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4章 那个年月(33)三更
    那个年月(33)

    家里来了客人,四爷将人请了进去。林雨桐就忙着待客的饭。

    前些日子,跟粮站的人换了一回粮食。一斤上好的白面能换五斤黑面。这个玩意就是家常蒸出来待客,也是体面的。要不然次次都用二合面,费了白面不说,叫人瞧着还是粗粮。

    今儿她就烙饼,黑面的。锅底刷上一层油,出来也焦黄焦黄的。小锅里炖着鱼,。再炒点豆角茄子,就算是一顿饭了。

    这个人叫郭永红,说话的嗓门大,笑声爽朗,跟四爷说着云南那边的事。

    当然了,吃饭饭量也大,一顿饭能顶普通人三个人的饭量。

    林雨桐都有些好奇,这人在这个年月里是怎么把自己喂得壮壮的的。

    “这烙饼就是香。”郭永红就感叹,“俺们吃饭也就是半饱,晚上也饿的肚子咕咕的叫。”

    看着不像啊。这壮实的。

    白晓梅端着半碗火腿肉过来,“知道你这边来人了,过来给你添道菜。”

    林雨桐也没客气,顺手就装进盘子里。抓了五六块烙饼给她。然后这一抬眼,就愣住了。伸手就搭在白晓梅的手腕上,“别动,我瞧瞧。”这一诊脉,还真是,“你这是怀孕了。”

    “嗯?”白晓梅才还探头探脑想看着客人是谁呢,被林雨桐猛地一打岔,吓了一跳,“你说……我这是咋的了?”

    “怀孕了。”林雨桐扯了一把白晓梅,“都三个月了,你都不知道。”

    好家伙,这段在地里可没少忙活。“你这是运气好,要真是累出个好歹来,我看你怎么办?”

    白晓梅这才回神,“哎呦!我就说嘛!最近一站起来就头晕。”

    林雨桐马上端着一个盆进了里屋,“你等我一下。”

    不大功夫,就端出二三十个鸡蛋来,上面还放着一包红糖。“拿回去,一天一个红糖鸡蛋。吃上一个月,就能好点。”如今也就这点条件了。

    白晓梅连连摆手,“这不能要……”

    林雨桐不由分说,“走,我送你回去。”

    程浩正等着白晓梅吃饭呢。谁知道等来了这么大的一个消息。

    猛地要当爹当妈了,该高兴的。可左右看看,这屋里就这么点大的地方,箱子里也都只有几件两人的衣服。孩子生出来该怎么办?

    等林雨桐走了,白晓梅才坐在炕上发愁,“生下来以后咋办?”

    “总能长大的!”程浩蹲在炕边,“既然来了就得生啊,不生怎么办?

    林雨桐回去的时候,郭永红已经走了。

    “怎么这就走了?”林雨桐问四爷。

    “刚好司务班去火车站,顺便捎他一程。”四爷说着,就笑道,“这人还行。父亲是烈士,抗美援朝的时候牺牲了。母亲也早就去世了。是吃百家饭长大的。因为他父亲的关系,十八岁顺利入伍。当了八年的兵,今年二十六了。跟大姐同岁。上面没有什么亲眷了,连个兄弟姐妹都没有。我想那边大哥的意思也就是看中这一点。将来哪怕都去北京,这边没有什么牵挂。另外,因为他父亲是烈士,所以,大姐的这桩婚事,多少能给她一点庇护。我觉得这婚事还基本靠谱。”说着,就指向案板,“那袋子黑面,叫他扛着顺路给大姐送去了。还捎了一封信。大姐看了,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林雨桐看了看,烙饼全没了,这是给带去当干粮了。“人家辛苦了一路,怎么也得带点东西回去啊。”

    “给了几张工业券。咱们不怎么用这东西。”四爷就解释了一句。

    也是,什么肥皂啊,牙膏牙刷什么的,又不用买。这些票可不就省下了吗?

    过了几天,郭永红就将电话打到了连部。一是告诉一声,他的工作安置好了。分在了当地的公安局。二是说了印薇的决定。这时候的工农兵大专都是两年学制。如今已经读了一年半了,剩下的半年就是实习。他们想尽快结婚。到时候印薇分配的时候,会考虑她的家庭因素。

    四爷马上就答应了。并且在连部,第一次用电话跟远在云南的印辰通了电话。

    回来后四爷就道:“大哥那边提干了。”

    这是好事。

    不知道今年的好事是不是特别多。紧接着,林雨桐收到家里的信,说了大姐结婚了,等忙完婚事想起跟自己说一声的时候,林妈发现林大姐可能有孕了。虽然还没确诊,但应该是*不离十。

    等到快要秋收的时候,又出了一件不知道算不算得上是喜事的喜事。

    这天,李队长亲自过来,说是要给李国芳结婚,请四爷和林雨桐到时候过去。

    “这么快?跟谁啊?”林雨桐问道。

    李队长皱着眉,“她就愿意葛红兵,换成谁也不乐意,你说这事怎么办?我们不同意能咋整,总不能这么耽搁下去,成老姑娘了。”

    过了二十不嫁人就是老姑娘了?

