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0章 那个年月(39)三更
    那个年月(39)

    在这个时代出生的孩子,是受过苦的。

    大人把孩子背在身上,田里的蚊子,专挑孩子的嫩肉咬。天又热,人贴着人,大人的身上一身的痱子,孩子的身上好像更多似得。

    其实,不是孩子身上更多,而是大人只有后背一片,孩子呢,只有那么丁点大的人,整个帖在大人的背上,所以,身上都是痱子。在加上□□出来的脸和手被蚊虫叮咬的痕迹。

    真是叫人不忍心。当爹妈的哪有不心疼孩子的,可是没办法啊。日子都是这么过的。

    林雨桐配了不少的药水,给孩子抹在身上。又做了药包,防蚊虫。可是,经过一晚上好容易好一点了,但第二天大人又背在背上一天,痱子又起来了。

    林雨桐以前听长辈们讲这些故事的时候,觉得人怎么会这么笨呢。将孩子留在连里,找两个人专门看孩子不就好了。谁都省心。

    现在看了,才知道这样的想法有多幼稚。孩子跟大人不一样,他不会忍耐。饿了就要吃。表达不满的唯一办法就是声嘶力竭的哭。按照两小时孩子得喂一次算,妈妈们基本就相当于一大半时间跑在路上。这还怎么干活啊?

    别说是如今这样的条件了,就算是现代,有奶粉,有奶瓶。但是那又如何,有些孩子不吃奶粉,不能用奶瓶。更甚至,温度稍不合适,孩子都会闹肚子的。

    只有亲自抚养过孩子的妈妈才知道,这里面有多少逼不得已和无奈。

    哪个女人不是从羞答答的姑娘过来的。

    孩子们的苦楚,妈妈们的无奈,叫林雨桐心里胆怯了。

    她这段时间没避孕,可她突然不想将孩子生在这样的环境下。

    但世上的事情就是这样,害怕什么,偏偏就来什么。

    等秋收结束以后,林雨桐明显的感觉到,自己这是怀孕了。

    两口子坐在炕上,面对面,相互看着对方。

    四爷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那就是以前不管是哪个孩子都是有奶嬷嬷的。即便是林雨桐自己要喂,那也有嬷嬷们看着。四个奶嬷嬷,八个大丫头,十六个小丫头,二十四个粗使嬷嬷,要是阿哥,还有有十二哥小太监服侍。

    但是现在,只有彼此。也就是说,这个孩子生下来,他们得自己带。

    一向没什么能难住他的四爷,这会子也被这个问题难住了。

    林雨桐就道,“好在咱们比起别人已经好了很多了。”空间里有婴儿用品,这是高明那个女人准备的。到了清朝的时候,四爷能给孩子提供最好的东西。有专人看着看着是不是尿了。更是有奶妈十二个时辰候着伺候。这些东西,人家压根就看不上。但是如今,好歹在避着人的时候,孩子能舒服点。

    四爷有些手足无措,“我没……没……照顾过孩子……”

    是的,他爱每一个孩子,但孩子小的时候,他就是偶尔抱一抱。伺候吃喝拉撒这样的事,真没干过。

    林雨桐一下子就笑倒在炕上了,“人家程浩第一次当爸爸,难道人家就照顾过孩子?现在不也照顾的挺好吗?你瞧人家白晓梅做饭的时候,孩子不都是程浩看的吗?学吧!我相信爷。”

    说着,又止不住想笑。只要一想到四爷给孩子换尿布,就觉得莫名的有喜感。以前他只负责逗孩子,孩子尿在身上了,也觉得没关系。有的是衣服,换一件就是了。现在,你试试?

    她有些幸灾乐祸。

    “看着点,压到肚子了。”四爷拽着林雨桐起身,不叫她趴在炕上。

    “这人在世上,要是日子都是千篇一律的过,还有什么意思?”林雨桐坐起来,“没经历过,才应该尝试。”

    如果你的表情真诚一点,爷也就喝下你给的这碗心灵鸡汤了。

    四爷白了她一眼,“那现在呢?想吃什么?哪难受啊?”生吧!生下来总有办法的。

    林雨桐摇摇头,“没有。我怀孩子什么时候折腾过人。”

    四爷点点头,这倒也是。折腾也十分有限。

    很快,林雨桐就知道什么是打脸了。

    这天早上一起来,她就觉得有点难受。也不是说吃什么吐什么,就是那种的看见什么都吃不下去。看见什么都没胃口。但肚子偏偏还饿的难受。

    “有什么想吃的,我给你踅摸去。”四爷将水杯子递给她,轻轻的抚着她的脊背。

    是啊!想吃点什么好呢?

