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0章 那个年月(99)二更
    那个年月(99)

    孩子之间闹事,大人不能掺和,一掺和就坏事。

    可雨生那一脸不屑跟人家计较的表情实在是太打人脸了。

    王岚看着挺高傲的,但是傲不是对人的爱答不理。而应该是雨生这样的,不屑搭理。

    印薇上前,将晓晓抱了起来,“行了,别哭了。找你小舅妈再给你找一个绒花带,好不好?”

    晓晓是印薇和郭永红好不容易得来的,平时宝贝的不得了。郭永红出去买东西,一进来就瞧见自家姑娘哭,马上把东西一放就凑过去,“咋把头发都揪掉了,难怪孩子哭。疼的吧。”

    王岚出来,脸涨的通红,手里拿着绒花,不好意思的道:“不好意思,孩子不懂事。”说着,就把绒花给晓晓。

    “给我,我的!”胡甜甜一把挣开王岚的手,还要过来拿。

    印薇顺势就递过去,“孩子喜欢就拿去玩吧。”

    孩子就是任性点,大人哪里还能真计较。就是失手伤到一点,也不会说什么。

    谁知那边的胡承志抱着怀里的小汽车不撒手,“……我奶奶说了,以后我姑姑家的东西都是我的!”

    这话一出口,里里外外的人都静了下来。

    孩子不会随意说出这话的。除非大人真的这么嘀咕过。

    为什么说姑姑家的东西都是他们的,因为知道胡枫不能生育了,当然会把所有东西都传给侄儿。

    胡枫迄今为止,可就这一个侄儿。

    “胡说什么?”王岚只觉得脸都没地方搁了。

    婆婆对自己不满意,总嫌弃自己是个戏子。如今看看,难道她自己就好了?要是真好,就不会教给孩子这些混账话了?想钱想疯了,人家印家又不是没孩子。

    胡爸爸难堪的看了老婆一眼,不敢面对女儿嘲讽的眼神。

    老爷子像是没听到一样,根本就不给两人解释的机会,还是借着刚才的话题,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继续聊。

    而胡枫在面对娘家人出丑时,完全无动于衷。

    就听震生道:“我爷爷说,男子汉大丈夫要什么得自己去挣,惦记别人的东西,没出息。”说完,拉着夜生就走。不过是一个玩具汽车罢了。

    老爷子眼里就闪过一丝笑意。

    林雨桐就呵斥道:“好好的跟小朋友玩,做什么怪样子。一会好了,一会恼了。”

    “是啊是啊,孩子在一块,可不就是这个样子。”胡后妈就接了一句,算是把话都圆过去了。

    喜事就在跟前,也没人再提这茬事。

    但是在家里吃完饭,送他们去招待所的时候,两孩子还是拿着绒花和小汽车走了。

    印辰就叫震生和夜生到身边,“过两天大伯给你们买新的,好不好?”

    夜生马上得寸进尺,“我们不爱玩这种小汽车,外壳是塑料的,轮子都不会动。连那种木头做的都不如。”

    下雪的时候,孩子们会做一种木头车,拉着能在雪地里跑。

    夜生比划给他大伯听,“大伯,有没有那种……就是那种的摩托车,旁边带着一个座位的?”

    “你想要偏斗车啊?”印辰十分惊讶。

    这种车如今只有部队和公安局有。

    “要真的,不要玩具。”震生补充了一句。

    老爷子就呵呵的笑,“真车不能买,改天叫人骑一辆过来,带着你们在院子里转转就行了。”

    “等你大了,大点了大伯给你买真的。”印辰摸了摸两孩子的头,“去玩吧。”

    招待所里,进了屋子,胡爸爸就一个巴掌拍在了胡后妈的脸上,“你一天到晚,脑子里打的都是什么算盘?小枫从十几岁上就当了兵离开家,十多年了,再没回家过一次。我是一直顾忌儿子的脸面,没跟你算账。如今还真是胆子养肥了,想着谋夺人家的家产了。你知道你几斤几两重吗?”

    “好啊,孙子都懂事的年纪了,你还打我!”胡后妈捂着脸,顿时就哭了出来,“你能耐了,你能耐当初就不要娶我……”

    “是我娶你的吗?不是你死皮赖脸,我会娶你?真是跟你那个妈一样,不是什么好鸟。”胡爸爸一把甩开胡后妈,走了出去。今儿的事,他觉得没脸的很。

    胡后妈旁的不害怕,就怕人拿她妈妈说话。她妈妈到现在都健在。当年,还是旧社会的时候,老太太那也是红遍半边天的青楼mingji。后来,解放区里对她们这些jinv劳动改造。老太太当年特别识时务,转脸就嫁了一个小买卖人当续弦,算是从了良了。进门后不到八个月,就生下胡后妈。所以,认真算起来,这出身真的不怎么清白。

