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6章 那个年月(95)二更
    那个年月(95)

    四爷听了林雨桐的话,嘴角抽了抽,显然对于女人这般大胆的追求男人的行为,有些不适应。

    “我明儿跟云师傅说一声。”四爷将被子给林雨桐盖严实,才拿着书继续看。“你早点睡吧。明儿怕是要早起,孩子们今儿睡的都早。”

    睡的早就意味着起来的早,他们起来了,大人就别想睡了。

    可是今儿林雨桐睡了半下午了,哪里有那么多的瞌睡?

    她翻身抱着四爷的腰了,脸贴在他的背上。心里想着何田的事,其实一个人是挺寂寞的,身边少一个人,大概晚上都会觉得冷吧。

    四爷叫她圈的难受,就翻过来抱着她,“别闹,乖乖睡吧。”

    没想闹。她瓮声瓮气的问道:“叫孩子们去学吗?”

    “看他们自己吧。”四爷扭头,“别逼着孩子学。”

    又不是皇子皇孙,生下来身上就担着责任。普通人有普通人的过法。是不是有本事不在于会的多,会的杂。只要精通一样,就能过的好了。

    最后,还是安排孩子每天上完一个小时外语,再去找何田上四十分钟的音乐课。

    时间长了肯定不行,就他们那种刚开始接触乐器的孩子,拉出来的音调能听吗?必须在大家休息以前结束这种魔音的洗礼。

    四爷跟云师傅怎么谈的,林雨桐也没问。

    不过,蒋师傅也是有眼色的。凡是两个办公室之间需要沟通的问题,都交给何田去。

    何田也很逗,每次都是一件事分几次的跑。

    林雨桐觉得,这样下去,云师傅就是再怎么坚持,也扛不住。不光好女怕缠郎,好男也怕缠娘呢?不是还有句话叫做女追男隔层纱吗?

    她真不觉得,云师傅的意志力有多好。

    林雨桐这两天抽空,帮着云师傅将屋子给布置了起来。他的房子跟自家的格局一样,后来四爷也做主给改建过了。以前将阳台改建的房间当书房在用,如今腾出来给儿子云帆住。

    云师傅也很上心,连锅碗瓢盆都准备好了,在厨房里放着,这是正经过日子的架势。

    周五的下午,云师傅收到电报,叫他第二天下午二点去车站接人。

    四爷要陪着去,云师傅不让。

    “我这个做父亲的,得自己去。”云师傅十分坚持。

    四爷没办法,这大雪天的,车也不好做,就是坐上车了,能不能准点赶到还是个问题。

    最后找了军区的后勤处,搭上了人家配送给养的车。

    林雨桐叫了何田一起,剁好了肉馅,包饺子。只等着他们父子回来,煮好了送过去就好。

    四爷将买好的挂面,馒头,还有米面给云师傅搬到厨房去。又搬了几坛子泡菜,两坛子辣酱。就是半夜想弄吃的,有这些东西打底,也饿不着。总得像个家的样子。

    “你们对云师傅真是比亲儿子也不差。”何田对林雨桐道。

    林雨桐就笑,“这说来也就话长了。”

    直到晚上,云师傅才带着云帆大包小包的回来。这时候的人出门,铺盖洗脸盆热水瓶都是要带的。所以,行礼真心不少。

    云帆今年都二十三了,实在是不小了。长得跟云师傅很像,瘦高的个子,笑起来有些腼腆。

    见了四爷和林雨桐就叫大哥嫂子。想来,在路上,云师傅将两家的关系告诉他了。

    饭桌摆在云师傅的屋里,桌上一盘油炸的花生米,一盘酸黄瓜,一盘子猪头肉,一盘大葱炒鸡蛋。汤是热腾腾的疙瘩汤。

    林雨桐叫他们先喝着酒,就回来煮饺子。谁知何田已经煮好了。

    “端过去吧。”何田解了围裙,就要回去。“空着肚子喝酒伤胃。”

    看着何田的背影,林雨桐突然觉得,何田也是一个好女人。

    林雨桐给三个孩子将饺子留出来,剩下的全都端了过去。从这头走到那头,满楼道的人都在打听云师傅儿子的事。

    一年到头,这楼里的新鲜事不多,谁家来个亲戚都能讨论半天。

    “我这也不清楚呢。”林雨桐摇摇头,“老家的条件想来不如咱们这边好。”

    避重就轻的绕过话题,端着饺子就走。

    进门就听见云帆说话:“……我们那边就是个小县城。以前也在蔬菜公司干过,现在这蔬菜公司,想必大哥也知道,农民都自己种地种菜了,这公司也就都成了吃闲饭的。要是大城市的蔬菜公司还行,那种小地方,农民一进城卖菜,就衬的没生意了。最近这半年,工资也才十几块钱,奖金全扣了。实在是没办法了,才去澡堂子烧锅炉了。这好歹也是技术活,跟着师傅学呗。”