    没办法,整个社会都是这个样子的。

    可是这葛红兵现在瞧着好,将来这世道……谁说的准。

    家庭背景不同,生活环境不同,成长际遇不同,文化层次不同。这样的两个人怎么过日子?

    “葛红兵也愿意?”林雨桐问了一声。

    李队长恨恨的道:“这就是叫俺生气的地方。他心里有没有俺妹子,俺是男人,还能看不出来啊。要是他坚决的不同意,也就没这事了。也不知道咋想的,竟是点头答应了。俺娘死的早,俺把这妹子当闺女的养大。见她一趟趟的从县城往回跑,回来就为了远远的看一眼葛红兵。那俺这心里就搁不下不是?”

    该劝的也都劝了,谁劝也没有,十匹马也拉不回来,能怎么办呢?

    林雨桐送了一套床单,被面,枕头,枕巾。算是极为厚重的礼。

    李国芳拉着林雨桐,“师傅,俺要不试一试,俺这心里过不去。哪怕将来真的不好……俺也不后悔。”

    红底绿花的嫁衣都穿在身上了。林雨桐还能说啥?

    “日子都是自己过的。”她安慰道,“不管啥时候都别自轻自贱。有难处就来找我。”

    “师傅,你还认俺?”李国芳眼睛一亮,问道。

    多好的姑娘!就是有点傻。

    林雨桐点点头,“好好过吧。”

    她唯一能期盼的,就是葛红兵是个靠得住的人。

    出屯子的时候,远远的看见唐糖站在路边,看着李队长门前的喧闹。林雨桐心想,估计不是唐糖缠着葛红兵缠的太紧,葛红兵也不会这么利索的答应这婚事。

    但是,每个人对幸福的理解都不一样。对于李国芳而言,跟自己的爱人曾经一起过,她就满足。这种想法很傻,但是很纯粹。

    也许随着年龄的变化,世事的变迁,有了改变。但是,这段感情,证明她曾经年轻过,爱过。

    四爷低声道:“别光是往不好的一面想。葛红兵还是有责任心的。他答应结婚,就是已经想好了。女人容易冲动,但男人面对这样的事情,不会冲动的。”

    但愿吧。比起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变的爱情,责任心在婚姻里才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马车慢慢的往前走,路边是玉米地。前后都没有人烟。林雨桐凑过去,趴在四爷的背上。觉得有这个人真好。

    四爷伸出手,轻轻的揉了揉林雨桐的头。

    晚上躺在炕上,林雨桐眨着眼睛看四爷,他走哪她就追着看到哪。四爷被她看的没办法,只得上了炕躺着。“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还学会多愁善感了。老妖婆了,还当是豆蔻的少女啊?”

    林雨桐就钻到他怀里笑。“一百岁的女人,也还是女人。”

    她不由的想起以前自家楼下住着的老太太。老太太是小脚,整天就坐在楼下。那天她没带钥匙,就只能在楼下等。然后就跟老太太聊起了天。老太太说起老伴,那真是哭的别提多伤心。她说起了年轻的时候,她老伴跟她结婚前,有个相好的。结果相好的命不好,才嫁了人没两年,男人就死了。那时候他们才结婚,他老伴就偷着给那老相好挑水。不敢叫她知道。后来她知道了,伤心的要死要活。她老伴跟她发誓,就是看那个女人可怜,挑担水。其他的什么也没干。但这不是干没干别的事的问题,而是心的问题。她为这个,一辈子了,想一回伤心一回。觉得自己伤心了一辈子了。如今,老伴早些年就死了,那个老相好更是早就死了。到现在剩下她,儿孙满堂,连重孙子都上大学了,但是老太太想起老伴年轻时候干的事,依旧会为了当年的‘背叛’伤心。最后,老太太道:“我跟他过了一辈子。可到死我都不原谅他。哪怕他躺在地下,梦里我也不原谅他。”

    老太太牙都掉光了,说话都不清楚了。这样的年纪,本该对世事看透彻了,学会放下了才对。可她对于爱情,却一如当初一样执拗。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