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3章 那个年月(2)一更
    那个年月(2)

    半夜的时候,有点冷。

    这是开往hl江ha尔滨的火车,哪怕现在正是八月才打头,身上穿着衬衫,外面套着外套,晚上都冷的有些睡不着。

    林雨桐睁开眼,叫四爷靠在自己的身上,他估计这一天一夜就没合眼,现在才睡的这么踏实。这张脸看上起还有些陌生,倒也是棱角分明,眉毛浓黑,衬的他的眼睛也格外有神。鼻梁挺拔,嘴唇微薄。这是个帅小伙子。他身上穿着一件军绿的外套,白天看着的时候,洗的有些发白。里面是一件夏天穿的背心,白色的,可能旧了,有些发黄。蓝色的裤子,很肥大。脚上是一双土黄色的胶鞋。

    这跟火车上的大部分青年都差不多一样的打扮。

    他现在这双手粗大,骨节分明。也不知道他家里是干什么的,这手很粗糙,明示就是干惯了活的。

    林雨桐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上。一件红白黑三色的格子外罩,外罩下面是一件白底蓝花的碎花衬衫。下身是一件军装裤子,肥大的很。脚上一双白底黑条纹面的偏带布鞋。脚面上露出灰色的袜子。而且不用看,只凭着回忆,林雨桐也知道,脚上的鞋袜已经脏的不成样子了。上火车的时候,差点没挤死个人。不知道被人踩了多少脚。

    她抬手摸了摸头发,辫子垂到前面,却也只刚到肩膀的位置。好似现在就流行这样的,太长了不好看,太短了干脆就剪成齐耳短发。在她看来,还是这样梳成辫子好点,最起码不会被风吹乱了。

    绑着辫子的皮筋就是土黄、色的橡皮圈。也有那种绿的,红色的皮圈,爱美的姑娘也都有。对面的姑娘就扎着这样的皮筋。甚至一边的橡皮圈原本是断了的,她将两头打了个结,继续在用。

    林雨桐看着自己的身上,其实这衣服都是崭新的。比起四爷,好似自己的家里的境况还稍微好点。

    抬眼看去,满车厢的人还不都是一个挨着一个,相互挤着。睡着了,都是自然的寻找热源。自己跟四爷靠在一起,就不显得突兀了。

    自己这个位置很好,刚好在进车厢的第一个。所以,抬眼就能看见满车厢的情况。也因为是第一排的座位,所以都是双人座的。其他的可都是三人座。但三人坐上差不多都挤着四个人。越发显得手脚都舒展不开。

    老旧的火车,老旧的硬座椅。坐上这个,就知道高铁有多舒服了。就知道能坐着飞机满天飞是多么美好幸福的事了。

    车窗外露出朦胧的白光的时候,车厢里就陆陆续续的有了响动。有人抱怨胳膊别人压麻了。有人抱怨半夜太冷了。

    其实天快亮的的时候,应该四五点钟,才是最冷的时候。所以,大家醒了这很正常。

    对面的小伙子终于睡醒了,他一动,,惊醒了趴在他身上睡的正香的姑娘。

    两人对视一眼,都尴尬的手足无措了一瞬。直到看到林雨桐和四爷靠在一起,才感觉好点。

    “晚上太冷了。”那姑娘跟林雨桐笑笑。

    林雨桐点点头,还没说话,四爷就睁开眼。先是迷茫了一瞬,等看到林雨桐才稍微安心。

    “印臻你醒了?”说话的不是林雨桐,而是对面的小伙子。

    看来两人认识。

    四爷伸手搓了搓脸,“醒了。这一觉睡得实在踏实。”有人在身边陪着,再不觉得孤单了。

    “你上了火车就没闭过眼睛,困了肯定睡得踏实。”那小伙子嘿嘿一笑,指了指林雨桐跟四爷,“你们认识啊?没见你说起过?”

    四爷恍然的点点头,“小时候认识的,你肯定不知道。”

    然后四爷对着林雨桐道:“这是刘建军,我们一个胡同住着。”

    林雨桐就朝那个刘建军笑了笑,“我叫林雨桐。你好!”

    “你好,你好。”刘建军不好意思的摸摸后脑勺,“咱们都是北京的,你分到哪了?”

    林雨桐看了四爷一眼。糟了!万一要是没分到一起怎么办?

    她勉强的笑笑,“h河,a县,靠山屯。”

    “哎呀,你跟印臻还真是有缘。”刘建军哈哈一笑,“这下你们有伴了。”

    林雨桐心里一松,感觉四爷紧绷的身子也松了下来。

    太惊喜有木有!

