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2章 那个年月(41)五更
    那个年月(41)

    雨不停的下,林雨桐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见四爷手里拿着奶瓶,给孩子喂奶。她的眼睛就模糊了。

    “醒了?”四爷眼圈还是红的。只怕这是熬夜熬的。

    林雨桐四下一看,这是个不大的帐篷。自己和孩子都在简易的床上。心里有了猜测,就问道:“还有余震?”

    “嗯。”四爷看了她一眼,才道:“住这里安全。”

    帐篷上是噼噼啪啪的声音,应该还在下雨。

    孩子没有哭闹,好似都睡着了。林雨桐这才起身,探着头看着三个孩子。几乎长了三张一模一样的脸。大小胖瘦还是能一眼瞧出来。但也没有预想的胖。绝对不会有七斤的。连长媳妇当时是连着湿衣服一起掂量的吧。当然,也可能是因为现在这个时期,孕妇们营养不良,出身的孩子体重偏低有关。猛地见一个有肉的,就觉得胖。其实,真心不大。她心里有点发愁。

    “名字想好了吗?”林雨桐问道。

    四爷摸了摸林雨桐的头,“现在才知道一个女人生孩子要付出的是什么。”太吓人了。“孩子的名字,你来取。”

    林雨桐看着外面的雨,低声道:“叫雨生,震生,夜生吧。”

    “嗯。”四爷点点头,“就这么叫。”

    他指着孩子,一个一个的给林雨桐看:“雨声是老大,五斤二两。震生是老二,五斤一两。夜生是老三,四斤半。谁也没占谁多少便宜。不算小了。”

    对于三胞胎来说,不算小了。全都在正常的范围内。就算老三,也勉强算正常。

    她伸手把了脉,都很健康。万幸!

    “他们倒是一个个可劲的长。肚皮差点没撑破了。”林雨桐看着孩子,虽然觉得艰难和凶险,想起当时的肚子也觉得可怕,但如今看着一个个嘟着嘴熟睡的小脸,好像所有的苦难,都不值一提一般。

    四爷笑着看孩子,“以后再不生了。这三个就够了。”

    林雨桐点点头,太够了。

    连里很安静,除了雨声,就是风声。

    “大部分直接开拔去了唐山。”四爷低声道,“剩下的人都收麦子呢。今年这雨,耽搁了夏收,还要是再下下去,麦子就发芽了。”他这边老婆孩子四个都需要他照看,所以,被留了下来。

    林雨桐点点头,天灾是没办法的事。她猛地想起什么,然后拉住四爷的手,“如果可以,咱们领养几个孤儿,好不好?”

    四爷点点头,才轻声道:“你不用自责,就算你真的什么都说了,也没用。”他的声音更低,“去年,地震局成功的预警了海城七级地震。而王叔那边的消息,说是震前预兆明显,这里面的意思……”他伸手比划了一个‘四’,然后摇摇头。

    林雨桐愕然。

    她沉默了。一个人的力量不管是在自然灾害还是历史洪流中,作用都是微乎其微的。

    “不过,□□的事,咱们的条件不一定合适。但帮人的办法很多,是不是?”四爷询问道。

    也对!自家三个孩子,而且两人年轻,将来要是再上学的话,经济能力在别人看来,也是没有保障的。

    两人打住了这个话题,低头看自家的孩子。

    林雨桐摸摸肚子,其实并没有缩进去多少。不知道是肿着还是其他,看着很吓人。

    “丑死了。”林雨桐不满的摸了摸。偏偏现在在帐篷里住着,做什么都不方便。

    这得针灸辅助,要不然这肚子没有小半年都下不去。

    正说着,外面有脚步声,“进来了啊?”是白晓梅的声音。

    “进来吧。”林雨桐扬声道。

    就见她端着饭盒,披着塑料布进来,“你可算醒了。”说着就看三个孩子,“你真是了不起。我家就那一个,差点没疼死我,你这三个,真是要了命了。”说着,就把饭盒递给四爷,“我家那位,好容易摸上来两天鲫鱼,炖了汤,你喝点。如今下雨,河跟前不敢去,就在小水沟里摸的。”

    “你家那位没去唐山?”林雨桐问道。

    “那天晚上,他急着抱我们家根生,一不小心,把脚扭了。”白晓梅摇摇头,“他就是一副秀才身子,干啥啥不成。如今只能跟老娘们干一样的活,烘干麦子呢。”

    “那么忙,抽空还得顾着孩子,怎么还摸鱼去了?”林雨桐指着床沿叫白晓梅坐。

    “不是他想摸鱼,是我们搭建的那个棚子,被水淹进来了。”白晓梅说着,猛地想起自己还忙着呢,马上就转身,“行了,你用吧。我这还忙着呢。再说下去,就没完没了了……”

    林雨桐莫名其妙的看四爷,“她忙什么?”

