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6章 那个年月(25)一更
    那个年月(25)

    一场大风雪,东北的冬天说来就来了。

    但要以为这到了冬天就能清闲下来了,能啥也不用干的猫冬了。那就错了。

    最近县城又开会了,说是要的坚决批判‘猫冬’的思想,要战天斗地,将农闲变成农忙。又一次将农业学大寨提了出来。

    于是,大家都甭闲着躲在暖炕上打扑克织毛衣了。都起来,动员起来,大家在一起干一点有意义的事吧。

    什么事有意义的事呢?

    连里是这么安排。将知青分成了好几组。一组是检修线路,电话线,电线都得检修。范围就是从三连到团部,再从团部到师部。百十里路呢。食宿的话,借住在离他们当天最近的屯子里。二组,支援渔业,去河里湖里凿窟窿打渔去。三组,支援林业,帮着林场伐木去。四组,留在连里,刨大粪,为来年的春耕做准备。

    比起去其他地方,还不知道住宿的地方够不够暖和比起来,好像还是刨大粪好一点。至少累了一天,回来暖暖和和的。

    于是,四爷和林雨桐直接要求留在第四组。既然分在了第四组,那么报名的同时,连里分给他们的除了耙子铁锨,还有一辆板车。男女搭配,两人分一辆板车。至于牛马骡子,对不住,连里有上了年纪的职工,照顾一下,发扬一下风格嘛。连长指导员都拉着板车呢。

    至于拖拉机,大冬天的,根本就打不着火。再说,油不够。不到生产的季节,上面不给配发油的。

    四爷觉得,林雨桐的卫生室不能停。刚提出这个想法,马上就有思想积极的知青反对,只要不是要死人的急病,完全可以不用急着找大夫嘛。大家克服克服,等晚上休息了,再看病也行啊。

    于是,天刚蒙蒙亮的时候,饲养场上空,就飘起了青烟。因为天冷,整个地都冻住了。怎么办呢?先点上火解冻。然后由连长给每一小组,划分区域。

    连长对四爷和林雨桐还是比较照顾的。划分的是最外围的一溜。外面这一圈,粪薄,不用往深了挖,省劲。然后由男的拿着三个叉的耙子,叫做粪耙的,先把粪耙起来。然后耙出来的粪,就由女同志用铁锹铲起来,扔在板车上。板车的前后,带着格挡。里面跟着斗子一样,能装个几百斤的粪。等填满了,然后,男的拉车,女的在后面推。

    地头离饲养场的距离可不近,四五里路呢。

    拉到地头,然后将粪倒下。再一锨一锨的将粪匀开,保证田里得铺上薄薄的一层。

    回去的时候,四爷叫林雨桐坐在板车上,他拉着走。“上来吧。就你那几十斤的分量,还能累着我?。”

    于是,平路或是下坡路了,林雨桐坐车。上坡路的时候,就下来帮着推车。

    白晓梅跟程浩抱怨,“你看看人家,再看看你。恨不能叫我拉着你走。”

    程浩长了一副秀才样,文文弱弱,正是这个年代姑娘家喜欢的样子。读书人啊,白面小书生啊。简直就是梦中情人。

    “那能一样吗?人家是什么关系,你跟我是什么关系。”程浩喘着气,“我想跟你成为最亲密的革命战友,你答应了吗?要是答应了,今儿就是累死,我也给你当一回牛,做一回马。当牛做马的,我也甘愿。”

    “去!”白晓梅在后面推车,“你就会口花花。”

    到了下坡路上,程浩叫白晓梅拉车,“我给你压着点,省的惯性大,冲的狠了,你再撑不住。”然后十分不要脸的叫白晓梅拉车,他坐了上去。

    白晓梅气的想踹她,“你怎么不让我坐上去给你压着点。”

    “这么重要的革|命任务怎么能交给一个女同志呢。”程浩大言不惭,“还是我来吧。你掩护我,我亲爱的同志。”

    “不要脸!”白晓梅骂了一声,嘴角却扬了起来。

    苦中作乐,也是一种积极的心态。

    晚上回去,林雨桐给泡澡的浴桶里放了不少药材,两人洗了鸳鸯浴。等四爷睡着了,林雨桐还得起来给他浑身都推拿一遍。拉粪这活,光是一个来回,就是差不多十里路。更何况还得拉车。一天七八个来回,走路都受不了,还得负重。

    四爷第二天醒来,就感觉浑身上下舒畅。他睡着了,迷迷糊糊的也知道林雨桐在干什么。但就是睁不开眼。“昨晚没睡好吧?”