    出现在脑子里的竟然是一盆油汪汪的水晶肘子。

    这玩意以前她绝对不碰。都是份例菜,做的再好,也是油腻的。还不如清炒小油菜香呢。

    可现在呢,清炒菜,水煮菜,吃的人脸都绿了。这还是偷偷的开小灶,吃小灶。如今都馋成这样了。可想而知别人的感受。

    她咽了咽口水,舌头一转,低声道,“也没想吃什么,一会拿出一个肘花切一切,凉拌了就好。”

    这都是储存起来的袋装食品。

    四爷的手微微顿了顿,应了一声好。

    吃完饭,四爷就出去了。入冬以前,大家都在囤柴火。自己这边,已经有不少人帮忙,前两天就把柴火收拾好了。

    她以为四爷去谁家帮忙了,结果这一去就是一天,天都晚了也没见人回来。打开门,外面落了一层雪。心莫名就慌了起来。

    走到门口,看着通往这边的路,就盼着他赶紧出现。

    直到等了半个小时,远远的才看见有个黑影往前面移动。林雨桐这才松了一口气。不用看的真切,真正熟悉的人,就是看背影,看走路的姿势,也能认得出来。

    林雨桐感觉四爷也看见她了,他脚步快了很多,不一会就能看清彼此了。

    她想过去,四爷忙道:“别动,脚下滑。”

    说着三两步到她跟前,“怎么出来了?多冷啊。”说着,就攥着她的手捂着。其实谁也不比谁暖和。

    林雨桐被四爷扶着往里面走,“你今儿去哪了?”

    四爷没说话,先把她安置在炕上,才从身上的背包里掏出一个大油纸包,“你不是想吃肘子了吗?一会儿大家都睡了,就给你炖上。”

    林雨桐愣住了,就为了个肘子,折腾了一整天。“我不是非吃不可的……”

    “知道。”四爷将外面的衣服都脱了,钻到被窝里才说,“人家屠宰场一天就杀一头猪,一头猪,就两个后肘子。想走后门弄点肉的,都能挤破头,这个折腾劲啊。”

    说着,就把手放在林雨桐的肚子上,“委屈他,也委屈你了。爷就是再不济,也不会让老婆孩子为了口吃的受委屈。”

    林雨桐将手放在四爷的手上,两人的手护着肚子。再怎么艰难,也得生下来。

    今年冬天的任务是整修路面。得将各个屯子和兵团到县城的路都打通了,修整一遍。连里这次占了便宜,只有整修自己连里到县城这一段就好了。才二十里,就是玩着修,也能修好。

    活不多,女人就不用干那些重活,倒是分配了编草帘子的任务。说是供销社要收购。

    林雨桐觉得自己的运气是真的很好,这个东西,只要在自家做就可以了。

    编草帘子,也是林雨桐在靠山屯学会的技能之一。只要细心,一天也能编出五六张来。当然,她也不能跟别人比。,有些手快的大娘,一天编出十多张的,也不是难事。

    很多人家家里用的东西,都是草编的。篮子,筐子,铺的席子,门帘,窗帘。

    真的是人被逼到一定境界了,就什么都会了,什么俭省的办法都能想的出来。

    晚上回来,四爷就看见林雨桐在另一屋的炕上,一条腿曲着,一条腿伸直了,要弯腰的时候,已经显怀的肚子挺着,叫她看起来非常的吃力。

    他眉头皱了一下,“这是……几个月了?”他怎么有点糊涂了。

    林雨桐抬头见他回来了,就笑道:“三个多月了。怎么了?你都问了几遍了。”

    “那你这肚子不对啊。”四爷走过去,将她的棉袄拉开,“就是穿得再多,这肚子也不能就显怀的这么明显吧。”

    林雨桐被她说的一愣,最近是感觉弯腰费劲,窝的慌。但人怀孕,加上穿得厚实,臃肿是肯定的。

    如今被四爷一说,林雨桐也低下头。这肚子确实不对。四个月其实才显怀,三个多月的话,不太容易看出来的。可这肚子,怎么瞧着显怀特别明显呢。

    两人对视一眼,想到九福晋那充满魔性的肚子。

    这玩意真说不好啊。

    林雨桐赶紧将左手搭在自己右手的手腕上,然后再相互调换,用右手把左边的脉搏。

    四爷紧张的盯着,“怎么样?”

    林雨桐想哭的心都有,这脉搏强劲,代表发育的很好。但微弱的脉息上,能感觉到杂乱。这绝不是一个孩子该有的脉象。

    她看了四爷半天,才在他焦急而又担忧的眼神下,说了一句,“不是一个。”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