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1章 那个年月(30)六更
    那个年月(30)

    紧接着的两天里,两人去了后海滑冰。都说后海这里聚集着王府。但其实,都是大清晚期的王府。没有一个是四爷熟悉的。不过,后海跟紫禁城很近,一不小心,就能看见红墙黛瓦。

    叫人心里生出许多的怅然来。

    本来想去吃全聚德的烤鸭,但是到了里面才知道人有多少。桌子上有正吃着的人,边上有等的人。更糟糕的是,你等上半天,很可能就碰上人家到了打烊的时间了。这时候的店,根本就不会因为谁晚下班的。于是,他们也就不去凑热闹,转身去涮羊肉了。

    涮羊肉的店铺很多,好似谁家都有几手绝活。

    如此晃悠了两天。林雨桐才带着一大桶子油,回了林家。将油桶子套上麻袋,然后绑结实。不敢给人看见啊。

    今儿回家,家里有人。林妈请假在家,等着林雨桐。结果这孩子是个没良心的,去玩了,根本不记得还要回家。另一个在家的是二姐。

    “你这孩子,咋这么实诚呢?”林妈妈这话是对四爷说的。觉得这俩孩子这两天没回来,是想办法弄油去了。“这都够家里吃好几年的。”

    “这是一年的量。明年再想办法叫人给你捎回来。”四爷就说了一声。

    林二姐就拽着林雨桐,然后毫不掩饰的打量四爷,“哪找的?挺精神啊。”

    哪找的?几百年前带回去的。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林雨桐抿嘴一笑,反问她,“大姐那边要结婚了,你这边呢?什么情况?”

    “你当我是大姐那傻子呢?”林二姐辫子一甩,“一套家具,二老归西,三转一响,四十平方,五官端正,六亲不认,七十元工资,八面玲珑;酒(九)烟不沾;十分听话。”她哼了一声,“满足这几条,二话不说,明天就领证去。”

    林雨桐目瞪口呆,她突然发现,时代不管怎么变迁,这女性的择偶标准,好似从来都没变过一样。后世很多人都说,最好的条件该是‘父母双亡,有车有房’。可其实回到过去,核心还是没变。

    就说三转一响吧。三转指的是自行车,缝纫机,手表。一响指的是收音机。

    自行车在现在的价值,绝对顶得上后世的一辆小轿车。这跟后世结婚要买车没什么区别的。手表这玩意,就跟姑娘手上的戒指应该是一个级别的。

    四十平方,这对现在的人来说,绝对是大房子的。林家这么多人,才四十平方。这个条件,跟买个小别墅有一拼。

    在平均工资才三十不到的社会,张口就要求七十一个月,这绝对是高薪人群。

    一套家具,就相当于房子装修了。

    五官端正就是长的要过眼。

    还得不抽烟不喝酒,是个十足听话的忠犬男。

    这么细细一分析,一比较,真的是相隔了四十年。什么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了。唯独女人找男人的标准不曾变化。

    原来说的娶媳妇简单,那真的只是错觉。大城市跟俺们靠山屯,它是不一样的。

    城乡差别在什么时候都有!

    这个无理取闹的世界。

    林二姐就看着那一桶子油,“你也别傻了吧唧的什么都往家里搬。好歹顾着点自己。看妹夫对咱家这么舍得下本钱,这心里对你还是没话说的。都说这男人稀罕媳妇,看见丈母娘家的什么都是好的。你们家这位,就有点这个意思。这个家都挤成这样了,人家也没嫌弃。”

    “谁家不是这么过日子的?”林雨桐看了林二姐一眼,“差不多就得了,别挑花了眼。”

    林二姐白了她一眼,“还怕我没人要啊。”

    吃饭的时候,林大姐也赶回来了。跟她一起回来的,还有大姐夫。一看就是憨厚老实的人。可能觉得结婚住在丈人家也不好,就道,“房子我们占一间。我们自己开火。也不能老厚着脸皮跟家里蹭饭。另外,我们一个月交五块钱。我知道这不多。但好歹是我们的心意。”

    林大姐跟着点点头,“这也是我的意思。”

    “自己开火行。”林爸爸道,“一是家里负担不起多一个人的口粮。二是,大姑爷也是个男人。也要在外面走动。叫人说在岳家白吃到底是不好。你们自己开火,就算是自立门户了。到时候房子盖出来,反正肯定有大丫头一间房。出不出嫁,都给她留着。出嫁了想回来住就住。还交什么钱。你们两人一月加起来,不到六十块钱。将来有了孩子都是事。所以,钱的事,就不许提了。”

