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2章 那个年月(1)三更
    那个年月(1)

    耳边是‘哐当哐当’的声音,林雨桐的意识还是很模糊。

    她在四爷意识模糊的时候,紧紧的攥着他的手,“你说过的,只要拉紧你,你就还是我的俊老头。”

    她甚至还看见四爷的嘴动了一下,他无声的说‘好’。

    林雨桐笑了,紧跟着,意识也模糊了。

    她不想回到自己的世界里去,宁愿就这样陪着他的身边。

    失去意识的那一瞬间,她似乎听到过空间给的警报声吧?

    但是不管去哪里,如果没了四爷的话,谁还在乎这些呢?就算消失在这茫茫浩瀚的宇宙中,她也不在乎。

    但是听着耳边忽远忽近的嘈杂声,现在的情况显然不是自己预想的。

    她还活着,而且有了意识。这种感觉不好,十分的不好。

    一瞬间,她都觉得生命里要是没有那个人,生命都没有意义。

    这种想法很琼瑶,但却是真心的。

    她鼻子一酸,眼泪就下来了。

    我的俊老头,我想你了。

    慢慢的,感官越来越灵敏,这‘哐当哐当’的声音,怎么那么像是火车的声音呢?

    怎么会是火车呢?

    不应该是回到自己的营养舱,睁开眼睛看到高明那个女人吗?怎么会在火车上,而且是这么老旧的火车声。

    高铁四通八达,这样的火车,早已经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中了。

    头脑越来越清醒,五官也越来越敏锐,没错,这就是老旧的火车声。

    她睁开眼,发现自己靠在车窗上。扭过头,往四下里一看,她顿时就愣住了。

    这些人的穿着,打扮,还有偶尔传到耳朵里的只言片语,叫林雨桐有种想一头撞死的冲动。

    蓝黑灰夹杂着军绿色,十分有时代的特色。男人都是小平头,女孩子是齐耳的短发或者将头发编成两根麻花辫,自然的垂到胸前。

    这是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才有的特色。

    以前,只能在老照片里看到。如今,就这样突如其来的展现在她的眼前。

    她震惊的已经失去了话语的能力,嘴唇都止不住的颤抖。

    自己锦衣玉食了一辈子,如今却落到这个年代。

    连话自己恐怕都不敢多说了。

    她捂着胸口,平复了半天的情绪,感觉到有人在打量自己,就对着视线看过去。

    看自己的人就坐在自己的身边。十六七岁的少年人模样。像大多数男青年一样,留着平头,皮肤有些小麦色。他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眼神带着探究和打量。

    林雨桐怕露馅,迅速的将视线收回来。可是垂下眼睑的那一瞬间,她看见那那青年的两只手搭在一起,左手转着右手的大拇指。

    她整个人都顿住了。眼泪瞬间就落了下来。这个动作太熟悉了。

    四爷在思考的时候,喜欢用左手转着右手拇指上的扳指。

    她抬起头,又看向他,心里盼望着是,又害怕不是。

    他也看了过来,眼神带着打量,还有惊疑不定。

    “今年的瓜快熟了。也不知道便宜了哪个小子?”林雨桐声音不大,喃喃的说了一句。

    果然,他的左手捏着右手的拇指,半天都没动。

    “谁抢到算谁的?反正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他看着她,回了一句。

    “爷……”林雨桐想扑过去抱住他,想放声大哭,想告诉他自己心里的害怕。但转眼,见坐在对面的女孩看了过来,她马上道:“也……是!”

    “你们在说什么呢?”对面的姑娘莫名其妙的看了林雨桐一眼,“刚才你哭什么?我们响应号召,到广大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应该带着饱满的热情才对。”

    林雨桐:“……”都多少年没人教育自己了。这种叫人不知道说什么的感觉真是太操蛋。她捂住肚子,“你说的对!我接受你的批评。只是肚子疼而已,又不是什么大毛病。我再忍忍,绝对不会再掉眼泪。”

    那姑娘的眼神一下子就温和了起来,“原来是不舒服啊。早点说多好。都是革|命同志,理当相互帮助,我去给你找乘务员要点热水。”十分的热心。

    林雨桐心里松了一口气,露出点笑意,“那就多谢了,同志。”

    林雨桐说话有点绕舌头,这画风不对!