    “原来你们去插队啊?”对面的姑娘笑道,“我叫李爱红,分配到建设兵团了。”

    刘建军十分羡慕的朝李爱红看过去,“那你可太幸运了。我分配到了林场。”

    林雨桐以前就知道,建设兵团一个月有三四十块钱的工资,这在城里都不算低的收入了。而下乡插队,挣工分,每个生产队不一样,壮劳力一天能挣个一毛都算是好的生产队。

    紧接着就听刘建军道:“去建设兵团,说不得有机会扛枪,为祖国戍守边防。真是叫人羡慕。”

    林雨桐顿时就觉得脸上烫的慌。

    这个时代的年轻人,身上有一股叫人亢奋的热血。跟人家的情操比起来,林雨桐羞的慌。

    李爱红谦虚的笑笑,“革|命分工不同嘛。”

    天慢慢的亮了,随着火车的汽笛声。ha尔滨站到了。

    四爷站起来,从行李架上将两人的行李拿下来。大件是一套被褥,用塑料布抱着,打成背包,要背在肩膀上的。一个军绿的半旧行礼包,手提的。另外还有一个网状的兜子,里面是脸盆,热水壶,饭盒,搪瓷缸子。林雨桐站起身来,才发现身上还斜背着一个军绿色的背包,上面印着‘向雷锋同志学习’,另外还有一个军用的水壶,也斜跨在身上,跟那个背包的刚好一左一右。再一看四爷,装备都差不多。

    “爷……我背着吧。”四爷想将两人的被子都背在他的身上,一前一后的挂着。

    林雨桐当然舍不得叫他受这个累,小声道:“我怕别人说我身上有什么资产、阶级大小姐的娇气。”

    四爷的手一点,微微皱眉,帮林雨桐背起来,“累了就跟我说。”

    说着,就将两人的行礼包提起来。林雨桐则提着两人的网兜。

    随着人群,被挤了下去。四爷回头看了一眼这个火车,这一扭头,才发现车站顿时人山人海。他不错眼珠子的盯着林雨桐,就怕她跑丢了。

    火车站响起此起彼伏的喇叭声,林雨桐分辨了半天,才听到有人喊‘h河的知青来这里报道’。

    “在那边……”林雨桐扬着下巴,指了方向。

    车站呼朋引伴,嘈杂非常。四爷伸手,“把网兜给我一个,你腾出一只手拽着我。”

    这是怕自己走丢了。

    林雨桐将两个网兜用一个手提了,腾出一只手拽着四爷的后衣襟,他仿佛才松了一口。

    知青办的负责人登记核对了姓名,看了各自的手续。“你们不要乱跑,我们等晚上的火车,晚上七点,一定要到这里集合。”

    可是现在才早上七点都不到吧。

    要在车站里等一天吗?

    这片地方聚集着几百人的样子,刘建军和李爱红也在其中,还朝他们招手。这两人占据了有利位置——台阶。这地方坐着没那么难受。

    他们所在的兵团和林场也在h河吧。

    四爷低声道:“咱们也过去。”

    林雨桐点点头,熟人当然最好了。

    行礼包放在台阶上,四爷叫林雨桐坐上去。然后刘建军拉着四爷要走,回头对林雨桐和李爱红笑道,“我们先去,一会再换你们。”

    这是上厕所去了。

    林雨桐朝四爷点点头,叫他放心。

    “咱们等一会也好,这会子人肯定很多。”李爱红朝林雨桐笑笑。

    事实上,上过这一趟厕所,林雨桐再也没有上厕所的*了。

    四爷看林雨桐一脸菜色,就知道她嫌弃恶心。

    “慢慢就习惯了。”他低声这么安抚她。

    林雨桐长出了一口气。她自己都不适应,更何况四爷。以前出恭恨不能十几个人伺候。

    她从衣兜里掏出手帕,巴掌大一块,蓝灰格子的。然后倒了水壶里的手润湿,递给四爷,“擦擦。”

    车站有水龙头,可是人太多了,挤不到跟前。

    “饿不饿?”四爷将帕子递给林雨桐,轻声问道。他刚才看了一圈,也没发现有卖吃的的地方。

    饿肯定是饿了。空间里倒是什么吃的都不缺。但是那些敢拿出来吗?

    她翻了翻身上挂着的背包,“还有两个饼子。”玉米面的。

    她递给了四爷一个。对于一个小伙子来说,这真是不够塞牙缝的。

    四爷接过来,掰成两半,给了刘建军一半。

    刘建军在衣服上擦了擦手,“这怎么好意思呢?”

    “拿着吧。你从上了火车也没吃过东西。”四爷塞给了他。

    ‘也’没吃?

    林雨桐看四爷,“你从家里出来没带点干粮?”

    四爷朝林雨桐点点头,然后递了个眼色。林雨桐就没有深问,这不是说话的地方。

    但还是将手里一整个饼子塞给四爷,拿了他手里的半个,就马上咬了一口。“我昨儿闹肚子,不能多吃。”

    李爱红本来伸出来的手马上缩了回去,“那我先把这个窝窝收着,你饿了就跟我要。”她既舍不得,又不好吃独食。如今倒是刚好。

    林雨桐对她笑笑,应了一声好。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