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1章 清穿故事(180)二更
    清穿故事(180)

    “弘晳。”弘昀轻声说道。

    林雨桐不可置信的看他,“确定吗?”

    “*不离十。”弘昀又解释道:“早些年,弘晳跟赫舍里家是有来往的。他跟这个叫做芝兰的,认识。只怕,等到了年长以后,还有些私情。当然了,更可能是弘晳利用这芝兰对他的好感跟倾慕。”

    这倒也说的通了。陷入爱河的女人,什么疯狂的事都干的出来。

    这事,已经不是普通的家事了。

    她看了赫舍里氏一眼,“就叫她先在你额娘宫里的佛堂里抄经书吧。这事没处理干净,别叫她出来。跟你额娘透个底,她知道轻重。叫她看护好赫舍里氏。”

    弘昀点点头,这样做看起来是惩罚了自家福晋,也不至于打草惊蛇。可实际上,却也是保全里自家福晋。她身边的人得彻底的查一遍才好。将她放出来,才是真的害了她。

    “那行了,就这样吧。”林雨桐站起身,“我回园子了,有事你找你大哥商量着办。”

    弘昀扶着林雨桐起来,“您不等大哥了?儿子送您回去吧。”

    林雨桐摆摆手,“不用。忙你们的吧。有空常去看看我跟你阿玛就成。”

    说着,又往弘昀的脖子上瞧了瞧,“还疼吗?”

    弘昀不好意思的一笑,“不疼了。”

    林雨桐哼了一声,疼也不敢说疼,出息!

    “回头跟你阿玛好好说说。他可是心疼坏了。”林雨桐边系披风的带子,边道。

    弘昀低下头,“儿子还以为皇阿玛生气了呢。”

    “胡说!”林雨桐点着他的额头,“从小到大,谁动过你一指头?”

    弘昀一想,还真是。阿玛真是没打过她。嫡额娘每次说打他,鸡毛掸子每次都落在他身边,没一次打到身上过。不过是吓唬他罢了。那几年在上书房念书,也有大哥护着,没人对着自己下黑手。可不是没挨过打吗?

    被福晋揍了一顿,还是头一次。

    他眼睛往赫舍里氏那儿一看,就见她白着脸,眼泪汪汪的看他。心里的气也稍微消了一点。

    林雨桐将这两人的神情看在眼里,也没治了。

    算了!这家里,就不是个讲理的地方。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瞧着也不像是两口子结了仇。自己还掺和什么啊。

    眼不见为净。

    咱回园子去。

    “孩子们大了,都有自己的日子要过。”林雨桐这么跟四爷感叹。

    要是太指手画脚,就该惹人厌烦了。

    四爷拍着林雨桐的背,“少年夫妻老来伴。以后,也就咱们俩搭着过日子了。都是些没良心的,你以后也少为他们操点心。”

    林雨桐点点头,“等老了,人家要是愿意叫咱们帮着带孙子,咱们就带。不愿意叫咱们带,咱们也不上赶着。”

    四爷手一顿。心道,这人想的还真远。但还是配合着点点头,“都听你的。”这辈子真是委屈她了。光是对李氏生的三个孩子这份心,自己就得感激她一辈子。要不然,兄弟相争,祸起萧墙,再加上别有用心的人掺和。得乱成什么样?以自己这脾气,真要是碰上这事,得活活把自己给气死了。“要是有下辈子,再不叫你受委屈。”

    林雨桐就往四爷怀里一钻,“嗯!要是有下辈子该多好。”她舍不得四爷了。

    四爷伸手,将她披散的头发从脸上整理到脑后,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老了老了,才觉得老伴的好了。”

    林雨桐不乐意,“您瞧瞧,我还没老呢?”说着,就拉了他的手往自己脸上放,“你摸摸,嫩着呢。”

    四爷就笑。两人闹了半晚上才歇下。

    过了几天,弘晖和弘昀一起进了园子。

    “……自从赫舍里氏指给弘昀,弘晳每次出宫,必然会跟这个芝兰幽会。所以,可以断定,这芝兰确实是弘晳的人。至于这次的事情,估计不在弘晳的计划,真是阴差阳错了。赫舍里氏是听了身边的嬷嬷说二弟对按芝兰不规矩,才告诉了弟妹。没想到弟妹的脾气这么暴,这才给闹开了。而李额娘身边,有钮钴禄氏的人。两人在后宫有些龌龊。所以,是钮钴禄氏给李额娘下了个绊子。”弘晖这么跟四爷解释。

    弘昀就道:“阿玛,这个弘晳,不能再这么纵容了。儿子更害怕这弘晳后面还有给他出谋划策的人……”

    “你想说谁?”四爷问了一声。

    弘昀看了弘晖一眼,才道:“弘晳出宫的机会不多。他不能出宫的时候,这宫外的事谁在为他张罗?而且,他针对的人不是大哥,而是儿子我。那么这个人肯定在做一件自认为是对大哥好的事。他想拿下儿子,向大哥邀功。那么这个人多半跟富察家有些关系。但同时他又能取得弘晳的信任。所以,这个人除了……”他蘸着茶水写了一个‘十二’,“再不可能是别人。”

    四爷和弘晖的神色都没有变化,显然心里都是有数的。弘昀有些泄气,这两个人就是无法逾越的高山。

    四爷问弘晖,“依你看呢?”

