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6章 那个年月(15)三更
    那个年月(15)

    陈萍看了唐糖一眼,在王主任的威压下,只得走过去。

    林雨桐心里一叹,这唐糖还真……要是别人,说不定四爷还会出手拉拔一把,但是唐糖,从她跟父母划清界限这一点上,在四爷眼里,她就是不孝不悌的人。对这样的人,四爷看一眼都懒得看。

    褥子掀开,就见下面一页是烧了一角的纸。上面是用蓝色墨水写出来的字迹。

    “这是什么?”王主任扭头看向唐糖,“你来说说,这是什么?”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唐糖摇摇头,脸色煞白,然后像是想起什么似得,猛地抬头,“对!我不知道那是什么。那不是我的字迹,是……是……葛红兵的。”她像是抓住了救命的稻草,“对!就是葛红兵的。他抄下来的。他追求我,要跟我处对象,我不答应。他抄了流|氓的黄|书给我看。我是无辜的。他是流|氓……这跟我没关系……”

    一瞬间,屋子里静悄悄的,不是不想说话,而是众人惊得说不出话了。

    葛红兵对唐糖怎样,谁不清楚。就是林雨桐和四爷来的最晚,也知道的。为了唐糖进文工团的事,葛红兵没少出力。两人也天天黏在一起,甜的跟蜜似得。

    刚才葛红兵还替唐糖出头了。

    这才多长时间,怎么转脸就连爱人都出卖了呢?

    人心,就是这么经不起考验。

    屋里的人都朝葛红兵看去,他先是不可置信的看向唐糖,然后在唐糖哀求的眼神下,自嘲的一笑。站出来,道:“没错。这是我写的。跟其他人都没关系。他们没看过,也没见过。是我追求唐糖同志。她不搭理我,我才叫她看这个勾|引她。她没看,就把这烧了。我气不过,才诬陷她的。”

    竟是把罪责一个人都承担下来了。

    梁国栋站出来,“这不是……”

    葛红兵立马回头瞪着几个神色愤然的人,“你住嘴。有你们什么事?”

    四爷深深的看了葛红兵一眼,就走了上去,“王主任,这不是葛红兵写的思想汇报吗?”

    林雨桐就见四爷过去,背对着这些人,然后跟那个王主任也不知道嘀咕什么。

    三两句话的时间,四爷就让开,王主任手里已经没有什么证据了。神色也缓和了一些,“你们这些知青,没事也要闹出点事来。以后再不能这样了,一定要多向贫下中农多学习。接受劳动改造。”

    吴支书反应过来了,赶紧道:“明儿就叫他们出粪去。猪圈里的粪今年还没出呢?”

    哄谁呢?地都冻结实了?出什么粪!

    王主任心里明白,但还是点点头,要的就是一个态度罢了。

    然后四爷跟王主任前后脚的出去了,在院子的火堆边上,又不知道嘀咕什么。不一会,连那位白主任也凑了过去,谁也不知道他们在嘀咕什么。

    最后看着四爷跟两人握握手,将人送了出去。

    屋里的人都等在堂屋里,闹不清楚这事是了了还是没了。直到四爷回来,吴支书才问道:“咋样?”

    四爷将那个烧了一角的纸张塞给葛红兵,“烧了。”

    葛红兵这才觉得死了逃生,赶紧将纸团扔到灶火下面。“兄弟,大恩不言谢。”

    四爷摆摆手,又掏出一封信来,“这是王主任让我转交的那份举报信。既然是诬告,那这事就不成立。人家也不追究这诬告的事了。你们自己处理。”

    连举报信都抽回来了,那就是连案底子都没留下。更要紧的是,他也震慑了这个藏在暗处的人。告诉他(她),别玩小手段。你能写举报信,我就有本事将举报信拿回来。他估计也是害怕背后有人下手吧。

    再说了,这信上的字迹做不了假。是谁,很快就能查不来。

    葛红兵拿过来只看了一眼,就皱了眉头,他看向杨柳,“这怎么解释?”

    这意思十分明显,就是杨柳干的。

    其他几个人不可置信的相互传阅了信件,可不正是杨柳的字迹。

    这个时代的人,有时候真是单纯。就拿杨柳来说吧,你不想叫别人代笔也可以,毕竟这事,少一个人知道就多一份安全。但你好歹用左手写吧。哪怕写的难看。但也好抵赖啊。她可倒好,脑子简单的连马甲也不披。直接自己写信,还用的是以往的笔迹,半点都不掩饰。

    就这脑子还算计别人?她应该就是只想针对唐糖的,没想到会波及这么大。她也没想过那页纸上是葛红兵的字迹。要不然她就不会不掩饰自己的笔迹了。

    之后的事情,不是她能控制的。

    谁也没想到唐糖为了自救,一把将葛红兵给推了出来。葛红兵为了这一屋子人还有唐糖,自己一个人将事情给承担下来了。

    四爷一向喜欢有侠义之心的人。所以,葛红兵算是逃过一劫。

    杨柳虽然可恨,但是唐糖所表现出来的自私和凉薄,也叫人心更加的厌恶和愤恨。

    连一个对你照顾颇多,掏心掏肺的人都能这么对待,这个人还有什么不敢干的?

