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8章 那个年月(57)三更
    那个年月(57)

    林雨桐没有看孟田芬,还是照样洗脸洗脚,然后涂涂抹抹之后,才准备上床睡觉。

    简平从上铺下来,坐在林雨桐的床边,“咱们得好好谈谈。”

    林雨桐莫名其妙,“谈什么?”她从被窝里露出头来,头发是散着的。

    简平皱了皱眉头,“林雨桐同学,我是严肃的。”披头散发像个什么样子。

    毛病!

    “严肃的话题就请选个严肃的时间来谈。我已经睡下了,简平同学。”林雨桐干脆往被子里一缩,不想搭理。

    “我这是在帮你。简平蹭一下站起来,“你的思想再这么发展下去,是十分危险的。你知道不知道,没有集体的荣誉感,就是思想滑坡的表现。越级找学校的学生处,就是无组、织无纪律的表现。还有你这态度……”她的手都有些颤抖,“你这是什么态度?”

    我咧个去!这是政、治辅导员吧。

    林雨桐抬起头,“谁告诉你我越级汇报了?看来简平同学对maozhuxi他老人家的话,理解贯彻的还不够透彻。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这话得记住。我是先去找了程教授,然后是程教授带着我们找的学生处。你批评我没有集体荣誉感,但我确实是先找了辅导员的。之后怎么处理,也是听辅导员老师的话。所以,你的指责并不成立。而你,在没有调查的情况下,就妄下断言,对我横加指责。而且态度极其恶劣。简平同学,你不觉得你必须向我道歉吗?”

    简平愣了一下,“你先告诉了程教授?”

    林雨桐挑眉,“不信可以自己去问。”

    简平扭头问柳燕,“刚才我们争论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们是程教授带着林雨桐去的?”

    柳燕靠在床头拿着一本书,也不知道是听着两人说话呢,还是真的能两耳不闻窗外事的看进去。见简平问她,她小声道:“你们也没人问我啊?”

    刘江红耻笑一声,“你是注意力不集中,眼里只有一个人,别人都没看见吧。”

    柳燕的脸顿时就红了,“你在胡说什么?”说着,还心虚的看了一眼林雨桐,见对方已经缩到被窝里,并没有在意,这才松了一口气。

    “做贼心虚了?”刘江红哼笑一声,也翻身睡下了。

    林雨桐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今儿柳燕在见到四爷的时候,恨不能眼睛从四爷身上拔不下来。她懒得搭理她罢了。

    简平对着林雨桐,郑重的鞠了一个躬,“林雨桐同学,对不起了。”

    林雨桐觉得自己睡着了。完全不必要有反应。

    简平也许不是一个坏人,但思想僵化的已经让人没有任何跟她说话的*了。

    简平见林雨桐没应声,就又叫了一声,“林雨桐同学……”

    “行了!”洪芳出声道:“都已经睡了,你的心意到了就行了。赶紧睡吧。”

    孟田芬一个人战战兢兢的坐在床上,听着众人的话,好半天才反应过了这是真实的。

    她有些不解,以前那些所有被贴大字报,说是不检点的女人,没有一个敢跟林雨桐一样嚣张。因为这样的事情,捕风捉影就已经足够了,根本就不需要什么证据。

    “就算她爱人给她写信,但也不意味着别人就没给她写信。”孟田芬出声道,“谁知道她每天看的信里面,哪一封是她爱人写的?哪一封是别人写的?贼永远都不会承认她是贼,只有抓住贼赃才行。”

    于是,她瞬间就跳下床,朝林雨桐的枕头边摸去。

    林雨桐吓了一跳,本能的就要防护。虽然武功练不出来,但人体的穴位哪里最薄弱确实知道的。伸出手猛地一扭一送,一下子就把人推出去了。

    宿舍里的人吓了一跳。

    林雨桐冷笑一声,“还真是好本事啊,红、卫兵抄家的本事都学会了。这是想搜查我啊gyang早已经收缴了你们的权力,如今到了宿舍,你还敢来这一套。我告诉你,这事咱们没完。”

    洪芳从床上下来,严肃的看着孟田芬,“你怎么回事?你这是对自己的同学,还是对自己的阶、级、敌人?快些睡去,你再这样,我就叫保卫处了。”

    她说完,就又翻身上了床。

    林雨桐一晚上都不敢怎么睡,因为孟田芬的蜡烛一直就那么亮着。

    她怕这么个人过来放把火,虽然这么想有点可笑,但还真的就是一晚上不敢合眼。

    第二天一早,林雨桐第一个起了。她将自己的铺盖和书都整理好,打成捆。将生活用品都放在包里。

    等五点五十分的时候,她拎着自己的东西往出走。

    “怎么了?”王慧探出头问道。

    林雨桐笑了笑,“有空请你去我那里做客。我走了。”

    “不住宿舍了?”王慧问道。

    林雨桐朝里面看了一眼,跟宿舍的其他几个人打了个招呼,就道:“宿舍不安全,生命财产*都得不到保证,不敢住了。你们都小心点。”

    说着,就往外走。

    “你搬到哪了?”柳燕急忙问道。

    林雨桐没搭理她,就出了门。

    柳燕顿时闹了个没趣,“什么态度吗?”

