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3章 那个年月(52)一更
    那个年月(52)

    十二月十日,这一天是星期六。带着准考证,排队进入了一所附属小学。

    这教室实在是很有年代感。

    但更吸引自己目光的,还是这教室里的考生。有些看上去三十多岁了,有的却只有十六七岁。刚才进考场的时候,还听见一个考生叫另一个考生老师。

    林雨桐跟四爷并不在一个考场。四爷将林雨桐送进考场,他才离开。

    林雨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上午的九点到十一点,考的是政治,下午一点半到三点半,考的是理化。两门合卷,也是两个小时。

    上午就是将背诵的东西,半个字都不漏的填上去。当然了,真的不知道的题目,也不敢不填写。这叫不关心政治。所以,她会从背诵的章节里节选出跟这个题目挂钩的内容。半句多余的字都不写。

    理化还算轻松,简单,题量又少。答完,检查了两遍,就交卷了。

    可到了教室外面,还不见四爷。难道他还没做完?

    继而她又恍然,以四爷的性子,肯定做不出提前交卷的事的。他认真又龟毛,不等到交卷的铃声响,是不会出来的。

    果然,自己顶风冒雪的站在外面等了接近四十分钟,铃声一响,四爷才随着人群出来。

    然后,因为自己不认真的态度,被批评了。

    “狮子搏兔,尚且要尽全力。”到了家后,四爷就训斥道。在外面,他一般很会给人留面子。

    林雨桐差点说‘谨领训’。

    保证了半天,这才算过关了。

    两人晚上早早歇下了,孩子在正屋里睡了。

    第二天上午,先是数学。林雨桐答的很顺,写完的时候,大概四十分钟都不到。她检查了三遍,觉得自己没错。但也坚持没出考场。一是怕四爷说她,二是觉得外面冷。于是在考场里神游。

    监考老师来来回回的看了她几次,林雨桐都没发现。

    四爷对于她坚持到最后,做出了表扬。两人中午也不回去吃饭,时间太赶。大部分人都是拿着馒头,啃一啃就算打发了午饭。边吃还边拿着书看。对答案的基本就见不到。

    学校跟前,找不到吃饭的地方,但是这里有一家医院,医院里有食堂。两人跟昨天一样,跑到医院,买了病号饭凑活了一顿。

    下午考的是语文。这也是最后一场考试了。

    她坐在考场,深吸了一口气。考题是不难,但也不算简单。注音,分析句子成分,都不算难。文言文林雨桐肯定也不觉得对自己有难度。真正难的题目是作文。

    作文——我在这战斗的一年里。

    这一年里,她都是养孩子了。还干什么了?不能写育儿日记吧。

    最后,她还是从一个母亲的角度,从地震当晚,生了三个孩子的事入手。历经劫难,才迎来了新生开始,然后缓缓的将视线落在了院子里那棵大枣树上。沉淀了十年的枣树,焕发了生机。春天冒出了芽,夏天开满了花,秋天结出了累累硕果。然后是树下躺在摇椅上的老人,院子嬉戏玩耍的孩子,还有站在树下,仰望枣树的母亲。

    出了考场,四爷问她,她就把自己写的文章背了一遍。

    四爷说好。用枣树暗喻国家变革,生机盎然,安定祥和。

    即便不是最好的,但也差不到哪里去。

    两人回家,老爷子想问,但到底是没开口。家里日子还是那么过。

    直到过了元旦,一月份的时候,才公布了接下来要体检和政审的人员名单。没有公布成绩。谁也不知道考了多少分。四爷的名字靠前点,林雨桐稍微往后一点。但不知道这是按照成绩排名的,还是其他。

    但能走到下一个环节,成绩肯定已经过关了。

    接下来就是体检。一人拿一张单子。林雨桐的身体肯定是没有大毛病的,但是叫人尴尬的是,外科检查要脱光的。

    出来后四爷就黑脸问道:“里面有男医生没有?”

    林雨桐摇摇头,那叫耍流氓,就算叫男医生去,也没人敢去。

    见四爷的脸色好了。林雨桐后知后觉的问道:“你们那边是女医生?”

