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4章 那个年月(13)一更
    那个年月(13)

    榛子,就是板栗。这跟空间里的板栗不能比。但有了这个,自己也能光明正大的吃了。要不然,只能跟个耗子使得,晚上偷着吃。

    四爷回来的时候,屋里都是烤板栗的香气。

    林雨桐起身给他脱衣服鞋袜,穿的再厚,这会子也冷的受不住了。

    “冷坏了吧。”林雨桐让他上被窝里去,身上这衣服得在火边烤一烤。

    “没事。”四爷有些怅然,“这也算是爷的老家了。”

    也对!满清入关以前,就就盘踞在东北。

    林雨桐抬眼一瞅,“怎么了?有些惆怅啊。”

    四爷就笑,“看见你埋栗子,就想起弘昭了。”

    弘昭才几岁大的时候,在敢去御书房的火盆里埋栗子。弄得进进出出的大臣都以为四爷爱吃这玩意。

    林雨桐手一顿,这些日子谁都没说以前,那是不敢想。这会子一说起来,她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就是孩子再大,当爹妈也放心不下。

    四爷拉着她在跟前坐了,“你也想孩子了?”

    想了!怎么能不想?

    嘴上却道:“都是没良心的。不想。才不想。”

    四爷伸手给她擦了眼泪,“成!咱们不想。快别哭了,都是我招你了。”

    “可不是?都是不懂事的,爷也别想了。”林雨桐趴在四爷的胸口,听着他的心跳。

    四爷就笑着安抚她,“想了也是闲操心。所以就不想了。当爹妈的也不能陪着一辈子。要不然他们永远长不大。”

    林雨桐‘嗯’了一声。

    四爷见他闷闷的,就转移话题道:“今儿在县城,跟林业局的通了电话。答应给他们五十斤面粉,五十斤大米。那边只能拿出二百一十斤全国粮票。hl江的倒是有,咱们还得兑换,麻烦的很。最后说是可以给点钱和工业卷。也当时没答应,说是要商量一下。你看呢?”

    林雨桐楞了一下,“拿工业券,想买什么?”

    “收音机怎么样?”四爷问了一声,像是在征求林雨桐的意见。

    对于网络时代的人来说,对收音机还不敢兴趣。但谁叫四爷有兴趣呢?

    她毫不犹豫的点头,“好。就买收音机。”

    “今儿在县城问了,这玩意在县城没有卖的。”四爷抚了抚林雨桐的背,“明儿再去邮局打个电话,叫他们直接拿东西顶账。”

    想的还真全面。他对新生的事务,总是充满好奇。

    林雨桐点点头,“这样好,省的为了这个来回的跑。”

    过了几天,两人一起出门,一样在火车站交货。这人还比较上道,不光是拿了崭新的收音机来,还拿了一个二手的德国产的照相机说是从革、委会那些被查抄的资产里低价弄来的。另外几只熏好的鸡和兔子,还有两只新鲜的狍子。

    这可是个好东西。

    林雨桐顺手就从大袋子里,拎出一壶五斤左右的豆油和几斤挂面出来。

    那人可欢喜坏了,一家一年都不到一斤的油,这玩意比面和米都精贵。这挂面拿出来送礼也是好东西。

    两方都觉得互不相欠了。

    回来,四爷就去屋里鼓捣那些东西去了。林雨桐也不管,只在外面道:“这次之后,先不急着倒腾了吧。咱们也不用这么多,太惹眼不好。”

    里面应了一声。吃饭的时候,四爷跟林雨桐商量,“想着给印臻……我的哥哥姐姐寄点去。别的东西就先算了,一人给寄上十斤粮票,十块钱。”

    这是他答应了印长天的。会联系这些人。

    但人啊,相互都有个戒备心理。这猛不丁的一联系,不知道的还以为有事求他们呢。先把姿态摆出来,证明咱们没有别的心思,然后再看看个人的反应。要是能处,就好好的相处。这世上从来都是独木不成林的。若是那贪心的,就干脆慢慢的断了联系就算了。

    林雨桐知道四爷的意思,她答应的爽快,“行!”

    四爷现在比以前可都好多了。以前给十三十四银子,那从来不问自己的意见。现在学会征求自己的意见了。这就是进步。

    林雨桐心里还挺美的。

    “你家里那边,不能急着给。给的多了,反倒担心你在外面是不是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我跟家里不联系的时间长了,说白了,就是他们都不知道我的根底。反倒不会有什么怀疑。”四爷解释了一句。

    林雨桐就白眼翻他,这还用解释。老夫老妻了,这点默契都没有?