    “什么态度,好态度!”刘江红冷声道,“这是人家涵养好,要是我,早就大耳刮子扇你了。”

    柳燕跳脚,“我怎么了我?不可理喻的老古董。”

    洪芳一边起床,一边问刘江红,“这两天你是怎么了?情绪不对啊。”

    刘江红边洗脸边道:“你说咱们这个年龄段的人多难啊。我爱人不是在师范大学吗?哎呦,就有柳燕这样的小姑娘,天天崇拜的要死要活的。不就是能胡诌几句歪诗吗?至于吗?”她拧了毛巾擦脸,道,“我上个周末过去的时候,还有小姑娘跑过来跟我说,我不懂浪漫。浪漫个鬼啊!那几年在林场,要靠着他那点浪漫,早就被狼叼走,被熊一掌给拍死了。最可气的是,我家那口子……算了!不提也罢。当时怎么不嫌弃我不懂浪漫。还什么诗人,才子,全都是狗屁!难道我不是才女了?问他哥德巴赫猜想,他知道吗?”说着,她瞪了一眼柳燕,“你要是敢做那不要脸的事,我就先不饶你。”

    柳燕缩缩脖子,“要不然,下次我陪你去。咱们去撕了她。”

    “你?”刘江红白眼一翻,“拉倒吧。”

    四爷见林雨桐把东西都带下来了,就伸手接了,“怎么了?一刻都不想多呆?”

    林雨桐‘嗯’了一声,“整个就是个打砸抢抄的做派。造、反派出身的。”

    “昨晚就不该叫你回去。”四爷把东西在车子的后座上固定好,“我一会子也把东西带出来,你今儿先别去上课了。等事情有了结论,你再去。”省的被人指指点点的。

    林雨桐也是这么打算的。这事叫人太难堪。

    屋子里很干净,基本不用打扫,东西归置好就行了。

    等四爷将他的东西都搬过来,两人简单的吃了饭,四爷去上课了,林雨桐收拾布置屋子。

    早上十点,两节大课之后,学校的喇叭才响起来。是孟田芬带着哭声的道歉:“……是我没有调查清楚,就冤枉了同学……我在这里向林雨桐同学致歉……”边哭边说,无端的叫人觉得可怜。

    林雨桐摇摇头,就锁上门,趁着还有几个小时的时间,回去看孩子。

    “妈妈!”一声三响。

    林雨桐顿时就什么烦恼都没了。挨着亲了一遍。

    印薇才问道:“今儿没课?”

    “有课。我一会就走。”林雨桐接过印薇手里的蛋羹,挨着喂孩子吃。

    印薇小声道:“爸爸那边,可能马上就平fan了。今儿又有人来接,最近可是忙的很。”

    “可算是盼来了。”林雨桐拿帕子给孩子擦了擦嘴,“再不下结论,老爷子都要坐不住了。”

    “看爸爸的样子,还是想要再恢复工作的。”印薇低声道,“就是不知道这身体怎么样?”

    “老爷子身体挺好的。大姐放心。”林雨桐笑道,“耽搁了这么些年,总得要把时间补回来。哪怕就是在家里看看文件,偶尔开开会,只怕这心里反倒比闷在屋里更敞亮些。”

    印薇点点头,“这话也对。”说着,看了门房方向,小声道:“靠山屯来信了,说是葛红兵给家里寄了二十块钱去。李队长没瞒着国芳,来信说了一声,她这会子在屋里闷着,哭了一场。”

    葛红兵以为李国芳带着孩子回去了。直接把钱寄到了李队长手里。

    开学到现在才领了两个月的补贴,一共四十八块钱。寄回去二十块,说实话,不算少了。一个大小伙子,一个月只花十四块钱。还不知道怎么俭省呢。

    这倒叫人不知道该怎么评价了。

    “随她吧。”林雨桐给孩子喂完,就道。

    等回到学校,下午的第一节课的铃声马上就要响了。

    林雨桐跑的满头大汗往教室跑。

    刚到教室门口,就听到简平抑扬顿挫的朗读声:“……田芬,我梦中的姑娘。见到你,我才知道什么是相见恨晚……尽管使君有妇,罗敷有夫……我对你的爱恋……”就听里面猛地一拍桌子,是简平气急败坏的声音,“孟田芬,这是谁给你写的信?你给我解释清楚。乌七八糟,都是些什么东西。毒、草!”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