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9章 那个年月(88)一更
    那个年月(88)

    一般周末,老爷子都会叫司机来接两口子和孩子回家。

    所以,林雨桐从不在筒子楼这边洗衣服。一周的脏衣服和床单被罩都带回去洗。

    印薇见孩子们玩的好,就过来给林雨桐帮忙,“不行的话再买一台洗衣机。”

    如今这东西还不好买。

    “关键是没地方放。”林雨桐摇头,“要是放在外面的水房里,这洗衣机大概一天二十四个小时都得运转。”整栋楼里怕是都得借着用了。

    不是不舍得给别人用,关键是现在这洗衣机的噪声太大。林雨桐老觉得跟着拖拉机似得,呜呜的响。在家里搁在院子里不明显,放在楼里面试试?

    印薇就发愁,“实在不行就在周围村里买个小院?”

    村里也一样不方便。光是水电暖气就没办法。

    林雨桐笑道:“慢慢就习惯了。”

    等到天慢慢的热起来的时候,林雨桐还真是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氛围。每天早上,在喧哗声中起床。

    天热以后,除了住在两头的大户型的屋子,其他人家都开始为了通风而不关门了。平时都是半截子门帘挂着,挡住人的视线就行了。

    因为南北不通透,关着门,不透风。

    就算林雨桐如今这屋子,也算不上南北通风,只是南面和西面都有窗户,好歹有点风进来,空气能流通。

    一楼比较阴凉,铺着凉席,睡在地板上倒也没有想象中的燥热。

    没有外人,林雨桐就穿着热裤和无袖的背心在屋子,露出胳膊和大长腿来,在四爷面前不停地晃悠。

    四爷就是热死,也不穿短裤出门,在家里也是长裤。

    林雨桐没办法,用青纱做了两条纱裤给他在家里穿。也用白纱做了两条盖到脚面的长裙子,万一家里来客人了,往身上一套就行了。

    出门的衣服,林雨桐不太习惯标新立异。她跟四爷都是白衬衫,黑裤子。料子倒是轻薄吸汗透气的。

    大上午的,一家人都睡在客厅的凉席上午休。

    外面突的吵了起来。

    “叫你打一盆水,多大功夫了?在这里磨磨唧唧的干什么?”这是斜对面周平的声音。

    周平又在骂张革新了。

    “说点工作上的事情,喊什么喊?”张革新回了一句。

    这可是比较难得的,还敢回嘴。

    林雨桐翻了个身,继续拿着扇子给孩子扇风。

    “谈工作?”周平的声音尖利了起来,“大晌午的,两人躲在水房里,谈的什么工作?你瞧瞧你,光着个膀子。她呢?一个女人,衬衫的扣子还解开着。谈个屁工作。”

    “胡说什么?”张革新声音小起来了,“谁的扣子解开了?”

    然后是两个人推搡的声音,接着是关门的声音。

    林雨桐撇了撇嘴,以后他们家男人是香饽饽呢?谁见了都想咬一口。

    水房是公共的地方,就算是扣子开着,也是领口的扣子。在水房肯定是打水洗漱的,穿的整整齐齐的,能是洗漱吗?这女人简直就不可理喻。

    今儿还真不知道是又谁倒霉的被周平夹枪带棒了。

    午睡起来,四爷先送孩子去学校,然后直接去上班。

    林雨桐起身要换衣服,擦防晒霜,磨蹭的很,走的迟一点。

    临走想起办公室的凳子,坐在几个小时,裤子都被汗打湿了,难受的很。

    她拿了四个给枕头上铺的凉枕席。先去了四爷的办公室,给他和云师傅的凳子上铺上绑好。

    苏杭看见了,就啧啧出声,“小林真是贤惠啊。”

    林雨桐白眼一翻,不爱搭理这个二货。

    刚要出门,就跟四爷走了个面对面。林雨桐把保温杯塞到四爷怀里,“绿豆汤,记得都喝了。”

    穿的整整齐齐的,办公室连个风扇都没有,热死个人。不注意防暑可不行。

    四爷见林雨桐头上,鼻尖都是汗,就低声道:“以后你也穿裙子吧。”这热的确实叫人受不了。

    别的女人都开始穿着连衣裙了,就她穿着长裤,肯定也热。

    林雨桐眼睛一亮,“你可别反悔。”

    四爷偷偷瞪她一眼,也不以为意。他太知道她了,想叫她太出格,都不可能。

    林雨桐回到办公室,给自己和蒋师傅也绑上凉枕席。

    蒋师傅进来看见了就笑眯眯的说好。

    林雨桐从这个下午一下子就觉得手里的活轻松了不少。因为有一半都被蒋师傅不动声色的安排给别人了。

    当天晚上回去,等孩子都睡了,林雨桐也不嫌弃热,开始给自己做裙子。真叫自己露着胳膊腿满大街的跑,其实她也不习惯。而且大街上也没人敢穿露的太多的衣服。所以,长短最起码得遮住小腿,林雨桐裁剪了一条红的,一条鹅黄的。袖子用半透明的轻纱,做的很宽。但袖口却用松紧带收紧。腰的位置,用了一条细细的白皮带,一下子就出型了。

