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5章 那个年月(34)四更
    那个年月(34)

    快要秋收了,但还没收。粮食长在地头,能看不能吃。建设兵团抽调了一部分粮食,说是外交援助。这是国家的大事。咱们勒紧了裤腰带,都得支持。

    中国人的爱国情怀永远都这么朴素。

    这一天,连里开会,要几个知青当着大家的面做出检讨。

    原来是几个今年新来的知青,还都是十四五岁孩子样。他们饿的受不了了,晚上偷偷的去刨了两窝红薯,烤了吃。叫连里的大人发现了。

    连长这才召集大家,看看应该怎么处理。

    要说这时候人们的思想觉悟,真得很难得的。那么艰难,家家都是粗粮,可地里的细粮基本没怎么被偷过。大家都守着这么一个朴素的规范。

    这地里的庄稼先是国家的,再是集体的。到了最后,才是自己的。

    如今,突然有人打破了这个规范,那么,这要说起来,就不是一个小事。

    那烤好的红薯,才吃了一半。如今就作为罪证,放在了桌面上。

    众人都沉默了。几个孩子罢了。饿了本能的就想要找吃的。

    “大家有什么意见,就尽管说。”指导员看看众人,问道。

    没人想认真追究,但有些规矩是不能破的。

    “要不这样……”四爷站起来笑道:“等秋收了,给他们的口粮,扣下一部分来。他们偷了一个红薯,就扣他们十个红薯。十倍的处罚不算小了。”

    每年分下来最多的就是红薯。产量高的很。扣十个二十个根本就不会影响什么。

    众人也就都道,十倍的处罚了,已经可以了。

    几个小子还算机灵,赶紧点头,“连长,我们愿意接受处罚。”

    连长和指导员对视了一眼,“既然接受处罚,那桌上的红薯就都是你们的,吃了吧。”

    几个孩子这才低下头抹眼泪。对着下面的人鞠躬。

    都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孩子。

    指导员就道:“知道这段时间,咱们的粮食接不上茬。这么着……咱们驻地往北,三十里左右,有个大河滩地。那里长了一片野豆子,看不到头。那个嫩豆角摘回来煮了,味道一点都不比毛豆差。庄稼成熟之前,你们可以抽空去那边给采摘。摘回来的都是自己的。”

    下面就‘嗡’的一下,恨不能马上就去。但是,不行的!连里还有活要干的。就有好几个人商量着晚上去。赶在天亮以前回来。又有人说,那地方不熟,还得抽个时间白天先去一趟,看看环境地形。就怕猛地有什么看不见的泥窝子,一脚踩下去,可能就再也起不来了。

    林雨桐和四爷,属于随大溜的人。不能搞特殊不是。别人都没吃的了,怎么可能自家不缺。

    没想到老天有眼,好似真听到了大家期盼。下雨了!

    下雨好啊。下雨了连里就没活了。大家终于能为自己的肚子忙活一回了。

    于是第二天,在白晓梅的呼喊声中,林雨桐跟四爷一起,去采野豆子。脚上穿着胶鞋,头上戴着草帽,身上披着塑料布。

    林雨桐和四爷属于比较奢侈的,塑料布很大,从中间掏一个洞,把头塞进去,身上就算遮挡住了。

    一出门,看见白晓梅背着篓子,林雨桐脸都变色了,“你怎么也去啊。”林雨桐看着她已经显怀的肚子。可能也是吃不饱,人瘦,显得肚子特别大。“下雨路滑,摔一跤怎么办?要是淋湿了,感冒了,不好用药的。”

    白晓梅摆摆手,“没事!我们家这位秀才,干活不成。”

    程浩喊道:“不叫她去,她非去。你劝劝她。”

    四爷对林雨桐道:“要不你陪她在家里?”

    林雨桐还没说话,白晓梅就摆摆手,“算了!那我不去了。可别耽搁你。”

    “快回去。这么多人,还能看着你们娘俩饿死啊?”林雨桐招手叫了在卫生室帮忙的黑丫来,“你陪着你晓梅姐,一步都不许离开。不要叫她出门。”说着,摸了两个水果糖给她。

    黑丫十三了,已经懂事了。她家哥哥多,不用她去辛苦。如今就是陪个人,她立马就应了。

    白晓梅无奈,“我不瞎跑。”

    林雨桐不听她的,见她走了,才拉着四爷的胳膊往前走。

    程浩就叹气,“这日子,大人能熬,孩子该怎么办?”