    “现在什么证据都没有。先压着他吧。儿子慢慢的跟他玩。不着急。”弘晖答得有些漫不经心。

    四爷就点点头,“去瞧瞧你额娘吧。这两天□□叨你们呢。”

    弘晖和弘昀就赶紧站起来,退了出去。

    四爷沉吟了半晌,才提起笔,写了一封信,交给苏培盛,“你去一趟郑家庄,将这封信,亲自交给理亲王。低调些,别引人注意。”

    对理亲王,他没有下旨意,或者说是口谕。而是郑重其事的写了一封信。

    理亲王接到信,先是一愣,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感慨。老四对他,连细节都十分注意,半点没有叫他觉得委屈和难受。

    苏培盛将信送到,就赶紧告退。

    万岁爷可没叫自己顺便拿着回信回来。

    转天,先是郑家庄宣了太医,好似说理亲王病了。不出两日,理亲王就上了折子,跟皇上求个恩典,想叫弘晳回郑家庄给他伺疾。却没有提弘普。

    也就是说,要将弘普继续留在宫里,而这个时候叫弘晳去郑家庄,就是自请圈禁的意思。

    四爷准了。但转身,就又封了弘昱和弘普为贝子。算是给两位哥哥吃了定心丸。他并没有为难晚辈的意思。

    林雨桐心里一叹,这理亲王真算得上是难得的明白人。

    她低头看了看还只会吐奶泡泡的弘瞻,心道:日子还得慢慢的往前过。

    …………………………………………………………

    时光飞逝,弹指一挥间,青丝已蘸雪。

    林雨桐远远的看着坐在瓜棚下的三个老头子,就忍不住感叹。

    四爷脑袋后面的辫子,都已经成了灰白色。他端着茶壶,斟了茶递过去。“大哥,二哥,喝茶。”

    另外两个老者,可不正是早已经消失在众人视线里,曾经显赫一时的直郡王和理亲王。

    直郡王有些虚,说话声音都大不起来了,但还是不忘挤兑四爷,“我跟你二哥,在府里关了半辈子。没想到到头来,你还不是一样在园子里关了半辈子。”

    没错,四爷退位之后,才发现这日子真的跟圈禁没区别了。太上皇这身份太特殊,一举一动都牵引人的视线。见个人说两句话,都得被人过度解读,猜着老爷子是不是又看不惯当今圣上了?是不是给圣上脸色看呢?想敲打万岁爷吧?

    于是,圆明园就成了四爷自我圈禁的地方。除了偶尔偷着出去,见见直郡王和理亲王,真是哪里也去不得。

    想找个说闲话的,其他的兄弟都有差事在身。自己跟人家拉扯的多了,就难免说到了朝政上。一说到朝政的事,就没法继续了。不管说什么都是太上皇的圣旨啊。这不是干扰弘晖办事吗?

    绕了一圈子,突然发现,能陪着他解闷的,就剩下两个哥哥了。

    人都老了,四爷也退了。兄弟们说话反而自在了。

    说到伤心的地方,三老头还时常的抹一把眼泪。叫林雨桐看的牙酸。

    “两个哥哥为了这社稷江山,受了半辈子的委屈。朕怎么就受不得呢?”四爷呵呵的笑。

    还真是这个道理。

    “赢了的,输了的,有什么差别呢?”理亲王往躺椅上一靠,“不管当年多显赫,结局还不是一个样。谁比谁好了?”

    还真是!

    过往的那些放不下的心结,看到老四如今的样子,也都放下了。

    等送走了两位哥哥,四爷亲自到瓜田里摘了个瓜,叫苏培盛抱着。

    “主子爷,老奴也老了。抱不动了。”苏培盛说着,就擅自叫他身后跟着的小太监抱了,对着四爷呵呵的笑。

    “不中用的老奴才!”四爷轻轻的踹了苏培盛一脚,才气哼哼的往回走。

    林雨桐远远的看着他,像是又回到第一次看见他的情景。那时候的他,年轻,清冷,高瘦。而且真的很帅!

    “瞧着爷笑成这样,想什么呢?”四爷拉了林雨桐的手,往回走。

    “爷就是老了,也是俊老头。”林雨桐搀着四爷的胳膊,轻声道。

    四爷握着她的手一紧,“那你就拉紧爷。下辈子,爷还做你的俊老头……”(清穿完)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