    林雨桐摇摇头,“我走一半歇一半,没你累。”

    活计很辛苦,但唯一的好处就是,连里给大家的伙食标准提高了。凡是参加劳动的人,一人一天有一斤的二合面馒头。每天还能吃点豆腐。

    这在大家看来就是好伙食了。但是林雨桐和四爷可就有苦说不出了。想回去自己做都不行。

    好在干上半天活,也真是饿了。也吃的下去。

    这天晚上,司务长悄悄的叫住四爷,趁着没人,塞给他一个东西。用油纸包着。

    四爷也不知道是什么?回到家,怀里跟揣着个炸弹似的。

    然后两人十分小心的打开。

    我去!

    是半个猪蹄。

    “嗨!”四爷把东西塞给林雨桐,“你不是说想要猪蹄嘛。拿着。”

    林雨桐是想吃这个丰胸来着。但是这半夜三更的,咋弄啊?

    先放在空间里。

    “连里杀猪了?”林雨桐问道。没听见响动啊。

    “可能是别的连叫司务长去杀猪,人家给的谢礼。”四爷翻了个身。

    杀猪也是个手艺活,这个年代会杀猪,多少都有能沾点油性回来。

    一个猪蹄,半个猪尾巴,或者一块猪大油。不知道能羡慕死多少人。

    累了半个月,终于能歇下了。因为大风雪来了。人在外面根本就站不住。

    感谢老天爷啊,要不然还真不知道得干到什么时候去。

    这一天,林雨桐以为不会来人了,结果外面的门被拍的啪啪响。原来是程浩拽着白晓梅,两人裹得跟狗熊似得来的。

    等进了堂屋,程浩才对怀里掏出一只冻僵了兔子。“来跟你们搭个伙。今早在柴火堆里捡的。这玩意钻在里面出不来,一晚上给冻僵了。”

    这运气。

    四爷拉着程浩进去坐了。

    林雨桐带着白晓梅,开始生火做饭。趁人不注意,林雨桐还将那半个猪蹄拿出来。

    “这个好!”白晓梅乐了,“这个炖上,跟黄豆一起。”说着,问林雨桐,“你这里有黄豆没,没有拿我的去。”

    他们各自都存着一点黄豆。这种黄豆都是收割了黄豆以后,地里散落的颗粒。平时找不见,下两场雨一泡,一个个都涨起来了。用针轻轻一叉,就捡起来了。捡了这样的黄豆,也不需要交公。自己烘干,实在馋了,就换点豆腐吃。生豆腐简单的切成块,跟大葱一拌。哪怕没有油,也觉得香的很。连里能自己开火的,也能当菜吃。有些疼孩子的,就炒了给孩子磨牙。

    林雨桐也跟着大溜捡了不少。她点点头,“我捡的基本都没怎么吃。今儿就炖上。”

    猪蹄炖黄豆,红烧的兔子。一碟子腌好的萝卜缨子,一碗醋溜的白菜,一碗凉拌的萝卜丝。半簸箩二合面的馒头。

    “今儿算是过年了。”程浩拿起筷子就吃。吃着,还对林雨桐竖起大拇指。“怪不得印臻坚决要跟你住在外面开火做饭,不吃食堂呢。这手艺,没话说。”

    林雨桐心道,四爷住在外面,可不单单是为了好吃的。

    白晓梅点点头,“以前在家的时候,还会做饭。现在,这几年食堂吃下来,真是什么都不会做了。那些插队的,好歹是自己做自己吃。我们这样的,想去司务班帮忙,人家还怕咱们偷吃。”

    “不去司务班现眼。真想吃肉,咱们明年去林场,或者去渔场也行。”程浩边吃边道,“那些孙子,干了多少活那是不知道。但是打渔的怎么可能没鱼吃,林场的怎么可能没野味吃。这些东西不能买卖,还不能叫人吃了?”

    “合着那两组愿意去的,都是冲着肉去的。”白晓梅问道。

    “那你当人家图什么。”程浩白眼一翻,“像是咱们这样,恋家的,赖在窝里不愿意动弹的。就只能看着人家吃肉,自己流口水了。”

    白晓梅犹豫了半天才道,“那也不如在连里待着舒服。这大冷的天的,我就不信人家准备的地方,比宿舍舒服。”

    程浩指了指四爷和林雨桐,才问白晓梅道,“像是他们这样的你瞧着舒服不舒服?”

    白晓梅点点头,“这俩跟过小日子似得,肯定舒服。”

    “那咱们结婚算了。结了婚也搬出宿舍,分一套小院子……”程浩还没说完,就被白晓梅一拳锤在背上了。

    “你还敢胡说八道?”白晓梅瞪眼。

    程浩闭嘴,“得得得!当我没说。”

    林雨桐心道,这家伙看着精明,怎么是个蠢的?这话都说出口了,你又吞回去了。到底是几个意思?诚意呢?

    这样的人,叫林雨桐说,就该打一辈子光棍。

    没看见把白晓梅气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吗?

    不解风情啊。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