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8章 那个年月(17)五更
    那个年月(17)

    都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四爷正想着应该去一趟内蒙的时候,调到兵团的正式通知就下来了。

    一边是辛苦谋划来的差事,一边是素未谋面的姐姐。

    怎么办?

    去还是不去?去了,兵团这边怕有变故。

    不去,又怕印薇那边有个闪失,没办法向印长天交代。

    “明天先去兵团,见了连长,咱们开了证明,就去内蒙。”四爷低声道。

    人家能答应吗?

    林雨桐吸吸鼻子,“那这屋子暂时就先不收拾。”

    四爷点点头,“就先这么放着吧。”

    第二天,天不亮吴春来就送四爷跟林雨桐去兵团。到了地方,人家才刚出操结束。

    林雨桐这才想起来,人家这是半军事化管理。严格着呢。

    “你小子,来的还挺早。”连长办公室里,有个中年的带着小胡子的中年汉子刚刷完牙,,手里还拿着牙缸和牙刷。看见林雨桐就笑道,“这是小林吧。你的医术,这十里八乡都传遍了。”

    “连长好。”林雨桐笑眯眯的问好。

    连长也笑,“坐吧。等指导员来,咱们就把手续办了。”

    四爷赶紧拉了连长,“上次听谁说了一耳朵,说咱们兵团想要买马?”

    “你小子耳朵倒是灵光。”连长就问,“你有路子?”

    四爷就拉着连长到一边咬耳朵。

    “……那边不卖……人家也有任务……”这是连长的声音。

    “……人现在伤了……给啥补偿都是虚的……还不如咱们借着这个借口……”这是四爷的声音。

    “……这可对不起你姐姐……你要想去……我批假……这咱们可不地道……”这是连长的声音。

    “……给什么补偿……一张奖状……一份表彰……不实在……”四爷的声音有些无奈。

    连长的声音就大了,“说,你到底打什么主意?”

    四爷就笑道:“要真是伤的重了,估计他们也不想沾上这事。你给我姐开一个愿意接纳她前来落户的证明来……”

    “这不行。”连长摇头,“我没这权力。”

    “咱们兵团就是一个借口。这东西我回来就还给您。等我把人领回来了,我就找老支书去,把我姐的户口落在靠山屯。不是真搁在您这。”四爷低声解释。

    连长这才恍然,“你是觉得兵团的招牌好使?”

    这不是废话吗?

    “出了这事,他们就得放人。”四爷小声道,“剩下的落户的事,我去办。您看行不行?马的事包在我身上了。事情敲定了,我就给您电话,您再打发人去接马。”

    连长搓搓脸,“这事整的!”他转了两圈才道,“要不是明年种黄豆的任务又增加了,我可不跟你在这里绕圈子。春上等着开荒呢。这马要是没有,咱们连就算累死几个这任务也完成不了。”

    原来是开荒种黄豆啊。黄口能出口,出口了就能换回更多的外汇。有了外汇才能买人家国外先进的机器设备和技术啊。

    所以,这种黄豆的任务十分的要紧。

    连长看着林雨桐,“怎么还带小林去啊?”

    “您刚才不是说了吗?她的医术好。这一路上的,没个懂行的人行吗?”四爷顺嘴就用他的话把人家的嘴给堵了。

    “你小子,这花花肠子不少。”连长顺手开了证明,有出门办公差的证明,还有允许前来落户的证明。

    “成。您等我电话。”四爷将证明拿了就递给林雨桐,然后转身就走。还急着赶火车呢。

    “滚蛋!”连长搁在身后骂道。

    指导员已经在门口听了一会了,见两人都走了,才问道:“这小子有谱。说过的话一口唾沫一个钉。”

    “要不是有谱,我能叫他这么折腾。”连长说着,就拿了四爷留下的手续,“看见没,手续给我放下了,叫我替他办了。我都成了他的办事员了。”

    “只要能弄来马。别说成了人家的办事员,就是当牛做马也愿意。否则,开春了,全连都得当牛马使唤。”指导员放松了肩膀,“我这心里都轻松不少。”

    直到上了火车,林雨桐才问四爷,“真能把户口迁到靠山屯啊?”

