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8章 那个年月(97)四更
    那个年月(97)

    林雨桐回到家才八点半,孩子们开始洗漱,准备上床睡觉了。

    她进了门,头上包着围巾也不好意思解开。

    “吃饱了没有,要不妈妈再给你们做点?”林雨桐问孩子。

    “饱了。”雨生在沙发上坐着,里面两个弟弟在洗澡,她不进去。然后又特别奇怪的看林雨桐,“妈妈把围巾解开吧,在屋里还捂着,难受不难受?”

    是挺难受的。

    四爷也奇怪的看她,然后眼里闪过笑意,“烫头发了?”

    林雨桐讪讪的解开围巾,“难看吧。”

    “好看!”雨生一下子就蹦起来,“妈妈,我也烫。”

    这都什么审美?

    “哪里好看了?这最伤头发了。”林雨桐顺了顺雨生乌油油的头发,“梳理整齐了就好,以后可别折腾头发了。”

    雨生还嘟嘴,大概还是觉得烫着美。

    四爷看着林雨桐,先是愕然,然后憋着笑扭脸。见林雨桐看过来时的表情都快哭了,他才一本正经的伸手挑了头发看了看,“挺好的,就这么着吧。”

    他不由想起以前那个被弘昭逮住剪了毛发的狮子狗,刚剪完毛不好意思见人,躲在床底下怎么叫都不出来。

    她的表情像极了那条那条狮子狗。

    林雨桐还觉得四爷的接受能力强,是因为前世他就是卷毛毛的原因吗?

    这头发让她老不自在了,就像是头上戴着个假帽子一般。

    躺在床上,四爷好心情的叫她枕着他的胳膊,然后他翻过身,面朝她睡着,手不停的在她的头上摩挲。

    林雨桐脸都黑了,“你当我是阿福啊?”

    阿福就是那条狮子狗。

    这下子,两人的脑回路终于在一个频道上了。

    四爷再也忍不住,将脸埋在还带着奇怪的味道的头发里笑开了。

    让林雨桐有了一种恨不能将留海剃掉的冲动。

    第二天起来,她细细的照了镜子,左看右瞧,这才发现,其实除了留海,后面烫的还不错。

    大波浪的卷发,这是因为头发本来就特别长的缘故。

    跟红姐那种爆炸型的,还有胖婶那种满头都是碎卷卷不同。

    唯一碍眼的就是这留海了。

    林雨桐找了两个水晶的发卡,将留海全都梳上去,用发卡别起来。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后面的头发就那么直接散着。这才有了点现代的气息。

    可千万别小瞧了留海,毁人形象分分钟的事。

    “咦?”雨生穿着睡衣,穿着毛毛脱鞋从卧室里出来,揉着眼睛看林雨桐,“比昨天好看。”

    林雨桐美美的接受闺女的赞美。

    “我也要发卡。”雨生指了指林雨桐的头上。

    林雨桐心情不错,马上道:“先去洗漱,妈妈给你梳头,给你带头花。”

    于是雨生的羊角辫上,带上了两个红彤彤的绒毛球。

    相对来说,两个儿子的关注点就不对了。他们很少在意这些细节。只要妈妈还是妈妈,至于妈妈把头发弄成什么样,只要不是剃成光头这种特别有冲击力的,他们一般不会太关注。

    要么说闺女是妈妈的小棉袄呢?林雨桐也终于体会了一次小棉袄的温暖。

    四爷看见林雨桐的造型,又笑,“还是编成大辫子吧。那样顺眼些。”

    林雨桐的心啪叽落在地上。又去把头发编起来,只不过辫子稍留的特别长,证明这头发是烫过的。

    日子晃晃悠悠的,就到了年跟前。孩子放寒假了。所里也放了年假了。

    老爷子派车过来接,这次真得回去了。

    给云师傅留了不少年货,够他们父子过年的。

    有云帆陪着,今年云师傅的年过的应该不错。

    回了京城,今年不在四合院,而在大院这边的小别墅里。

    今年要给印辰结婚,四合院那边,正准备要办酒席呢。所以暂时住不成人。

    私密的东西都收起来锁好了,剩下的空地方,都是要摆桌子的。

    现在还没有承办酒宴的酒店,都得请厨子自己做。

    一回来,三个孩子就撒欢了。这大院里,还有不少相熟的小朋友。放下东西,马上带着鞭炮,找小朋友去玩了。孩子们玩耍不会出大院,门口的警卫不会放行的。所以,大人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保姆将家里都打扫拆洗干净才回老家的。