    杨柳见大家都看向她,顿时面色一红,“我又没有检举大家好伐?是唐糖,她什么出身,你们又不是不知道的呀。”说着就看向葛红兵,“你还得感谢我的,要不是我,你能知道唐糖跟家里断了关系。你以为你那些粮票油票布票是补贴给她家里了,其实她骗你的好伐。她早就打算去文工团了,那个所谓的什么表姐,根本就是她拿着你的粮票给人家,巴结人家,才认下的这个假亲戚的。人家也怕收她的东西影响不好,但要是亲戚,就不一样的是吧。”说着又看向陈萍和周军红,“你两个也是傻子啦,唐糖跟你们哭诉,说什么家里走关系要腊肉熏肉什么的,要不然家里的日子不好过。你们不是答应她想办法吗?人家是早盯上你们家是林场的,才跟你们装可怜。她那天在县城跟她那个假表姐说话的时候,我在门后面听到了。有五十斤肉,就给她进文工团的。葛红兵补贴了唐糖六年了,那些东西就算送人一些,也还能攒下一大半的。这些票票跟别人换,也能换不少干肉来。再加上陈萍和周军红给的。五十斤差不多了。”

    唐糖瞪了杨柳一样,看着葛红兵摇摇头,“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她这是污蔑。我没有骗你。真的没有骗你。”

    葛红兵呵呵一笑,“骗没骗的,已经没什么太大的区别了。也不重要了。”

    她能这么毫不犹豫背叛自己,这叫葛红兵受到的冲击是巨大的。

    相恋了六年了。她想要什么,他都尽量的满足她。家里的父母哥哥姐姐省下来的这一点东西,全给她了。可给了就给了吧。他也没有舍不得。就是被爱人冷不丁的拉出来挡刀这事,是他从来都没想到的。

    半天的时间,林雨桐看到了人性的丑陋,但也同样看到了人性的闪光点。

    “咱回吧。”林雨桐拉了拉四爷。

    四爷点点头,出了门,就见吴支书和李队长在外面,相对叹气。

    “刚才……”吴支书指了指路的方向,“答应人家不少条件吧。”

    四爷摇摇头,“没事,用了点我父亲的关系。”

    “人情更难还。”吴支书摆摆手,“明儿我请三团的政|委来家里吃饭,你也来吧。”见四爷不解,才解释道,“我老娘,是他表姨。有点关系。”

    三团的团长他见过,这个政|委还真没见过。更不知道还有这一层关系。

    这老支书人老成精,四爷在谋划什么,估计他心里也大概有数。见这孩子仗义,他不介意搭把手。结个善缘嘛。

    李队长对林雨桐客气的厉害,就凭人家这么维护他妹子,那就是咱亲人。

    等林雨桐和四爷到了家里,李国芳已经在门外等着了。手里抱着一个盆,“师傅,拿着。”塞给林雨桐,就跑了。

    到屋里揭开一看,一盆子饺子。面粉不白,但绝对是李队长家里仅有的。林雨桐拿起一个,尝了一口,“是酸菜活着油渣子做的。这大概是人家留着过年吃的。现在都给咱们送来了。”

    “过两天,弄点肉票。给人家送去。一家给上几斤面粉。”四爷点点头,“虽然咱们一开始是刻意结交。但这两家子的人品都不错。处着吧。”

    林雨桐应了一声,这人的交情可不就是这么走动起来的。她起身调了蘸水的汁子,才问道:“今儿那两人,你跟人家怎么说的?”

    “没事。没答应给他们什么。”四爷无奈的笑了一声,“你还记得那位‘徐大炮’吗?”

    “记得!”林雨桐应了一声,“老爷子说话嗓门最大。”

    “对!”四爷点点头,“他知道咱们在东北,就告诉我好几个他的老关系。说是有事尽管找他们去。能拍着胸脯保证,那就是十分亲近的关系。刚好,有一个徐老爷子的警卫排排长,现在是那两人的领导。过了明天,你跟我出去走动走动,用了人家,不上门就是失礼了。”

    林雨桐就点点头,心里感叹,这老虎毕竟是老虎,哪怕关在笼子里,终究还是老虎。虎威犹在啊!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