    “能!”四爷叹了一声,“只要他们肯放人,就能迁。以前呢,都想着回城。想着把户口迁回城里。这却是不好办。但要在农村,不管是靠山屯,还是山东老家。其实都行。有愿意接收的地方就行。其实山东老家最好,回去村里人都是族人。也有人照顾。但咱们现在没功夫去山东开证明啊。就只能落在靠山屯。就是在村里干农活,也比在内蒙被狼撵着强多了吧。再说了,有李队长照看,不会有什么重活。咱们又在跟前,反倒更放心。”

    还真是这个道理。

    人都有定向思维,迁户口要是不迁往城市,那跟在农村,有什么区别的。

    可如今这么一说,虽然同样是农村,但是安全度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好吧。她承认,这人跟人的脑子还真是有差别的。

    辗转了三天,才算是到了内蒙。等赶到医院的时候,又过了两天。

    印薇已经醒了,但伤口并没有愈合的迹象。她也是醒来后才知道当年年幼的弟弟来信了。给寄来的粮票也帮了大忙,要不然,这几天在医院真是得饿着了。

    但是不管怎么想也没想到,这个弟弟竟然接到消息以后亲自赶来了。她靠在床上有些手足无措。对于她来说,这个已经长成青年的小伙子,太陌生了。

    她来这里已经七年了。七年没离开过,没见过任何亲人。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跟人相处了。

    “大姐!”四爷先叫了一声。

    “嗳!”印薇比划了一下,“我要来内蒙以前,还去你们学校去偷偷看你了,那时候,你才这么高……”她失笑道,“要是在外面碰上,我都不敢认。”

    四爷笑着点点头,“我认得大姐就行。我是在大姐背上长大的,忘了谁也忘不了大姐啊。”

    他在来的路上,也不知道是不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那些印臻脑子里久远的记忆一下子就冲了出来。印臻除了记挂父亲,记挂最多的就是这个姐姐了。那时候的孩子都是大的看小的。生下印臻的时候,印薇都七八岁了。正好看孩子。大人上班,可不就是这个姐姐带着他长大。两三岁的时候,这姐姐上学都带着他。觉得托儿所的那些阿姨不好,老偷着掐孩子。

    其实看着他父亲的面子,没人敢那么对待他。只不过是这个大姐不放心罢了。这一背,都背到六七岁大。娇惯的他不愿意走路,就想着叫姐姐背着他走。

    “现在大姐背不动你了。”印薇擦了把眼泪。这弟弟不是一个妈生的,却也是自己一手带大的。

    “换我背大姐了。”四爷有些感慨。他跟姐妹们没亲近过,如今有了印臻的记忆,才觉得他欠了这个大姐良多。“大姐放心,这次我接你回去。”

    说着,就站起身来,看了林雨桐一眼,才出去了。

    林雨桐先看了印薇的伤,才低声道:“这伤我能治,用不了几天就好。但是大姐还得忍耐几天,等胤禛把事情办好了,咱们再治。”

    “因伤回城?”印薇愕然的道,“父亲的问题不解决,没法回城的。”

    “不回城,跟我们去东北。”林雨桐小声道,“那边已经安排妥当了。只要这边放人,咱们就走。”

    印薇看了看不见愈合的伤口,“伤口不好,他们就不敢强留下我?”

    “对!”林雨桐点点头,“我们俩如今算是兵团的人。以前插队的靠山屯,是个不错的地方。支书队长跟自家人没啥区别。你去了就知道的。干点力所能及的农活,总比现在轻省。”

    印薇点点头,“不管在哪,有个亲人也好啊。我十七岁离开家,到现在没见一个亲人的面了。”

    林雨桐就笑道:“那明年,咱们一起去看看印叔叔。”

    “能见?”印薇抓住林雨桐的手问。

    林雨桐点点头:“能见。”

    两人絮絮叨叨的说话,四爷回了的时候都是晚上了。

    “成了。”四爷跟两个人道,“再等两天,等兵团接马的人一到,咱们就走。”

    好利索!

    第二天,两人动身,去了印薇插队的地方,取她的行李。

    结果真是骑马走了一天都毫无人烟。

    四爷的蒙语说的跟母语似得,林雨桐也能听懂,简单用语也会说。因此跟当地人交流半点问题都没有。一路顺畅方便。

    印薇的行李实在说不多,一床被褥,两包衣服。完了。

    在临走以前,四爷又给云南山东和劳改农场各拍了一份电报,告知他们,印薇被他接走了。以后不用往内蒙寄钱寄东西。

    “大姐,我背你。”四爷弯下腰,轻声道。

    印薇的手搭在四爷的背上,一下一下的摩挲,这个当年被她背在背上的孩子,已经能背她了吗?

    眼泪如同决堤的水,滚滚而下……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