    林雨桐花了好几个晚上,才将衣服做好。顺便也给雨生做了两条款式一模一样的裙子。

    “好看吗?”林雨桐换上高跟鞋,站在四爷跟前,叫他瞧。

    其实还真是不漏,裙子都到了脚踝处了。也就是她个子高,能撑得起这么长的裙子。

    “好看。”四爷点点头。

    又见她脚腕莹白一片,配上脚上浅口的白色高跟鞋,越发显得动人。

    “不是有丝袜吗?”四爷皱眉,“把丝袜穿上吧。”

    其实自己这样的肤色,真的不需要丝袜才更好看。

    不过还是别犟嘴了,再犟嘴估计这裙子就地压在箱子底下了。

    雨生见妈妈穿的是红裙子,就有些不高兴,换了黄色的出来,“明天我要穿红的。”

    她有些气鼓鼓的。

    林雨桐点点头,“好!妈妈明天穿黄的。不跟你撞衫。”

    震生和夜生都是竹青色的细纱灯笼裤,凉飕飕的。也很舒服。

    一家人一出门,就有人赞。

    胖婶夸了三个孩子穿的好看,又瞧林雨桐,“没见外面有这样的款式?在哪里买的?”

    林雨桐可不愿意说这是自家做的,要不然,找自己做衣服的人可就难打发了。

    “亲戚从香港带过来的。”林雨桐只能这么说。

    香港的东西,在现在看来,就是十分昂贵而且稀罕的东西。

    红姐在一边就道:“就说嘛。我大姐在上海给我寄来的裙子,还不如你身上的这件好看。”

    上海货,一直都认为是最时髦的商品。

    林雨桐也当了一回时尚达人。

    可才过了没两天,林雨桐一出门,就发现周平也穿了一件样式特别接近的红裙子。料子好像是的确良的。不过这个红,不是正红,是水红色的。

    红色的的确良料子可不好找。

    以前的确良贵的很,十多块钱一米。现在能便宜点了。年轻人谈恋爱,小伙子能送小姑娘一件的确良做的白裙子,那简直就跟送了限量版的lv包包一个级别。

    金贵着呢。

    更不要提周平身上这件水红色的了。

    就见她踩着红色的高跟鞋,穿着长短刚到了小腿上的红裙子。相比起林雨桐身上一看就简直不菲的‘香港货’,周平身上这件就平民多了。

    整个楼道的女人的注意力都转移了过来,马上打听在什么地方买的布,在哪里做的。

    没几天,好似整个楼里的女人都穿上了红裙子一般。酒红色的,酱红色的,枚红色的,洋红色的。就连胖婶都穿着一件粉红色的。四十多岁的人了,长得白胖,穿个粉红色的裙子,颇有些老黄瓜刷绿漆的意思。

    “我去的晚了,就粉红色的布剩的多。”胖婶有些懊恼,“你说这人胖,做衣服都比别人费。”她跟林雨桐倒起了苦水,“我以前瘦的很,这是这两年才胖起来的。当初结婚的时候,我婆婆不喜欢,嫌弃我个子高。你知道是为啥?”

    林雨桐摇摇头,高个子多好啊。哪里有嫌弃儿媳妇高的。

    胖婶一拍大腿,道:“这个子高,做衣服费布料。就连被褥,都得比别人长。那些年日子多难啊,被面都恨不能截下一段来做其他的用。我结婚的被子,根本就盖不住我。长短刚好从我脖子下面到脚尖,一点多余的都没有。你想啊,这样的被子晚上能不钻风吗?可是苦大了。晚上不能脱上身的衣服,紧着下身盖呗。”

    其实胖婶也才一米七,比林雨桐还稍微矮了那么一点点。

    林雨桐听了就想笑,这婆婆也真是叫人没话说了。

    胖婶就叹气道:“可话说回来了,老太太四个儿子,要娶四个儿媳妇。不这么俭省着把媳妇哄回来,还能咋办?那时候,给我这个新媳妇做衣服的布料,永远都不够数。衣服的下摆,领子,都是拿别的布拼凑的。当时,我真是能气死,好好的一件衣裳,非得弄的跟乞丐装一样。哪怕再多添两分钱,都不至于叫我紧巴成那样。如今想想,要是真有办法,谁不会大方的做人?都是穷闹得。”

    总之,还是觉得日子好过了。

    满楼道里飘的都是红色的裙摆,把雨生愤愤的将裙子收起来,“再不要穿了。”别的孩子都是看见别人有什么,就跟着要什么。雨生刚好跟别人相反,不爱叫人家跟她一样。

    林雨桐觉得,这都是四爷纵的。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