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5章 那个年月(54)三更
    那个年月(54)

    三十岁的大姐也是北京人,叫洪芳。是一家服装厂的车间副主任。现在可都是国营企业,她可是干部身份,能扔下这些来上大学,真的很难得。

    “我也就是运气好。”洪芳很爽朗,“我们家老杨在家,带带孩子,也忙的过来。再说了,我家孩子都八岁了,快上学了。”

    正说着,门就推开了。一个中年汉子进来,笑着点点头,“又说我什么呢?”

    这就是老杨吧。

    洪芳点了点头,“那你们先收拾,我先回家一趟,晚上回来住。”

    林雨桐点点头,应了一声。

    而对面的一家三口,却显得有些拘谨。

    “我叫孟田芬。这是我爱人和女儿。”

    看起来二十四五岁大,看穿着应该是农村出来的。

    “你好。林雨桐。”她也指了指四爷,“我爱人。”

    四爷朝林雨桐看了一眼,眼里就带着笑意。然后伸手要给林雨桐铺床。

    爱人,在四爷看来,有特殊的意思。

    两人收拾好,又去了四爷的宿舍。里面有三个人,一个看上去绝对不止三十,另外两个有二十三四的样子。看见有女同志,立马坐姿都端正了。

    四爷也别有深意的介绍,“这是我爱人。”

    林雨桐的心扑通一下就跳了起来。

    这宿舍的格局其实是一样的,情况也差不多,但是四爷选了上铺。他不喜欢被人闯到他的领地。

    褥子被子外面看起来跟被人的差不多。但是一上手肯定能感觉到不同。这都是羊皮的。晚上要真是睡在宿舍,也不一定就真的冷。

    简单的收拾了,就又回家。得给家里说一声的。

    可能真的是家里的人多,孩子不会看粘人。这叫两人放心又失落。

    到了学校才发现,这还是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要跟四爷分开。有点不舍得。四爷将林雨桐送到楼下,“去吧。明早六点,我在楼下等你。”

    要一起吃早饭。

    这种感觉像是谈恋爱,其实也不赖。

    宿舍里的人都回来了。洪芳就道:“我给你把课本领了。”

    林雨桐朝床上一看,放的整整齐齐的,就赶紧道谢,“没听说今天要领书,就回来的晚了。”

    “明天早上八天,开班会。都别忘了。”洪芳顺便通知了一声。当干部的,不自觉的就带入了角色。

    大家互通了姓名,就都矜持了聊了几句。本来林雨桐想上床睡觉的,但一抬头才发现,大家都捧着书看。

    林雨桐只得钻到被窝里,趴在被窝里看书。

    但是说实话,一时半会还真看不进去,一会想着孩子也不知道睡了没,一会想着刚才忘了给四爷带点吃的,要是晚上饿了怎么办啊?

    所以对于像是洪芳这样的,就特别的佩服。扔下老公孩子,这心性,真不是一般人。

    第二天,林雨桐以为自己会起不来,谁知道才刚刚五点,睡在上铺的何春桃起来了,床一晃,林雨桐就醒了。

    林雨桐睁开眼,看她从床上拿下来放在桌子上的事一本英语词典。

    这姑娘是个上海姑娘,还真是刻苦啊。

    她软糯的笑:“吵醒你了?”

    林雨桐摇摇头,“我也要起了。”

    林雨桐一抬头,好家伙,就只自己睡的沉,人家都在被窝里看书呢。床头点着蜡烛。

    林雨桐不干点什么好似都不好意思。她把昨晚翻出来的书拿出来,抽出笔,把课后的习题挨个的往后做。半个小时,前面这两节的算是打发过去了。这才又赖床十分钟,然后起床梳洗。

    五点五十五分,就快速的跑下楼,果然见四爷骑着自行车刚到。他就是这么个人,时间上,卡的特别紧。

    “冷吗?”

    “冷吗?”

    两人同时问道。

    这么些年了,晚上从来没分开过。这冷不丁的,就剩一个人了,当然不习惯了。

    林雨桐往后座上一坐,“没你能不冷吗?”

    四爷就笑,“言不由衷,还不定怎么兴奋呢?终于不被压制了,自由平等了,是不是?”

