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5章 那个年月(14)二更
    那个年月(14)

    知青小院里,四爷跟林雨桐站在最外围。

    吴支书和李队长陪着知青办和革、委会的人坐在院子中间。吴支书更是叫人给院子中间点了一堆火。好叫众人烤火。要不然这天早冻僵了。

    “你们中间,谁叫唐糖?”那位被吴支书成为王主任的人开口问道。

    唐糖一愣,看了葛红兵一眼,才站了出来,“我是……唐糖。”

    王主任就皱眉,“怎么叫了这么一个名字?”

    葛红兵赶紧站出来道:“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生活比蜜甜,所以,她姐叫唐蜜,她就叫唐糖。”

    这个解释很好,很强大。

    林雨桐朝葛红兵看了一眼,觉得这个人很有意思,

    那王主任却斥责了葛红兵一声,“没问你。”然后看向唐糖,“你说。”

    唐糖就道:“就是他说的那样。要不然他也不会知道我姐姐叫唐蜜。”

    “你什么出身?”王主任又问了一声。

    唐糖顿时就僵住了,“资本家……民族资本家。”说完又急切的解释道:“但是我已经跟家里的父母划清界限了……”

    林雨桐吓了一跳,这可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让她更没想到了是,这姑娘是个狠人,干脆的就家里断了关系。

    其实靠山屯真心不错,没人揪着出身不停的说事。至少林雨桐就不知道唐糖是什么出身。这大概也跟她从来不关注这些事情有关吧。

    就听杨柳道:“哼!一个资产阶级的娇娇小姐,还敢奢望什么文工团?”

    唐糖的脸白的吓人,她要去文工团的事知道的人不多,这会子突然问这个,肯定是熟人举报的。

    她一下子就朝一边看热闹的李国芳看去,“是你!是不是你举报的?葛红兵就跟印臻说过。印臻跟林雨桐肯定提过,你师傅是林雨桐。你一定是从她那里听来的,所以你诬赖我有手抄书。是不是?你嫉妒我,是不是?”

    李国芳一下子就手足无措起来,“你胡说甚?俺什么时候嫉妒过你?”

    “你当然嫉妒我。”唐糖的表情恶狠狠的,“你看上了葛红兵,他却看不上你……”

    “住口!”李队长怒喝一声。

    “唐糖!”葛红兵赶紧喝止。

    这两人话音才落下,一个响亮的巴掌声就响起。

    众人不由的看向林雨桐。这姑娘小小的,怎么说打人就打人啊。

    李国芳本来没脸留下了,这会子却吓的愣住了当场。

    林雨桐恼怒唐糖说话不经脑子,别说李国芳是个本分的姑娘,不会干出这事。哪怕是李国芳干的,这话也不能说。人家是地头蛇,你在别人的地盘上硬来,你不找抽呢吗?

    再说了,姑娘家的名声到什么时候都是要紧的,尤其是这个年代里。你平白的说人家姑娘看上谁了,叫人家姑娘怎么说亲?谁心里不膈应。

    她收了手,“你说我什么,我都没关系,不跟你计较。但是说李国芳,我这当师傅的就跟你搁不下。”人家李队长不好当着人对你不客气,不叫人家现在就把这口气出了,以后有你受罪的时候。

    “你打我?”唐糖看她,不可置信。

    林雨桐瞪眼,“我家往上数三代,都是无产阶级,一家子老老少少,全都是工人。”所以我根正苗红。“再往上数八代,也都是贫农。怎么?我不能打你了?”

    知青办的那位白主任就赶紧道:“咱们来不是说文工团的事。是说手抄书的事的。”

    别人还没说话,唐糖就先道:“那东西我没看,要问你问她……”说着,就指向林雨桐,“那天陈萍急匆匆的去找林雨桐了,脸色不对。肯定是她们……”

    “你住嘴。”葛红兵呵斥道。她怎么这么蠢,这事就不能承认。你往人家身上推,人家能承认吗?这事拔出萝卜带出泥,谁都别想好过。她这是一个人受罪不算,还要把大家伙都拖累上。

    不想杨柳却举手道:“我能证明唐糖说的是真的。陈萍那天神色确实不正常。”

    葛红兵眼睛一闭,又多了一个蠢的。

    林雨桐在陈萍出来前就先开口,“是不是三天前的傍晚,大概不到六点的样子。”

    杨柳得意的挑眉,“没错!”

    林雨桐又看向唐糖,“你也说的是那次?”