    所以,年前就轻松很多。主要就是准备吃的。

    林雨桐跟印薇在厨房里忙活着煎炒烹炸,外面印昆在跟老爷子汇报:“……咱们那院子,里里外外的,一共能摆下二十五桌。来的人不少,估计得出流水席,一个小时一拨人,胡同里,也搭了一个棚子,也省的等着吃饭的人站在一边尴尬。”

    本来在胡同里也应该能搭上棚子的,但是影响不好啊。

    就听印昆继续道:“厨子就是咱们后勤炊事班的,不管口味怎么样,好歹速度够快。”

    大冷天的,就要吃那点热乎气。

    再就是一拨一拨的,省了人等的时间。

    “菜肉米面烟酒,我都准备好了。在咱们食堂的仓库里放着呢。餐具是直接买了不少,省的借来借去的麻烦。”

    老爷子听了半晌,就点点头,“有肉有菜就行了,肉不够,就是豆腐席也行。不用铺张,酒就用二锅头,怎么低调怎么办?”

    印昆点点头,“我知道轻重。”

    其实之前他想联系鸡鸭鹅,还专门找了鱼塘,想叫给自己留下。不过是跟四爷通电话的时候,被四爷拦了。

    反腐的力度很大。老爷子确实没贪什么钱财,但是太扎眼了也引人非议。

    所以,这次也就是两头猪,剩下的可就是豆腐白菜萝卜粉条,最多再有点熏肉和东北的干货,什么蘑菇木耳。再没有其他了。

    连自己的婚礼,他也是这么准备的。

    四爷又补充了一句,“咱们这次是不是就不要收礼金了。要是带了东西来的,咱们是不是提前准备点回礼,价值怎么也要相差不多才行。除了实在的亲戚,谁的礼都不要沾。”

    这当然更好了。

    老爷子很高兴的起身,“你大哥带着对象明天就到家,这些琐事,你们看着准备就行了。”

    印昆看着四爷就作难了,“回什么礼?这好歹得分个等级吧。”

    “茶叶,水果。不是还有给你结婚准备的干货吗?先把那个借用了,然后再从那边买点,时间上来得及。”

    印昆就起身,“行了,这事我办。明儿大哥回来你去接。我这边顾不上。”

    四爷应了一声,又起身去看给大哥准备的新房。

    第二天,四爷跟着司机,去火车站接印辰。本以为女方这边好歹要过来几个亲戚的,谁知道一个都没来。

    就两人一人背着一个包回来了。

    “大哥。”四爷迎上去,伸手把两人的东西接过来,“这是大嫂吧。”

    印辰脸上带着笑,“是你大嫂。叫大嫂也没错,元旦的时候,我们在部队举行了集体婚礼,算是已婚了。这次回来,也就是热闹热闹。”

    四爷点点头,直夸好。心里却有点意见。觉得印辰没提前跟老爷子说了一声,有点不合适。

    家里到现在都不知道这位大嫂叫什么,多大了,家里是干什么的,它本人又是个什么情况。

    什么都不知道,他这边就把婚结了。

    兄弟俩一路上都说的是几个孩子的事,尤其是印薇家的晓晓,印辰还没见过。

    “咱们家的孩子不少了。”印辰说了这么一句。

    四爷就道:“什么时候也不嫌弃孩子多。”

    这话一说完,四爷就觉得后面的气氛一变。他心里咯噔一下,不由的向后看去。

    那个四爷没看清长相的大嫂,脸一直看向窗外。印辰紧紧的攥着她的手。

    “大哥?”四爷不由的叫了一声。

    “你大嫂在战场上救了我。因为为了救我,她被弹片伤了胸腹部多处,以后怕是不能生育……”印辰看着四爷,轻声道。

    话音没落下,车子就猛的滑了一下,司机小程面色沉重的道:“对不起,我走神了。”

    四爷稳了稳心神,郑重的道:“大嫂是个了不起的人。您救了大哥,就是印家的功臣,咱们家不缺孩子。以后这些孩子,要是哪个敢对大嫂不孝,您只管打断他的腿。”

    一直没说话的胡枫这才转身扑在印辰的身上,失声哭了出来……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