    四爷一拍脑袋,“怪我!今儿在兵团那边,听了一肚子那个连长和指导员的的夫妻经。男人想照顾点老家的爹娘,女人却不愿意亏待了娘家的父母。可东西只有那么一点,还是平时从牙缝了省下来的。家里可不就吵吵开了。”

    “爷没趁机当一回好人。”林雨桐拿着筷子,放下碗,抬头问道。

    四爷点了点林雨桐,“跟老八做了那么多年的兄弟了,他做好人的本事,爷还是学会了几分的。”

    “进兵团的事,那边松口了?”林雨桐将碗推过去。烩麻食里面放着山珍木耳腊肉丁火腿丁,喷香喷香的。

    “等把这辆车给拼凑出来,也好给人家一个借口啊。”四爷点点头,“这事能成。八分准了。”

    林雨桐先是一喜,之后才道,“那到了兵团得分开住吧?”

    “不用。”四爷摇头,“这你别管,爷安排。”

    第二天,吴春来又来接人。现在冬天,用的不是车,而是雪橇。这玩意也稳当着呢。

    林雨桐见人家跟着四爷忙进忙出,虽说是学本事吧。但也着实不容易。马上回屋子,包了一只熏鸡和一把挂面给他塞进怀里。“你们出村的时候绕一圈,先吧这些给吴支书送回家去。”

    吴春来见这玩意金贵,哪里敢要?

    四爷就叫他,“叫你拿你就拿着,磨叽啥啊?”

    吴春来呵呵的傻笑,十分听四爷的话。

    吴支书见到东西就骂他,“人家学徒,得给师傅送礼。你当个学徒,反倒收师傅的礼。这不是叫人说我一个当支书的……”

    “行了!行了!爹。”吴春来正了正自己的帽子,“谁还巴结您一个支书啊?人家求您什么了?这师徒本就是亲近的关系。当亲戚间来往行不行?您可别忘别的地方想。”

    吴支书顿时就叫吴春来这蔫了吧唧的儿子给噎着了。

    等李国芳给林雨桐送松子的时候,林雨桐也给了她一份熏鸡和挂面。谁知道转脸,人家就把本来给自家分下来的玉米棒子,直接给尅成玉米粒送来了。还借着场院里的磨,直接给磨成了玉米面和玉米碴子从来。不用自己动手。

    每次都叫林雨桐觉得这里的人情厚重,憨厚朴实。

    这天,天都快黑了,陈萍突然来了。显得有些惊慌失措。

    “怎么了?”林雨桐扶着脸都要白了的陈萍,“你这是怎么了?快进来。”

    陈萍进来,就跟失了魂魄一样。

    林雨桐递了一碗水过去,“喝点,压压惊。”

    陈萍端过来咕咚咕咚的喝了,才一屁股坐在灶台前。摘了自己的帽子,松了围脖。

    “好点了吗?”林雨桐抚了抚她的脊背,“有什么事,咱们慢慢说。有难处你就说话,咱们能想办法的绝不会干看着。”

    “这次要出大事了。”陈萍一把拉住林雨桐的手,“真的要坏事了。”

    这样紧张,叫林雨桐都有些不知道所措。“慢慢说……”

    “你们不在的那段时间。王利民从他一个老乡那里,借了一本书……也不是书……”陈萍搓了搓脸,“就是……就是一个……手抄的……手抄的……小册子……小说……”

    文、革手抄本?

    林雨桐有点明白了。难道这玩意现在都开始冒头了。

    她印象深刻的就是《第一次握手》和《一只绣花鞋》,这些在后世都出版了,也被翻拍成电影电视剧了。

    当然了,还有更多的,是不能出版的。被列为黄、书禁、书。

    “叫什么名啊?”林雨桐低声问道。

    “什么……曼娜回忆录?”陈萍低声道。

    那这可真是黄书了。

    “赶紧烧了啊。留着干什么?”林雨桐问道。

    “晚了!听说别的地方有因为传抄这个被定了流、氓罪的。”陈萍声音了透着惊恐。

    那这就很严重了。闹不好将来高考,政审这一关就过不去。政审是不看出身了,但不看出身得看自己吧。要是自身有污点,还真就可能坏事。

    “反正就你们几个知道,都闭紧嘴不就得了。”林雨桐安抚她,“这事谁都怕牵扯上。肯定谁都不会说的。这不是不打自招吗?别自己吓唬自己。”

    劝了好半天才把人劝回去。

    林雨桐以为这事就这么完了,也没放在心上。不想才过了两天,就有县知青办和革、委会的人,来查这件事。说是接到了举报信。

    靠山屯的知青都得查,林雨桐和四爷也被卷了进去……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