    四爷拍了拍他,“往开里想。这一连的人,哪家的孩子不都长起来了。大家伙不会干看着。我们家还有点玉米面,今儿回去,先给你拿过去。紧着肚子的孩子吧。”

    程浩也没客气。都到这时候了,客气啥呀。

    坐着马车,一路走了三十多里,才看见所谓的野豆子。

    野豆子也分野黄豆和野绿豆。野黄豆的豆角宽短,一个豆荚里只有两三粒小豆子。两三粒野黄豆才能抵得上一粒黄豆。而野绿豆就不一样了,豆荚特别长。细长细长的垂下来。野绿豆自然比绿豆更小些。

    其实,说起来,这才是真正的绿色无污染的食品。

    这些东西在后世,都已经很少能看到了。也就是在长辈的回忆了,听过它。

    野豆子嫩的好吃,可要是长老了,就不好处理了。

    野绿豆,又叫‘贼豆’。要是你在自家买回来的红豆,绿豆里发现了这种煮不烂的豆子,那应该就是野绿豆了。

    其实要是费力的磨成面,也能吃。即便是泡豆芽也是可以的。只不过,周期长一点而已。

    这么一大片,简直就是天然的宝库啊。

    林雨桐觉得四爷的眼神是惊奇的。他估计是第一次知道还有这么个物种。

    两人愣住的功夫,大家都已经开始了。一个人占一片,谁也不跟谁抢。看谁的手快。

    林雨桐也赶紧弄,弄好了回去给白晓梅送去。要是真给太多的粮食,她也不敢要。但是野豆子再怎么说都只是费点力气。人家还得起,接受了心里也没负担。

    腰上系着一个超大的兜,在北方很多地方将这玩意叫做‘袱子’。摘东西的时候,将它系在腰上,解放了双手。然后将采到的东西塞进去就行。袱子用旧衣服拆了做,或是破麻袋补一补也能缝。一个袱子差不多能装四五十斤的东西。这玩意挂在腰上,死沉死沉的。

    等袱子里的塞满了,就扛到地头。将里面的东西倒进麻袋里。然后人再返回去,拿着空袱子继续。

    秋天的雨冷的很。即便塑料布隔着,也一样冷。更何况,塑料布挡得了上半身,下半身却没办法了。野豆子长成藤蔓,密密麻麻,都被雨水打湿了。人在这中间穿梭,裤子早就湿的裹在身上了。更是连身上的塑料布都划拉的不成样子。

    不停歇的干了大半天,在夜幕之前,都将自己的战利品放在马车上。然后人就靠两条腿走。

    “你骑在马背上。”四爷扬声跟林雨桐道。

    众人都忍不住笑。都以后四爷在说笑话。这兵团会骑马的可不多。

    林雨桐利索的翻身上马,倒叫人一愣。哪怕这是拉车的马,只要安抚好了,在上面驼一个人还是能的。

    她跟四爷一共采了四个麻袋,大概有好几百斤。但真正能吃的,真没多少。豆子太小了。不过这豆荚,耿叔一定喜欢。都是好料。马喜欢吃。要不然今儿也不会这么利索的将马拉出来给众人用了。

    自家留了一麻袋,给了白晓梅家三麻袋。另外给了十几斤玉米面。“先顾着孩子吧。我那边有家里的补贴。饿不着。”

    白晓梅摸着肚子,吸吸鼻子,艰难的应了一声。

    晚上吃的就是煮豆子。这玩意不能放的。当天就得吃。万一剩下了,就先得煮熟,将豆子剥出来,再在锅里烘干。就能多存几天。

    家家屋里飘出来的都是煮豆子的味道。

    林雨桐和四爷也不例外。两人洗了洗,就开始煮豆子。连带着嫩豆荚一块煮。林雨桐放了不少调料进去。盐,花椒,茴香,等等。出来的味道也香的很。

    但就是只能当零嘴吃。这玩意吃下去觉得肚子好似饱不了一样。

    等大部分都睡下了,林雨桐才又煮了两碗龙须面,拌上牛肉酱。才算是吃饱了。

    她正害怕以后的日子还要去摘野豆,没想到吴春来来了。送了两筐子红薯来。

    “这是咱们屯那块旱地上的。如今熟的最快。我爹说,你们这边估计有点紧,先叫送两筐子来,应应急。”

    真是太好了。有理由不去摘野豆子了。

    林雨桐十分大方给了他两条鱼。都是一两斤重的,不大,但是也算难得。

    别人也下篓子,但没几个会做香饵,但是四爷会啊。香饵得用白米饭做料,他们也没有。所以,他们凭运气。林雨桐每每都有收获。她是想给白晓梅送点的,一个孕妇,最需要营养的时候。如今,给了吴春来两条大的,还剩下两天大半斤重的,够给白晓梅熬两天汤了。

    艰难的年月,谁家过的都不容易。可不就是这么相互拉拔着,一路走过来的……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