    说着,林爸爸又跟四爷道:“我们这两天也商量了。那边的地方也丈量了。打算盖房子的时候,直接盖的高一点,屋里不用大,分上下两层。上面住人。下面待客当厨房都行。这么一算,原来的两个小屋子两个小厨房,就能变成四个分上下层的屋子。除了老大,剩下的你们四个孩子一人一屋。即便你们不在,屋子也给你们留着。”

    “我知道你们不回来住,是知道没地方。不好打搅。你说我们这当爹妈的是啥心情?给孩子连个家都提供不了,这心里能好受。我的意思呢,就是跟你们说。这屋子给你们留着。不管啥时候回来,家都在。都有你们立足的地方。”

    林妈妈在围裙在擦了一下手,“我跟你爸就是这个意思。别弄得一个个回来,就跟做客似得。桐桐下乡了,可也不能叫她回来,就觉得这家里不是她的了。”

    林雨桐再是想不到,自己不在家里住,闹出这么一出故事来。

    四爷就道:“那行。那都不是外人。盖房子的砖瓦我想办法。过两天就拉过来。要盖就好好盖。给我们留个屋子,我们下次回来,一定住。”

    林雨桐赶紧点头,不就是个小复式吗?上下都只有七八平大小。后世的很多单身公寓还不都是这样。设计的好了,住着也舒服。再说了,这一住,大概就要到拆迁,这中间间隔的时间差不多需要十几二十年呢。划算。

    第二天,林雨桐跟着四爷去了机械厂。这机械厂,四爷要去找那位教导印臻的师傅。

    “这位师父,曾经留洋,在苏联待过几年,后来又去了欧洲。在德国,英国都待过。说的流利的英语和俄语。是个很有见识的人。因为技术无可替代,厂里对他也没揪着不放。批、斗就是做个样子。平时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四爷低声跟林雨桐解释。

    林雨桐后知后觉的道,“英语和俄语也教给印臻了?”

    “那时候,印臻是有家不能回。就在厂里的宿舍胡混。凑活一天算一天。这位云师傅呢?也是无家可归。老婆跟他离婚了,带着孩子走了……”四爷的话没说话,林雨桐就明白了,“他面对这位师傅,就想起了他的父亲。”

    四爷点点头,“到了后来,两个都无家可归的人就住在仓库里。一个失去了儿子,一个失去了父亲。晚上没事干,就一个教一个学。印臻要走的时候,这师傅怕自己的问题影响印臻的前途,不叫跟他联系。其实,两人感情还是很深的。这次回来,理应来拜访的。”

    两人找过去的时候,云师傅还在车间,看到四爷还吓了一跳,“你这孩子,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没听说啊?”

    四爷扶了他出去,“我没回去,就是来瞧瞧师傅。”

    云师傅拉着四爷去办公室,“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四爷就点点头,紧跟着云师傅走。路上有认出印臻的,都跟四爷打招呼。

    林雨桐见人家师徒在里面说话,她也不进去,就站在门外。不想才一转头,就看见一个四十上下的女人走了过来。齐耳短发,脖子上围着绿色的头巾。看起来有些黑。头发也有些花白。

    她看见林雨桐愣了一下,才探头往里面看。

    林雨桐心道,她该不会是印臻的妈吧?但随即又想,这又不是四爷的亲妈。人家德妃娘娘那才是亲妈。所以,在心里,婆婆的这个位置,除了德妃,谁也不可取代。

    至于这位,她不想搭理。于是,身上的气质一变,立即就叫人觉得高不可攀,有些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意思。

    “姑娘,你是跟谁一起来的?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韩春霞看着林雨桐问道。

    林雨桐还没说话,里面就传来四爷的声音,“桐桐进来。跟谁说话呢?来见见云师傅。”

    林雨桐看了一眼韩春霞,应了一声。就推门进去。

    “你这小子,回来了也不说回家。要不是别人说,我都不知道你回来了。你现在翅膀硬了,就不认我这个妈了是吧?”韩春霞挑起帘子,就看向四爷。

    随即,她眼圈就红了。

    这是自己的儿子吗?看自己的眼神怎么会这么陌生呢?

    她有些不能确定起来。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