    林雨桐就趴在他脊背上笑,“自由平等的代价就是天天得做题。大家憋着劲的学,我都不知道人家是几点睡的,几点起的。我自己不好意思了都。赶紧写了点题,证明我好好学了。”

    这才刚开学,连老师都没见呢。大家就拼命开了。

    这跟自己那时候上大学的样子完全不一样啊。

    那时候,只要能睡懒觉,就绝不起床。醒来了也宁愿在被窝里待着。更是一个宿舍的人比谁起的晚。早起的这个人必须下去给一个宿舍买饭。为了不去买饭,其实都是憋尿呢,谁也不做那第一个。那时候自己多了不起啊,坚决不起。为了不下去买饭,先一天晚上都不喝水的。所以,从没输过。赖床的本事无人能及。

    可现在呢,懒惰是会被大家鄙视的。

    她说的心酸,四爷听得都难受,“先忍过这四年,不想工作了,就找个清闲的活。比如什么自由撰稿人,在家里有心情就写,没心情就不写。又不指着你养家。”

    “可千万不敢叫人听见这话,要不然得被人撵着打。上大学还‘忍’,那些没上大学的一准得朝我扔臭鸡蛋。”林雨桐说着,就笑。

    这个时候,天还只是有些朦胧的亮光。正月里的京城,还是很冷的。校园里的路灯下,已经聚集了不少人,林雨桐瞧见,何春桃就在其中,她在背诵英语单词。

    林雨桐除了羞惭,还是羞惭。

    食堂里的人不多,大多人舍不得吃早饭,得省着。

    馒头,窝窝头,稀饭,豆浆。还有小咸菜。只有这几种选择。

    两人买了馒头,稀饭,咸菜,林雨桐吃了半个就饱了。

    “睡的还好?”林雨桐问四爷。

    四爷摇摇头,“肯定是不习惯的。我再想想办法。”

    北大可不是其他的地方,能想到什么办法。

    林雨桐七点回到宿舍,大家都一进收拾好,准备出门了。

    林雨桐随大溜的拿了书包就出门。她不认识教室。

    就见大家又都把书拿出来,边走边看。

    林雨桐除了看小说,看其他的书从来没有这么认真过。

    教室里,单人单桌,等坐满了,才二十八个人。

    八个女生二十个男生。

    等老师进门了,林雨桐一下子就愣住了。这不是程叔吗?

    就是那个在靠山屯跟林雨桐和四爷住前后院的程叔。他老伴是冯姨。

    他们怎么会在这里?

    但至少是好事,证明他们身上的问题已经解决了。

    程教授看过名单还以为是同名同姓,如今一看林雨桐瞬间就亮起来的眼睛,就知道还真是缘分。

    能说一句人生何处不相逢吗?

    教室里静悄悄的,门突然就被从外面踹开了。

    “何春桃……何春桃……你出来。”进来的是一个膀大腰圆的汉子。

    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那汉子就三两步冲了过来,一把揪住何春桃,“走!跟我回去,谁让你读大学的。”

    “我不回去,我不回去。”何春桃挣扎了两下,“你放开我。你这是犯法的。”

    那汉子一巴掌拍在何春桃的脸上,“犯法的?老子打自己的婆娘,犯得哪门子法?”

    “我不是你婆娘!你滚。”何春桃嘴角流出了血。

    班上的男同学赶紧去拉扯,“不管为什么也不能打人。”

    那汉子见大家人多势众,就放开何春桃,“你不是我婆娘?睡都睡了,还敢说不是我婆娘。”说着,就冲满屋子的人喊道:“她当时跟一个革委会头头的儿子好的跟一个人似得。人家把她的肚子弄大了,不认账了。她没办法了,跑来说要跟我结婚。我还是头婚,看她可怜就答应了。三媒六证,对着maozhuxi他老人家宣誓的。结了婚了,她头一件事就是拉着我跟她去县城的医院堕胎。我也认了!去就去了。回来好好过日子也成啊。我就出了门一趟,给我们生产队买化肥去了,谁知道回来媳妇就跑了。我上哪里说理去。用我的时候,你来求我,不用我的时候,你转脸就扔。关键是,十里八村的都知道我娶媳妇了,这以后的婚事咋整。我也不是非得拦着你不叫你走。人心不在了,留也留不住。但你当时就已经准备考大学了,明显就不是成心跟我过的。想着利用我一把,跟你去堕胎的呗。这不是骗婚是啥?我老老实实种地的庄稼汉,没有你们这些读书人心里弯弯肠子多。但你也不能欺负老实人啊。我现在是要么打一辈子光棍,要么娶个带孩子的寡妇。你咋不替我想想,你的心咋就那么黑呢?”他说着,眼圈就红了,“你们都是读书人,你们评评理。你们要是都说她有理,不该跟我回去。那我就啥话也不说了,你们都秀才,是状元,你们懂道理。我听你们的。”

    可众人谁也说不出这话来……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