    四爷若无其事的点点头,然后才道:“没事,都不看细看。”

    还要怎么细看?也不怕长针眼。

    其实一进去就十几个人一起,大概的瞄一眼就行了。可即便是这样,也叫这些大男人尴尬坏了吧。

    最后是政审的表格。

    这两人的知青档案都是有定论的,就是工人阶级出身。

    这时候的说法是不唯成分论。就是说不能只看成分。

    但同样,也不能不看成分。

    之后,才是填写志愿。都填了b大。但是专业,这个时候,没有什么报考指南。怎么一个录取办法,也都不知道。成绩的好坏,分数线,两眼一抹瞎。

    于是,四爷给他填了物理,给林雨桐填了一个生物。

    这时候的医学院还没有并入b大。想要在一个学校,就只能放弃。

    然后在最后,又填了愿意调配专业。

    对四爷来说,这里面所有的专业,他都有兴趣。真的是无所谓学的是什么。

    好似以后的工作在他看来,跟专业应该是不搭嘎的。

    林雨桐默认了。要是理科能调配到文科,她宁愿去学中文。

    中文在这个年代,可是十分火的专业。关键是轻松。

    直到腊月二十八,才收到两封电报。四爷被经济系录取了,而林雨桐被数学系录取了。

    这调配的,叫人完全摸不着头脑。

    但林雨桐其实是松了一口气的,学过高数的人,再学一遍,其实没那么难了。

    轻松了,多好。

    反正不管怎样,用四爷的话说,做好了,就能给孩子一个相对好点的家庭环境。一个家庭过的好不好,不光是看物质是不是富足,还得看社会地位等等。

    这是一件大喜事。不光是印长天高兴,就是林家也很高兴。

    只林二姐有点酸,以前觉得自己找了个工农兵大学生挺好的。现在倒是有些不是滋味。

    而林雨桐却接到了两封电报,一封是白晓梅的,希望自己能去接她。一个是李队长的,说是李国芳带着孩子要来京城。

    按着时间算,应该和白晓梅是一趟车的。

    李国芳要来,还带着孩子。电报却打到了自己这里。那么,葛红兵呢?

    林雨桐叹了一口气,但愿她真的没有后悔过。

    大年初五,林雨桐和四爷接到了三个人。

    没来得及说话,就先把人领到自家买的那个院子里。

    “怎么了?”林雨桐见这几人都笑的勉强,就问道。

    她看向李国芳,等着她说。

    李国芳将孩子放在床上,才勉强的笑道:“红兵她考上农业大学了。前两天收到通知书,就回京城了。”

    “然后呢?”林雨桐问道。

    “他走了,俺才发现他留下的钱和粮票。”李国芳低声道,“俺知道,他不会回来了。”

    林雨桐看着李国芳,“那你想怎样?找到他?”

    “想不要俺和孩子!休想。”李国芳的脸上有了执着,“俺要找他们领导,开除了他。叫他跟俺回去。”

    “然后呢?”林雨桐看着李国芳,“他还能跟着你好好过日子吗?”

    李国芳就不说话了。以前壮实的姑娘,如今憔悴的已经脱形了。

    林雨桐看着床上的孩子才半岁多点,真不知道这一路上是怎么过来的。

    “你先歇着。这事慢慢的说。”林雨桐转身,看着搂着孩子神游天外的白晓梅。

    白晓梅因为孩子,根本就没有报考。但是程浩却考上了,考上了师范大学。可程浩一走,白晓梅带着孩子怎么办?留在连队不行,到了京城,娘家婆家都没有容身的地方。程浩还能去学校宿舍,但是白晓梅怎么办?程根生怎么办?

    “他在哪?我和孩子就得在哪?家不能散!”白晓梅在这事上,十分坚决,不容置疑。

    程浩在外间接话道:“你和孩子先在连队,我这边想好办法了,再接你们回来还不行吗?如今连队还不到忙得时候,你给我一个月的时间,容我想想办法。”

    “一个月之后,会是两个月,之后会是三个月……没完没了……”白晓梅低头看着孩子,“我就是睡在外面的大马路上,也得在这里守着,哪里也不去。”

    程浩抹了一把眼泪,“那算了,就当探亲吧。这大学,我也不念了。”

    白晓梅不说话,就看着他。

    程浩瞪眼,“行了!别哭了。我在路上就想了。先来想想办法,要是真的没办法,就算了。我就知道,我这辈子跟大学,没什么关系。”

    都是说不清的家务事。

    林雨桐将三个人就先安置在这个小院里,两个女人带孩子睡里面。程浩睡在外面打地铺也行。

    第二天,等四爷和林雨桐收拾了点吃的给送过去的时候,白晓梅留了一封信,自己带着孩子回东北了。

    程浩摇头道:“我就是回家看看,能不能让家里人想个办法……可她这脾气,还真是一刻都不等。”说着,就将行李一拿。

    “你这是?”四爷问道。

    “回连队!”程浩露出几分无奈的笑,“这大学,还是等程根生长大了,再来上吧。他老子这辈子,没这福气了。”

    程浩放弃了上大学,陪在了白晓梅和孩子的身边。两年后,写信说,他们招工去了西北的兵工厂。再后来,程根生考上了京城的大学,又去国外读了博士。最后,他回到了父母的身边,在离家不远的大学里,当了老师。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