    见对方走了,斜对面坐着的小伙子还在睡,林雨桐就赶紧朝四爷瞧去,在桌子下面偷偷的拉他的手。

    “我现在叫印臻。”他低声道。然后捏着她的手,“比你早来一天。你先合上眼,想想你现在是谁。别怕,有爷……我在。在这里,不能拉拉扯扯,对你不好。入乡随俗。”

    他竟然看起来适应良好。

    林雨桐想说,我的爷,这里我比你熟。

    但还是听话的将眼睛闭上,慢慢的接受原主的记忆。

    这姑娘叫林雨桐,今年十五。刚刚初中毕业。家在北京,父母健全,都是药厂的工人。她上面有一个哥哥两个姐姐,下面还有一个弟弟。哥哥早就成家了,也在药厂上班,跟嫂子一起分出去单过了。两个姐姐少读了几年书,早早的辍学了,但也避开了上山下乡这场运动。都进了纺织厂,成了纺织女工。还有一个弟弟,年龄小,身体不好。家里的意思是想等他初中毕业的时候,安排进药厂里。只有她这个姑娘,无法安置。家里也不是不疼她,可就是没办法啊。大环境当前,谁叫咱赶上了呢?

    叫人欣慰的是,这个时候,工人阶级可是领导阶级。也算是根正苗红吧。

    她慢慢的睁开眼睛。

    很好!我回来了,1972年。

    “还难受吗?”对面那个姑娘问道。

    林雨桐也不敢太过关注四爷,因为这个时候,男女关系这个问题,还是个很敏感的问题。“好点了,没事。”说着,笑着接过一个白色的搪瓷缸子,缸子已经很旧了,外面的搪瓷已经磕掉了不少,显得有些斑驳。上面印着‘为人民服务’几个大字。

    她想念她的杏花盏,那是四爷特地命人给她烧制的茶具。

    四爷像是明白她想什么一般,朝她看了过来。林雨桐似乎能听见他微微的叹气声。

    “怎么不喝?”对面的姑娘还是这么热心,“很烫吗?”

    不是!关键是不习惯用别人的东西,不卫生好吧。

    但这话不能说,她只笑道:“用你的杯子,多不好意思。”她抬头看了一眼行李架,找出原身的用还比较容易叫人接受。

    “m主|席教导我们,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走到一起来了。”那姑娘一脸正色,“革|命同志,不分你我。也不应该有资产阶级……”

    “咳咳咳……”林雨桐刚喝了一口水,就被她给刺激的呛住了。自己不是资产阶级,而是腐朽的封建阶级。

    林雨桐一缩脖子,自己这样的,还是赶紧夹紧尾巴吧。

    她咕咚咕咚将水喝完,然后赶紧将杯子还回去,“谢谢你。我好多了。再歇歇就好。”说完,果断的眯上眼睛装死。

    她觉得要自己是哑巴,日子大概比现在还要好过一些。

    眯着眼神往四爷那边一看,人家正拿着红、宝书,看的很认真。

    这种情景,莫名的让林雨桐觉得有喜感。但是为了活下去,熟悉现在的一切,确实是当务之急。

    自己都这么难了。四爷心里该多难。

    这不是他的时代。

    林雨桐捂住胸口,很心疼怎么办?

    现在的一切,对他来说,冲击该是多大。他大概也是想叫自己安心,所以不敢将心里的恐惧和迷茫表现出来吧。

    她偷偷的将手放在两人的夹缝中,在他的腿上写了两个字,“我在。”

    四爷扭过头,安抚的笑笑。眼神柔柔的。

    车厢里慢慢的暗了,天也黑了下来。慢慢的,变得静悄悄的,只有火车的‘哐当’声和汽笛声。

    车厢里,只有两盏昏暗的灯光。相邻的两个人都相互看不清楚了。

    此时,四爷才慢慢的攥住了林雨桐的手。在她手心里写字。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爷有这个身体的记忆,不会露馅,别担心。”

    “这大概是后世。但又不像是后世。这个印臻脑子里的记忆的历史,有爷,但是又不像是爷。”

    “现在不是追究这些的时候。重活一次,是运道。爷不强求着追根究底。”

    “什么都别怕,有爷在。到哪里都不会叫你吃苦。”

    林雨桐的眼泪就下来,装作睡迷糊的样子趴在他的背上。

    这什么狗屁运道。好不容易能带走四爷了,却偏偏放在这么一段历史时空中。

    该不是系统的能量带不走两个人,所以刚巧在这个时空点上,消耗完了能量吧。

    越想,越是觉得这种可能性大。

    但是再一想,有什么关系呢?只要有他在,就好……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