    胡后妈学会了老太太的心计,胡爸爸刚死了老婆,她就要死要活的缠上来处对象。当时的风气,胡爸爸不娶她,她就威胁,闹的人尽皆知,十分豁得出去。就这么着,她算是如意了。

    等到了wen的时候,因为胡爸爸在战场是立过功,没受到大的波及。胡后妈这样的出身,也因为胡爸爸的关系,没受到冲击。就算是她娘家,那种小买卖人,本该是有产阶级的,也因为有功臣的女婿,被网开一面了。

    她什么都敢闹,但也知道自己家的事上不得台面。又害怕儿孙被指摘,所以,胡爸爸一提这一茬,她就不敢吭声。

    见胡爸爸出去,就赶紧撵出去,声音也柔和下来了,眼里水汪汪透着一点怯懦,“这是去哪?晚上冷,你早点回来,省的我担心。”

    对门住着的小两口子,王岚就不屑的朝胡弟弟撇撇嘴,“就你妈那样,还看不上我。我这身份,她说我是戏子。可戏子总比aozi强。你那外婆,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了,五六十岁的时候,还能勾搭的男人给她挑水砍柴,谁不知道用的是什么手段……”

    “他妈的,你说什么呢?”胡弟弟瞪眼,“少说那有的没的,把孩子看好是正经。你当那印家的亲家是那么好攀的。别学你们家那种眼皮子浅的。瞧瞧人家的孩子。”

    说着,也甩了门出去了。

    王岚咬着嘴唇没说话,谁是眼皮子的浅的。眼皮子浅还不是你那aozi养的妈教的。

    第二天就是婚礼了,别人能歇着,就自家不能歇着。很多东西都得重新检查一遍,省的第二天出岔子。孩子们都跟着老爷子去睡了。

    “大嫂,你跟大哥去休息吧。明儿你们才是最累的。”梅抗美手上忙活,嘴上却没闲着,“这光是迎来送往,一站就是一天。可真是够累人的。”

    “没事。总比站军姿轻松。”胡枫摆摆手,挽了袖子帮忙。

    正说着话,外面传来敲门声。

    “这么晚了,谁来了?”林雨桐停下手,朝门口看去。

    四爷去开的门,说了两句话,就朝印辰喊:“大哥,有人找。在院子门口等着。”

    屋里一下子就静了下来。结婚前有人找,怎么想都别扭。

    四爷悠悠的补充了一句,“男的。”

    气氛一下子就松了起来。

    印辰拿着外套往外走,“当然是男的,我哪认识什么女的。”说着,就对胡枫交代了一声,“我一会就回来。”

    印昆撇嘴,显然觉得印辰不够老实。他跟胡枫打小报告,“我哥以前,也着实交了几个小女朋友。”

    胡枫不以为意的一笑,“那些小女朋友呢?”

    都嫁人,成了孩子妈了。谁能耗到三十岁?

    印昆一下子就噎住了。众人一笑,也就过去了。

    印辰出了门,到了院子门口,没想到见到的竟然是自己的岳父,胡枫的爸爸。

    “您怎么在这?”他赶紧迎上去,来回看了看,知道这是有话要单独跟他说,就道,“前面新开了一家涮羊肉,要么,咱们爷俩尝尝去。”

    胡爸爸这才借着路灯的光亮打量印辰,之前,他也没见过印辰。

    说实话,这女婿的人选,出乎他意料的好。家世好,看着家里也和睦。人也有本事,再加上上面有人提携,总有高飞的时候。长的也英俊,性子也沉稳,他没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但作为父亲,自家的闺女有了这样的缺陷,到底是不能放心。

    他点点头,“那就去尝尝吧。”

    两人坐在靠窗的位置上,锅里的汤咕嘟嘟的冒泡,桌上放着两瓶啤酒,印辰开了,给胡爸爸倒了一杯,“明儿是正日子,我怕喝多了出洋相,咱们爷俩意思意思就成了。”

    胡爸爸没说话,接过酒杯一口气就干了。然后抹了一把脸,才道:“我闺女是个好闺女……”一句话没说完,就有些说不下去了,“你以后,但凡有一点对不住她的地方,不管你是谁的儿子,我也能想办法不叫你好过。”

    印辰点点头,又倒了一杯酒过去,“您说的话,我都记下了。我是小枫从死人堆里扒拉出来才捡了一条命的。对谁不好,我都不会对她不好。您放心。”

    胡爸爸点点头,“你记住你说的话。”他沉默了半晌才道:“以后,不管谁打着我闺女的名号求到你跟前,你都不用理会。当然了,也包括我。这些人对不住我闺女,那就谁也别想着借着她的光。”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