    林雨桐听懂了,这控制锅炉的是师傅,他大概就是那种运煤和运煤渣的苦力。

    云师傅抹了一把脸,再放下手,眼圈都是红的。

    “因为我,连累了你跟你妈。”云师傅端着杯子,灌了一口酒。

    云帆一笑,“您这是干嘛呢?能活着,就成了呗。现在不都挺好的。”

    林雨桐赶紧将饺子放在桌子上,“赶紧趁热吃,别空着肚子喝酒。”她招呼云帆,“敞开肚子吃,还有呢。不够再煮。”

    云帆起身,“谢谢嫂子。”

    林雨桐摆摆手,“甭客气了,赶紧吃吧。”

    说着,她就退了出去,也不打搅他们说话。

    看着云帆所说腼腆,但却不是懦弱瑟缩的人,瞧着也不是那种不着调的。她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

    四爷给对面的父子将酒倒上,“师傅,咱们往前看。”

    他转移话题,跟云帆说以后的打算,“要说安置到国有大企业里,也不是难事。你看你有什么打算没有?”

    云帆看了云师傅一眼,好似有些顾虑,一直也没开口说话。

    云师傅将猪头肉夹过去,“有什么就说什么。你师兄不是外人。”

    “我不想去国营的厂子。”云帆说完,就低下头。

    云师傅手顿住了,“那你是想继续考大学,还是想上技校?没关系,爸爸给你安排。”

    云帆就不说话了。

    肯定是云师傅的话,全都没说到他的心上。

    “有什么说什么。师傅不是一个顽固的人。他是知识分子,却未必强求你跟他一样。”四爷就笑了笑,“你爸爸是个开明的人。”

    云帆这才小心的看了云师傅一眼,想起小时候父亲教他背外国诗歌的事。虽说不顽固,但是肯定是有些期许的。自己的现在,跟他理想中的儿子,相差实在是太远了。

    他硬着头皮道:“我想在京城开一家小餐馆。其实,这些年,我也不是什么都没学会,跟着孟叔……学会了厨子。”

    四爷挑眉,孟叔,该是云帆的继父。

    看样子,这继父对云帆其实不错。

    云师傅的手有些抖,他点燃一根烟,狠狠的吸了几口。吐出烟圈萦绕在他的周围,叫人看不清他的神色。

    四爷知道,云师傅此刻心里一定不好过。

    只看云师傅这些年教给自己的本事,就知道他希望自己的儿子长成什么样的人。而现在,儿子就坐在面前,却跟他说,要去当个体户,要去当厨子。

    这仿若一个巨锤一般,砸在了云师傅的心上。

    更叫他难受的是,儿子长成这样,是受了继父的影响。

    有一个人取代了他这个父亲的位置,将一个本应该往机械工程师上培养的儿子,愣是养成了一个厨子。

    叫他情何以堪。

    “你继续说,爸爸听着。”云师傅的语气仿若很轻松随意,四爷却替云师傅难受。他这是怕云帆心里有想法,才故作轻松的。

    云帆脸上就漏出了笑意,“其实,这些年,多亏了孟叔。他对我肯定不如他的亲生儿女好,但是也没亏待了我。还把本事交给了我。虽说,最后没能接他的班,进机关食堂工作。但是我也理解。”

    “我在县城的时候,就有这想法了。街上新开的两家炒菜馆,一天怎么也能挣十块八块的。一个月下来比工资可高多了。这还只是县城。要是搁在京城,那还不得挣得更多。”

    “爸爸,我说的话,你也别见怪。你跟我妈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也不管,也不能说你们对错。但是,做儿子的,我就是出来了,就是跟在爸爸身边了。我妈那边,该咋孝顺我还得咋孝顺。甚至想着,以后,把我妈接到身边照顾……”

    云帆说着,眼圈就红了。他端着酒杯灌了一口酒,然后就呛了的咳嗽了一声,眼泪就下来了,“酒太冲。”

    也不知道是真的酒太冲了,还是说到伤心处了。

    “搁在那边,人家孟叔的儿女对我妈,就算是和气,也有限。后娘难当。为了我,也受了不少委屈。我得孝顺她,接到身边好好的孝顺。”

    “就是孟叔,我也不能昧良心。我得给他养老送终。他养我小,我养他老。”

    “我这负担比别人重。上面三个老人要养老,那点工资,真不够。要是再加上娶媳妇生孩子,就更是捉襟见肘了。”

    “我知道爸爸工资高。能贴补我。但是这也不是长久之计。”

    “我也不是跟爸爸见外。要是见外我就不来了。我想开饭馆,这不是没本钱吗?别人我不好伸手要,跟爸爸你,我这不是就开口了吗?”

    云师傅猛地站起来,然后转身,面对着墙,四爷能听见云师傅带着压抑的哽咽之声……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