    “都住的是树枝跟塑料搭起来的棚子。你这要做月子,孩子又生在雨里,这才给了一个小帐篷。”四爷将饭盒打开,“其他的全都带去唐山了。”

    鱼汤带着腥味,有鱼腥味,土腥味,但这也是人家的心意。

    林雨桐全吃了。

    晚上的时候,就有了奶。三个孩子不闹,前提是得吃饱。

    先抱着雨生吃,这孩子吃奶霸道,一旦叫她咬住,不吃饱绝对不撒口。你想给她换一边都不行,立马就嚎。

    自己是想要闺女,但这闺女的性子哟……

    “挺好!”四爷十分满意。

    姑娘霸道成这样,还挺好?

    老二和老三一般是一起喂的,一人吃一边,因为老三等不到老二吃完,就扯开嗓子抗议。

    这奶水养三个孩子,肯定不够。

    四爷总是紧着闺女先吃,然后他去冲奶粉。等闺女吃饱了,消停的睡了。才一人抱一个小子,让两人同时开吃。等林雨桐被吸的觉得空疼了。就都放下,奶瓶的奶也不烫了。然后两小子一人一个奶瓶解决吧。

    林雨桐觉得,这么下去,等到满月,这三个孩子的大小就很容易能区分开来了。

    闺女一定是大脸盘,双下巴,胖了一圈不止。两儿子估计想胖起来,也十分有限。

    偏心的这么明显,真的好吗?

    等林雨桐能简单的下床走两步了,四爷就下地去了,麦子还在地里呢。听说麦子地里的水,都到脚踝了。麦秆也倒了,麦穗全都泡在水里。

    今年这粮食,减产一半都不止。

    剩下的都是发芽的。

    等麦子弄回来,都是半个月之后的事。雨还是一样下,最多晴上半天,就又开始了。这中间感觉到了几次轻微的震动,但还好。

    帐篷里到底是湿冷的。再也不能这么住了。幸好房子损毁不大,趁着半天的晴天,四爷把这母子四人抱了回去。

    炕也烧了起来,床单的下面,铺了一层羊皮。这雨下的,整个屋子都是潮湿的。

    终于可以晚上的时候给孩子带尿不湿了。要不然半夜就别想睡了。一个孩子换尿布都得起来四五次,三个孩子不会一起尿的。所以,基本就别想睡。

    林雨桐原本担心缩不回去的肚子,已经小了。就是一整晚睡不成给累得瘦下去的。不停的起来躺下,一天反复不知道多少次,很快就小下去了。

    她到现在不能长时间抱孩子,要不然胳膊抖手抖。不能长时间站立,腿不光是抖,而且脚跟跟针扎一样疼,还浑身冒虚汗。

    “伤了身体了。”四爷看着林雨桐,心疼的道。想了想就低声安慰,“连里的人也回来了,秋收也耽搁了。雨这么大,根本没法播种。这段时间算是闲下来了,爷什么也不干,就伺候你们,把你们一个个的养的白白胖胖的。”

    林雨桐就看着他笑。

    四爷还真是说到做到。尽管有林雨桐准备的月子饭,但是一个月的量,现在也没剩多少了。她这身子,不养三个月估计都不行。所以,还真的只能靠四爷了。

    早上起来,他先去给河沟里放篓子,然后回来,给林雨桐荷包鸡蛋。一顿四个,虽然这荷包的鸡蛋其实已经成了一碗鸡蛋絮了,但林雨桐还是觉得好吃。世上最美味的鸡蛋也不过如此。

    晌午的时候,就下一碗挂面,或是龙须面,然后放点青菜,点上一点盐和香油。虽然面都成了浆糊了,但是看着四爷尴尬的脸,林雨桐吃的香甜,“这保准熟了。要真是不老成,就不好消化了。产妇咳嗽很难治的。这就挺好,香着呢。”

    要说做的最好吃的,就数四爷做的鱼了。他将鱼鳞粗暴的刮干净,然后把头尾剁了,不要,将鱼从中间剖开,里面的全部都扔了。如此,保证干净。去了血水,就下很重的姜片,鱼汤没有腥味,多是姜味。

    林雨桐夸道:“这天雨不停,太潮了。生姜正好,驱寒。这屋里潮,我还害怕风湿呢。”

    四爷自己的饭,都是林雨桐空间存的馒头,再搭配点各种肉罐头对付。

    但就是这样的不好吃的汤汤水水养着,奶水越来越足,三个孩子都能喂饱。有点欠缺,加点奶粉也就行了。反正瞧着,一个个就跟发面的馒头似得,涨了起来。

    营养全给了几个孩子了,林雨桐自己到底是还没能养过来。

    因着奶孩子,调理身体的药也不敢吃。全靠着空间水慢慢的滋养。

    这一年,连里没能上交粮食。秋收没有,夏粮就是发芽的麦子。

    平时想吃细粮,但这发芽的麦子,还真没人想吃。这东西磨成面粉,蒸出来的馒头发青不说,还粘牙。味道实在算不上好。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