林雨桐这才想起,今年该是严打了。

    她看着四爷的眼神就有些特别,自己靠的是记忆,人家靠的才是脑子。因为看待问题的高度不一样,所以,他看问题好像总有些前瞻性。

    严打确实枪毙了许多人。包括很多*。

    她还没来得及说话,小饭馆的门就被推开了。林雨亭带着邓城从外面进来。

    “三妹和三妹夫回来了?”邓城扶了扶眼睛,有些腼腆的笑了。“好长时间不见,该我请客才对,哪里能叫三妹夫破费呢?”

    “哦……”四爷应了一声,“那咱们就不吃饭了,饭菜一会打包带走,咱们借人家的地方说说话。”

    邓城的脸就僵了一下……客套话,你听不懂吗?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