    “好像是?”唐糖有点反应过来的。她有点后悔刚才的冲动。可话说出口,再想收回来已经晚了。

    林雨桐面色一冷,半辈子的皇后不是白当的,身上的气质立马就不一样了,“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什么叫好像是?说清楚,到底是不是?”

    唐糖没来由的觉得一股子威压扑面而来,有些瑟缩,但还是肯定的道:“是!就是那次。”

    林雨桐这才笑着扭头对两位主任解释,“三天前的傍晚,陈萍来找我。因为她奶奶八十了,她又从一个探亲回来的老乡那里,听说老人家病了。想吃点细粮……”她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又继续道,“她是知道我家里给我寄了点粮票来,想借点去。叫老人家好歹吃上点顺口的。就这么点事。”

    所以,你们说陈萍脸色不好,那是因为人家年迈的奶奶病了。人到了这个年纪,说没就没了。脸色能好吗?

    而且陈萍的奶奶病了,也确实是真的。那天陈萍多提了一句,说是得亏自己给淘换的细粮,老人家才能吃得下去饭。

    这个也不怕查。

    陈萍赶紧站出来,“对!是这事。我老乡就在隔壁的屯子里,这事你们一查就知道。”

    可这两位主任关心的重点已经变了。这年头,细粮拿粮票可换不来。没门路不好弄。在加上这姑娘说话那么一顿,那肯定就有问题了。这不是借粮票,而是想办法弄细粮呢。

    两人对视一眼,看着林雨桐的神色就和缓了一些。问道,“那这手抄本的事,你知道多少?”

    林雨桐迷茫了一瞬,才摇摇头,“两位领导,我前段时间不在屯子里,出了趟远门,走了二十……一天,对!是二十一天。才回来没几天功夫。基本没出过门。就出去了一趟,还是给大柱媳妇接生。这个事,全屯子的人都能作证。”

    李队长就道:“没错。这个俺能证明。俺妹子跟着小林学医,整天在屋子里,不出门。”

    白主任就问道:“那出远门去哪了?跟谁去的?”

    林雨桐就朝四爷看过去。

    四爷就站出来,然后从兜里掏出两*业、局给开的证明来,“两位看看这个……”

    两人接过去,面色就一正,这玩意,他们都别想弄出来。

    “这个……我就不解释……”四爷看了这两人一眼,“要是有需要,我可以跟两位去县城,咱们跟那位领导直接通话。可以证明此事。”

    王主任连连摆手,“不用!不用!”说着,指了指身边的凳子,“小同志,坐。”

    说着又朝林雨桐招手,“这事既然跟你们不相干,就来坐吧。”

    四爷十分给面子的道,“两位也是例行公事。咱们按程序走。该汇报的跟两位说清楚,也是应该的。我回来以后,就天天在兵团。就在三团五连。从团长到连长指导员,都能作证。”

    吴支书赶紧道:“没错。这俺也能作证。”

    王主任就更和蔼了,“好好!坐着说。”

    林雨桐看了四爷一眼,他点点头,两人就在一边坐了。这事不管怎么发展,反正先把自己摘干净了。

    葛红兵就朝四爷投来一个求助的眼神。

    这事要真是闹大了,可不是玩的。

    四爷才要说话,就听王利民喊道,“那要不就搜吧。搜出来我们就认。”反正都已经烧毁了。

    这叫四爷跟人家套交情的话就卡在了喉咙里。

    到底是年轻,身上这一股莽撞气简直叫人恨的要死死。人家真要想整你,只要搜查的时候将烧成一半的纸页塞上一张,就够毁了这里所有人的前程的了。

    吴支书当即变了脸色,呵斥道:“你哪里来的那么些话?”不知道轻重啊。

    那王主任果然嘴角就带出了冷意,“不见棺材不落泪是吧?”

    说着,直接起身,“都跟我进来。”说着,就直接往堂屋去,“哪边是女同志的宿舍?”

    陈萍就指了指。

    那位王主任就道:“都进去。”

    林雨桐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只得随着众人进去。

    那位王主任又说了,“举报信上写了,挨着墙角的被褥下面,有证据。我也不靠近,省的你们心里怀疑。你们自己人去,将被褥掀开。”

    众人就都愣住了。能这么精确的知道证据在哪,那这陷害人的事,肯定是住在知青院的人自己干的。

    而且,靠着墙角那是唐糖的铺位。要不是举报信上写了,王主任怎么会准确无误的知道唐糖的铺位。

    王主任冷笑一声,指着陈萍:“你去!去把被褥掀开。”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